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335|回复: 49

【脱】唐羽、潮汐一起向大家祝福!新春快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7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羽——


『』方言


我在想家乡的人,家乡的话
这天空仿佛就是
看不清燕儿衔的是草叶还是虫子
也分不清我闲的是喜悦还是凄清
春天仍是一幅统一的山水
你倒掉茶跟,他戴上金丝眼镜
我往返自己的山水
我们成了星星一样的符号,
在春天的草地偶尔闪亮几下下
风确认我们为春天里的方言


『』燕衔泥


喜欢你写信的样子
更喜欢笔下生烟
并煨上清酒,茶,你眼里的风筝
我落魄成无衣者
需要你亲手为我缝制
线有多长,爱便有多远
可是咳嗽几声
有几簇桃花就落了
我很珍爱你这个弱者,
在我的宠溺中变得失去了骨头
变成烟,盐,也或许温柔
扑街。


『』旧衬衫


他们还有光
而我了无生趣
他们举着红酒庆祝
而我失去了一枚纽扣
他们照常柔软和快乐
他们写诗,跳舞
而我位于时间的暗淡中
我听他们的笑声好魔性
这种魔性令我重新起飞小飞机
重新飞过铿锵玫瑰


『』笔记本


它照耀雪,使昙花永存
爬行的猫,角落里写歌
它爱过一幢宿舍楼的叙事诗
至于有些歌词还未完成
它就老了
如今它在电子屏幕前爬行


那只活塞刮擦暗夜
猫叫过几声
积水越来越深
那个人趟过细细的嘶鸣


找不到一枚纽扣缺失的色彩
他要去集市。而后改变了主意
选择了不太显眼的灰色
这种事发生的太多了


『』抽屉里的石头


不想写诗的时候
就没有勇气和力量
打开一只抽屉
我知道那里存在阻塞的事物
我也知道那里会浩然一空或一暖
我们存在的世界
有就是无,无也是有
羽毛有时可怜得
连享受重力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孑然凉凉,与不爱无关


『』风箱


静下来,装下风,及善良的爱
不能让所爱失去温度
风,联系着我们,捆绑着我们
当你拒绝发出声音,一定是未见到我
而见到我时,你是那么体恤,知我又懂我
在海滨,你和我共用一对翅膀
完成海天一色的翱翔
在家乡的屋檐,你成为我不能失散的味道
在所有沉寂里,我们存在,倾泻
我们存在于安然,不是巫术
我们存在于真理,不是虚无
否则,我们都拒绝出现


『』针线盒


爱你的另一种方式,不让点缀遗落
那些荡漾心扉的花,开在尘埃里
我们憧憬于五彩斑斓
我们衷情于夜的故事
我们衷情于缝补,并力图向美好靠近
我们的关系在沉默里形成质的飞跃
你的多彩丝线,伸展于可能的方向
动感又绚丽


『』蝴蝶标本


未来,我们可以丰富于冒险精神
试着理解悬崖与深空,理解风险存在蝶变的可能
在所有浩渺无尽里探索才是终极意义
那些失败与胜利的图腾都将写入扉页
我们来过,也风光,也壮烈
博弈,令你多么胆大妄为,且有趣


『』白日里的烟火


烟覆盖白日地表,我们藏身于温度,刻度。
一幢大楼在分层演绎
身体与影子互爱中完成皈依
传统进行曲与现代转音丝滑一处,
预示继承与分蘖,美好继续庞大源于精致中夯实
过期与延期的信条依然稳固
我们衷情并选择相信空位上传播的蜉蝣
生活在交替使用高处与低处的教条。
眼中的映像必得真实验证。
波澜继续焊接。失散者的破洞勾住弯月
我们近处的居所,献出土,冰,融化,进阶,
可触摸的藤蔓与瓜
闹继续熙熙攘攘,静继续踏踏实实。
河流终生把它们悬挂在身上,并永久缄默。


『』空白纸条


从浪到脚趾
从根到喜鹊
从阴影到骨头
空旷者会荟聚
放荡者会孤独
任由一个小情绪不稳定
那张纸条一直空白着
等你见我


『』蝴蝶


它出现在冰层里,窗花里
它怎么飞不动了
停下来与我凝视
这些深渊的猎物
只剩薄薄的身体
最后反而捕获的是我
我归于怜悯
顺从的成为它的依附——
由此,故乡发来了消息
她有了眉目
某个瞬间
呼唤我打开全部虚掩的门


『』无限翻


手里只有一张纸牌
我翻不动了
我知道,它不动就是纸
我不能让它倒立,旋转
成为人生舞台
从此那个王与王后眠在塑封里
我也暂时忘记那些数字排列的号码
新年,我不拨动它们,不惊扰
它们
除夕之夜,暖够了再说


——潮汐——


『』潮汐


已带有磁性的名字们,涌向月光
他爱轰鸣,运动的铁,祝福清脆
必然有一幅乐于被制成的画面
我们身在其中,身心诠释归途
高处是喜鹊的叫声,而低处又是蜜饯的幽谷
我们可以选择性忽略浸泡过的心酸
包裹甜蜜内核
甜的意义,是奔赴的和谐曲
金色拉丝的味道,又不断蜷曲于归程
身边每个注视都成为幸福的积水


『』树下睡觉的狗


惬意,写在浓荫之下
恰好,彼时我望着欢快的溪水
嗯,生活终将完整下去
你残缺的部分必将扶正祛邪
年的声音温煦,你融入渊博辞典
不必取出一条辞意
让它在房间厚厚地堆叠
历经月朗,阳光明媚,我的黑暗的小布袋
哦,不断忘记,想起,不那么具体
偶尔诞出小小的生动


『』迷路的猫咪


没有绝对的风暴,
只有不断妥协的云改为细雨
与方正的,浑圆的的桌腿为伍
每一个拐角和侧面都藏有可能
试着打开快乐的虚无,紫色的布丁
主人,你又在图纸中睡着了
你忘记投一个新的纸团
它在空中飞,我在后面追


『』煤油灯


昏黄的事物大概如此吧。
一眼望去即陷于笼罩,
顿时有了雾里看花的欲望。
枪声也是套在声音里,朝着自己的生活
原谅我,一直看不远
原谅我,一直在分辨
原谅我,一直在找寻
一个百姓的矿藏只在微光之下挖掘
日子里一天天冒头希望和爱
如果好事都没有出现
我也相信它是真实的,他太忙
我在河边徘徊时,总是这么想


『』收音机


架子上的盆栽处于合适的频段
阳光,水分,她向我发出的视角
从我抵达它她,目击了飘荡的灰尘
很难不与美好的事物联系起来
就像冬夜,我听回放的雨声残响,是她路过它们


『』蛋壳


脱壳者走了,在另一个比拟的盘子里
以另一种形式鲜美
也比拟成不可或缺的年夜菜肴
意味着重生与构筑另一种形式来体味
就像你在新年看到的每张面孔
都是新气象
但你读着他们的过去
读着时代之变
也一再确认新鲜事物的本质


『』十八岁


十八岁的骨头是一只钻头
冲向一座山
他没有痴迷于窗户
也无暇顾忌于晚钟和路的错愕
像豹子归入森林
他的防火墙对自己失效
烧杀别的,也自伤
他忘记舔舐伤口
欣赏冲动的火光交织在海洋那么绚丽


『』读着时代之变


读美食,新闻,读他们如何让人兴奋和沉默
有时一时的兴奋确是深入与心酸的引诱
他读一个聚餐者在今天复杂的表情
读夜宴的丰盛,读菜肴的产地,以及侵入心灵的色泽
读人民对红酒的看法
读人民与人民之间的差异与处事风格
读着今天细腻的歌词只是出自一个百姓
读今天的全民之诗正成为缜密之布
一些人千百次练习试穿,并斟酌于镜子面前


『』手的温度


凉的,还不是自己
低于或高于正常体温源于的东西太多
所抚摸的世界都怀有变数
你必须捧着一块冰和一块炙热的蛋糕
你必须领受余温的扩散
从手指趋向撞击心灵
我沉默着握住你的手
你不必说,我在判定你的手前一秒抚摸过的事物
也或许你什么也没有抚摸到
只是环境与气氛让它失温
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与平静的心灵同温?


『』还没打开的祝福语


我碎啊,怎么打开
沙砾,浪沫,怎么打开
我是名词怎么打开
我仍是那么旧怎么打开
我需要等阳光,瑞雪,红纸,红烛它们外溢一些
我需要浸润
即便如此,我仍是不能打开
我不能对你说新年好
即便此刻是一颗晶莹的泪光


『』不知其意的拥抱


你继续写信吧
我不打断你
给风,给雪,给雨,给谁都可以
那些
匍匐的,站立的,颓废的,憔悴的,勇敢的,懦弱的
形容词和动词都可以加进来
让我重新审视你和我
原来我是那个名词
你用指尖爱我,恨我
而浮动的琉璃,并不是真地撕碎我


『』孔雀


需要东南好天气做药引
治疗翅膀
履新。一段光芒要献祭
萤火是死者的反光
我尊重她,紧缩成虔诚的表达
界河清晰。以黑白牡丹之富贵
从你眼中过河


『』孔雀


孤独会一时兴起
自恋于羽毛无边之美
必须找出美丽故事与被点缀之路
我在小生活里热爱着荒芜和崛起
犹记于不可言说
你递来眼神,似青春甘冽
我必须击水
木桶伴着绳索次第垂落
我想从立春开始
布下雍长T台
让你自信与美望不到头
我在台下跳踢踏舞
星辰也渐渐游动


『』花非花


丝绒重聚是你曲线美
灵魂往复运动
做一只爱情活塞
甜蜜冰窟,解冻美人鱼
生之水,可变薄,亦可变厚
蜷曲,扩张
一缕缕欲望在剥开冰核
身体小心掘进
春天不远,花开蹊跷
不见尊颜,追问其踪至桃源
有人爱菊,我独爱你纸上跳舞
时间里刺绣牡丹


『』把清白许给春天


身边无战事,我远观的战火
在国门之外
我只有微薄的同情
每一步历史,我都构不成追随者


那么,永在我身体的是悲悯
习惯于残缺轮廓
习惯于小范围的作乐
大面积的可悲可叹


我空无地游荡在海上
只有简单的诗句
它们不能焚烧称霸的帝国
也只有祖国的礼花
仍吹燃我


此刻,我正等待壶水烧开
然后茶思浸身
骨头要像春天的奇峰壮美
血要像小草一样朦胧颤动


『』再走几步,世界又沸腾一次


孤独只有一个出口朝向你
或是道歉,或是表白
语言对于四壁那么无力
对于四野那么微薄


我一直想薄薄的,一层层
撕开你淳朴的座右铭
时间的罗珊一层一层覆盖你
我只看见蕾丝的美


那么符合诗人体征
隐约高烧,烧掉你的周围
而野草从何地何时那么轻易冒出
无所畏惧,迎向酷似的羊群


也许你不知道那时我
在天上放牧水
整个冬天会如此
也许再走几步,礼花会明示
我们隐晦的诗意


我们都不属于自己
我们属于水的图腾
用一段又一段历史烧开花朵
然后又凋谢
也或许不是绽放和凋谢
我们只是一次次走到巨大的水壶出口


听命钟声享受灿烂的回响
就是这样的
我们相遇,以后又会忘记
而淳朴的肉体
总会以赤裸的方式被唤醒,并要求重聚


『』蝴蝶


乱,不成诗
转而从书房出来
看电视剧——人生之路
老大洗完头,别上蝴蝶发卡
老二学生物的,在研究蝴蝶标本
而我对于一些蝴蝶的认识是模糊的
它们是瓷片上的,墙壁里的,渔网中的
意识中的极品
它们统称雪

发表于 2024-2-7 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个厉害的主,正装、反串一起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你认成招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马甲都是闪亮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兔】小兔 发表于 2024-2-7 18:04
也是个厉害的主,正装、反串一起上

小兔好!想着分个身,趣味一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得太少了,只看到唐羽,潮汐没仔细看,空了继续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语气有些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落雪为念 发表于 2024-2-7 18:11
两个马甲都是闪亮的!

本想自己调动自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成功把我带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在你水平内,发挥的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2-7 18:34
都在你水平内,发挥的很好。

我就寻思谁给我换身衣服去谁家蹭个年夜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如既往的稳,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啊,两个马甲都演绎的漂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你藏的王炸,之后我又去翻了你写的其他帖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余梦江河 发表于 2024-2-7 18:15
小兔好!想着分个身,趣味一点

写了不少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2-25 00: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