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470|回复: 59

【脱】北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7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落雪为念 于 2024-2-7 17:50 编辑

感谢大家一路相伴,感谢小玫瑰妹妹文字相随。祝朋友们万事如意,新年快乐!


A:返程

1、从清晨到黄昏

只是看了一眼
还无法断代
信任款识就好
釉质已经开片了
走在荒凉的小路上你也不要试图去寻找昨天的脚印
或行踪
从中选出
绾色和黛
就好
你要把清寂系成一束风铃
毕竟
欣赏人间绝色的时候是不宜多说话的

2、从想起到忘记

懂了慈悲
分行时就不会再杀生
存储些感性
以为风雪扣门
身后的白梅就踊跃着开了
剪下花枝
心就空了
保留住最完美的月光
我从不掠夺
鱼儿的潜游与白鸟的飞翔
只是偶尔掠一下被吹乱的头发
站成忽远忽近的话外音
或于光阴倏忽间
做谨慎的盗梦人
偶尔也会记起一些被东风瓦解的事情
还是暗生亏欠
顾自把一片海想得有牡蛎的味道

3、从岛屿到深海

我把第三场雨水落进渭城
我们的指尖还依稀有折柳时流淌过的浆汁
饱满而略有些僵滞
和背影一起固化住停留在昔日的情绪
风吹起浪花
仿佛是按压住琴键的手
在未名岛上
也轻灵、也会有一点小犹豫

白帆划向理想
和海鸥清越的鸣叫声一样
我梦见小海星的梦在一片广袤的、深远的幽蓝里
忽闪着发出祖母绿一样的光
顷刻湿透折痕
凝成一滴泪

4、从昨天到今天

还是想对你说
“提一壶酒或抱琴来”
披着夏夜的微光或落进冬夜的雪
对影时的
一千公里并不遥远
我们都是善于奔跑的鹿

我用产自新疆的牛耳小刀撬开茶饼
从中剥离出被压实的醇厚
与白月光一起投进空杯
轻微地
仿佛是你与尘世都在轻微地晃动
从绿色火车到白色高铁
记忆被拉伸得粘连
妄念和理智、时间和触角、我们和站台
都困在网中

5、从落日到晚风

喜欢春望和春茶
喜欢坐进春天的亭榭
看花
无意中看见流云堆叠也不禁雀悦
经历过千里奔波
就倦了
就更爱落日和晚风
就像把寺院的钟声折叠起来
抚摸到禅趣
从爱慕到嫌隙到和解
从偏执到重新认识玫瑰、身份和路牌
我依然喜欢为你写诗
喜欢重读曾经写给你的诗句
也喜欢上那些安静地为你写诗的人

B:回家

1、小令和雨燕

独在异乡时就像把身体置于汛期
汹涌的波涛
遇见一个微小契机就会泛滥
梦里铁轨声
亲切又遥远。桃花和三月
和南山
是我刻意压制的、又无数次想放开的
矛盾体。我在每一个站台上
栽下一些小花,于颠沛中温暖自己的梦和所有的
梦中人
我也会为江南一次次植柳
蚱蜢舟小如蚁
长亭旧了,小令如新
挑起眉黛迎送过客。烟雨旧了
也不会辜负燕子
和遥望的人

2、遗忘在路上

在后山久座
像晚风中不再被撞击的钟
时光逼仄
我们自诩青铜
而保护候鸟的眼睛
绕过万水千山
乡愁还是一座圣洁的象牙塔
借助语法和修辞
手握一簇雏菊的忧伤
初遇江南时
我还只是一个打铁的少年

黑色枕木
托住此起彼伏的动荡
雨巷的丁香落进旧衣衫
已难以清算
曾经有多少理想被遗忘在路上

3、你如白鹭

我们用橡皮
擦去铅笔的错误
看淡或放弃,形如秋天的稻草人
戴旅行帽的青年
吹着口哨走进枫树林
他用热情点燃阡陌
从村落吹来的风
吞吐几次乡音就默认
海魂衫和格子布衣是最朴素的情侣装
最初的心动
始于羊角辫和锅盖头的儿戏
千里之外
客居的人一味怀念
老院里的瓦罐和半桶井水

从米仓里
走进宋词
才懂拥抱梅花和你忙碌的背影
路过冬季的大明湖
就懂了最旷达的俯仰属于云下的白鹭

C:

1、琵琶声

独处久了
就分外恼恨时钟的圈禁
推开窗
遥想一个横枪立马背对楚江的男人
他知苦而不言
在白瓷瓶里放入玫瑰
要激发孤勇
就要像破茧的蝴蝶一样先揭开金创药下突兀的痂
12:10分,卡带机犹自在光影里刻录琵琶弦
乌云、旧城池倾颓
小巷外延,十里山路上的桃花年复一年地开落

2、旧衬衣

忽略明暗格子间的忧伤
我把旧衬衣的一粒钮扣揪下来
让它与秋天一段谷香一起睡在玻璃瓶里缓缓褪色
由月白而象牙白
透明得
像四月的梅子
摇摆的驳船、糯糯的软语在补时光磨出来的洞
我在写
“岭南的云、江城的雪、渝中的雨、瘦削如丁香的你”

3、笔记本

我的笔记本记录着零星的雨水和雪
随着纸页泛黄日渐模糊
也有一些欲语还休的事没有继续生长下去
分行处
朦朦胧胧的怦然萌芽即成冻龄
我的书签取自七月的原野和枫林
水分被吸附
保留草木香
脉络舒展
像被压实的标本


4、抽屉里的石头

它形制朴拙
在被桃花嘘嘘嘘地刺中心脏时默念春汛
疼得纯粹

D:

/小兔与玫瑰

1、

走在荒草凄凄的小路上
投身一部默片
冬季性情薄凉
他赋予北方的色彩过于单调了
蹲下身
紧一紧鞋带
拔去粘在衣服上的鬼针草
抬手
指向更远的山峰
南方姑娘
请和我一起吹响口哨
你的眼睛像明媚水乡
开满桃花
请让我做你身边一缕温柔的风


2、

一次远离街巷的跋涉和相遇无关
你把身边的雪花指给我看
路面上是潮湿的
我用一只白鸟调低整座城市的帧速
用心跳
缩短时差
就像在荒漠里寻找水源

我们相信如沐春风
也习惯了在路上走走停停
一直视隐性基因为不可碰触的魔盒
有时面对新茶欲言又止
我们相信安静地聆听也是一种合宜的方式

3、

要简约又不简单
要让手里握紧的返程票始终有故乡的脉络
天涯和老树
各自占着三分和七分
情怀被切成平衡的不等份
中国结与雪色
被贴成窗花
一句方言会让原本的陌路人热泪盈眶

想着梅子雨和小巷的烟火气
我们开出一片田
种满玫瑰
就像你选择温暖的头像和网名
就像在寒冷的冬季精心挑选食材
表述厨房的味道

E:

/收音机

1、

寻址。凭借触感和听觉
敏锐的跃变和微调节都是行之有效的手段
青果落地反弹
消逝的电波如流沙般湮没错综的时局
潮生余杭,大江东去
怅然若失的梅雨季打湿了门楣、发际线和行走的船

2、

清啸声后
蓝色电波织出海的经纬
鸥鸟是水天分界的标记符,推开一扇厚重之门
世界因为真诚的呈献而愈发神秘
巨型轮船有了舵、锚和帆的概念
理想有了雄浑而深邃的标底

3、

北方的水果流向更北的北方
南方的水果还在待价而沽
迷恋季风的漩涡是文艺的高明之举
芒果和荔枝的浆汁引起淮水暴涨
有一种美被称为倾城
秋天的云受阻于秦岭
秋天的鸿雁在南飞

4、

从古老的火电收音机到电子发烧友痴迷的机型
从电子管、晶体管到贴片元件和集成块
R-909依然是我的偏爱
她像一个安份的情人。健康、浪漫而不施铅华
最舒服的二人世界只有讲述和倾听
她与我一起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我们也曾结伴同行一千里

F:

/擦掉的铅笔画

擦去玫瑰、雨燕
和你的红丝巾
每一次擦除都预示从新开始
只因与你有关
就值得反复去重构和修饰以象征完美
被橡皮擦去的也保留下温度
属于画册中的隐性
经历越多
虚设越多、建设越少
也更能领会缺失的含义
先勾勒出月亮和城市的轮廓
再以粗细、浓淡盘活光线及色彩
取走绝句而呈现留白
在盛大的幅员下描红一条修长的小路
用深邃和蜿蜒
隐喻你背影的立体

/动物骨头

贾湖骨笛的
声音
橇动风的那一刻
整个世界
竟无语凝噎
八千年前一个想法
吹过雪域
吹过沧海桑田、古老的荒原和藻泥
时光之手
修复了一只仙鹤的飞翔
爱的映像

/冻梨

我的象牙塔生活———
“听课、自习、逛旧书摊、泡图书馆
看免费电影
或与三、二好友坐在小酒馆里
一醉方休,奉行各自倾囊的AA制”

偶与漂亮女生目光接触
就迅速逃离,默念———
“再等一下嘛,假如被人拒绝该有多难堪”
错失的良人就像冻梨
成为心里一抉冰疙瘩。一句成人之美
打翻一江酸楚

最喜欢姜育恒的再回首
仿佛是在清点欠下岁月的表白

/灯火里的身影

1、

阁儿上
灯火昏黄
要保持必要的饥饿感
快步走过老街和小巷
泡桐树的叶子完全落净了
从月亮溜下来的影子追逐另外一个影子
同频率、同振幅、同样魅惑
瘦削而颀长
阿育王的旋律凌空而舞
有些忧伤环抱着头
有些忧伤手插裤兜
有些忧伤手挽着手
两种单纯的颜色相拥,排斥、融合、嬗变

2、

当钟鼓楼悠悠地呼唤时光
世界仿佛震颤了一下
也许只是我的心忽而停滞引起错觉
左耳灌满风声和虫鸣
肢体析出千百个洞
乌龙泉自牤牛桥转首迴游
曲水绕廊
重焕青春
完美复刻出小城的侧颜
“For the love of a Princess”与紫蓟花
落进漫步路
我的身影落在街角、像挺拨的华表
透过复写纸,拱极门的身影落在清漠门上



*阁(gao,三声)儿:我们当地对老街中心的特定称呼。
*拱极门、清漠门:北城门在不同时期的两个称呼。

G:

《以梦为马》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

我们简化志向
闭口不谈乘坐的车马和舟楫
我们以同一片江海为背景
感慨譬如朝露
也赞美被资本过度包装的水晶
与火势中幸存的子民
高举吴钩和锋利和马槊
又无数次精疲力竭之后把酒悻悻地说
“一场战争无法解决所有问题
抛弃信仰
矢车菊的爱情也并不属于摩登和十里洋场”
马蹄声揉碎驼铃
把沙漠的蜃景推出去
过十里梅坡
因为江南而信任巫山一片云
也会用宗教的眼睛审视贺铸的梅子和蒋捷的雨

《向云端》

“向云端
山那边
海里面
真实的我应该走向哪边
日落前
风来临
石墩下我在盘腿坐着
人到底靠什么来定义丑恶”

歌颂蓝
或以花的寂静隐喻灰色自闭症
伸出饱满而单调的手指
赞美远方
或背靠页岩在后山解析更为广义的后山
像潮湿的白鹭
像云抛出蕴蓄的辉煌
像表述历经淘洗的支离
批判和囚禁
是槽式容器滚动出籽料或沙砾的另外一种表述
我们不再愤怒和忧伤
当共情与虚设皆如泡影般
悄然离去
只剩下鸣笛声
落入一条无法逆流的河
顺势或逆势都是谜一样的蜂巢

《孔雀》

经历语言荒漠
才能画出迷人的绿洲
无数次敲击与伤害铺就通向T台的雍容与骄傲
我看见
她的羽和喙
一片惹人怜爱的翠和雨林的王国
我听见收音机里副台干扰主台
“沙沙”喧哗的调谐音
像远行的子民扣响国门
他的皮肤上印着被热带季风吹出的蝴蝶状斑纹
殷红而痛
像错送玫瑰而面色羞愧
像满怀灵性和暗伤

《花非花》

立春当天
我被一列绿色火车运出关外
与雪色
隔着透明玻璃
与雪野记忆隔着白茫茫的春秋
你回家的脚步声
是长夜街灯下跳跃的诗行
也是穿越铁轨的梦境
内燃机轰鸣
蒸汽滚滚升腾
老火车笛声激越
末世与轮回都是不足为信的衰曲
不如关心落进城市的雪
你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从后置镜头分解出来的白
我从凛冽的北风里剥离出南国
以及花开的讯息

《十年前是你吗》

十年前的老街上
还能看见绿色的铁皮邮箱
有些想见的人
也许在转角处就能遇见
二八杠自行车
铃声清脆
纵横交错的青砖小巷
烟火味十足
假如你目光深藏着笃信
繁茂的槭树叶子就会在晚秋的某一天
变得火红
人们不善言辞
遵循慎独的道德标准
但深爱着房前屋后的花
孩子慢慢长高,老人添了新的白发和皱纹
把知心话放进信封寄出
就是放飞一个念想
我在音像店挑选钟意的卡式录音带
看店女孩儿微笑起来露出酒窝
像缺失了一段情节的故事

H:

/下雨有伞

看云识天气
站在棕榈树下听雨水中的况味
与不咸不淡的往事
撞一下杯
迟暮的武士放下手中之刃
全身被淋湿也就变得豁达了
爱上鲜艳的菌子
淳朴的子民披着蓑衣
撑成伞骨
流落在边陲小镇的罂粟顶着邪恶之名
爱着人间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抢跑的事咱办了,就没有理由不第一个冲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给你发朵大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集合起来一看,你写了好多好多哇,留下来慢慢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嘞,祝小玫瑰妹妹每一天都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次,竟然猜到是你……(我咋这么厉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落雪为念 于 2024-2-7 18:09 编辑
【兔】小兔 发表于 2024-2-7 17:56
这一次,竟然猜到是你……(我咋这么厉害了)


小兔厉害,等你汇总。看看我猜的对不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兔】兔的玫瑰 发表于 2024-2-7 17:50
集合起来一看,你写了好多好多哇,留下来慢慢读

活动的字急促,细节上会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妹妹读时多些担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落雪为念 发表于 2024-2-7 18:09
活动的字急促,细节上会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妹妹读时多些担待!

不担待,必须给你揪出来800多个错别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4-2-7 18:24
不担待,必须给你揪出来800多个错别字

这么多,我真假也是科班出来的,我觉着特别对不住自己的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只有一个马甲这不科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印象深刻。问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进科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2-7 18:37
你只有一个马甲这不科学。

科学的尽头是玄学,快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北陌很深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2-25 00: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