《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007|回复: 6

[原创] @天鹅林场图(八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5-11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云阿呆 于 2023-5-11 09:13 编辑

@天鹅林场图

打绑腿,戴军帽,着绿色军装
三年疫情压抑的季风,终放出
一棵棵树,大大小小,都挺着白茫茫胸脯
风过境,捕捉节律,跳跃再跳跃
展开双手,脚尖尖起
它们点中这社会大穴
酸,麻,苦,楚
白天鹅赤裸飞起来了,绿天鹅抱枪而卧
可他们,不是天鹅
他们三,携毒,正盈盈白昼行
他们也曾把自个当箭矢
勇敢投向额头上的天——富贵的天
不顾满身琉璃裂纹,富贵险中求
富贵了,自有鸡犬用玉,金来补来填
可天微笑着,空黑下来
只有几只野鸭和鸡扑愣着
还有美丽的白天鹅飞过群山,与镜湖
走之前,不死心的他们
去相关官方机构作了最后努力
验了血,做了DNA
春天荒草逐渐茂盛,淹没四月山冈
携毒人若扛过今日
手中这毒,心中这悲
或许明日,便有了这世界最好主角光环
2023.04.25云垂天


@寄生虫图

三十年,我相信是他寄生在我身上
而这,正是我在人世不幸的缘由
它不时从我额头的洞冒出,就像刚出生的婴儿
那年,山顶洞人走出幽居洞穴
一眼就看见了我们,现代化的城市
我自顾自做我的事
于是有人,“你额上有洞,有光”
“你脸上有花”
“你脖子上有葫芦”“你手上有手”
我不想叫他们过于关注,“管它的”
可这事已被传开
就连和我通信的蓉也告诉我
“不要对你心爱的人,说你的事
如果你——遇到她”
可我还能说什么
就像前段日子,我不知道我
还要写什么一样,困惑不断腐蚀时间之墙
在它不再出现的日子
我哀伤地想
我可能一直颠倒了我们的从属关系
“你脚上有绑腿”
“你眼睛里有坟”“耳朵里有耳屎”
这时,它又从我意想不到地方冒出
三十年,我相信是我寄生在他身上
而这,正是我在这人世感到幸福的缘由
每日清晨,上午,中午,下午,傍晚,黄昏
夜晚,我就像一外星来人
经由天灵盖一样的虚空
桃花源一样的虫洞,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嗨,你好,世界,我来了”
但我并不理你,我只自顾自,写我的诗
2023.04.13云垂天


@清明挽歌图
——致马原

他们,忽然记起了我,这天来的太早
山野空茫,凭空里多出座荒冢
婚车停在白杨树下,美人轻摇团扇
桃花开在蚁巢里,空木寄托往生
鬼录多日,敌意犹存
软软北京布鞋,黄黄红土碎石
这宽松人世,到底是拥挤堂杯
这狭窄鬼门,到底是克莱因瓶
他们忽然记起了我,这天来的太迟
坟头上的火球,恰如黑夜,马头,笼灯
2023.03.23云垂天


@诸神风筝图

不管,我们在人世怎样扑腾,怎样困惑
他们只是在顺着风势奔跑。收线,放线
眼见着天空里的抬棺九龙
又过了对面,那片青山白云的顶
多少文字里走来,驮着白马的少年
多少黄钱洞里走来,肩扛樱花浓雾的村落
谁家还有我这般如雪的肌肤,似水的情谊
那就让我们,在一束疾风中相会吧
纠缠,再纠缠,挣脱会神的手指
挣脱会,身后,那根命运之线
无需多会,我们抱在一起
山河,自然就破碎了,硝烟里
无需多会,我们抱在一起
山河,自然就圆镜了,春雨中,焦土上
可我们的后人,他们仍还会在
清晰模糊的文字里做梦,神的手指上起飞
2023.04.06云垂天


@春天的梁王山图

他派出两只鸦兵,来山脚岔路,接我
可我,不识
惊艳它们,还是如此纯粹。黑。黑
降下,光着脚杆,跳来跳去
我又听到童年,老树上,那声突然
击破灵魂,命运的鸣叫
我相信,那绺风
我嗅到死尸,亡灵
它们,如此鲜活
在我幼小的肺叶里,身体中,和我
自那时起的,惊恐与自认
我得以在囫囵中,吞下面前这些碎纸片
和周遭,这陌生,变化莫测的世界
一次次,涉险,跋危
我和它们在一块,抖颤,呜咽
呜咽,颤抖
我以为,我再听不到那声鸣叫
童年的鸣叫
因为——它们都死了
在我生活的环境
我以为,它们忘记我了
去往天国之路,如此漫长
多年来,我背负自个
还有,心里,不断发出腐朽气息
像鲜花一样的死尸,它们蛆虫
——出入我脸颊
还有不断诅咒,谩骂,讥讽
却又似小兔,偎依着我的亡灵
它们期待,我的成熟
在无数月夜,饥渴,我的成熟
现在好了,我知道那个没头人在前面
等我。我想像他一样
——继续生活,战斗
2023.04.07云垂天


@天门哀歌图

天门里,有哀歌传来
疫情后人世,最难堪的日子,并未过去
阴云依旧笼罩,这神选之国
天空,两扇雕龙画凤
几千万吨,厚重碧玉的天门
并未阻断这星云,长河般的哀痛
哭泣吧,我的神
躲在天门后
为这四个年轻的亡灵
他们,无需你耗费半点法力,神通
打开你坐靠的那扇虚空,无形无影之门
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乏力,无助
从不哭泣
大海,如此咸涩
不过是明君们盛宴后,洗澡,洗多了
天下虽大虽广,住不下这四个年轻人
我们,除了让他们
住进我们,永世,不断疼痛着的心
没有其他办法
别再给我说什么天国,地狱
再漂亮地方
也不如人世你我这轻悬,摇晃,黄土之上
的小小拳头,住所
2023.04.09云垂天


@青山裂纹图

那些被白云,音乐加持过的文字
如此动人心魄
那些被鲸鱼,海浪加持过的鲜花
如此鲜艳夺目
我的爱人
你站在我灵魂,黑夜的滩头
轻轻合掌,如悬崖白沙
灯塔闪烁
每每照见我受苦受难的人世
我额头上的镜光,因你点亮
我泪眼中的烁石,因你燃烧
我身上的每一道裂纹
因你而晴空,闪电
你拂过青山的手腕戴有怎样
先天的符铃
从此我只跟上你的脚步,些许哀伤
2023.04.10云垂天


@疯医在郊眠寺图
——“谨遵医嘱 早日康复”

黑屋子里,四个年轻人发出的声响
今夜盖过了宇宙所有声响
黑屋子里,四个年轻人发出的光
照亮宇宙每一角落
在铜板上荒原刚死去的人是快乐的
在铁板上荒野刚活着的人是快乐的
因为我们在摇晃的音乐和灯光中舞蹈
我们在哀伤的人世,呐喊
2023.04.11云垂天




发表于 2023-5-11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丰富诗意充沛,亮读欢迎云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5-11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喜欢末四个,哀歌,天鹅之死的凄切凌厉。问好阿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5-11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得先坐下来,再慢慢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5-12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好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5-12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寄生虫图

三十年,我相信是他寄生在我身上
而这,正是我在人世不幸的缘由
它不时从我额头的洞冒出,就像刚出生的婴儿
那年,山顶洞人走出幽居洞穴
一眼就看见了我们,现代化的城市
我自顾自做我的事
于是有人,“你额上有洞,有光”
“你脸上有花”
“你脖子上有葫芦”“你手上有手”
我不想叫他们过于关注,“管它的”
可这事已被传开
就连和我通信的蓉也告诉我
“不要对你心爱的人,说你的事
如果你——遇到她”
可我还能说什么
就像前段日子,我不知道我
还要写什么一样,困惑不断腐蚀时间之墙
在它不再出现的日子
我哀伤地想
我可能一直颠倒了我们的从属关系
“你脚上有绑腿”
“你眼睛里有坟”“耳朵里有耳屎”
这时,它又从我意想不到地方冒出
三十年,我相信是我寄生在他身上
而这,正是我在这人世感到幸福的缘由
每日清晨,上午,中午,下午,傍晚,黄昏
夜晚,我就像一外星来人
经由天灵盖一样的虚空
桃花源一样的虫洞,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嗨,你好,世界,我来了”
但我并不理你,我只自顾自,写我的诗
2023.04.13云垂天



寄生与被寄生的关系,可不可以理解为相互依附?后来我想了很久不可以。寄生是啥也不做,依附有各自努力的结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5-12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疯医在郊眠寺图
——“谨遵医嘱 早日康复”

黑屋子里,四个年轻人发出的声响
今夜盖过了宇宙所有声响
黑屋子里,四个年轻人发出的光
照亮宇宙每一角落
在铜板上荒原刚死去的人是快乐的
在铁板上荒野刚活着的人是快乐的
因为我们在摇晃的音乐和灯光中舞蹈
我们在哀伤的人世,呐喊


喜欢这样别具一格的呐喊声,人们正在寻找自愈的途径,何其艰难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3-6-3 15: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