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18|回复: 2

【一钵母语简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21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过分地关注事件的形态和过程
我们忘了 事件主体的本性及作用对象
亦即 当我们表达此在的事实时 其实
我们在说一件不需要人参与的通用案件
发生 演变过程的现象的机械还原

用词语解释词语自身 文字解释文字自我
我们碰壁了 言说的奇点 语言失效
在一个自己的预言里 因果性丧失
因为 语言的裸露处 我们就是语言自身
看啊 不空的因果空了 我们遂无语

我知道 我们之中还有人有话要说
他们用自己来解释你和我的可说
你我必须能有话可说 我们语言还在
但此语言在你我他产生之后
之前我们还是你我他吗 一时语塞

在语言之前表达你我他的或许是其它
诸如手势 目示等动作 谁知道呢
不能用我们陷入其中的宿命推测
一个宿命世界以外的事实 无法辨伪
而且这种推测实际上是毫无意义的

那么 如果有一天语言消失以后呢
或者在我们生命的某个道口
语言失联 出逃 自杀 遇难 顿悟了
我们 语言的载体是否已翻然醒悟
而超越于因果 简单轻松地心心相印呢

起因 过程 结果 语言描述的链子
牢牢地捆着 自由的双手够不到的意义
不经意地我们总是充当幕后凶手
而又不断地选择逃避自我 轻率涂鸦
一块画板上 任性添加自我又任性抹去

注:2014.10.9

【或病句与绝对路径】

我们被迫粗暴对待一个词语 定向认识一个概念
常常 由于路线规划和交通管制的原因
或我们根本没想象到 还有其它的路可走

标准直通目的地 法律文本无漏洞可钻 你说
意思不确定才发生治安问题 应采用案例教学
进城 出城 一进一出 多简单 案子了结了

我瞅见 一辆公交车载着 满满的 我们的语言
准时出现在站台边 我说 不能多开一条路线一辆车吗
或病句 是以语意宽度的可能性对抗我们的一种词语用法

沿城墙转转 看看有没有我们以外的路
语法之外的语法 城墙上进进出出的路你想到了么
为此 走私和潜逃的罪名又怎么成立呢

什么 准则 语言的自性是它没有绝对性
绝对性使之失掉自性 进一步 名词的存在不达究竟
词语 原谅语中之囚的粗鲁 此粗鲁中不打不相识

总是我 将我们绑在一个个观念里 我们渐渐只认识我
而观念失效处 文字 词语  句式一起活过来
活跃地 以多种不同的语言游回大海的语法

注:2014.10.13

[ 本帖最后由 无数山楼 于 2014-10-21 20:29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1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老了:一种可能性】

我们老了
我们的心老了
我们饱经沧桑的心老了
我们饱经沧桑的心分别老了

你没看见我们逐步枯竭吗
你没看见我们彼此正在靠近和远离的路口
你没看见经历正折磨着心吗
中间还夹杂着我们互相的折磨 你没看见

明确的指向 选择走入识别系统的孤独
打扮自己意味着一点点抛弃自己
修饰是道具 形容注释缩小着语境
心中不留 一些儿微不足道的善及善之所住

我们老了 心 是一种可能 以此类推
似乎心是最大的一种不可能
它被越来越多的的词语揪着不放
相由心生 词语中的角色也早早老去

代词我们 老了 名词心 老了
形容词饱经沧桑 老了 陆续奔来的词语 老了
现身即老 拖累着主语老得更快
说到底 心还是老了 你不由一叹

假如去掉我们 或者我们只是一个日常说法
又 我们仅是普遍意义上的统称 并不确指
可能其中没有我 没有你 没有他
又或 我们是相对于一片云 一团雾 一捧烟影

以上假设 反之也成立 且心是一个确定吗
老去的究竟是谁呢 难道是一颗无人认领的心
一把掉了家门的钥匙 既然无人收留此心
那么我们 不 是我 我来认领吧 我身正空

我心老了 我们老了的一种可能
事实上你可以想象 我心老了的过程和状态
但记住 千万别加一抹多定性的词语
我希望能多一种可能性 在你看不见的天空

注:2014.10.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22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老了
我们的心老了
我们饱经沧桑的心老了
我们饱经沧桑的心分别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3-1-29 00: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