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215|回复: 18

《抖腿少年在春天失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7-4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必交谈的朋友》


去山中,再一次
经历树木的悲喜
再一次经历
杂草的躺平
告诉你吧
我不愿意开口
我讨厌倾诉


2023、04、30、


《资本主义和精神分裂》


太阳照着我的小腿
阳光像母亲的手抓着我的膝盖
这时候我不想家
我想着我的腰疼
以及失眠
它们非常不客气的在这个早晨
躲在地下室租屋
让我找不着它们
又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它们是与生俱来吗
估计长着我的嘴脸
一定长着我的嘴脸


3023、3、40、 佛山


《抖腿少年在春天失踪》


我又看到那片鬼针草了
爱上了风里飘来飘去的女子
假如她是一片海
我已经噗通一下掉进了蔚蓝之中
整个上午我在桃园西路
和一辆优雅的洒水车
擦肩而过
少年的脸在红继木密密麻麻的叶子后面
湿漉漉的摇摆


2023、05、19、


《被守候的红衬衫》


你来。剖开我的矜持以及玫瑰
截面如血
过去的黄昏我们彼此不说话
风吹啊吹
从富人区的别墅吹下来
到这里看了我们一眼
这两年
我和所有书本租了一间地下室
风雨只能路过
不允许访问


2023、05、19、


《恍如昨日》


一枚精致的露水在早餐醒来
你去
她说
手指着窗外
晚饭之前

看顾了她
鸟儿恢复飞翔


2023、02、17、


《斜坡》


在山上
耳朵远比眼睛
更能感受到光影的迁移
在林子里
没有一个人
为其中的某一棵树伤悲


2023、2、18、


《芸芸》


举例子:
你一定得知道
一片叶子为了和别的叶子一样翠绿
付出了多少
就像马二黑先生一样
为了在下班之后把腰挺直
就得在上班时候不断把自己降低甚至
弯腰。


2023、5、20、


《惯性》


伤悲。我是说伤悲而不是悲伤
这是有理由的。


事故。我说事故而不是故事
也是有理由的


当然理由不止一种
但最基本的一种如下


这棵树年过四十了
他开始用他的不惑将我魅惑


我写下上面几行是有企图的
一只山岗上的兔子冷眼瞧着一只虎


过气了的老虎
一只走下挂历来到你身边的珍贵老虎


2023、5、20、


《虚构的友谊》


从前。我们写:
春天。池塘。你送我马
我回赠你匕首


独自抱着相机上山没意思
你不来。你不再来。
山顶池塘摇摇晃晃,欲碎未碎


晶莹剔透的你啊
一朵云翻来覆去看久了
它的麟甲就成了你的


《疼痛的另一面》


黑猫和马二黑先生
以及我
三个人走在一起
我把腰的不妙放在手上
传给黑猫
黑猫把它传给马二黑
晚上马二黑又给回了我
最终我们三个人躺在
同一张床上
世界由此
一分为三


2023、5、20、


《不如一棵树》


我见过这些:被生活紧紧追赶着的灵魂
他们来不及喘一口气
不敢停下来看一眼路边


我还见过这些:每个人带着怨气走路
多么像火柴人,一点就要燃起
每天都在小心翼翼控制住


心中有不安分的东西需要热天气压制
层层叠叠的冷眼,嘲笑
这算什么?
后半夜我站在黑暗里


眼前站着一棵树
他对我说
“孩子,放下吧,放下。”
一场好睡眠在等着爱我


有那么一刻
我的灵魂住进了树里
而树的肉体
披上了我的皮囊


不是交换
而是梦幻


2023、6、1


《夏至》


有的词是天生的动词。这个
也不例外。


我有把名词理解成动词的习惯
就像把老板,看成一块朽木渐老的过程


这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
汉语自身的肌理太过于迷人


比如这个让人窒息的高温啊
比如这一天天身水身汗的树木


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
我们连枝叶也不是


2023、6、2、


《天气那么热》


不喜欢饭堂的大锅凉茶
从饮水机那里路过三次
老板看了我几眼


不喜欢老板切开的西瓜
(不好意思说皮厚肉少)
走过车间我两脚生风
又被老板看了一眼
确认过了是一眼


终于打了满满一杯水
此时距离下班还有
两分钟


远远的
老板叫我喂
他没有看我一眼
我倒是看了看他


2023、06、15、


《不喜欢下雨》


我吻过。悲伤与五月马不停蹄
残存的荣耀早就偃旗息鼓
大海与蔚蓝没有边界
口干和腰疼同样如此
以一己之力,我遍吻这城市
这城市翻转的酸楚和甜蜜
我吻


吻你粗糙暴戾的六月
吻你
唇边掉落的自尊与绝望
白衬衫,不老的气味总是夜半袭来
“以梦为马的国度现在如此浮躁”
书箱里躺着不能动弹的肉体
以及蒙尘的阳刚
我吻,以我屈辱的唇


遍吻草地,散落的暗淡的你
迫不及待,痛苦失声
湖泊如此简单
小腿对山从未如此怨怼
我的辽阔四下逃亡
没有一种合适的方式拯救马二黑先生


我吻。吻你堕落的优雅,企图激烈
企图穿越重重关卡
用怎样的姿势面对冰封的王座
相遇之前我设想过无数种可能
唯独不知道我的笨拙行走
登不上无星无月的城墙
无法呼吸显得庸俗不堪


在我抵达千灯湖之前,你的睡莲
仿佛士卒三千
沉默,不失锋锐
每一种暴晒的情感都不缺蝉鸣
碰撞测试使我忘记众生皆苦
我吻。以我的污浊糜烂吻
这城,这夜,这浅尝辄止的阵雨


2023、06、18、 凌晨两点


《以专业的标准去干业余的事情》


在华灯初上的夏夜里
在车水马龙的红绿灯路口
在囚笼一样的工业区当中
我的诗人朋友们
写了诗
同时,宽恕了自己
平庸同样也值得庆幸


2023、7、3、


《这半年》


弯着腰
幸好脊梁还是直的
被人叫老梁
也被人叫大盆
但最多的被人叫



喂。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斜眼看人了
磨平了
许多之前难以磨平的东西
而此前磨平了的东西
凹下去了
会一直凹下去的


依然入不敷出
依然是拆东墙补西墙
交际应酬
能免则免
试图戒掉碳酸饮料
还没有成功
白发增多
看心情
染黑那么一两次


这半年
失眠和腰疼
拉着我的手
一起蹲在地下室租屋的门口
看着路灯
路灯下对面房子的窗帘
听房东大娘引吭高歌
听暴躁的女人辅导孩子功课
剩下的
就是
静静
发呆


不想知道岁月流逝


2023、07、03、

发表于 2023-7-4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盆子,发这么多,绑架俺视觉嘛,先提上,慢慢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4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时候我不想家
我想着我的腰疼
以及失眠
它们非常不客气的在这个早晨
躲在地下室租屋
让我找不着它们
又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这个比较痛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4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抖腿少年在春天失踪》


我又看到那片鬼针草了
爱上了风里飘来飘去的女子
假如她是一片海
我已经噗通一下掉进了蔚蓝之中
整个上午我在桃园西路
和一辆优雅的洒水车
擦肩而过
少年的脸在红继木密密麻麻的叶子后面
湿漉漉的摇摆


轻盈的写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4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23-7-4 11:34
盆子,发这么多,绑架俺视觉嘛,先提上,慢慢读

大叔好。是有点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5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盆栽菩提 发表于 2023-7-4 13:38
大叔好。是有点多了。

每次最好不要超过3个,超过的发出来也意义不大,效果不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5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被守候的红衬衫》


你来。剖开我的矜持以及玫瑰
截面如血
过去的黄昏我们彼此不说话
风吹啊吹
从富人区的别墅吹下来
到这里看了我们一眼
这两年
我和所有书本租了一间地下室
风雨只能路过
不允许访问


2023、05、19、



这个还可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5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阳光 发表于 2023-7-5 07:56
每次最好不要超过3个,超过的发出来也意义不大,效果不好

好的。下回注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5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觉得太多了,看半天烂木板来了都不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5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身不由己的灵魂深处,莫名的孤独与呐喊。

现在中年人的危机是身体状况的不稳定与失业的风险,还有孩子的教育压力山大。



《不必交谈的朋友》


去山中,再一次
经历树木的悲喜
再一次经历
杂草的躺平
告诉你吧
我不愿意开口
我讨厌倾诉


2023、04、30、


《资本主义和精神分裂》


太阳照着我的小腿
阳光像母亲的手抓着我的膝盖
这时候我不想家
我想着我的腰疼
以及失眠
它们非常不客气的在这个早晨
躲在地下室租屋
让我找不着它们
又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它们是与生俱来吗
估计长着我的嘴脸
一定长着我的嘴脸



《被守候的红衬衫》


你来。剖开我的矜持以及玫瑰
截面如血
过去的黄昏我们彼此不说话
风吹啊吹
从富人区的别墅吹下来
到这里看了我们一眼
这两年
我和所有书本租了一间地下室
风雨只能路过
不允许访问


这三个可以存档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6 0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土 于 2023-7-6 08:06 编辑

盆子的诗改变不大,但保持着他优秀的部分。盆子很少写了,这一串一看很长,但他就偶尔长那么一下,一年下来可能没有以前某年的零头多。我也几乎不造诗了,有时候看到盆子造,心里会咯噔一下,好像撞鬼了似的也想造几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6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3-7-5 17:17
身不由己的灵魂深处,莫名的孤独与呐喊。

现在中年人的危机是身体状况的不稳定与失业的风险,还有孩子的 ...

快快早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6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土 发表于 2023-7-6 08:05
盆子的诗改变不大,但保持着他优秀的部分。盆子很少写了,这一串一看很长,但他就偶尔长那么一下,一年下来 ...

又来。矫情了是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6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采依旧的大盆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7-6 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确实很渺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2-24 14:2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