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378|回复: 54

【脱马甲】【兔】小开 【龙】虾丸子 【兔】糖宝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7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4-2-8 09:51 编辑



马甲:【兔】小开

哈喽

诺一悬着,X、E、KJ、也是
这深沉的腊月,皮、草堆堆里的腊月
火、色尖尖上的腊月
我想做牛奶面包上坐着的
那个胖胖胖胖胖胖胖胖的姑娘
寒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吹起她身上的皮、草
有人会对她欢呼,说她真棒,真胖也行
当你看到她的领口被寒风掀翻
露出白白嫩嫩的颈勃
你又想去啃上一口



手炸爆米花

是墨竹海遛着雪花?
还是雪花举着墨竹海奔跑?

疑惑啊!疑惑!
疑惑那就选一个参照物吧!

我右手边有人举起了银质的大象。
风儿摇头

风儿的正前方有黑铁兄弟
白雪指着他们的头发在说No

要不
就选小黑与村姑承包的那片玉米地?
这会儿风与白雪都点头

我能想到那场景一个字热闹
金灿灿中会开出白白白白的花花
还会蹦蹦跳跳的花花







马甲:【龙】虾丸子

1、待在原地

周围的人群。有的赶往尔滨
有的正准备飞往三亚
我呀,人老了,腿脚也不怎么利索
加之一点退休金刚够吃饭
偶尔带着孙子出门也抠抠搜搜的
那就待在原地把,也可以恬不知耻的
声称回家。想象这一辈子
啥不是都待在原地?直到喜欢啰嗦的妻子
去世那年





2、像我这样的人

像我这样的人,太多太多
多的我搬起手指头数了好些年
也没数明白。他们也只不过与我一样
勤勤恳恳上班,下班第一件事
就是去菜市场买菜,有时会为五毛钱
跟摊主磨半天。买好菜第一时间进厨房
准备晚餐,晚餐简单
大部分时间三菜一汤,外加一碟泡菜
倒是泡菜每天都不重样
偶尔也会给小孙孙买几个鸡腿
我喜欢看小孙孙啃鸡腿的样子




3、做过发财梦

在儿子上大学那年。我做过一次发财梦
想瞒着妻子辞去工作去南方
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南方是真热闹
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是真争气
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那些年
也是耗子可以给猫当伴娘的时代
那些历史遗留下来的疑难杂症
也应运而生。后来,不知道妻子
从哪里得知我想辞职的想法后
跟我闹到直到我向她保证不会辞去现有的职务
不下海,妻子也不是没有她的理由
她说她最了解我,说我不是个下海的料



4、从货郎手里买的胭脂

在她没有离开我之前。我从不知
一个5元的气球可以让小孙孙开心好几天
也从不知道一把紫菜苔与一把青菜苔
会因季节的不同,价格可以相差到五六块之多
今天肯定是个特殊的日子,年轻人涌向街头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混进他们中间
假装我也是年轻人,他们买他们喜欢的东西
比如奶茶,瑞幸咖啡,还比如汉堡与炸鸡排
那些东西我也喜欢,但我不买
我的口袋里只揣了两百块,我想去看看
年轻人说的胭脂,更想去看看那个货郎
买胭脂的货郎一定很好看,不然怎么会招这么多人惦记呢?




5、我看到的货郎和她跟我描述的不一样

我跟着年轻人进入一个豪华的门厅。站门的小妹妹年轻漂亮
面颊上有两朵红霞在飞。这小妹多像我那还没有生下儿子前的她
她之前就与这个小妹妹一样。我也不知道后来她脸颊的红霞什么时候没的
我只是偶尔提醒她,她的气色不够好,哪里不舒服就去看看医生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去看医生了没有,只是有天晚上
她闺蜜从上海回来看她,给她带回来一盒胭脂
那段时间她脸上有红有白的,我还夸过她气色有所好转
也在这个时间,我依稀记得她跟我提过卖胭脂的货郎
她还说过着东西好是好,就是贵。之后就再也没有提起过
一大群年轻人挑好心怡的胭脂,用手机扫码付钱
我用眼睛扫视了一下柜台上那些卖胭脂的售货员
她们与她跟我说起的那个卖胭脂的货郎不一样




6、站门的小妹妹帮我挑了桃花粉胭脂

年轻人离开后,站门的小妹妹问我
老人家您想卖点什么呢?
我摸着口袋里的两百元现金犯难了
这两百元现金也是她舍不得花,一分一厘攒下来的
她到死我都没给她买过一盒胭脂
于是我问小妹妹你们年轻人喜欢用什么样的胭脂
小妹妹很热情,帮我挑了一盒桃花粉色的
我付了180的现金,拧着胭脂盒出来的时候
柜台上的几个售货员议论开了
大意是这老家伙该不会是还在外面养个小情人吧




7、假装胭脂是从她描述的那个货郎手中买的

儿子与儿媳妇找到我的时候。我是被他们喊醒的
我背靠在她的墓碑前,手里捏着那个桃花粉胭脂
就连那张老脸上的两行清泪也是儿媳妇帮我擦去的
儿媳妇的手很细腻,是我从她手上从未感受到的细腻
这让我内心又激起一阵难过,转过身去避开他们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在这一刻我才明白
每次晚上打电话给儿子问他在干嘛时
他总是说的他在洗碗拖地,这一切我从来都没做过
我把桃粉色胭脂盒放在她的墓碑前
假装这盒胭脂是从她描述的那个货郎手中买的





8、七彩糖

第一颗海鸥糖

我羡慕海浪的松弛与柔软沙滩
它们在天空布阵
那是我的思维从未拥有过的全部
请你把手给我,放在我的手心,我会把我的手给你,放在心口
贝壳就这样铺满海湾
你看,弓型的骨骼之间
故国的月亮正替我们赶走彼此背上的阴影
此时,美想长在谁身上就长在谁的身上



第二颗火树银花糖

小年夜。火光照亮了我们
我看见相爱的人手挽着手
你可以大胆猜想,海水带走月亮
午夜兰花开放。他们匍匐在彼此的心口
倾听婴孩诞生。白雪之外
山岚和天空,篱笆和红墙包围着我们
但我还是喜欢这样和你面对面坐在炉火边
我深深的了解你,你也深深的了解我
看着彼此透明的翅膀,夜一点一点放大我们的孤独
短暂的黑暗过后,黎明中的群星
会给我们带来全新的光照、羊群
以及插向天空的更多手指



9、沙画

他站在冻雨上吹哨
不知从那里窜出一只土狗
土狗的后面
小心翼翼的走出一只母狗
母狗后面跟着两个活蹦乱跳的狗崽子
他盯着他们
那母狗与两个狗崽子真好看
他一时间把自己看愣在那里




10、千纸鹤

冬天从他的哨声里出来
吃北方的大雪与南方的冻雨
他们曾是他的宿敌,现在他们是朋友
哨子看他从雪中剥出雪,从冻雨中剥出冻雨
于是他那个老朋友又回到哨声中去了



11、你更美了

你是在冬的内部飞舞的蝴蝶,被很多人读过
并写进了诗句
说你高冷,我一碰触你就开始融化
外出的人们因为你,顶着严寒也出来看风景
当然,我不会忽略事物的两面性
也是这么美丽的你,把着急回家过年的人们
堵在了高速路上,我看见他们背上背着十字架前行
我很难想象,你小小的身体上承载大陆的骨架
骨架上长满树木,雄鹰就栖息在那里
我穿行在无数个你中间,是你给了我追风的勇气、力量




12、小马

它是一匹小马
又不是,它正在融化
它将永远存在
被孩子们一层一层剥去雪白的衣裳
它从你眼中消失
从此会永远雪白
在风中起伏



13、画龙点睛

我画了些什么
终究是忘了
或许是因为年岁大了
亦或都不是
我们都只是遵循了自然规律
礼花与炮声中
一颗龙虾丸子在碗中分裂
他为什么只能从一颗分裂出另一颗
这成了永远的谜雾
大众的心愿与祈福乃是我的心愿与祈福
在清贫与缺血面前我已无力反抗
在我倒下之前
替躺在摇篮中的孩子们做最后一件事
替他们斩断多头的蛇给龙点上漂亮的眼睛


特此报备:站在后生小辈的立场去写老一辈的命者的立场,他们的爱情、生活、都太难了。
我作为龙虾丸子(我外公)的小孙孙内心是复杂的。







马甲:【兔】糖宝宝
第一幕   图A   从不曾真正停下的列车

一双蒲扇一样的大手
压下我推列车车窗的那只手
此时,我才想起这是在高铁上
不是汽车。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坐高铁
推车窗是这些年走南闯北落下的坏毛病
我憋了一眼还在愤怒中的那个男人
我们并不认识,我再看一眼放回膝盖处
有些不安的我那只手,他的那只手
却很自然的搭在他膝盖上
这于他脸上的愤怒并不匹配
他也知道列车上的窗我是打不开的
列车继续向前,他还是在生气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劝阻陌生男子不要生气
只能从心底里感谢他阻止了一场祸事
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不小心
打开了这辆列车的车窗呢?



图B  车过丹江

渔夫甩起翘嘴白从车窗外一闪而过
我就知道,列车已在过丹江了
这一路走来,那个阻止我推车窗的男人
似乎还在生气,他除了生气
一切都很自然,期间他去过一次洗手间
回来的时候我闻到了至尊的烟味
看他那样子好像还是在生气
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他生气
我那只推车窗的手伸进口袋
从口袋里掏出两个泡椒凤爪,一个卤蛋
两包辣条,两包香辣鱼块
我拿在手里把玩
再看他时,他依然有些生气
只是他的眼盯着我手里那两包辣条






图B 回忆中家的模样

老银杏树在冬日里发光
盛大的光晕,看呆了我
我确定三爷爷一定在老银杏树下
只是他被其他人围在了中间
小小的我坐在三爷爷的腿上
他一只手搂着小小的我
一只手挥舞着大烟袋锅子
讲述着他与他的伙伴们是怎么
在台儿庄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
消灭了日本侵略者的威风
歼灭了日军大量有生力量的
也在那一刻,我知道了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图B 惊梦

迷迷糊糊中,一双蒲扇一样的大手拍在我肩头
下车了他说。等我完全清醒
车厢里只剩我与他
其他人正朝出站口赶
这一刻,我有些警觉的看向他
他拿着行李站在我座位旁边
似乎还在生气。看他那样子
我想问的话,在这一刻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拿了行李,逃也似的混迹于人群中去了





图B 回家

出了站口,先向左拐两个街口
之后是向右拐三个街口
再走四个十字路口,外加一段石砖铺就的马车路
我在有两对大石狮子坐阵的门前停
朱红色的大门敞开着,我并不急于进去
把手中的行李丟在门口台阶上
伸手去掏石狮子嘴里的那颗大石球
无论我怎么掏大石球就是不出来
掏急了,我多想大狮子能咬住我的手
我好与大狮子展开正面交锋




第二幕   年画:金宫尖画个老村长镇宅又辟邪A-1

匍匐在金粉下的世界
是我毛茸茸的冬天,令人温暖
也令人生畏。不得不说
过年他们太忙了,最忙的还是账房先生
忙着清账是重中之重,除了正常需要发放的工资外
必须给做事的人们准备红包、礼品
一年了,谁不想回家过个安稳年呢?
其他人准备过年物质,打扫院子
也准备春联和年画,有纸剪的新春快乐,新春吉祥,
龙腾的盛世华庭,爱我所爱,喜我所喜
收笔之间,一粒金灿灿的粉
落在老村长圆圆的大脑上
接着长出豆芽草,只要老村长一想问题
我发现他头上的豆芽草会继续生长
我这盖世的画工,挂起来一定喜庆
存起来必定能镇宅辟邪
我想只要老村长勤于思考,来年的春天
必定是峻马的牧场






年画 金三才拔呀拔呀拔萝卜A-2

挂灯笼的时候,突然想起小时候唱的儿歌
拔呀拔呀拔萝卜。那时,我在小胖的背后
扯着他的衣衫后襟,他胖乎乎的后腰肉滚滚的
当大大的萝卜被我们七八个小朋友合力拔起来的时候
也是小胖双手抱着一个比他还大的萝卜
四仰八叉的压住我脚的时刻,我后面的小朋友全部
像多米若骨牌一样一个挨着一个倒下
那时我的手总是会碰到小胖的后腰
胖乎乎的肉,手上传来他温热的体温
现在的小胖长大了,在外地工作
一年也就过年回来一次,去年带着他媳妇回来
听母亲说他媳妇是杭州人,长挺好看的
今年小胖比往年回来早些,除了媳妇,还带回个胖娃娃来




年画 同安宝苻A-3

飞龙在天,五彩祥云的中间
外婆正在驱赶乌云,把黄色彩线缠绕在食指间,
我指着剪刀,她摇头
我指着凤凰的烈焰,她还是摇头
我只好回过头,仔细端详外婆
她明亮的双眼盯着椟中那两颗灼黑的石头
我知道了,外婆需要它们
我递上灼黑的石头,外婆把它们放进龙的眼睛
乌云散去,白雪前来祝福
我们在新的一年将告别所有烦恼
拥有快乐的龙年,继续飞翔



@【兔】途 【抢信物】直到紫色闪电划破夜空,直到空地上响起阵阵惊雷

看见她率先冲出羊群
撒开手脚肆意奔腾的样子,那么令人欢脱,那么令人陶醉
那么令人神往
之前安静的羊群突然骚动起来
他们仿佛在这一刻得到了神的指引
跟着她往外冲,留下呆呆的一个我杵在原地
直到紫色闪电划破夜空,空地上响起阵阵惊雷
我才从低落的情绪中走出来
左手轻轻地抚摸着胸前的月亮吊坠




@龙少 【组团抢信物】烟斗

题记:香烟是虚无,烟斗是存在。——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 萨特

我时常在想,倒拿着烟斗与正拿着烟斗的世界有什么不同
当风吹劲草低,太阳同样会落下,月亮照常会升起
如果梵高能再活一次,他会不会选择放下烟斗
勇敢的走出穷困与潦倒。我记得马克吐温也曾经说过
如果天堂里没有烟斗,我宁愿选择地狱
要是今夜龙少被组团抢了烟斗,他会说些什么呢?





第三幕  【冰糖葫芦】唇齿留香

1、
亲爱的,我来了
在你高举的手中
在你明媚的眼眸
在你因一点点不小心遗落在心口的破碎的水晶中
我全身已长满蓬松的诗句
它是我会下蛋的小乖乖
这让我想起很多个秋季
镰刀踊跃,麦子卧倒
我们正在准备奔赴一场大雪


2、
或许我们就是一场大雪的本身
不然怎么会有雪的冷峻?
今夜的雪花准时照亮了我们的河流与山川
不知你有没有发现魔鬼的容器也在慢慢变大
它盛装了我们的童年我们的青春
青丝在魔鬼的容器里已熬成了白霜世界一片寂静
寂静中有人呼喊
快到我这边来,姊妹
于是很多个姊妹聚集在一起
千万个小指头戳向我


3、
实际上是慢洋洋举着银质的灰太狼
粉色的小猪佩奇又插上了天使的翅膀
我会在你每一个感到甜蜜的梦境里出现
替你盖好被子,抚平你白天的不顺在你额头上留下的忧伤
替你把白色的花园种上红色的玫瑰
我退回到旷野,坐在山坡上
看那么多风雪,一遍又一遍吹拂我们的灵魂侵蚀我们的躯体



4、
当风雪吹进小黑与村姑的玉米地
我沉默了,其实白雪比我们更懂得沉默
所以,在白雪中谈论死亡
很严肃也会很深刻
直到旷野中的月光惊飞了雪中藏身的夜鸟
沉默的白雪突然开口
其实比死亡更深刻的应该是复活
比如这旷野中的一棵树一株草一朵花
它们曾经在天空的脊背上幸福、微笑
这一刻,我多想一直赖在你温暖的心口




5、
雪花在年关时节前点燃自己的火焰
我所有的兄弟姐妹请闭上你的眼睛向星辰向大海眺望
那是我们用尽所有力气都想抵达的地方
那里空气清新,且寂静而又空旷
在阳光撒下金子的时刻,你可以合上你手中的书本了
大海蔚蓝的眼睛会重新张开
你一定会在那里找到一柄属于自己的金色小号



6、
亲爱的,窗外的雪花虽然还在继续啃噬窗棱
我却已经在你飞往返春的梦境
看见你重新拥有了宽大的翅膀我很开心
这意味着你会重新拥有绿色的山岚,宽阔的大海
月光流溢的清辉,我们相视一笑,不必再言
仿佛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相约在一起去看星辰,去看大海




第四幕  @龙少  有银币掉落
1、
不好意思,龙少
我可能不能去看海了
最近海上不太平
风浪越大鱼也会越贵
我更担心你那烟斗保不住
他们还拿导弹轰来轰去
地球都要被他们轰烦了
还是去山顶看看星星吧
这样你就可以用烟斗抽雪茄了
还可以顺便数星星,数羊这些容易的事情交给你们
数月亮这么难的事情
我只能当仁不让了



2、
我想找一支枪
把诗歌屠龙
拉出去先枪毙五分钟
再顺便学习一下
他是怎么把酱油瓶换成醋瓶子的
他们说这样诗歌屠龙就有好诗歌了
不过你们不用担心
我枪毙他五分钟
我们并不会产生爱情
但星星和月亮都会怀孕



3、
这将又是一个幸运的夜
胜过无数个黎明的夜
总有人是个例外
爱开酒瓶的声音多过喜欢美女
你说有不有一种可能
他根本就不是地球人
至于他来自那个星球都不重要
但他很乐意看见他披着兽皮的子孙热热闹闹
如果他想看海就去看吧
或许他本就属于海上那座慵懒的岛屿




第五幕  @龙少  1、205号街下过一场大雪

龙少,我在被拆掉的205号街
的密室逃脱里
看见老黑与小黑了
我们一起从密室逃脱后
老黑与小黑越来越黑
最后黑成了夜空里的一道闪电
劈向了虚无
这是我从来没向谁提及过的事情
205号街拆除后
那里还下过一场大雪
雪带着慈悲的冷漠
与无情的炙热
大雪落在山巅,落在平原、低谷
它们落在房屋被推平后的瓦砾
落向平时阳光照不到的缝隙与青苔





2、不写情诗的感觉是真好

龙少,不写情诗的感觉是真好
这样可以像天空中飘飘洒洒的雪样
当街亲吻你的衣襟,头发,你的眼睛,你的鼻子和嘴唇
你是不知道,亲吻你时我的大拇指与食指之间
架着一支笔,像驾着一挺机关枪
放下笔时,拿起雪橇
铲雪现场,一锹一锹的挖着大雪
就像从地里挖出很多土豆
此时,海水向上涌现,给天空洗脸?
还是在浇灭天空烧红的欲望?
这些我都不得而知了
我看见船帆挤入天与海的中间
像是被天空与海水压扁了身子
又像是船帆要把天与海撞出一个窟窿,驶向别处


以梦为马

这一次,我看了两遍
第一次我卡在棺材那里
出不来
也如同你在那里打的那个死结
或许我们要试着先埋葬自己
第二次我卡在正面朝南反面朝北
高屋建瓴的优势
有什么在环境上互补
我想说现在有很多红包在朝我飞
我需要向它们招手
用我的小手挥出多变的意象
并拆开它
我会看见你的心,你的手
安放人间
我笑了,以花的模样
替你的群山围上月亮
这样,你会重新爱上新叶上的春天吗?




孔雀

写过些什么
我都忘了
即便有人读过几篇范文
我很高兴它已不属于我了
每每这个时候
我就开始讨厌自己
因为身体里住进一只大孔雀
它专门吃蘑菇和白蚁



你爱过吗?

我终究还是来迟了一步
好像是错过了什么
又说不上来哪里错过了
有人在下面喊小黑成了杀手
这是什么意思呢?
好端端的小黑怎么就成了杀手
这让你我都百思不得其解啊




还你月色

到底是小黑骑在墙头
还是龙少骑在墙头
都不怎么好说
有没有一种可能
龙少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小黑
当你看见了龙少
他四面八方都有了小黑
这样也挺好
可以我们一起骑在墙头
回忆一下2月5号祖国下的天空





探戈:一米八的小黑跟一米五的糖宝跳探戈那是个什么画面?请大家自行脑补一下,脑补一下。。。。。

1、探戈

等我赶到探戈现场
小黑已经退场
糖宝宝还在舞台上趟啊趟着走
三步一寸,两啊两回头
众人惊奇的发现
糖宝宝的手势依旧还停留在小黑的脊背
她保留这个姿势
在回想小黑抱住双腿的瞬间
那一刻,小黑像打开了浪花之门
完全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最终糖宝宝还是收回了停留在小黑脊背上的手
因为小黑说过,请忽略这个人物本身
以此类推请观众也忽略糖宝宝
但不能忽略一支探戈曾经在这里的存在




2、送小黑一支郁金香

要在冬天寻找一朵夏花很难
为了彰显我的诚心
整个下午我都在找它
钟声即将敲响五点
赶在钟声敲响之前
我终于找到了你说的那朵花
然后,我消失
不得不说小黑是懂花的
爱护一朵花
如同爱护他自己
等那朵花离去我又回来
我无意识的剥离那朵花遗留下来的花瓣
如同一只啄木鸟无意识的抠下树皮
或许我们最终都会和天空一起掉进水里
如同晓星,如同隐月
如同小黑与郁金香,闪电与奔雷
万象纷纭
凡你所见所闻所住
无往而不美,小黑你说呢?



红包系列:红包1@兔子舞

用科目三换一套嫁妆
这活能干
你就大胆的跳吧
我给你留了证据
到时龙一想赖都赖不掉



红包2@龙帅哥

龙帅哥的诗句甜甜的
很喜欢这种感觉
他说给我糖吃
我看着那些诗句
他这哪里是什么糖
分明是往我嘴里塞满了狗粮



红包3@龙一

我还是更喜欢父亲一些
我妈这人是个大老粗
她抢我薯片和QQ糖吃
她还把我的档案袋拆了
特别是拆我档案袋的那回
特想重新换个妈
我爹不同意



红包4@龙少

我在保留龙一给兔子舞嫁妆的证据
他的提醒
突然想到招女婿这事儿
是我给聘礼的那种
我得想法子从龙一那儿套点聘礼出来
龙少,你那里有没有啥好点子?

红包1@兔德芙

终于可以坐下来
装红包了
顺便等龙少去把德芙从蛋壳里剖出来
我问过德芙什么时候才能破壳而出
她说要等到春天
龙少,昨日立春了




红包 2@龙吟

心存善念的人
运气都不会差
你那头上顶的是两只角
还是两只会说话的耳朵
目前还在观察中
昨日有一头狼闯进了我的梦里
它的耳朵与你头上的耳朵
契合度竟然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




红包3@兔啸

龙吟说二月的小词儿会飞
它一定带着蝴蝶的梦
启程了,日夜兼程去往有你的地儿
从红梅花开到蜜桃横行的夏初
你不用再退回去三千里
你只要站在那儿,手指哪儿哪儿就都是你的



红包4@兔琉璃

晚饭时节,琉璃小房子
一直在冒烟,
两只鸟的私语,也的确可爱
也的确是两只好鸟
我敢断言,这两只好鸟刚经历一场大雪
他们逃过了这场大雪,能逃过暗处那坏小子手里的弹弓吗
我替他们捏了把冷汗
咦,我好像再不能多嘴了
在这样多嘴
他们有理由怀疑那个臭小子长的像我了




红包5@兔魄

我的左手做饭,右手做事
写诗的手长在背后
我现在用那只写诗的手为你折一枝绿萼梅
我陪你一起等冰雪融化
等春暖花开,等你的荷塘新月初上



红包雨

借村长头上智慧草
借人间烟火,借明月清风
下红包雨,见者有份
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
所有的亲亲龙年都会无病无灾,钱多多,米多多
吉祥的事情儿汇成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24-2-7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吃惊,就写了两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2-7 19:49
不要吃惊,就写了两个。

吃惊是,你那浇花草的图片 我复制到我帖子里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钻石王老六 发表于 2024-2-7 19:50
吃惊是,你那浇花草的图片 我复制到我帖子里去了

保存就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直接复制粘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啊…你就一个马甲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把你自己写的很美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龙虾丸子确实很美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锈水先生 发表于 2024-2-7 20:01
啊…你就一个马甲吗??

为什么不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锈水先生 发表于 2024-2-7 20:03
感觉把你自己写的很美味

站在外公的角度写太难了,差点把我写邶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龙虾丸子也是你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24-2-7 20:22
哎呀,龙虾丸子也是你啊

写完了,感觉自己多少有些精神分裂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2-24 22:4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