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楼主: 声声慢

垃圾派诗歌及其批评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19:36:20 | 显示全部楼层
256.[陈仲义]:
这就是谐音错位的威力。长期以来,我们打着“忠诚公仆”的幌子,却发酵着整个社会——世风、行规和人心的虚伪。感谢现代汉语,感谢徐乡愁,用精明的“微,违,伪,未”,揭穿迷人的面具,而且精细到用四声(阴阳上去)配列,(且还照顾到四种不同词性),让我们再次领教汉语语音错位的超级魅力。中国有太多谐音可利用开发,要做到通篇取胜而无懈可击难度较大,像上例《练习为人民服务》那样横空出世,发前人腹腔未发的,属于多年一遇。(摘自陈仲义的诗学专著《现代诗:语言张力论》,2012年,长江文艺出版社)

257.[看山望水]:
中国诗歌历来有批判现实主义的深厚传统。纵览古今诗歌,中国诗歌大体上有三类:批判现实主义的入世、山水释道的出世和生活流的在世。从《诗经》的“风”以来,批判现实主义就成为中国诗歌的坚硬内核,无论屈原、李白、杜甫还是出世的陶渊明,其优秀诗作中大都有现实批判的成分,且成为重量所在。现实批判从历史和社会角度看,都有其重要的合理性,乃至在我们这样苦难深重的国家,优秀的作品回避现实不但困难,还令人诟病;应该说,是历史和现实将诗人置于这样的话语场中,他们必然要做出回应。徐乡愁无疑是其中最优秀的一位,当代出类拔萃的讽刺诗天才。我欣赏徐乡愁的诗胆,诗心,诗才。有此三者,方可为文中勇士,方可为当世立言,方可承担诗艺术的高迈。在当下众多现实批判诗写作中几乎无人望其背顶,堪称讽刺诗大家。(摘自看山望水的文章:《当代讽刺诗的天才——评读徐乡愁一首诗作》2013-9-25)

259.[柴释之]:
在写诗的道路上,小可也在不断的探寻,读诗当然是少不了的,而在读诗的过程中,小可常常会受到所读之人的诗风影响,这也正是小可想说的重点。记得前段时间见好友纳兰编辑了一些“垃圾派”诗歌天王徐乡愁的诗歌在空间发出,小可读了一遍,顿觉大开眼界,‘屎’那恶心之物,竟然赤裸裸的直奔诗歌这高雅之堂,确实让人叹为观止,于是,小可如饥似渴的搜索关于垃圾派的诗歌经典,读了很多,后来发现,自己写诗的时候时不时也放上了粗话,虽然于‘屎’无关。我们不妨来看看徐乡愁的一些代表作:(摘自柴释之的文章:《从诗歌谈思想之一二语》2013-12-4)

262.[lianglun96]:
徐先生谬奖,“看得出您的文学修养和理论水平很高,而且很有思想”——您这句话可让我脸红脖子粗了,真的。以头脑的冷静、目光的严厉和思想的穿透力而论,不光我,文艺界和学术界都少有人能望您的项背,坦率地说,这是您最令人眩晕的地方,因为我觉得,写作策略是可以选择的,写作技巧是可以磨砺的,但思想却不可以。我是感觉派,如果这也算是“文学修养”的话;20年前,毕飞宇(文学界我唯一熟识的朋友。徐先生或许也认识或耳闻过此人)刚出道,我感觉他会成为很有影响力的作家,日后应验了;同样的直觉是,徐先生必将成为中国最优秀的诗人——这么说绝非阿谀之词,也不是什么恭维,仅仅直觉罢。有点自夸的味道,见笑了。(lianglun96回复徐乡愁的博客文章《我们就是要低俗》的帖子 2011-9-18  02:15)

263.[油画男子]:
北岛疾呼:我不相信。毕肖普说:是时候了。他们的存在,是对诗歌的侮辱和践踏,是对每一个有良心的诗人的侮辱和践踏,他们的诗歌在他们掌握的资源的控制下,渐成主流,恶劣的影响已经影响了十年之久,难道,你,我,还要坐等着下一个十年?他们——是以赵丽华,伊沙,沈浩波,杨黎,徐乡愁等人为首的梨花,口水,下半身,废话,垃圾等等所谓的诗歌流派。他们对诗歌的七宗罪:1,懒惰: 2,妒忌:3,傲慢:4,贪婪:5,暴怒:6,贪食:7,色欲。 (摘自油画男子的文章:《 是时候了:让他们滚出诗歌》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

267.[龟蛇二将]:
此人是垃圾派的宗师。跟仓央嘉措、纳兰容若、徐志摩这些不同。不过很有意思,摘录两首供大家读读。“《我的黑眼睛》徐乡愁——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才懒得去寻找光明/不如把自己的眼睛戳瞎/我愈瞎/世界就愈光明《走咱们坐牢去》 徐乡愁___我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好想堂堂正正地坐一回牢/好想明明白白地/被人民法院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于是,我故意去践踏农民的庄稼/求他们把我告到官府/可这年头粮食值不了几个钱/悲苦的农民理都不理我/我又用石头去砸商店的橱窗/你使劲砸吧,店老板高兴地说/本店是国营企业/我们正愁找不到补偿的理由/最后,我干脆去抢警察的钱包/直接引诱警察同志来抓我/我早已活得不耐烦了/可警察们反倒被吓得拔腿就跑/看来我这辈子是难以进监狱了/我只有在体制的世界里/把自己一点一点地坐穿”  韩寒不过是模仿钱钟书大师,但是水平差距太远。徐乡愁跟韩寒不同,徐的更像是鲁迅式的钱钟书,黑色幽默里面糅合了呐喊和竭斯底里的无奈。(摘自龟蛇二将发表于“从化论坛 › 从化活动 › 从化书友会 ›”的帖子《介绍徐乡愁》2014-1-7 00:29:27)

270.[大雁东南飞]:
《在荒郊野岭》是一首伟大的生命之诗。抛却了道德价值意识形态思想,完全还原了生命本真存在状态。是中国诗歌史上的标杆之作。在诗歌审美指向开创意义上与韩东的《关于大雁塔》成比肩。后垃圾派受此诗影响开启了一个新的先锋时代。(大雁东南飞在“中国诗歌liupai网”的帖子  2014-4-11 19:38)

273.[屈铁钢]:
徐乡愁先生把庄子"道在屎溺"发挥到极致。也真佩服这位仁兄能把詩写得如此臭浊,如此下贱,真可说举世罕有!他关于大便洋洋洒洒的詩,其通俗流暢远远甚过北岛等人的晦涩詩。但遗憾的是这种颓废荒涎玩世不恭的詩歌探索,对于詩歌审美情趣是一种伤害,是对世间美好的事物污辱与亵渎。与之相类似是沈浩波先生的下半身写作更是把詩写得奇丑无比。沈浩波敌视蔑視女性是显而易见的,在他的笔下,女性成了薄情寡恩,朝三暮四,趋炎付势的只知玩乐的厌物与丑物。个个都是荡妇淫娃,鸡胸鸵背,粗蠢无知。这种仇视人类与女性的病态心理兽性发泄,居然羸得許多小青年喝釆!在穷极无聊中,在百无聊懒中屈铁钢,许多詩人禸心非常空虚,颓废落拓,穷愁潦倒厌弃一切,得过且过的哲学主宰他们禸心世界。在他们看来,人不过是行尸走肉,是粪堆上的蛆,终身碌碌就是在粪堆上滾来滾去,世界也是灰色的,根本就不存在真善美,赵丽华的梨花体虽然写得索然无味,但在搔首弄姿,哗众取宠上却颇得心应手。几乎每一个稍为出名的詩人,都变着法儿无所不用其极出名,各种各样卑鄙手段,流氓泼皮无赖的鬼域伎俩,他们都可以用上。他们深知,只要出了名面包会有的,粮食会有的。他们的詩与北岛海子的詩并无多大区别,在践踏美,忽悠真,否定善都是-致的。只因为这些诗人信仰缺失,精神缺少支柱,加之他们个人生活层面单調,闷塞,知识面狭窄,就注定他们弃难从易,走上欺世盗名的歪门邪道。 (摘自屈铁钢的文章:《论詩的哲学思辨》,来自屈铁钢的新浪博客:2013-01-31 20:30:49)

276.[张无为]:
他是垃圾诗派领军人之一和集大成者。在公刊和民刊上发表过大量作品;镜哥哥:徐的作品是对汉语言诗歌写作的颠覆,开创了新诗歌的新的纪元。老象:对于诗歌的独特悟性,使徐乡愁常常以一种反向思维的诗写给诗坛带来惊异,显出其穿透表皮生活的深刻洞视!……《菜园小记》《我的垃圾人生》等诗堪称垃圾派经典。蔡俊:就成熟的诗人徐乡愁来说这是他更有真挚的浪漫精神的表现,我们阅读的时候,并不是去时刻寻找形而上的直接承载的,因为那是早就在我们的伟大的本性里的东西,只是每人蒙蔽的程度不同。老九:徐乡愁的好多诗歌,虽然有大量的“屎”、“尿”等引起人们反感的字眼,但写垃圾仅仅是种手段,其内核是对媚俗与虚伪的反讽,并表达一种不妥协的立场,其向下的理念,也更关注了下层的民生,仅从这一点上看,我觉得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张无为:《重读经典》第41期:徐乡愁《菜园小记》推介词 2014-9-12)

278.[马杰]:
读《菜园小记》,说是垃圾派的经典。我持肯定态度。因为此诗崇低,向下到与生活平行的高度,合乎自然常理,合乎人类活动规律,合乎思想逻辑。平实、质朴、自然。这种下降,与法国文学理论家后结构主义领袖人物罗兰巴特1953年提出的“零度写作”理念有很多相同之处。“零度写作”是一种以“零度”的感情投入到写作行为当中状态。其理念不是缺乏感情;更不是不需要感情。相反,是将澎湃饱满的感情降至冰点,让理性之花升华。从而《菜园小记》得以在作者笔下客观、冷静、从容地抒写。不同之处在于《菜园小记》只是大幅度降温,尚未达到“零度”的冰点;其作品的语言构建还是掺杂了些许作者本人的主观思想。例:“只留下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坑,被萝卜插入过。”这是小我个体主观视角的思考。谁敢拍着胸口说菜地里没有虫子了?坑里没有掉落的菜叶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很欣慰,在当下有幸见到了很多回归个体本身的写作者。徐乡愁算一个。当然,作者的一些诗我还是觉得不堪入目的。说到这里,我趁年少轻狂还是要批批这个我眼中的前辈,“垃圾派”的大佬之一。……现在,其以“无意义”姿态存在的作品,如上《菜园小记》,就是对高高在上“伪意义”写作的假、空、大,为作品迎合的奴隶式写作最有力的反抗。……千家诗,千家论。他作为中国诗坛先锋诗歌的代表人物之一,敢为马前卒踩雷精神,以及对中国口语诗发展积极的推动作用不容否认。至少,现在还没到“成败论英雄”的时候。(摘自马杰的文章:《评徐乡愁《菜园小记》——以“无意义”姿态存在对奴隶式写作的反抗》2014-9-20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19: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声声慢 于 2015-5-4 20:33 编辑

284.[委鬼走召]:
笔者认为,《菜园小记》,虽然未尝不可归入垃圾派的“低叙事” 范畴(相关概念见笔者的《论皮旦的“低叙事诗学”》,《诗歌周刊》127期),但主要为呈现事物的“日常之低”,并非刻意对事物的“高大上”予以“垃圾还原”;与通常人们印象中的“垃圾诗”有一定出入。不过,从小诗的角度看,它气充韵足,内涵丰富,是新汉诗新世纪前后口语转向和叙事转向的时代美学成果。和管党生先生的《旷野》等“微叙事”经典诗作一样,它是新汉诗继徐志摩的《渺小》,卞之琳的《断章》,顾城的《一代人》等意象化小诗转向叙述化小诗的优异代表之一。加以诗人的综合诗学成就和影响,笔者认为,它也是有望代表新汉诗一个时期和一类诗体流传后世的作品之一。 (摘自委鬼走召的文章:《《菜园小记》 的“微叙事”解读》2014-9-27 )

285.[息红泪]:
当垃圾派举着“救世主”的大旗来的时候,流派网开始发生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在以韩庆城带头鼓动、鼓舞甚至是大开方便之门之下,流派网变成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一个杂戏班,以“探索诗歌”替换掉“美诗中国”的“开辟”。哦,不对,不是“替换”,是狡兔死走狗烹,是我意志不被左右,他意志必须顺服。然后,以垃圾派为代表的徐乡愁现象出现了,在混淆着小月亮,皮蛋的垃圾和后垃圾之间,到处都是垃圾,一系列的“操B”,一系列的“屎尿”,好了,原谅我,我无法逐个垃圾话,总之,以韩庆城的意思为倾向的垃圾派,是韩庆城骨子里多年潜伏的诗歌的某种“探索性”,所以“探索了操B和吃屎”,这些不能阻止的出现,是合乎出现的,但是,我今天在这里不去说诗歌,只说徐乡愁的垃圾教条,谁敢告诉我那是“对”的,谁敢?那些所谓除了垃圾派什么都不是的极端语言谁敢说“是”?那些“一家独大”的邪说谁敢说“嗯”,……诗歌最起码有教育和引领的作用,我听我的一个朋友分享一个事情,说某个法师做了个实验,两杯水放着,一杯每天都在向它说坏话,一杯每天都在向它说好话,最后说坏话的那杯水变了色,我没问变成什么颜色,反正是黑的或者什么,所以,你们就不怕人人都是垃圾人?你们就不怕你们的孩子更垃圾?如果世界上真有一个解决办法如垃圾派说的,信仰垃圾就能拯救世界,有请徐乡愁到中东去做点慈善去吧,有请徐乡愁到新疆摆平下暴恐吧,有请徐乡愁到黄河边站一站看看黄河水是否会变清。请记住,我们需要的是正能量,是美,再不要在这里抠字眼了,如果你要作形而上的理解,那么你完全可以说我们都是火星人。那么,崇高和崇低的使命都一样,在诗歌面前,只要不祸患,发疯,咆哮,诗歌就是值得信任的。而流派网是否可以再三思考思考,到底怎么诗歌网?是网呢还是”往“,还是坚定地”汪汪汪“。(息红泪的文章:《流派网是一个什么网》2014-10-5)

286.[许晓鸣]:
近期,中国诗歌liupai网进行了一场有关垃圾诗与垃圾诗派的论战。论战初期,垃圾诗派的一些诗人气焰甚为嚣张。叫嚷着要为某些反对垃圾诗创作的诗歌爱好者接种疫苗,有的垃圾派诗人迫不及待的亮出了垃圾派的底牌,尤其是垃圾教主徐乡愁先生的八项原则由于过于极端甚至反动,立即遭到多数传统写作的诗人的围剿。虽说有下里巴人的力挺和蓝煤先生的附和,但似乎大势已去。……纵观他们的行为,真的体现了教主的理论原则。“垃圾派”反对一切既有的文明和秩序,在我们的眼里,所有的文明和秩序都是束缚人的,压抑人的。所谓“后现代主义”就是最大限度地追求自由,我们不但要反传统,反文化,反艺术,反权威,反体制,甚至要反社会,反人类,反语言,反技巧,反诗歌,宁愿跟大众文化流俗在一起,以彻底向下的精神拒绝高雅,并把“后现代”推向一种极致(徐乡愁语)。它们从盲目的否定现实世界的一切美好到无聊至极的内讧,各种阴毒嘴脸穷形尽相。“把我们再变回去,重新做一个刁民、人渣、无赖、混蛋、垃圾,因为我们已经无可救药了;因为我们不想成为人类的帮凶;因为在垃圾派面前,其他所有流派的诗都是垃圾!”在垃圾诗派的人眼中,它们已经不想成为一个正常人,只想成为“刁民、人渣、无赖、混蛋、垃圾”,也许这就是它们所谓的前卫理论,无论是指精神的还是现实的。这种过度的崇低,必然导致道德人伦的彻底崩裂。我相信,这种绝对的盲目的混乱的思绪,不可能出自一个正常人。 (摘自许晓鸣的文章:《正本清源——让清风吹遍诗坛》2014-10-10)

287.[庄子吟]:
以前我们长期阅读类似余光中先生的《乡愁》,属于传统美诗,从中吸收诗歌的养分,赞美之推崇之。现在有一个名叫“乡愁”的诗人,用石破天惊的笔法,开拓诗路,“徐”和“余”两岸峥嵘,虽不互相唱和,但也不抵牾,皆能在诗坛的荷花深处,“惊起一滩鸥鹭”。徐先生大部分的作品是令人拍案叫绝的,一些甚至是当代中国的一副猛药。比如《为人民服务》,《春播马上就要开始》等,更是令人玩味中反思。绝对顶级诗歌,按“垃圾派”说法,一定“遗臭万年”。当然有一小部分比垃圾还垃圾,不能被回收。但是从古至今,那一个大诗人没写过几首垃圾?我们应该用包容的态度批评。总之,垃圾派宣言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不过徐先生有力度有内涵的的作品胜过口号式的宣言。徐先生应该算自成一派,不要跟那些纯粹的垃圾搅在一起。徐先生是垃圾池边的一块璞玉,他一定也是从赏读类似《乡愁》传统美诗——中国玉开始的。(摘自庄子吟的文章:《两岸“乡愁”万重山》2014-10-2)

288.[看山望水]:
坛上看到不少针对垃圾派和徐乡愁的负面情绪,尖锐批评,也有对流派网接纳这一流派的指责。最大的感触是:果真很网络,各种层面的声音都有。垃圾派作为一派,流派网接纳本就是合情合理的事。好比是联合国对话圆桌,中日,朝韩都在场。论坛不是专制政权。垃圾派本身就是一个诗观挺另类的流派,掌声占几成骂声占几成也在情理之中。虽然很抢镜,但他们不是影视明星,美得很大众。垃圾派同任何派一样,并非冠上派就都是值得称道的好诗。派不能保证诗人写好诗,写好诗需要诗才。徐乡愁的垃圾派诗,有人指责为粗鄙。可当你试图写一首这样的作品时,你会遇到难以写得那么精妙难题,这也就是化丑(题材)为美(艺术)的能力问题,诗人本事问题。事实上,将美的题材写出艺术美也有难度,而化丑为美难度更大。你可以认为诗歌永远不可以涉及“屎尿”这类词汇,并将出现这类词汇的诗都说成堕落败坏,但这只是个人对诗的理解局限和审美偏好方面的事,就是说,这种偏执狭隘的见识拿到哪个台面都说不出。早在闻一多那里就开始写《死水》了,不喜欢这类不美的词(物),完全可以去读清溪,读花前月下。网络就是网络,无知和偏好都可以成为某种“诗歌观点”。也很难见到诗意义上的交流。写诗评诗,先要懂诗,对诗有个较为全面的理解。诗的问题比较专业,专业的东西要专业对待,基本文学理论、诗学理论总要读,一些诗学问题总要查找资料学习思考领会,光有点文化会敲回车键也是不够的。(看山望水的文章:《“垃圾”的一个思考》2014-10-11 )

293.[看山望水]:
垃圾派不是“写作质量垃圾”意义上的垃圾写作阵营,任何流派受到关注都要看创作实力、文本水准,而且还不是一般意义的好诗水准,徐乡愁的光华耀眼的创作虽然让流派内部其他诗人显得黯然失色,却把垃圾派整体提升到令诗坛侧目程度,事实地成为垃圾派主将。若创作上无力,备受质疑的“垃圾派”命名也不会得到诗坛尊重,应该说同其它流派比垃圾派幸有徐乡愁。我个人对垃圾派转变看法也是敬服于垃圾派诗人徐乡愁的一系列惊人之作,而非那些自己也可以随手写出的一般性作品。……以前我曾说过,幸亏诗学不是武学,不然有些不自量力者会在高手下死几次了,功力差距太大。徐乡愁虽然作为垃圾派主将,但其创作是独立的,任何有出息诗人都一样,其写作不可能按流派宣言和基本理论定做,写诗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也不可能一辈子去玩门派票。(摘自看山忘水回复盛紫霄的一个帖子2014-8-11 16:10)

296.[一去二三里]:
编者按:诗歌评论家屈铁钢在《论矫情与煽情》一文中说“北岛海子伊沙沈浩波徐乡愁等人的分行文字”“给人阴戾,暴躁与消沉,颓唐”“他们的狂热偏执到了-个登峰造极的地步!诗堕落成渲泄邪恶的感惰的载体”“鄙视仁慈,博爱,真理与一切美好的东西”。由于作者提到的几个诗人在各大流派和诗群中不但是教父级的领军人物,也是新时期以来中国新诗史上地标性的代表诗人,否定他们就等于否定半部当代新诗史,所以我们出言还是以谨慎为好。下面我们给5个诗人各选录了一首代表作,大家都来评判一下这几个人的诗到底矫不“矫情”?  (摘自一去二三里的文章:《他们到底矫不矫情?》2014-9-11)

298.[屈铁钢]:
还过二三十年,当我们的后人,看到这些不沾观实的边的分行文字,定会一脸的诧异,写些什么呀?这是诗吗?现代新诗庞大的生产量足以让人膛目结舌,不少名诗人都没有诗人应该固有的诗人的气质,潜质与素质。他们眼里只有西方颓废荒涎诗才是他们理想诗坛正宗,而现实主义浪漫主义与批判现实主义不过是傍门左道。结圈子,拉帮派,名人垄断严重窒息现代诗生机。相当数量如北岛徐乡愁等人对国家对民族对同胞充斥邪恶的怨恨与敌对,不少诗人与诗歌评论家肆意诋毁中国古典诗歌,奴颜婢容去崇尚西方也同样鄙弃的诗歌垃圾!成千上万诗人在无益且无聊的同义反复的玄学中,残损生命,虚度光阴。不少不知诗为何物的混混以分行文字去投扣机取巧,沽名钓誉。虽说写分行文字无油水可捞,但可以成为进身的阶梯,出名的机会。富豪们-掷千金结个诗集去附庸风雅,清贫的穷诗人仍在做虚糽的功成名就的春秋大梦。个个认为写的诗是现实的反映,却毫无时代现实的浮光掠影。诗人们缺少信仰信念与精神寄托到了令人骇人听闻的地步,就这样精神恍惚,意识迷离去耗损光阴,身无长物,-贫如洗就是这些心灵空虚愚昧无知的诗人必然归宿。真是言之痛心,思之愤怒!亲爱的诗人朋友们,别去写意象诗,朦胧诗啦!别写无韵诗啦!求求你们吧!别把生命不当囬事儿啦!不是块写诗的料,不是吃菜的虫,何不远离诗呢?去弄点别的干干,兴许你可以发挥你的潜质,找到你的中国梦。!(摘自屈铁钢的文章:《现实是诗歌永恒的主题》2014-02-17)

299.[互动百科]:
【徐乡愁】:男,生于六十年代,四川人。垃圾派领军人物和代表性诗人,也是近十年来中国诗坛上争议最大、批评最多、作品流传最广的先锋诗人之一,曾经在网络诗坛上掀起一股“垃圾派旋风”和“徐乡愁现象”。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诗家园》《四川文学》《河南工人日报》《武汉网络文学》《天地人》《诗参考》《新大陆》《现代诗报》《伯乐》等报刊上发表过大量作品。有诗集《徐乡愁的诗》(2000年),《每况愈下》(2007年)。代表诗作有《菜园小记》《你们把我干掉算了》《人是造粪的机器》《屎的奉献》《我倒立》《练习为人民服务》等。主要诗论文章有《垃圾派宣言》《只有体制诗人才给诗歌订公约》《地震诗潮使中国新诗遭受重创》等。主编诗歌民刊《垃圾派》。(互动百科词条:徐乡愁)

300.[陈寂/谈昦玄/梁赛玉]:
上世纪80年代是中国新思想、新文化和新艺术集中爆发的黄金时代。诗歌,是所有这些生机勃勃的领域中的“始作俑者”。写诗的人们,守持着物质上的贫困,分享着精神的富有,在全国漫游,把酒诵诗。当年“朦胧诗”之后,从海子、西川、王家新、张曙光等形成的精英式“知识分子写作”,到以于坚、韩东、伊沙、杨黎等为代表的民间立场“口语写作”依次登场。到1990年代,以沈浩波为代表的“下半身”流派,到以徐乡愁为代表的“垃圾派”,出现在大众视野中,闹剧频出,诗人形象与诗歌文本遭遇解构。(摘自新华网广州8月25日电:《中国诗歌:永恒于喧嚣之中标识时代》 记者:陈寂、谈昦玄、梁赛玉    2014.8.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6 18: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是他敢于直视,又善于透视,其次是他的语言直接而产生直击的力量。
派别什么的倒并不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 16:0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悲!现在都没人解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5 01: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前面几个标记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19 19:5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全的资料,费心了。里面有我六七篇(断)文字,非常欣赏乡愁咄咄逼人的才气。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19 20: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个跟乡愁比腕力的垃圾流,并点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会员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20 20: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垃圾派是垃圾派的,哪个笔力都不如徐乡愁,不在一个层次上,业余作者和诗人区别。徐乡愁是垃圾派,其它真有点垃圾,诗人还是靠文本质量说话。
垃圾派为排挤徐乡愁(抢镜),为自己和哥们姐们平庸笔力辩护,后来补充强调的垃圾派正宗理论条款,总结起来即:写好不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5 16: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沙漠的文字里跋涉了久远,终于找到了生命的一泓清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5 17: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收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5 17: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发现的“新大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5 17:26: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那些为诗歌爱好者收集整理了徐乡愁诗歌的人民,你们辛苦了,在此记一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GMT+8, 2017-6-23 22:4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