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27|回复: 5

诗歌报周刊●450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7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苏紫烟7

从清晨到黄昏

我们忙碌的样子也是落花的一部分
比如我眷恋夜色,但清晨总不请自来

露珠和晨曦重新变得亲密。我成为
玫瑰种满的岛,以及克制的情话制成的

压缩饼干。在驳船交接的地方,也连接了
过去与现在,把一部分的你,当成

雨雪。另一部分骑着马,优先探路。你回头时
扬起朝气蓬勃的脸,光的延长线

使你少年。回到中午的雨雪,是探知
性格中阴郁潮湿的显性基因。水分子逐渐

聚合成令我钟情的样子。冬日的酒气
更有亲和力,绵延虚拟的沙滩,埋藏着

古旧秘密。整个下午,我与你仅一步之遥
甩开风铃的耳目,在微醺和半梦的交汇点

等钟声驾驭着乌云的侧颜,覆盖上你的额际
我像湖泊一样,像蘑菇,青苔,玫瑰,尾羽

以及倔强的鱼群,统一在黄昏时和解。我
会收到你的拥抱吧,当我如此细碎地倾吐

小 花

灰蓝水面上笼着一层薄雾。我是在这时
看见你的。看见你褐色的眼睛
远处是料峭积雪,看见你指尖微凉的
小风。你是从塔罗里来吗?又或是
对夜晚一见钟情。你执拗的内心
还记挂着傍晚的树枝,它们光洁
而又笔直。我大概是看到了阴影才意识到
流逝,看到隐居的精灵
才感受到时间的荒川。我的小花
约等于世界上无数种静默,是铁青日子下
每一天风尘仆仆的集合。我的小花随风细细
是脆弱的喜和漫长的忧。祂是我失明的
天亮,也是十二点之后的每一分钟
我的小花开在你的眼睛里,无所遮拦——
那里有我的全部宇宙

在故事的结局

再听一听你叫我的名字,是从
后花园传过来的,你戴着
新编织的草帽,一些草茎和绣球花
随意搭在帽檐边上。我们
长久拥抱,不用细想
像是泥土芬芳里
找到足够的情绪价值。我喜欢
你举着小镰刀,这把精湛的铁器
是能一手握住的光芒
你的眼睛映着池塘
橙子般甘甜
后来好多花儿渐次开放

湖 底

温暖的湖底,把我和世俗分开
我长出腮,修长的鱼尾
在水中飘荡
泡泡是包裹氧气的礼盒,一里地外的
春天,瀑布在大声问候
我慢慢地慢下来
怀抱自由意志
我的倒影在我的头顶
白天鹅的双脚
是橘黄色的,祂们扭动着
丰腴的屁股,向湖中心游去

我想你了

有时我会守着默片看很久
电流声
在墙壁间,来回回荡
有时我按下暂停
风就从我的脸颊旁跑过去
它跑出去很远
在我触摸不到的地方
停下来,变成
花朵簇拥下的小白兔
她的明媚、她的恻隐
百无聊赖的
样子

北 陌

1.
陌。

北方沉默如铁
我只能抓住一点微弱的光

厌世者忙碌
忙碌者心口有刺
我的午夜盛放刺骨,而北方雪大如席

我厌倦了冷
仿佛无由张望
现实与理想都了无生趣

只好这样与你闲谈
盖住晚风
也盖住戏中聚散,哗然而逝的一缕听闻

2.
捡起的梦境总是稀碎,走过的地方
总在遗忘边缘

我自乌有国来
途经旷野
那时我还拥有胡乱的勇气
鞭笞骆驼,轻视野兽,爱月亮如爱焦渴

那种绝境后的迷失
本能之下
勾勒出悲欢与坚固

我行走世间
体会南墙与铁壁
而花朵会从幻象中淡淡地探出头来

它说,陌。

3.
陌,我曾用这样的名字
呼唤影子

作为最后一颗星星
我愿意一再
为它抒情

我有那么多不舍
那么多被弓藏的时光

在很久很久以前
我看见过你
在雪白的雪之后

我陷入冰莹和脆弱布下的迷阵
钟情是一种覆灭
我今天谈论的落花
是另一种

以梦为马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1.
蓝色门牌向阴而生。如果此时按下门铃
叮咚的声音会换回一个可亲的中年

我怀疑祂已守候良久
仿佛守着深林的暗流,石子敲击过后
清脆又空洞的回响
时光老去
多么自然

2.
物欲是浮荡在好天气里的香风
靠近我,阑珊,静默

我喜欢的未知,由已知揭示
无声而又炙热
亲爱,你在梦的对岸充满隐蔽的破坏
与现实对峙
瞬间欢悦,也成就一出好戏

3.
爱一匹马,毫无保留
把所有的钱给祂,所有的雨与诗,也一并交付

爱便解开绳索
用手触摸大地
远方是我亲手打造的房子,每一颗钉子
都是小草
我有一副背向的心肠,你敢不敢
吹一点春风

4.
把梦境捡起来
死亡与爱也是

我们表达。直抒胸臆又彼此误解
是啊我总是容易让别人等我太久
寂静得好像一场灾害
你可以划破我
或者用更爱来战胜

5.
但我们没有属于。
当你聆听午夜收音机,从声音中辨析出
一个指向

海和花园也会一瞬间冒出头来
在更远的国度
你从广场的人群中认出我来
脚下的大理石开始融化
你递给我的白梨封印着古树的密码
此时门铃响起

6.
我的马在草坡吃草
马蹄轻柔地踏在我的心上。我爱祂就像
爱一个好天气

爱一种相聚,是那种离失了许久
于海上重逢。是一只小面包似的,下午茶般的
敦厚。你向我打开手掌
还和离开前一样


余梦江河10

方 言

我在想家乡的人,家乡的话
这天空仿佛就是
看不清燕儿衔的是草叶还是虫子
也分不清我闲的是喜悦还是凄清
春天仍是一幅统一的山水
你倒掉茶跟,他戴上金丝眼镜
我往返自己的山水
我们成了星星一样的符号,
在春天的草地偶尔闪亮几下下
风确认我们为春天里的方言

燕衔泥

喜欢你写信的样子
更喜欢笔下生烟
并煨上清酒,茶,你眼里的风筝
我落魄成无衣者
需要你亲手为我缝制
线有多长,爱便有多远
可是咳嗽几声
有几簇桃花就落了
我很珍爱你这个弱者,
在我的宠溺中变得失去了骨头
变成烟,盐,也或许温柔
扑街。

旧衬衫

他们还有光
而我了无生趣
他们举着红酒庆祝
而我失去了一枚纽扣
他们照常柔软和快乐
他们写诗,跳舞
而我位于时间的暗淡中
我听他们的笑声好魔性
这种魔性令我重新起飞小飞机
重新飞过铿锵玫瑰

笔记本

它照耀雪,使昙花永存
爬行的猫,角落里写歌
它爱过一幢宿舍楼的叙事诗
至于有些歌词还未完成
它就老了
如今它在电子屏幕前爬行

那只活塞刮擦暗夜
猫叫过几声
积水越来越深
那个人趟过细细的嘶鸣

找不到一枚纽扣缺失的色彩
他要去集市。而后改变了主意
选择了不太显眼的灰色
这种事发生的太多了

抽屉里的石头

不想写诗的时候
就没有勇气和力量
打开一只抽屉
我知道那里存在阻塞的事物
我也知道那里会浩然一空或一暖
我们存在的世界
有就是无,无也是有
羽毛有时可怜得
连享受重力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孑然凉凉,与不爱无关

风 箱

静下来,装下风,及善良的爱
不能让所爱失去温度
风,联系着我们,捆绑着我们
当你拒绝发出声音,一定是未见到我
而见到我时,你是那么体恤,知我又懂我
在海滨,你和我共用一对翅膀
完成海天一色的翱翔
在家乡的屋檐,你成为我不能失散的味道
在所有沉寂里,我们存在,倾泻
我们存在于安然,不是巫术
我们存在于真理,不是虚无
否则,我们都拒绝出现

针线盒

爱你的另一种方式,不让点缀遗落
那些荡漾心扉的花,开在尘埃里
我们憧憬于五彩斑斓
我们衷情于夜的故事
我们衷情于缝补,并力图向美好靠近
我们的关系在沉默里形成质的飞跃
你的多彩丝线,伸展于可能的方向
动感又绚丽

蝴蝶标本

未来,我们可以丰富于冒险精神
试着理解悬崖与深空,理解风险存在蝶变的可能
在所有浩渺无尽里探索才是终极意义
那些失败与胜利的图腾都将写入扉页
我们来过,也风光,也壮烈
博弈,令你多么胆大妄为,且有趣

白日里的烟火

烟覆盖白日地表,我们藏身于温度,刻度。
一幢大楼在分层演绎
身体与影子互爱中完成皈依
传统进行曲与现代转音丝滑一处,
预示继承与分蘖,美好继续庞大源于精致中夯实
过期与延期的信条依然稳固
我们衷情并选择相信空位上传播的蜉蝣
生活在交替使用高处与低处的教条。
眼中的映像必得真实验证。
波澜继续焊接。失散者的破洞勾住弯月
我们近处的居所,献出土,冰,融化,进阶,
可触摸的藤蔓与瓜
闹继续熙熙攘攘,静继续踏踏实实。
河流终生把它们悬挂在身上,并永久缄默。

空白纸条

从浪到脚趾
从根到喜鹊
从阴影到骨头
空旷者会荟聚
放荡者会孤独
任由一个小情绪不稳定
那张纸条一直空白着
等你见我


落雪为念10

从清晨到黄昏

只是看了一眼
还无法断代
信任款识就好
釉质已经开片了
走在荒凉的小路上你也不要试图去寻找昨天的脚印
或行踪
从中选出
绾色和黛
就好
你要把清寂系成一束风铃
毕竟
欣赏人间绝色的时候是不宜多说话的

从想起到忘记

懂了慈悲
分行时就不会再杀生
存储些感性
以为风雪扣门
身后的白梅就踊跃着开了
剪下花枝
心就空了
保留住最完美的月光
我从不掠夺
鱼儿的潜游与白鸟的飞翔
只是偶尔掠一下被吹乱的头发
站成忽远忽近的话外音
或于光阴倏忽间
做谨慎的盗梦人
偶尔也会记起一些被东风瓦解的事情
还是暗生亏欠
顾自把一片海想得有牡蛎的味道

从岛屿到深海

我把第三场雨水落进渭城
我们的指尖还依稀有折柳时流淌过的浆汁
饱满而略有些僵滞
和背影一起固化住停留在昔日的情绪
风吹起浪花
仿佛是按压住琴键的手
在未名岛上
也轻灵、也会有一点小犹豫

白帆划向理想
和海鸥清越的鸣叫声一样
我梦见小海星的梦在一片广袤的、深远的幽蓝里
忽闪着发出祖母绿一样的光
顷刻湿透折痕
凝成一滴泪

从昨天到今天

还是想对你说
“提一壶酒或抱琴来”
披着夏夜的微光或落进冬夜的雪
对影时的
一千公里并不遥远
我们都是善于奔跑的鹿

我用产自新疆的牛耳小刀撬开茶饼
从中剥离出被压实的醇厚
与白月光一起投进空杯
轻微地
仿佛是你与尘世都在轻微地晃动
从绿色火车到白色高铁
记忆被拉伸得粘连
妄念和理智、时间和触角、我们和站台
都困在网中

从落日到晚风

喜欢春望和春茶
喜欢坐进春天的亭榭
看花
无意中看见流云堆叠也不禁雀悦
经历过千里奔波
就倦了
就更爱落日和晚风
就像把寺院的钟声折叠起来
抚摸到禅趣
从爱慕到嫌隙到和解
从偏执到重新认识玫瑰、身份和路牌
我依然喜欢为你写诗
喜欢重读曾经写给你的诗句
也喜欢上那些安静地为你写诗的人

小令和雨燕

独在异乡时就像把身体置于汛期
汹涌的波涛
遇见一个微小契机就会泛滥
梦里铁轨声
亲切又遥远。桃花和三月
和南山
是我刻意压制的、又无数次想放开的
矛盾体。我在每一个站台上
栽下一些小花,于颠沛中温暖自己的梦和所有的
梦中人
我也会为江南一次次植柳
蚱蜢舟小如蚁
长亭旧了,小令如新
挑起眉黛迎送过客。烟雨旧了
也不会辜负燕子
和遥望的人

遗忘在路上

在后山久座
像晚风中不再被撞击的钟
时光逼仄
我们自诩青铜
而保护候鸟的眼睛
绕过万水千山
乡愁还是一座圣洁的象牙塔
借助语法和修辞
手握一簇雏菊的忧伤
初遇江南时
我还只是一个打铁的少年

黑色枕木
托住此起彼伏的动荡
雨巷的丁香落进旧衣衫
已难以清算
曾经有多少理想被遗忘在路上

你如白鹭

我们用橡皮
擦去铅笔的错误
看淡或放弃,形如秋天的稻草人
戴旅行帽的青年
吹着口哨走进枫树林
他用热情点燃阡陌
从村落吹来的风
吞吐几次乡音就默认
海魂衫和格子布衣是最朴素的情侣装
最初的心动
始于羊角辫和锅盖头的儿戏
千里之外
客居的人一味怀念
老院里的瓦罐和半桶井水

从米仓里
走进宋词
才懂拥抱梅花和你忙碌的背影
路过冬季的大明湖
就懂了最旷达的俯仰属于云下的白鹭

琵琶声

独处久了
就分外恼恨时钟的圈禁
推开窗
遥想一个横枪立马背对楚江的男人
他知苦而不言
在白瓷瓶里放入玫瑰
要激发孤勇
就要像破茧的蝴蝶一样先揭开金创药下突兀的痂
12:10分,卡带机犹自在光影里刻录琵琶弦
乌云、旧城池倾颓
小巷外延,十里山路上的桃花年复一年地开落

旧衬衣

忽略明暗格子间的忧伤
我把旧衬衣的一粒钮扣揪下来
让它与秋天一段谷香一起睡在玻璃瓶里缓缓褪色
由月白而象牙白
透明得
像四月的梅子
摇摆的驳船、糯糯的软语在补时光磨出来的洞
我在写
“岭南的云、江城的雪、渝中的雨、瘦削如丁香的你”


快快.10

哈 喽

诺一悬着,X、E、KJ、也是
这深沉的腊月,皮、草堆堆里的腊月
火、色尖尖上的腊月
我想做牛奶面包上坐着的
那个胖胖胖胖胖胖胖胖的姑娘
寒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吹起她身上的皮、草
有人会对她欢呼,说她真棒,真胖也行
当你看到她的领口被寒风掀翻
露出白白嫩嫩的颈勃
你又想去啃上一口

手炸爆米花

是墨竹海遛着雪花?
还是雪花举着墨竹海奔跑?

疑惑啊!疑惑!
疑惑那就选一个参照物吧!

我右手边有人举起了银质的大象。
风儿摇头

风儿的正前方有黑铁兄弟
白雪指着他们的头发在说No

要不
就选小黑与村姑承包的那片玉米地?
这会儿风与白雪都点头

我能想到那场景一个字热闹
金灿灿中会开出白白白白的花花
还会蹦蹦跳跳的花花

待在原地

周围的人群。有的赶往尔滨
有的正准备飞往三亚
我呀,人老了,腿脚也不怎么利索
加之一点退休金刚够吃饭
偶尔带着孙子出门也抠抠搜搜的
那就待在原地把,也可以恬不知耻的
声称回家。想象这一辈子
啥不是都待在原地?直到喜欢啰嗦的妻子
去世那年

像我这样的人

像我这样的人,太多太多
多的我搬起手指头数了好些年
也没数明白。他们也只不过与我一样
勤勤恳恳上班,下班第一件事
就是去菜市场买菜,有时会为五毛钱
跟摊主磨半天。买好菜第一时间进厨房
准备晚餐,晚餐简单
大部分时间三菜一汤,外加一碟泡菜
倒是泡菜每天都不重样
偶尔也会给小孙孙买几个鸡腿
我喜欢看小孙孙啃鸡腿的样子

做过发财梦

在儿子上大学那年。我做过一次发财梦
想瞒着妻子辞去工作去南方
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南方是真热闹
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是真争气
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那些年
也是耗子可以给猫当伴娘的时代
那些历史遗留下来的疑难杂症
也应运而生。后来,不知道妻子
从哪里得知我想辞职的想法后
跟我闹到直到我向她保证不会辞去现有的职务
不下海,妻子也不是没有她的理由
她说她最了解我,说我不是个下海的料

从货郎手里买的胭脂

在她没有离开我之前。我从不知
一个5元的气球可以让小孙孙开心好几天
也从不知道一把紫菜苔与一把青菜苔
会因季节的不同,价格可以相差到五六块之多
今天肯定是个特殊的日子,年轻人涌向街头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混进他们中间
假装我也是年轻人,他们买他们喜欢的东西
比如奶茶,瑞幸咖啡,还比如汉堡与炸鸡排
那些东西我也喜欢,但我不买
我的口袋里只揣了两百块,我想去看看
年轻人说的胭脂,更想去看看那个货郎
买胭脂的货郎一定很好看,不然怎么会招这么多人惦记呢?

我看到的货郎和她跟我描述的不一样

我跟着年轻人进入一个豪华的门厅。站门的小妹妹年轻漂亮
面颊上有两朵红霞在飞。这小妹多像我那还没有生下儿子前的她
她之前就与这个小妹妹一样。我也不知道后来她脸颊的红霞什么时候没的
我只是偶尔提醒她,她的气色不够好,哪里不舒服就去看看医生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去看医生了没有,只是有天晚上
她闺蜜从上海回来看她,给她带回来一盒胭脂
那段时间她脸上有红有白的,我还夸过她气色有所好转
也在这个时间,我依稀记得她跟我提过卖胭脂的货郎
她还说过着东西好是好,就是贵。之后就再也没有提起过
一大群年轻人挑好心怡的胭脂,用手机扫码付钱
我用眼睛扫视了一下柜台上那些卖胭脂的售货员
她们与她跟我说起的那个卖胭脂的货郎不一样

站门的小妹妹帮我挑了桃花粉胭脂

年轻人离开后,站门的小妹妹问我
老人家您想卖点什么呢?
我摸着口袋里的两百元现金犯难了
这两百元现金也是她舍不得花,一分一厘攒下来的
她到死我都没给她买过一盒胭脂
于是我问小妹妹你们年轻人喜欢用什么样的胭脂
小妹妹很热情,帮我挑了一盒桃花粉色的
我付了180的现金,拧着胭脂盒出来的时候
柜台上的几个售货员议论开了
大意是这老家伙该不会是还在外面养个小情人吧

假装胭脂是从她描述的那个货郎手中买的

儿子与儿媳妇找到我的时候。我是被他们喊醒的
我背靠在她的墓碑前,手里捏着那个桃花粉胭脂
就连那张老脸上的两行清泪也是儿媳妇帮我擦去的
儿媳妇的手很细腻,是我从她手上从未感受到的细腻
这让我内心又激起一阵难过,转过身去避开他们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在这一刻我才明白
每次晚上打电话给儿子问他在干嘛时
他总是说的他在洗碗拖地,这一切我从来都没做过
我把桃粉色胭脂盒放在她的墓碑前
假装这盒胭脂是从她描述的那个货郎手中买的

沙 画

他站在冻雨上吹哨
不知从那里窜出一只土狗
土狗的后面
小心翼翼的走出一只母狗
母狗后面跟着两个活蹦乱跳的狗崽子
他盯着他们
那母狗与两个狗崽子真好看
他一时间把自己看愣在那里


滚轮子9

指 纹

一个人离开了
很多东西却没有离开
这些东西,是他们过去无数日子
用真诚,双手去创造
撒满了房间,街巷大大小小各个角落
足够另一个人
回味良久

没有月光的夜晚

一首诗,是写给陌生的人
我却读的最多
我不厌其烦地写,重复地读
也没有让陌生减少一点
只有在文本中
我创造了些许熟悉

空心的雪花

雪花是无心的
整个世间,不管哪里
能看到的雪花,都是无心的
它们如果有心
也不会一头落向大地了
人们目前还在向雪花学习
让自己无心一点
即使没有雪花落下
人间也会有一片白色

空心的雪花(修改版)

雪花是无心的
整个世间,不管哪里
能看到的雪花,都是无心的
它们如果有心
也不会一头落向大地了
人们目前还在向雪花学习
让自己无心一点

对 面

窗户外面是一处风景
没有好与不好
它就像买东西赠送的附带品
观赏就行了
几十年会慢慢习惯
不离开房子
就离不开风景
人生最近的山水
往往是这么不可言状

年 味

年是喜庆的
也是寒酸的
但总体是喜庆的
年要面子
年不但做给自己看
也做给世界看

二 月

从一个砖缝里
或者水泥路边的下水道旁
看到几株草
就知道二月来了
二月来得如此不容易
它是从城外打地道钻进来的
有些还在豆蔻年华牺牲了

观察者

星星到死都不明白
它是被看死的
她永远不明白,她作为一个逃犯
让星星有多冤

衣帽架

你站在那里
只会让人悲伤
你是一个替身
你站在那里多久
悲伤就有多久
你把全部爱给了主人
主人却把悲伤给了别人


哑 榴 3

今夜没有月光

进门那一刻
锁被拧断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
抽屉抖落一地
那只黑匣子……真的,真的,真的
不见了
我积蓄多年的月亮被偷走了
像一只被拨光了毛的野鸭子
在黑暗里泅渡
一次,一次,一次,浮出水面
万一……那只黑匣子还在呢
月亮也就升起来了
还有一盏监控一一除了他
其它的人都睁着亮眼说瞎话
今夜没有月光
只有那个盗贼一闪而过的影子

指 纹

他让我按下指纹
并说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他说,绝对安全,按吧
一个人无法抗拒掉入如此巨大的馅饼
一只红色的指纹悬在半空
像一只
滴血的鸟


对 面

总希望对面空着
时不时掏出镜子里的“自己”
抑或拿出锁在抽匣里的纸筒

一粒尘埃,冷静下来
从一片镜子里悄然浮出黑夜


万园枫 1

桃花之死

桃花至今都想不通自己
是怎么死的
死在一张白皙的皮肤
死在一个丰腴的肩头
但它的确死了,跟春风眷顾的枝丫
嗡嗡不休的蜂群
大批来树前应景的情侣
再无瓜葛
它死于一只捉针的手,调色
刺青,一瓣瓣就着血珠
将它喝进了皮肤,它感到烫
而非疼,当它触摸一道伤疤
慢慢掩盖,慢慢接替
慢慢死去


全 喜



过往的且不再搬弄,怕
触碰它的从前苦涩
如父母的眼泪、瘦骨、烂衣。就说
眼前的树梢、房顶、以及
田野的肌肤,证明
这是冬天
小鸟们也是不喜欢,这个
颜色:
单调、乏味、枯燥
不然
线杆表面不吭声,内心却
都把爱
传递给了千家万户
表示人间还有,人
需要热,与光明。当然
白的过后,肯定要有绿
红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欢迎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迷雾辛苦,来读好诗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感觉这一期和以往有很大不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雾姐,辛苦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祝贺各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2-24 13: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