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706|回复: 14

梨落(一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3-25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桃花烙

桃花不落
我落。1993
犯凶年
我喜欢她龙潭湖映照裙裾的样子

弹奏古筝曲
——春江花月夜
那时的夹竹桃在隔壁房里施暴
小雪花飘逸,摇摆

彼时还没有一只蝴蝶在飞,桃花是借来的
白云朵借由春风
落泪

初显的山水
她眉宇间的一颗胭脂痣正在长成



∮  梨落

也曾是晚清帝国之一角
徽派走廊
朝飞暮卷。与子规
和冷艳杜鹃
翻越陡峭的山林

桃李冷清呀
众花都已经开过了
转身拾起一枚
人形骷骨

白衣是此生犯下的毒瘤
卸不了载
忘却不了心结
沾染过
三两粒近邻的清风


∮  寒城

代表整个族谱爱上了
这冰冷墓碑
是用来藏刀的

妒忌心和糖果都准备好
风雪凌霜:宋子琛
明月清风:晓星尘

乘荒芜的时机,盛开一张人脸
额头上还有回光返照
爱上他多么年轻的事儿

古墓里走出来的不一定是小龙女
这带刀侍卫
风月。寒城



∮  十二少


梦里花都落尽了
少有几个你
事爱情如吸 鸦 片

阳光些许明媚,正好
把爱过的人
挨个儿艾特出来

好天色鲜有定论
梅梅说吻上去是个错误讯息
那热情刚到达触点

你抹额歪了
我是要对此以扶正






发表于 2024-3-25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亮读衣服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5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胭脂痣肯定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5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三首的第一节均写得不错。第一首第二节与整体的氛围不搭,但首、尾二节写得漂亮。第四首尾节有深意(抹额是古代的头饰或当下的头带吧?),但前三节的铺垫没有围绕尾节展开到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5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大马蜂 发表于 2024-3-25 15:19
前三首的第一节均写得不错。第一首第二节与整体的氛围不搭,但首、尾二节写得漂亮。第四首尾节有深意(抹额 ...

马蜂说的好,这主子是探索版老当家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6 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桃花烙

桃花不落
我落。1993
犯凶年
我喜欢她龙潭湖映照裙裾的样子

初显的山水
她眉宇间的一颗胭脂痣正在长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6 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写中间就不要了。当然这个结尾很漂亮,但还是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6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26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屠龙 发表于 2024-3-26 02:42
如果我写中间就不要了。当然这个结尾很漂亮,但还是虚了

好奇你是帅哥,还是美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3-26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班长。下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6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少


梦里花都落尽了
少有几个你
事爱情如吸 鸦 片

阳光些许明媚,正好
把爱过的人
挨个儿艾特出来

好天色鲜有定论
梅梅说吻上去是个错误讯息
那热情刚到达触点

你抹额歪了
我是要对此以扶正





来看姐姐整了啥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6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绿z衣 发表于 2024-3-26 12:25
好奇你是帅哥,还是美女。:

丫子被宝剑砍了枝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6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女子少了些妖娆,少了些妩媚,不像南方的桃花带着雨的样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6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抹额歪了
我是要对此以扶正


这世道,不了然,等到清明,我把喜欢我的人做成小卡片烧了,到时也有几个灌水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3-27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晓钟 于 2024-3-27 01:04 编辑

梨 子

春天,我看见那些雪白雪白的梨花
让我想起梨子。它像一个奶酪,又像一架时钟
在我的身体里滴答滴答,分秒不停

我走过许多枝繁叶茂的光阴,有时在一个房间抽烟
有时在一个房间写诗。更多的时候,是分开几片叶子
把村庄、炊烟或一粒沙子放到土里,想起这些
就有一点点酸。这么多年许多树都走散了
春暖花开时也听不见彼此的声音

我允许一个梨子在我的身体里奔跑,花期一过
就选择我的一只手臂,或一个肺叶悬挂着
并逐渐地长大,结几块斑
我偶尔切开它,说几句话,都是在梦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4-20 21: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