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294|回复: 48

【脱马甲】【龙】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7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钻石王老六 于 2024-2-7 19:55 编辑


在路上

已经很久没能和自己
好好地说说话了
眼前的站台有陌生的熟悉
它要带我们去的地方是不是我们想要去的
现在还是未知
我的内心
忐忑。窗外疑虑丛生

回忆中家的模样

只需闭上眼
就能留住一处院落
那是幅可任意辗转的水墨
偶会被黄昏冷月读醒
之后便一个人
默默地坐在旧雪里发呆

窗花

冬夜咽下最后一口气
天亮就是春了
玻璃窗上
薄薄的冰霜
模糊着不败的腊梅
喜鹊登枝
更像是撩拨火
让一群起早放鞭炮的孩子
也偷偷
为它捏了一把汗

马上琵琶千古恨

四顾心茫然
黄沙漫卷
身后事只剩半阙残帛
一曲琵琶不成调
别来故国无恙
此一去
无悔先于山河碎

风箱

像龙骑士的拯救
从奄奄一息到
火烧连营。一个可以储藏风的物件儿
在厨房
曾做过我的胯下马     

针线盒

我一直以为
针线盒里面的那枚顶针,是戒指
那么尊贵
母亲每次戴上都会神采飞扬
以至于这些年
我总情不自禁地
想寻找到那个针线盒

旧衬衣       

早熟和晚熟的果子
混在一起
不易被发觉
抱元守一的人都长着副民国脸
善于扑捉和挑刺
总想着
把早熟的我
重新挂回树上
犹如一件花格衬衣被他们唠叨进箱底多年
还崭新的保持着
晚熟的暮气

笔记本

它比我更像罪人
慵懒,贪玩,不思进取
肆意的日子
不良人仅用一块砖头就能让天下大乱
它总活在阳光的背面
以潮湿记录阴郁
我们偶尔也会对话
说邻家女
初长成
是时候该换种活法了

抽屉里的石头

用荒腔走板,阐述宋唐
长安与临安只被一片枯叶隔开
咏叹调唱琵琶行
太白浔阳江头夜送客
东坡等闲
白了少年头
而我自顾躲在书桌的抽屉里
和块石头互换身份
任师者
歇斯底里依旧冥顽不灵

老态龙钟

我想把日子过的再旧些
让夜色绵长,万物模糊
清波只荡漾尘世的嘈杂
与落花。不再掀开谜底
三两盏淡酒也能替代雪
少年,请把我杯子倒满

魂牵梦萦

一、
那年桃花开过
夜就浅了
联翩的浮想,竟如倒地的春风,只为轻抚一个人的额头

时针在仓皇赶路
每抵达一处味蕾就会敦促我一声

那么,澎湃的晨曦
该能接住我
半梦半醒的甜蜜或失落,旭日东升又迷雾重重

二、
想把自己丢出去
软着陆
在一片汪洋,那有最细密的波纹

那有我舍身的投奔

将清冷拉满
再以自语的方式平复。蝶衣冢,牡丹亭
无处春风,无处不春风

三、
终不知是早,还是迟
是该矜持
还是应该热烈
------我的春天是不是就这么结束了

可,分明还未开始
我的爱依旧还在襁褓,待哺春风化雨
会咿咿呀呀的,说给你听


成就一片夕阳
黄昏做到了
成就一枚圆月,十五做到了

沧海桑田。我们却躲进日子里越走越小
小到相望就要化作遗忘
亲爱,我不想就这么败下阵来


再给彼此,一个无眠的通宵吧
从去年的桃花红
今年的桃花谢

让一首诗歌的开篇
攒够欢愉的结尾,让每一个字词猎猎作响
来叩问,彼此的心跳


清澈的眼神
就要翻越黄昏。月上柳梢我不想依旧独对春风

在天色浑浊之前
我会转身
若恰巧迎上你的赶来,敬请张开双臂

我自良田万顷,可供你挥霍一生

动物气球

挤到孩子们的中间
也不顾商贩
诧异。夹子音喊他伯伯,问他最大的那只兔子怎么卖
领回家好不好养
很多年前
我曾有过同样的一只兔子
喂它什么都不吃
天刚蒙蒙亮就死了

跟着爷爷

军棋里我和爷爷
都是司令
但父母一出门我就会被他管
无数次复盘
无数次的丢盔卸甲让我迁怒来串门的邻居
他们嘴里的新社会
总在六零年卡住
竟忘了我也正闹饥荒
吃着败仗抗饿

白日里的烟火

我的抒情现已寸草不生
急需春风或出口
要假设一个人爱我
假设一个人一直爱着我
给我递来潮水
波澜壮阔的黄昏
月上柳梢我们就相约对酒
不再担心晓镜斑白
任落木萧萧依旧得意马蹄疾
去住深山里的茅草屋
每天一身鸟鸣
嗅炊烟如嗅青梅
与竹马一同在梦里两小无猜
我们不长大也不枯萎
去他的时光荏苒白马过隙
去他的岁岁年年人不同
我们都是被天空安排并落入红尘的星子
即使在出口处迷茫
错过了春风浩荡
我荒芜的抒情仍因你的浮现
灼灼如心之热烈
欣欣然如茂草丛生

以梦为马

每天要从孤独中走来
还要从孤独中回去
用一身的霓虹敬畏生命或是家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寻迹海子的铁轨
妄图着走尽黑夜就能展望黎明
在相对陌生的城市
把道德和主义举过头顶
那些缄默或冷漠的人们继续着缄默和冷漠
事不关己的腊月正在蚕食新年
众神掩面,与不肯融化的积雪各怀鬼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孤独虚幻着死亡
我混迹在他们中间抒发的情怀羸弱
无以歌颂祖国和你
为此我发誓:天明后不再写诗,也不再流泪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收起俗世的悲悯
不再用锦衣玉食去兑换粗茶淡饭
让孤独的天性散播在世上每个角落
你随时说出的相思都能看到我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并不觉得孤独可耻
天命中我拥有的万物每天都在欣欣向荣
不得拥有的都在向下生长
他们都将冠以你的姓氏和名讳用来埋葬我
在黄昏与夜的交汇处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相信腐朽的诗稿
永远也唤不醒一个假寐的情人
当我和你的孤独终于团聚
看到我的家国在版图上依旧昌盛的手势
竟是颗断裂的心脏,疼成的V形

你的QQ号码

那年,竹篱梳轻雪
百里黄昏,偷偷地在桃枝上,输入
一串心动的密码,像是要,掀开,时空的虚掩之门
风,在解锁了
七位数字的飞翔后落进杯盏
一个人的头像,浮动,滴滴滴   
不停地闪   

爱过吗

雨,注入深秋
荒城,窄巷,老屋,流动的年华
都被关在日记里
夜像把刀,割着落叶,七零八落
飞蛾,在扑火
没发现
你正手持玫瑰,一边说花开
一边,说着花落

以爱之名

要像场博弈
每招每式递出都能回应掌声
我们的青春在山水
游历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深邃和挺拔
接受疾风骤雨
用无数次的回旋
无数次的推倒再重建
持续粗重的呼吸让人间温暖
丢掉矜持,和面具
做纯粹又圣洁的坏孩子
你来,接住我万箭穿心的向死而生
在彼此身体里
各自因果,皆可以爱之名

老地方见

风往北吹,水向东流
我们站在原地
一个手握枯枝一个手握落叶
黄昏在举办最盛大的葬礼
三分钟默哀哀不尽三年的别离
蝶和蝉鸣提前退场
之后被雨雪洗刷或覆盖
和我们当年一样
新痕旧迹已无法再查证曾经来过
天气逐渐凉了
老地方也越来越老
总对着一双背影喃喃自语
它是得有多希望
来年能换件崭新的衣裳

爱心

要抱紧山峰,保持足够的热
失血的红十字才得以在无菌房中调整心跳
缓下来的颈动脉
开始向下填充。一个人的欲望
从饥饿时的衣衫褴褛,到温饱时的华裳尽褪
我们历经云雨,也历尽欢愉
奉献不再是一个人事。你莫装睡,起来跟我比心

千纸鹤

两侧铺开,坚硬的喙向前
柔软的腹部贴紧就是最虔诚的祈愿
教会它飞翔,奔赴,觅食和探险
征讨温润的土地用以繁衍。练习各种腾挪
中西式吐纳,长鸣或哼鸣痛并快乐着
出走半生归来依旧吃硬不吃软
它的生命无限,请给它时间,它还能再活一次

七彩糖的盒子
        
每天归来一粒甜,直至七彩,替换了母亲河黑白的眸子

笼里的鸽子

只为完成一次使命必达,老死的梦里,依旧保持着冲锋的姿势

移走的月光

转向灯多闪了两闪,刚抓住的月亮,又溜进后山了

不再跳动的ID

孩子给他画了个框框,妻子给写了个注解:永远出差中

动物骨头

刀劈进石头缝,红月亮在淮南,刚给猴子说了门亲事



发表于 2024-2-7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抽烟的脑袋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抽风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名字,我怎么没见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落雪为念 发表于 2024-2-7 18:28
这个名字,我怎么没见过

我太新,你又太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4-2-7 18:32 编辑

天啦!钻石王老六都出来了,你咋不搞个砖石王老五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钻石王老六 发表于 2024-2-7 18:30
我太新,你又太旧了

钻石市场行情不好,但你的字有很高的升值潜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2-7 18:31
天啦!钻石王老六都出来了,你咋不搞个砖石王老五呢?

老五已被雨打风吹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钻石家族的,果然闪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印象深刻,马甲比真身熟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落雪为念 发表于 2024-2-7 18:32
钻石市场行情不好,但你的字有很高的升值潜力!

向汝等大神学习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不,虽然我们年纪相仿,但论写字,你是前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余梦江河 发表于 2024-2-7 18:35
钻石家族的,果然闪亮

应该说老王家族的,果然,果然。那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形影不离 发表于 2024-2-7 18:37
印象深刻,马甲比真身熟悉

龙一成功了,老六失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落雪为念 发表于 2024-2-7 18:58
不,不,虽然我们年纪相仿,但论写字,你是前辈!

刚才土还在腰这,你一说,到胸口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2-25 00:2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