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872|回复: 54

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3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石棉 于 2017-8-3 15:03 编辑

《和解》

在镜中,我跟昨天和解
跟每天擦肩而过的路人和解
在人世,我跟貌似卑微的蚂蚁和解
它们驮着一天的收成,匆匆穿过
河边的石板路
我曾经见过,一大群蚂蚁
把亲人的尸体运回草丛——
它们不懂得痛恨,只因为灾难而悲伤

《复眼中相遇》

蝉在树枝上
字在临窗的白纸上
我写下:没完没了的嘶叫
像火车穿过市中心!

绿地上几朵花被雕琢,互相
涂抹颜色
小男孩骑着自行车转圈
而此时,只是其中的一个我
在写字

嗨,自由的小男孩
我们在昆虫的复眼里相遇了


《筑路篇》

1
大风搬走路基
大雨搬走剩下的石块
开敞的天空
止住了怒吼却止不住悲泣
我有清水一缸,盐少许
可以饲养溃散的鱼群,我有乱石一堆
有草纸、淡墨
可以拼凑
涂改失败的部分

2
斫荆,凿石,夯土
孤绝,冷僻,四大皆空
我敬奉手掌上
举步维艰的筑路工人
从不少于敬奉心中
苦修的老僧
我敬奉永世不能筑成的路
也从不少于
永世不能走完的路

3
灰色的山
灰色的水泥厂
往来不休的灰云
偶尔路过的灰云雀
这些远远的灰色
都是不可更替的背景

灰色紫花桐
藏身于灰色树干
灰色的行路人走进灰色的裂口
我用铁犁剖开大地
风呼呼地吹呀
我翻出
奇迹般嫩白的块茎

4
小麦由青变黄
风声里,我听出了农民的磨刀声
我从麦地穿过
手无寸铁,我用内心的石头
磨着内心的刀

倒下去的麦苗不想再站起来
锈水成溪,落日
如西山之上
奇痒难愈的溃洞
石头房屋、石磨、青石碌碡,顷刻间
有了金属的光泽
灰烬和浓烟
有了火苗的模样

5
我曾经用方块文字
堆砌奇异的物件
那些笔画不是墨迹
而是一根根黑骨头
在丧布一般洁白的纸面上
散乱无依
各自带着一份魂魄,互相打听
当时,我是个局外人
无法控制它们的喜悦和悲伤
有些最终消停下来
卸去身上背负的重物
有些仍在四处寻觅——
魂魄在背上枯萎,它们踟蹰于
浩荡的人间
如灵肉尽失的野鬼

6
一蓬灌木
一根一根拔去身上的旁枝
修成乔木。一块裂缝的青石
几百年来
向着小寺的木鱼声挪动
它早已在体内
修好一座佛
裂缝不再是永世的羞耻

一个陈年的疤痕
在松树上,跟枝冠沐浴等量的明月清风
碗大的边界之内
藏有一片大海,皱褶如波涛
凸出之处
是澎湃的波峰
凹陷之处是隐忍的波谷

《交谈》

这事说起来有些年头了
我穿越大西洋,带着
桑托斯巴西木树枝上的鸽子去拜访
格丁尼亚广场的鸽子
它们原本在南方和北方这两个
差异巨大的笼子里
觅食、做爱、死亡
从不曾有人惊扰它们
2006年12月某日,我把桑托斯的鸽子
送到格丁尼亚的鸽子面前。广场上
年迈的卡舒比夫妻旁边
一半长凳空着,坐着北方的隆冬
住在烤肉店招牌上的牛头
忙于咀嚼,宽阔的牛嘴沾满新鲜草沫
那是个普通的傍晚
寒风吹动整个波兰
两只鸽子背着我互相打量
然后亲密地交谈,一只代表美洲
一只代表欧洲

《一阵风》

树枝上那只斑鸠望着我
余光之内有碎石,枯草,山川倾斜
我原谅这多余的恐慌
她的胆怯远大于无知
她艰难的产卵过程
远大于她草木同寿的一生

秋风顺势滚下梯田
枯败的草枝劈头盖脸地扑过来
她睁着眼,接受此刻
世间最浩大的袭扰,似乎从未想过
应该从现有的世界里移开

风远去,光静止,小树林窸窣闷响
下午依然是明亮的下午
什么都没有失去
树叶飘落了一程
重又站回原来的枝头
重又站成伟大的一群
死而复生的一群,浩浩荡荡的一群

《灯火志》

出了山口,行人渐渐多起来
在这个叫做洪门的小镇
暮色找到了归宿,正在被不同的村民
品咂出不同的滋味

电灯把虚弱的光阴
从田野收回来。我又做回
行人中的一份子,拐了一个弯
回到热烈的烟火人间,从山那边
岩石和鸟兽的远古回到
山这边人影攒动的远古,也回到

草药枯衰的远古
四肢疲惫的远古,玻璃中的火苗
无论如何燃烧都照不透彻的远古
醉汉用一生积攒的酒精
反复清洗,反复玷污的远古

《大河志》

你必须了解
山东它不仅仅是一个省
黄河走到这里就到了尽头。黄河从夏商周
一路走下来,过了民国
就慢慢地淌进它的坟墓
你必须了解,来自高原的黄土
在山东堆得比济南还高
有一次,我真的看到了高高在上的大河
流呀,浩浩荡荡
像是一群水中的猛兽簇拥着
一头水中的老虎
你必须了解,这成群的水珠中必定有那么几滴
曾经想过
把更大的澎湃运上山顶
那是民国之前的事,进了山东
它就什么都不想了
剩下的一点距离,只需要照这样
忽高忽低地
走下去,它走不出这个地名
所以你还必须了解,在山东,其实
无论停在何处
都表示它抵达了终点

《羞愧》

城南一条路
笔直地穿过人民路,过了红绿灯
径自出城而去,前方的山岭
古时候一定拥有山的模样
现在却只是一堆
相貌堂堂的废墟
再走下去,这条路势必碾过它深俯的骨架
酸枣枝、葛根藤、天麻
经历了多少次快刀的分割
才会最终心生决绝
一去不返?路两边,矿坑的壮观绝不逊于
城内任何人造文明的壮观
它们被水泥厂掏光了体内的石头
每次走到这里我都要停下来,想跳进
其中一个坑里
——多好的地方呀!
可惜再也找不到可用的岩石借以埋骨
站在坑边,我常常暗自羞愧
空怀有壮烈的自戕之心

《在凤鸣湖边》

凤鸣湖边上,我看到的人
都不是想看到的
草木间欢畅的撕扯和鸣叫也不是我想要的
此处,所有无意义的事件中
我成为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我参与
深陷其中。我参与此时此刻
无处不在的岑寂和空洞

柳叶青黄
还有几片愿意为我而飘摇
秋天这个折中的季节
平铺在湖水上。平静的湖泊
只肯露出平静的一面儿
除了偶尔飞临的野鸭
没有可以掀起波澜的物件
在野鸭也去不到的地方,荷叶压低身子
干枯的莲蓬仍在向上生长

《焚山志》

烧山之火
清洗了天空

火烧后的天空置身于
从未有过的清澈中,过分明亮,过分地照耀
火烧后的山峦黝黑坚实
我忍不住膜拜这
灰烬覆盖的怪兽,刺猬
死在倒悬的刺上,从此带走山林的秘密
百兽归隐,怨愤深埋

“此处原有山峰连绵松涛阵阵”
穷途末路的山神
从洞口走出来
白发映照着落日,他们面黄肌瘦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7-8-3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赏读,留个脚印,问好石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何说貌似卑微,而不直接说卑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雪人儿!你肥来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佩 发表于 2017-8-3 15:29
为何说貌似卑微,而不直接说卑微

原因有两个:
1,所谓卑微,只是一个群体性的主观界定,如果在诗写中不得不进行主观介入的时候,我更喜欢使用个体性的词语,而且是定量使用、尽量少的使用,比如这里加一个貌似以表示我个体的主观立场。
2,诗中蚂蚁是个象征体,当使用自然物象作为象征体的时候,我个人更喜欢这个物象第一次出场的时候更接近于一度真实,卑微过于主观,如果用“卑微”,那就是直接进行二度真实甚至是主观的呈现。
当然,这些都是个人的喜好而已,谢谢版主的探讨意见,石棉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17-8-3 19:25
雪人儿!你肥来啦?

猫猫,你咋么变黑了
以前的号太难认,这次换上真名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段家永 发表于 2017-8-3 15:14
前来赏读,留个脚印,问好石棉。

谢谢段诗兄雅赏,远握,请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3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石棉 发表于 2017-8-3 19:53
猫猫,你咋么变黑了
以前的号太难认,这次换上真名来了

  我晒黑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4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石棉 发表于 2017-8-3 19:51
原因有两个:
1,所谓卑微,只是一个群体性的主观界定,如果在诗写中不得不进行主观介入的时候,我更喜欢 ...

有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里的“貌似卑微”用词是准确的,也就是说蚂蚁的强大不在个体的渺小,在于一种团体精神状态中达成的共识是和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4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应该精华,尤其是“筑路篇”,修辞摇曳,内容反应出这一行的行家里手,用比较精湛的文字功底炼达成精髓,是可以经过时间考验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4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好,顶上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4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看过没想太多,直接精华,主因是不但诗歌语言结构老道,更是富有质地,里边有干货,引人遐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4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和解》

在镜中,我跟昨天和解
跟每天擦肩而过的路人和解
在人世,我跟貌似卑微的蚂蚁和解
它们驮着一天的收成,匆匆穿过
河边的石板路
我曾经见过,一大群蚂蚁
把亲人的尸体运回草丛——
它们不懂得痛恨,只因为灾难而悲伤
=======
和解是另一种人生观念,没有痛恨是和解的很好诠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4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石棉 发表于 2017-8-3 19:51
原因有两个:
1,所谓卑微,只是一个群体性的主观界定,如果在诗写中不得不进行主观介入的时候,我更喜欢 ...

问好石棉。这话是不是有问题?先打个问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GMT+8, 2017-12-15 18:0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