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443|回复: 174

【魔法】°更新至第6楼:「灰姑娘的水晶鞋」(03 白蛇·缘起)2019.2.1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5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星星小倩 于 2019-2-11 00:50 编辑
12楼,竟然还住不下我的红颜小马甲们。噗~(让我想想该派出我的哪个小马甲来写诗,或者故事)

        

        01楼:星星小倩
        02楼:【诗】王语嫣
        03楼:【玉】聂小倩
        04楼:【白】凤卿尘
        05楼:【幻】凉凉
        06楼:【演】白素贞
        07楼:【客】安娜
        08楼:【筑】梦骨朵
        09楼:【剧】苏语凝
        10楼:【糖】纸儿
        11楼:【佳】虞秋男
        12楼:【假】莉莉安



                                                  2018年12月。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12-15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诗】王语嫣 于 2018-12-16 23:46 编辑

01 对不起,我记住你了

        那一年,她的名字叫做王语嫣。

        她已经离开论坛多年了,她已经不写字多年了。这是她放下所有,再一次回到了论坛。在红颜诗国,她参加了人生之中的第一次舞会。

        隔岸观舞,是舞会中她的样子。住在自己的曼陀山庄,又寂寞又美好。就像许多年后,她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刺猬,躲在自己的怀抱里。大概是鼓足了勇气,才会写下花为媒,发帖说:若你愿意,就请我跳一支舞吧。

        这时有人递来一束茶花,告诉她,姑娘,我为你而来。大概是那么一瞬,那么一句,她动心了,然后倾尽了作为一个马甲,所有的深情。

        她是幸运的。所遇之人,皆是良善。他是个很好的人,带着她走完了舞会的全场。他们的开始与结束,不曾辜负,亦各自安好。12点的钟声敲响,所有的魔法消失。他们彼此祝福,互相道别,唯留下一路的茶花盛开,香透整个长夏。

        这样的舞会,不会再有了。

        她依旧觉得诗舞过程中最好的爱,就是认真地读着你的诗。但已不会再有这样的白天黑夜,允她任性挥霍。可以为一个人,一群人,一首一首地读诗,一篇一篇地写几百上千字的随感。

        只是对故事中人的那份感情,慢慢变作了羁绊。这份感情,大概就是翻开旧文字,竟心痛莫名。大概就是再次遇见,眉眼如月。

        对不起,萧大哥,我可能忘不掉你了。对不起,伏娃,从这个故事开始,你就走进了我心里,何况你后来还是我亲爱的镇长与赵医生。对不起,萨萨,谁叫你当年与伏娃搭档的,谁叫你还是后来的老狼与穆如寒江,谁叫你有才又彬彬有礼的,害我沦为小粉丝与小尾巴了。

        还有小蚂蚁与小蝴蝶,大约也是从这场舞会开始,我们慢慢靠近,我越来越喜欢你们。又或故事里重逢的芷若姑娘,以及许许多多的老朋友新朋友,你们都在这一场诗舞的魔法里。

        像灰姑娘拥有了水晶鞋,我又开始喜欢表达。而后来一场一场的舞会,让我遇见了更多可爱的人。至于后边的故事,要等我的其他小马甲来说了。




点评

语嫣,萧大哥来看你来了~  发表于 2018-12-18 17:49
虽然与姑娘是初相见,却在你一亮相时就感觉到是你,也很奇妙~  发表于 2018-12-18 09:57
很好奇萧大哥是谁扮演的?  发表于 2018-12-17 16:11
哇,看到这久违的面孔,有种好奇特的赶脚啊  发表于 2018-12-17 14:29
夜月灼灼,花香弥久。岁月原是这般的好。  发表于 2018-12-17 13:22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5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演】白素贞 于 2019-2-11 16:45 编辑

03 白蛇·缘起


       “人间多的是长着两只脚的恶人,长了条尾巴又怎么样?”——题记


       世间行走愈久,便愈凉薄。觉得世间许多的不值得,唯有极少数的人与事值得以爱相拥,甚至以命相惜。

       当我披上“白素贞”的马甲之时,内心已有这般悲凉的底色。依旧会与人为善,微笑地对待身边人,温柔地对待身边事,但这是因着自己本身的温度,转身之时,微笑的双眼,仍有拂不去的落寞。

       若遇暖我双手的人,便与之共饮一杯,或一辈子。不遇,亦无奢望。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安于自己平凡的俗世生活与精神世界,珍惜触手可及的眼前人。

       那一年,诗舞中的白素贞遇见的是小青与雄黄酒。其实一开始就知道彼此是谁,而在对诗的过程中,很惊喜的是重新认识了雄黄酒,温柔的药。那场舞会之后,我称她为小酒杯,小沉醉。


        “半尺素纸,应该去晒月亮
        最好的月光,最好的酒,还有最好的良辰与美人
        含笑的眼睛,相望时,有闪闪的星

        水蛇的小腰身,晃晃杯中的酒
        只一口,就教我失去千年的定力
        甜甜,小桃红有张羞涩的脸

        雄黄酒
        你是,我的小酒杯,我的
        小沉醉”        ——白素贞《甜甜》



       原来她写字这样快,我竟可以在线等,看到她把小酒杯一点一点地满上。引用一笑相逢以【帅】志明的口吻提到的称呼“黄金搭档”,我也觉得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舞伴(之一,或不之一)。她写诗不会半途而废,不会让对方等太久,与她一起写或不一起写,都自然而无压力。而且,她总有源源不断的诗歌灵感。

       我欣赏她的爱憎分明,她的成熟气度,坦然心境。在众多的马甲之中,一般都能一眼认出她。她的名字、头像与诗歌,都是与众不同的。她写的许多字我都喜欢,特别是后期的一些,别致而迷人,【毒】也幻等小马甲都给了我惊喜。当然这份喜欢,更是因为我们交集了好几个轮回,因为她曾@过我,在我迷茫与漂泊之际,递与我小绳子。

       予我温暖者,我必深爱之。哪怕我们渐行渐远,她依然是我的心心念念。

       回到小标题《白蛇·缘起》,这个标题取自一部我所喜欢的电影名字。我让我的小马甲“白素贞”来写这篇文章,想起贞贞,我必然会想起小酒杯。写完小酒杯,就接着回到开头的话题。

       电影中的阿宣说:“人间多的是长着两只脚的恶人。”

       一方面在历经世间冷暖之后,我感到生活原本就是残酷与温暖相交织,另一方面又感到人性复杂,很难用单纯的“恶”来评判。那些伤害过我的人,顶多只是太自私。

       他们,并不值得我浪费太多的时间去记恨。与其提防与记恨着不值得的人,不如去爱值得珍惜的人。不是看不明白,只是不上心罢了。真正能让我上心的人,“长了条尾巴又怎样”。


        “我想,住在小小的城
        遇很少的人,说很少的话,或对某人
        绵绵长情。我想隐入人群就不见
        像勿忘我小花,只被珍惜我的人惦念”  


       如此,足矣。




点评

我都来读过的,留个脚印~  发表于 2019-2-11 22:40
等到更新不容易呀  发表于 2019-2-11 14: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5 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佳】虞秋男 于 2019-1-27 16:35 编辑

02 某镇。某街。某一个你。




(一)



      那一年,以“卡布奇诺”为暗号,住进了小镇。在子青镇长与穷人书记的办公室,我喝茉莉龙珠,也喝卡布奇诺。秋天的阳光很暖,所有的故事还未染上乡愁,我说:


        “我也想随着一片黄叶
        搬到卡布奇诺小镇的街道
        像晒太阳的猫 在午后
        慵慵懒懒 涂鸦小句子三两行
        哦 其实我只是想
        和你们住在同一个地方”  ——星星小倩《卡布奇诺小镇》2015.10.20



      那一年,卡布奇诺是有魔法的。只要我想念,小镇就会出现,只要我想念,喜欢的人们仿佛就在身边。我还拥有长长发,穿着红色大衣,背着花朵小包,领口的蝴蝶结小钻闪着光。车水马龙啊,手中的小纸杯还不懂得流浪,杯沿微苦,却无关哀伤:


        “卡布奇诺的味道
        微苦。泡沫牛奶漫上味蕾
        恍若丝质的长裙儿包围 花朵般温柔

        多年来 我偏爱黑巧克力
        以及卡布奇诺等食物中的那一味苦
        它们像极了生活的真实原味
        莲子为心 却绽开明亮花朵

        旅途中 我也会在包里
        放一支口红
        心晴心雨 微苦的光阴里
        要懂得偶尔精致地 爱自己”  ——星星小倩《微苦杯沿的甜》2015.11.29



      与我而言,小镇并没有具体的模样,就像无论她叫什么名字,“卡布奇诺小镇”、“时光小镇”,或者“玫瑰小镇”,都没有关系。故友与新朋,皆有明丽风景。只要那儿还有令我心存羁绊的人,便足以令我驻足。


        “卸载一段月光
        不是因为不留恋,而是因为心疼
        心疼倦鸟飞林,木有枝栖
        及至炊烟再起,家有旧时模样
        归人却是,满身风霜”  ————安娜《永远的卡布奇诺》2018.2.7



      然而,其实我并不太相信永远。我更相信的是未来不可期,聚散皆寻常。珍惜当下,以及不辜负,皆是因为懂得终将逝去的道理。老朋友们散去了,我们会遇见新的人。但有时候会想,如若不遇见,是否可以不羁绊呢?

      那些年,写诗,玩诗舞,我伪装成安娜、鹿纸儿、虞秋男或是雪媚娘等各种样子,也只是为了回来看看写诗途中认识的朋友,假装与你们偶遇。

        “风铃响起
        我回来了,我的小镇
        你可知这些年,我有多么多么地爱你”  ——安娜《永远的卡布奇诺》2018.2.7


      说到底,其实我还是没有放下。




(二)



       “ 可我不想说思念的,不想轻易喊出
        某一朵花的名字。或是某一场风,某一座街道
        与某一个你。仿佛轻轻一唤
        月光,就暖得无比悲伤

        我只想,在夜晚的长街点灯
        照亮异乡人与迷路的人。我在等你
        可我也怕,自己会燃尽最后一丝的暖意” ——虞秋男《风居住的街道》 2018.8.26



      后来因为北诗论坛的一场麻将,便在小镇的某条长街留宿。一留,仿佛就是许多年。然而这条长街也终究是流经指间的沙子,被风吹散了。我想在夜晚的长街点灯,可我,也慢慢走成了异乡人,与迷路的人。


        “风来了,风走了
        像我们的来与去,恰好的停泊
        才有了风居住的街道

        倘若全部倾覆,往后余生
        莫要再用河流、细雨与清风拼凑乡音
        莫要再重建任何能令我爱上的长街
        更不要教风,常常吹响我的风铃” ——虞秋男《风居住的街道》 2018.8.26



      有时候问自己,这份深情因何而来。网络虚拟,诗歌也非生活之必须。我却如此怀念一条长街,一座小镇。我变得口是心非。无数次觉得无从适应,却终是没有离开,没有离开论坛,没有离开诗歌。我所念念不忘的,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某一时刻,风不止息
        我无法阻止月光、鸟鸣与花香,从我体内
        毫无节制地溢散。请抱紧我
        借我怀抱,借我好梦不乱想胡思

        我依旧会是温暖的女子
        天雨天晴,好好生活,偶尔做梦
        并记起被风吹过的,某镇,某街,某一个你” ——虞秋男《风居住的街道》 2018.8.26



      那年冬天,给自己取名叫做凉凉。她用清风煮明月,一碗乡愁,寄余生。她大约是觉得,纵然再有人握住她的手,或拥抱她,都不足以暖她。可她又明明是那么一个容易感动的人,轻易就原谅了,轻易就融化了。

      也许她生性寂寞,又为人真诚,心存暖意。所有的故事依旧如风如烟如她指间的沙,覆其欢颜与悲伤。但生活在继续。而最终走回这里的我们,必是拥有着相似的乡愁。


        “忽而的小火焰,点亮长街的灯
        点亮漫天的星子,说想你。忽而的小冷却
        褪去所有的暖。车水马龙,山水月明
        瞬间与我无瓜葛

        面容模糊的人,披着夜色归
        与君相逢时,眉眼与心头,千万朵小欢喜
        恰似当年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故乡的小桥流水与屋檐的燕
        赐我万千宠爱,赐我美酒也赐我巫蛊
        多年以后,仍会在一首怀乡的诗里
        死去又活来”      ——莉莉安《念》2018.11.28



      某镇。某街。某一个你。
      我喜欢你。就像喜欢,喜欢你时美好的我自己。




点评

哇,终于更新了  发表于 2019-1-27 23: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5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我们的每一个马甲,每一个名字,都拥有各自神奇的魔法。

也算是心血来潮。其实我并未想好自己想些写什么。那就先这样坑着吧。晚安~



点评

等着更新  发表于 2018-12-18 16: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5 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形影不离 于 2018-12-15 23:27 编辑

13
偷偷看一下:》白富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5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倩,你有这么多马甲呢。
我来红颜比较晚,只熟悉纸儿,虞秋男,莉莉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3-19 12:0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