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8239|回复: 43

【脱】【龙】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7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村姑翠儿 于 2024-2-7 23:36 编辑

http://shigebao.com.cn/home.php? ... &view=me&from=space

【第一幕】归途

归途

转动方向盘的手指
也会转动钥匙,锁孔
转动倦怠的时间,并将一个自己归零

从某个节点,倒计时钟声的间隙
一身溪流融化了激情
听觉的小漩涡
不做痛苦状,也不会重述累赘的跋涉

写到灰色,习惯性杜撰
我愿不带隐喻地活着
转身,即触到微光
触到陌生又熟悉的眼神
和养育过我的屋檐




很轻的爆破音,只有自己听得见
在域外,无需太多的火焰
也不必倾斜的幅度
内里无时无刻伸展蜷缩的小手
叹息和读音,常常这样方方正正
溢出汉字的雏形

也不必谁听见,果真如此吗
其实,四下无人




从朦胧到清晰,无需太大力气
遇石木而生回音,遇沟壑而成消弥
遇到海
离自家的门扉就不远了
流落尘世 那些疲惫的残片
才会被一声乳名聚拢

可我,再也等不来那一声呼唤了
梦里千万次
捧着一颗破碎的心归来
渴望扑进一个暖怀而得疗愈
可再也没有那样一个苦苦等待我的怀抱了

心里明明什么都知道
就是不甘心
不甘心啊,妈妈




扶起自以为的一个新词等你
今天,门槛也是白色的
被雪意反复擦拭过的平仄,正吐出
远处的山脉,袅袅以洁白

新念,像不信命的私语
声线细柔,轻轻的力道,腾空,投奔

背后仍是灰蒙蒙的一片
不敢回头,也不敢摇曳,我怕
等不到你来
便会一脚踏空,跌入凡间


回家去

一月至末,是一道道虚设的乡关
是花布袄那样向晚的云朵
此时,梅花端庄,在小北风的情绪里漫卷

归来者,正踏着雪,行在江山的深处
哀草,荆棘,而旷,是眼前全部的意义

情切切,也情怯怯,我热爱这样的自己
热爱披在身上的月光,月光里所有的苦味儿
热爱远处等待重逢的故土

回家去,回家去

修行的内在,是颓废着
依然有被自己救赎的渴念


客旅

所以,到远方去
跟随经世事,依然纯粹的自己
催生新的秩序与混乱
慵散,无为,闲荡,明媚,,,

谁知道呢
高谈羽翼的人
或许正背负沉重的枷锁
粉饰美好的人
或许苦难已使他体无完肤

风继续吹,命运就荡来荡去
你成为远方,成为一段新的开始

这样,到远方去
山水的远方,海的远方,天空的远方
从山脚到山顶
从壮志未酬,到皑皑暮年
而你,始终是寡淡生活的异端
明亮而尖锐


笔意

没有引吭的节奏
风冽冽,衣诀翩翩
倒下的杯盏,只需一点点支撑
还会重新站起来

时针慢慢转动
唯心之所往,如此撩人

所以
同行者,请再忍耐一会儿
数一数这个冬天还剩几根清骨
容我们随风迁徙
并保持独立的神往


一场澎湃的雨

冷意一天比一天放肆
雨的伴奏,许多都旧了
更近乎于宁静的暴动

坏坏地在心头掀起惊呼
一滴风月乱,两滴词语慌
落单的人
在雨中打着漩儿

雨,在夜里,多熙攘,多澎湃
一层覆一层
旧码头,单曲循环
送迎的老唱词,几千年不变一个调调
从众生苍翠,到寒霜初上


轻轻地触碰

端庄太久的人儿
倾斜一下吧,天就要亮了
语未动,烟波轻转
人间声色
万千光束,敞开通道
这跋涉的白,雪花,羊群
无边无际

仪式里,旁逸的一枝
用短暂的失眠
仿佛堆积,仿佛被反复念及
一线契机,沿雪光蔓延
都是轻轻的触动
怎么敢说,是独自暗涌呢


我皮肤黝黑的兄弟啊

我来到这里,有着
黑面包的慈悲,白羊座的雀斑

也可以不这样想
犹如勘探者
发现了遗失的城堡
手指几乎触到了乌有的穹顶

我皮肤黝黑的兄弟
在人间,我们是此起彼伏的尘埃
无论倾听还是倾诉
缓流着,也有雨声的透彻与明亮

更多的时候,总是一个人
回到各自的黄昏
在刀子一样的小北风里
而星宿安稳,隐藏了所有败象


看她甩一甩长袖

看她宽宥了一切:
锯齿一样锋芒的岁月
践踏过的土地
无限佝偻的背影
看她收拢羽翼,把头垂得更低

顺着岁末绵长的钟声,天空更加弯曲
良辰在碎瓷的光里
酒,倾泻出来,在两次碰撞之间,看长袖
漫舞霜天寒月

看吧
大雪如此稠密
插不进一根感伤的手指


撩拨

这个液态的午后,枯荣不语
盛衰幻象,不断到来
轻轻若晃晃一梦
一生无数开始,从龙年
还剩几个,可以像今天这样
用文字游荡,偶尔回到长安老街
醉倒在小小酒肆
或者回到旧日老宅
父亲还那么年轻

慢,是一声钝痛之后
昂贵的期许
任凭我们撩拨着我们
隔着空空的杯子,与阡陌对望


黏糯

不仅仅是因为带着乡音的一句问候
更有黄色小黏豆包的深度诱惑

致命的乡愁
是窗外被万般恩宠的冻饺子
杠杠硬的冻梨
晃来晃去童年的那只灯笼

风在走动,找不到路时会停下来
记忆继续逆行,故意拖延
到达终点的行程

我拖延了大江东去的后腿
看细小的漩涡无限放大
曾经家的感觉,年的味道


潜身

没膝的深蓝,不是一种象征
不会抵达另一个暗喻
如果夜无法模拟一口深井
镜子便无法裂变出无数语境

像耳鸣臆造出虚拟的海怪
深陷迷途的孩子
成为密闭的船舱,堵住塞壬的歌声

我若不是自己的漏洞
不是咸涩的忧伤
我若不以破碎的形状现形
不像梦一般真实而遥远
我又如何成为一首诗
被你无意中读到


味道

你的目光是甜的,当怀念成为饥渴
半壶夜色,烹一窝小词
一粒粒唇语,都属于坚守

身体以南
小于小的情节
挤着许多种语言的影子

寂寞是灰色的
一开口,诞生河流
用远方修身,千山万水的读你
睫毛间的动词

夜,有难啃的骨头,传说中的兔儿
一直捂着耳朵,生怕有什么秘密
掉出来

唯有月光撩人,像水汪汪的乡愁
咬一咬,就化了

幻化

是白色的仿佛,一声竹马的小嘶鸣
一袭白袍便穿越了前世与今生
一方聊斋的小布景,白白的
追赶着雪花跑

发光,是因为夜色太黑了
从身体里扯出一个个我
丢出去
会有一丝丝疏影,照见冰骨
一笔一划走出山坡,大野,雪草人

客居的日子
以自己命名的远方和家门
都已近在咫尺
一步一生根

2024-1-28 13:05


波光入窗淡   

感知,一缕晨曦
须以小楷
我在乎的动静,独自阴晴
轻微、遥远,盈缺不定

无须触及,在变化里,盛无根之水
慢慢积蓄人间的雏形

不是玻璃上霜寒,企图从某处挤进来
不是雾气,模糊了
呆坐窗前太久的这个人形

我的人间小小的
小到只接纳一个你,就足够了

@草色护阶新
2024-1-30 13:52

足迹半天下   

从一只梅朵,向更远一点张望
雪是最好的滤镜
给薄凉的群峰披上一层暖意
山黛,涉风而上
溢出自身的端庄与明亮
连年迈的松涛,也抖擞起来
彼时荡漾,彼时压低翅膀

我热爱这样的跋涉
热爱一场瑞雪
热爱野柴火,煮沸一杯咖啡
盛情如我,故人如你
瓷碗饮大雪,也饮湛蓝
饮富贵的浮云
你来是不来

@心知唯故人

2024-1-30 14:32


【第三幕】@琉璃 银瓶索酒

书信初往来

被一种隐约,指引
以一种特殊愉悦的方式
亦或最古老的方式

多久没写一封信了呢?
信封都旧了,邮票也是
年代感十足,浅浅梅花印的信纸
一点点泛黄

墨迹是新的,墨香也是
似要即刻动身

不断涌动的美意是新的
薄醉的雪花是新的
风有所感似的
急一阵,缓一阵

门前的邮箱张着小嘴
迫不及待的样子
2024-1-30 16:09


别离后黄叶萧萧凝暮霭

晚一些的黄昏,选择了我的笔
我享受此刻抒写带来的停顿

等待的一刻
我擦拭了茶几、餐桌、书橱
用元音,擦拭
拐角的隘口,暗淡的路灯

语言开拓出新的河道
且以沉默交流

听见了吗?一个小词
正在铺开的宣纸上
扩充着自己姣好的身段
2024-1-30


旧相机

总要有孤芳的勇气,然后才是遇见
才会给彼此多些晴朗

默契的我们
从陈年旧事的源头
向左,向右
也会突然为某一瞬间定格
成为焦距,曝光的守护者

这样已经足够美,我说,仿佛空谷传音
景深处,背影与重逢
独树一帜

新春之际,偶尔也会以暗喻沸腾
舟已江海,常以块垒而自居

不息行走的人
一定无数次擦拭了伤口
也一定无数次孤帆远影,与触手可及的
遥远,遥相呼应
2024-2-1 12:09


银瓶索酒

自说自话的长夜,甚是冷静
无颜色,不缤纷

得意和马蹄都是昨天的
将山外之山
不知往返了多少遍

一岁一片段,或以霜为镜
光阴的谷底,朗月长驱
高高低低的细微处
比如蒹葭与我
以最近的距离,彼此倾诉

展卷,泼墨,约等于等你
游丝与飞白,约等于,醉意
约等于推开一扇窗
约等于银瓶索酒那个人
2024-2-1 13:45


总要留一个如果

在晚归人的脸颊,印上莞尔
好似,诗书相赠的礼遇
好似岁月一年一度拱手,并送上祝福

双语奔走,示好
温润香软,从来都是有期许的
一首诗形成的过程
自然于你我之间
倩兮,盼兮
如小雨润物,温度持续回升
吹又生的诗与远方啊
并肩,或由此及彼

我说的是,如果的果


守株待兔

极简主义,并不比说说那样容易
小北风是致命的宿敌且声势浩大
磨砺,既痛又唯美,一年一纪元
没有人会在意,具体到哪一株树
冰雪封住的小路,流年与流云的
变幻之间,心中油然别样的柔软
生命是一次不复我待的一抔泥土
喜欢你赠与,让时间跳跃的感觉
即使我静止不动仍有明确的朝向



【第三幕】@被兔啸带偏的几声龙吟

给寒夜,再添一把火

烹雪煮字,小试新春
拣一个薄薄的黄昏
把酒
这样,便偷得了半日浮生

若遇兄才共饮
壁炉围坐,闲话二三
火苗有悦耳的噼啪声
屋外,有鹅毛大雪助兴

多好啊

几拳石,几池水,几片闲云
纵使生活摇摇晃晃
我们且
抬头观云吃酒茶,垂首听雪赏梅花
2024-1-30 16:53


日子是面皮

正月的馅儿格外丰美
猪肉白菜早已成为队友
韭菜鸡蛋,志同道合
老牛与芹菜,相爱相杀
年味儿就此升温,从头开始演绎
极目所望都是沸点,多像即将敲响的钟声
于是圆满入口即化
像那缕菜香, 慈悲的
属编外                  
稍一放浪,全散了
2024-1-30 18:10


灯盏糕一样的确信

一遍遍暗示,一声声唤来瑞雪
所以,确信
充满流动的香气
是真的。米粉,黄豆粉
猪肉,萝卜丝的交响
是出锅以后的金黄色,在舌尖
该是怎样一种颤巍巍的诱惑

我只凭借想象,去逛了一趟
你的温州
在你溜达过的大街小巷
寻找灯盏糕的踪迹

其实,我是在寻找你

迎着节日里所有喜庆的灯盏
所有重逢里的喜悦
2024-1-30 19:59


旧书签

《拾年庭院》是一本诗集
书签是我精心为它绘制的
那是一枚小小的银杏叶
是从万千叶子中被我宠幸的一枚
上面只一个字的小楷:幸

“幸而有你”,我这样想的时候
正坐在一棵巨大的银杏树下
翻阅你的诗集
那时,是我们相识的第十个年头
当我写下“幸”,我们正一起
迈向另一个十年
2024-2-1 12:38


黑白棋子

那时,我们是棋子
也是黑白本身
方寸之地,已无法局限
彼此的天马
内部子,边缘子,各具效应
厮杀,像逆着风的站台
生出记忆的潮水,片段性地遗忘
被描述时,如酒,如痴
如出发,无论在哪里,走多远
不论章法与布局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不同的笔锋
我似清水,你若芙蓉
2024-2-1 13:03


【第三幕】@被兔啸驱使,再龙吟几声

小年

你不提,我几乎忘了
忘了异域并不存在“年”这样的小兽
忘了自己,也曾是匆匆赶路
有家可回的那个人

缄默,使这一天变得迟缓
变得更像暮年的开始

半句话独自下着雪
另外半句,陷入凌晨两点的梦呓里

这样的夜重复久了,总会留下一些印迹
幻境中,蛮荒的小径就是这样
走来的,而且不断走过来
所有的过往,隔岸,慢慢站在了
我的对面,太遥远了

哭泣,仿佛昨晚的事
又在白天化为雾霭
如果万物深情
万物都知道我沉默的理由


更多时候

都在匆忙赶路的途中
都好像是有家可回的人

而我仿佛一个异数
无法插进那些喜庆的行列里

我也可以出发的,去更陌生之地
把自己丢在更加荒凉的站台
从昨天到今天,日复一日
几乎忘记了,回家这个词儿
或者用更多的陌路,把这个词儿
深深藏起
种子落入泥土,遗忘的草芥
就开始暗自生长
像那些苦难中的幸存者
爱所持有的耐心,恨也有


站台

去留之间,有轻轻的风
一如被我收藏过的
你在春风的那一边
是群山之间、稿纸之间的
一声抒情

荒漠、莽野,飞沙这些
我潦倒的前身
会暴动一样,重新站立出来
以废墟之名回应你
我的脉络清晰,依然为你流淌
低音中的黄昏依然被你宠溺

你要原谅白昼虚度着缄默
原谅慢一拍的音节里
不经意裸露的苍凉
原谅一只落单的鸟抱紧自己的
萧瑟

多么羞愧啊,新春初始,我会再一次
对一首小诗
动了凡心


趋势

好吧,我们继续
这样的重复是必要的
在夜与昼的枝柯间
继续看不见的搬运和迁徒

我理解的抒写
横的,竖的,直的,弯的
落错成独特的风景
在暗中晕化出暮晚的清凉
又在低处轻轻摇曳
像应答,并
互为因果

我还剩余一些暖意,模仿一位静者
雪很轻,白着自己的白

客居他乡的人,借你的妙手
成河流的走向
海已不远
体内的每一粒沙粒,每一根水草
都似听见海浪汹涌


抖一抖腊月的忙碌

万物候新,雪在吞噬雪的过往
二月初三,水仙的叶芽,浅绿着新生
慢慢吞噬一些深疤与枯叶

天空,从一片羽毛
描述鸟的啾鸣
主动过滤,其它的噪音

我们谈论好心情
像谈论一些陌生而新奇的缝隙
在段落间的空行,走神

自鸣钟的每一秒都以嘀嗒声
刺破一些假象的浮云
保留莽山之色、自然之意的灼伤
痛并快乐着
这些年,十年又十年
我们又一起,坐在腊月的分行里
不逼问雪白的年龄
此时的小北风,具有饱和的满足感


借此

偏爱诗的荒谬感
现实不容许的那部分旁逸的斜枝
慢慢结出苔藓
沉默的山风点头又摇头

我们活着,爱着
被彼此吸引
惯性的微笑,迎来
突如其来的离别和老去

我也会经常感受到陌生感
带来的温柔
从语言里的动感,细节,偏好的侧脸
重新爱上一个孤绝的自己

我这样温顺地梳理过忧伤
然后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埃,走向你


现实感

冬意,十八叠
有急欲还乡的人,也有
无家可回的人
空中挥了挥,佯装
鞭马的假象

年,是怎样一个又一个关卡
大雪已铺展到门前了
所有的车,吐着尾气慢下来

呼与应
雪花一样飞一会儿,悄悄消融
人间的事儿,就是这样,转眼白头
想说的,快说
你在另起一行的字里不断催促


雪羽

目光里的律动
还未抵达的 这一小块 时间
低俯着,隐遁的翅膀
有着看不见的飞行

那么多歧途或陌路,悄悄体悟
你的传递
有些抒情,幽深而宽广
时而聚集,时而散开
雪起于无端,羽是
我把手伸给了你,把诗歌回赠了你
它们小小的,小得无边无际


水波一起一伏

尽管,自知是个无趣的人
偶尔也想带着一张有趣面具
去你的诗里,梦里
也即兴,向着虚空伸出自己
像孤行的马,抖动词语的鬃毛
每一横   一竖 ,过玉门 , 跨阳关

事实上
可供幻想的疆域小小的
稍不留神就会撞上
边缘的风沙和异族的声带

而此刻,荒山野渡,落日完整
你的水波和云影
像刚刚调和的鸡尾酒,晃动着
纯五度的咏叹调

中年的风暴正被二月所拦截
我们还有未知的雪
可缓述,也可缓慢填充

2024-2-3 12:38


第三幕【糖葫芦】@给你的,兔宝

一串糖葫芦说,想你了

1、
在钢琴弦乐版,故事的结局里
寂静之丘,等一个寂静的人
我原本是样子,也是你熟悉的样子
在流动有些迟缓的水边
一边和群鸟说幸会
一边仔细聆听脚踩积雪的沙沙声

2、
有一瞬的心动,暗自闪着光
在凝结成冰面的湖底
像我等待的样子,在字里
被你撞见无数次

3、
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的坚持
像麻雀那样孤飞,有时兴起
也会成群结队
现实主义,浪漫主义,魔幻主义的
麻雀们唧唧咋咋
它们只会说,我想你了

4、
如果允许我,在你的冰面上滑行
你定能在冰面下找到我的投影
浅浅的,几番被你忽略
我喜欢这个下着小雪的黄昏
和等待着你的所有黄昏

5、
稀稀疏疏的枯枝,和我一样喜欢摇曳
喜欢被你反复吸引
喜欢用酝酿一冬的春情
触摸你的湖水,触摸你反复提及的
那个S小镇

6、
一朵一行,小年牵来大年
呼唤,一声又一声
在雪被下悄悄融化

亲爱的人儿,新年的钟声就要响起了
请接受一个浪子
隔着大洋的拥抱与祝福

2024-2-3 17:17


立春

特喜欢立这个词儿
特别生机
躺平的葛优
本来躺得四平八稳
冷不丁站起来
仔细抚摸着一马平川的秃头
似乎摸到了某种萌芽:
嗯,有感觉,那种就要绿了的感觉

他裂开嘴笑了
笑得那个春心荡漾


【第四幕】@兔啸 (小纸条) 从内部解开


立春

春饼要得,面,慢慢揉,慢慢醒
背景音乐是小老乡发来
舒伯特《水上吟》
大提琴与钢琴,卡米尔与碧翠丝
完美组合

心旷神怡之际
面团已光滑如婴儿面,Q弹
手感极好,令人兴致盎然

无奈音乐突变
《Things You  Said》
似听到有人喊:“救命,我会溺死在这个前奏里”

音乐使然
开始的素菜,慢慢,就荤了
不可描述
春风总有两面性,最宜将错就错

好比沉舟与病树,你和我
互为风韵 ,浊酒如迷面   
雅过之后,还个俗 ,也未尝不可


二月是新的起始

小东风,一波三折
慈悲的,旧偏旁,旧部首
多少清白之事,选择了
偷天换日,选择归来
带点儿香,捎点儿甜
或撩拨你火炉的暖,饭菜的香
孤辟,跑偏都属审美
二月有无数次峰回路转
忽而相拥,忽又相忘

春本无大志,我是说我,捉襟
幸得三寸秃笔头,幸得与你
闲来枯枝一二斜


(小纸条)  还你的月色


星辰更低了。读你
以细细咀嚼远方的方式
拉长这个夜晚

以沉溺,触摸那些
被驯化过的相遇与重逢
拂君衣上尘,这样
作了我的眉间色

梅花之外的二月,是复调
我想,你赋予我月色
仿佛一支万能之笔
只为配合你银色的主调
应和你的旋律
你说,我说
三千劫上我仍我,醉把沧桑一笔销


从内部解开

解开多汁,多情的肉身
像落日一样挥霍
写诗的嘴唇,挥霍甜蜜,晕眩

也可以用骷髅奢华的磷火
解开死亡
解开爱着的旷野
解开童年一起嬉戏的溪流
解开羞怯,第一次练习接吻的灌木丛
解开闹钟的内脏,少女奔跑的清晨
解开无限小的爱恋,无限放大的孤独
解开那么长,这么短的一生
覆盖我们走过的小径
解开所剩无几的余生,或者
解开诗歌的小纽扣
看看里面还有没有我们想要的抒情

2024-2-4 23:25


【第四幕。朗诵】以梦为马@【兔】啸

《以梦为马》

我要告诉你的远方,二月的小词儿会飞
它们自身的隐喻,落满了车体
树影倒退,街灯是飘忽的蓝
寒性的植物,许我虚度被打乱的和弦

车窗内,手包里,有鸟群抖落的风声
有你的影子,像冬天未尽的一场雪
像过去时,也像将来时
有白色的停顿,和短暂的空白

你看,记忆这家伙,从来没有认真照过镜子
活在万物中,一边下雪,一边融化

与阡陌对望时,仿佛与自己对望
自我消磨的每一刻,都爱惨了眼里的苍生

地平线给了天空以边缘,给了我
你的朦胧,以及笔画一样的触碰与倾听

沉默更像一个变数,也可能是一个虚词
可以是白云和羊群移动的方向
也可能是春天破土的姿态

我如此原谅了所有尚未出世的雷鸣
原谅了伤口,和发不出来声音的啜泣

2024-2-5 03:49


【第四幕。歌词】向云端@【兔】啸

《向云端》

几笔简单的山水就好
黑白分明的黑白就好,模糊的黑白也好

无论如何,我仍然心存善念
有时差点就飘了,有时内卷的厉害
那时,灯光忽明忽暗
我,忽明忽暗

仿佛春天丰腴的过程
二月的云朵即兴,手绘更性感的局部
转个弯儿,抹个角儿
又笑我腿短,笑我无用的肉身

好多森林,飞掠而过
或在半山听雨
摸一摸南山寺的老钟
破旧的小木屋
摸一摸,野径,鸟鸣和蔓草

风移动,像是在复印很多个自己
我移动,只是为了追赶你
2024-2-5 14:17


【红包】回赠糖宝宝,狼来了

狼来了

也可以是一只豹子
或者,很像豹子的小野猫
可以是失眠的顽疾,午夜的玫瑰
雪的体温,忍冬花的秘密
亦或,老唱片里隐忍了太久的摩擦声

狼,只是搅拌以后的半成品
这只刚出生的婴儿,更像垂暮老人
所以想要一次纵身。雪和雪之间
宝宝依旧,美得独具风骨

所以宝宝
我说狼来了,你要信
倾听的耳朵,被你中意过的耳朵
是不会说谎的
2024-2-5 23:09


【第五幕】@兔啸

右拐再左拐

与你的应答,也是与自己的应答
你是一小片移动的光
引领着我走向自己
字里的真诚,其实是对自己的忠诚
不自欺。欺人也便毫无乐趣

刚刚读到《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里的一句话:
“如果没有心,哪里都无法到达”

上天入地可以,天马行空可以
右拐再左拐,一字一句无非一场
修行,为在重重雾霭中
寻见自己的本尊

所思,所往,怎敢不带上一颗心
否则全是无用功,白费劲儿
所以我想,我愿,与你
逆旅身作笔,踏雪自成书


(小纸条)花非花

有点野的雪花,有一种不屑之美
喜欢她狂的样子,让风退到风里去
而雪,用覆盖的方式融化我们

因太过美好,阴郁的天空
也突然有了一丝亮色

偶尔,我们也会互换角色
从冬季回到冬季
寒冷是一种高度,自此
青山笑我白头客,我笑青山寂寞人


倾斜的理由

通常会有
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瞬间
或者影子突兀地站起来
而自己慢慢倒下去
不甘心啊

倾斜不同于倾倒
是一种很累的姿势
坚持不了多久,就像现在的我
很想再多写几行字给你
却早已困得东倒西歪,前仰后合了

2024-2-7 14:47


【第五幕】@兔宝 你的明媚,你的恻隐

【故事的结尾】

小人鱼重又长出了鳃,修长的鱼尾
彩虹一样美丽的鳞片轻轻拂过
水草晃动的影子,她始终看不到
万千水草丛中,最钟爱她的那一枝
水草目送着她,心爱的她
魂牵梦绕的她
唱着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歌谣

故事如果还有一个结尾
水草幻想着那惊鸿的一瞥
所有独自消磨过孤寂
所有被晚霞反复收回的橙黄色
所有如潮水般涌来又退去的悲喜
所有倒下,又重新站起来的眺望和等待
都是值得的



有时我会守着默片看很久

来自于笔墨的战马,无声的嘶鸣
击碎凭空的浮云,闪电与雷鸣
策马的英雄狂奔着,如入无人之境

没有什么可以困住
不羁的想象
也没有什么可以困住思念
那些彩云形状,山脉形状的思念
那些陡峭,高峻,栈道一样延伸的思念

黄昏是拿来辜负的
一场大雪,一个人的骄傲与静谧也是

水声已遁入夜幕,下沉的星星
在所有的气泡里寻找
你说的那些礼物


有时,我会按下暂停键

想再听一听你唤我的小名
枯草弯曲,骨头和骨头摩擦生火
时间飘散在低处
代替雪,从我的指尖穿过

光线沉落的更慢一些
你和我互为解药,互欠一次归途
一次二月的悲喜

深爱的人
你不写字的时间里
光,会自动离开
而我,又回到漆黑本身


你的明媚、你的恻隐

即使换了全新的雪地轮胎
冰面上开车,还是被吓破了胆
开得越慢,方向盘握得越近
车身扭动得就越厉害
难得大雪封城,我是兴奋的
到了傍晚,路面的雪全变成了冰
却始料未及
小心脏在黑漆漆的夜色里
随着左扭右拐的车身
狂跳不已

自以为是个胆大的
也习惯了独自一个人
穿过夜色,体悟更多陌生的异域

自以为是一个异类
与那些毛绒绒,红眼睛
奇形怪状的小精灵,小妖兽是一伙的
甚至有些期待
他们冷不丁地冒出来与我相认

什么时候开始惧怕人类,患上了
人群恐惧症,已说不清了
不断逃避是常态
往更独立,更孤独的自己
在更深的夜里醒着

直到遇见你,好像终于遇见同类
想让你摸一摸我毛绒绒的大耳朵
想亲吻你可爱的红眼睛
想带你去狸猫的城堡,狐狸的老巢
去人类看不见的南村,寻找
须发皆白的羊男君
如果你不喜欢被时间追赶
我们就按停南山寺的那只老钟
让暂停的小溪流,无话可说
我还想带你去看我眼里的这场大雪
看她们铺天盖地的狂野
看她们一口一口把我吞进腹中

2024-2-7 15:15



发表于 2024-2-7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坐亲爱的小草儿家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7 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天忙那边的活动收尾,没能在第五幕再陪你写两个,遗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2-7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寒江雪梅 发表于 2024-2-7 23:35
这两天忙那边的活动收尾,没能在第五幕再陪你写两个,遗憾。。

辛苦了,小黄莺,还两头跑,舞会里能遇到你,也一起写了两个,已经很知足了。
咱俩一定还会有很多机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出佳作,依然丰富,强大。新春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问候兔耳朵公子 ,哈,
开始没怎么注意,后来定睛一看,状态真是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收集全吧,我记得你整了好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吟江湖水,村姑翠儿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翠儿我也是全程跟着走,

感谢一路有你们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翠儿,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能干!新年快乐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年前最后一天班,要安排的事情还挺多,先抱了再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乐,翠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乐!翠,又一个帅气的角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也脱了,写的好多哦,每次都是大丰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2-8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翠儿的字字始终那么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18 03: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