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209|回复: 86

【脱马甲】☆*玛奇朵:因为深情未被辜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9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总有一份旧情结,觉得红颜七月的舞会是最盛大的。于是我来了。

       舞会开场的时候坛子都没有修好。无法上传头像真是太不习惯了,但我依旧没有忍住来看看。之后去旅行,回来已是第三场。

       在这个过程之中,瓦伦丁,你给我写诗了。

       你给我写诗,我必是会回你的。你在文字里注入了多少感情,我应以同等的分量回报与你。然而,你依旧让我感到无以回报了。那就为你读诗吧,那就为你,以礼物的形式,定制一个帖子吧。瓦伦丁,请你不要太深情。他们所读到的甜蜜,在我眼里如同月光倾城,暖暖生了悲。

       无情剑,我对所有的@,都保持着敬意。觉得自己应该礼尚往来。而且,我也愿意通过文字与诗舞中的小伙伴们说说话。只是我在你的诗行里,沿着你所描述的图景,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写了一个帖子后,不知如何再复你。

       蝶洛,你写了一首诗送给我,这真是让我惊喜。我必是要好好珍藏的,我必是要写点儿什么,作为纪念的。这么多年了,我们在诗歌里相逢,浅浅说几话,一切美好如斯。

       小黑鸟,我的小蜗牛,欠你的巫鸦与糖僧一个贴。我的朱古力,欠你的武昌鱼一个贴。你这么会写,还说不一定要我还。可是你看,我的小本本记得这么清楚。所以,不要轻易@我哦,我就是这样一个容易感恩与歉疚的人。当然这一次写的贴,是我对你的关心与祝福。

       也感谢这次舞会之中的安生、七里坡、紫藤、七巧板、七言、秋生、小阿梨,以及所有朋友们的关注与互动。

       你们,大约就是我多年以后依旧流连于诗舞的理由吧。



❤ By 玛奇朵。   









  【第一幕】@鱼站大人:待你修好坛子,舞会都要结束了。


        


        01 没头像,不高兴

        我可以勉强接受
        消息提醒闪闪闪不停,点点点不开
        却不乐意没有头像
        都说内在美重要,可我爱慕好看的皮囊
        丑得有特色的也可以。总之
        我是喜欢大家都有头像的
        这样才有动力去期待,皮囊下
        是怎样有趣的灵魂
        否则我会脸盲,我会生病
        无力提笔,无心写诗,无药可医



        02 但,我来了

        顶多只是不想写诗
        但我还是来了。注册了新的名字
        报了到。我一定相信你
        对这个18年的坛子,已经动用了榔头
        扳手、钳子与螺丝刀
        我相信你,甚至有时候觉得庆幸
        坛子旧了破了修好了又坏掉了
        但一直还在
        这个夏天,鱼站大人
        我准备发呆睡觉,并偶尔幻想
        自己穿上美美裙子的那一天



        2019.7.5





        【第三幕】@【七】瓦伦丁:无以回报。


        



        01

        雨声缠绵
        罗纳河唤醒了星子,我想起了你

        旅途,一路摇晃
        我抱着玫瑰色的水杯
        精致的盖子,密封温暖的话语
        欲言又止的时候,你敲下了删除键
        而我想了想你,却不泄露一个字



        02

        原谅我,还不够勇敢
        依旧没有改掉蒙眼睛、捂耳朵的坏习惯
        我还是一个坏人
        贪心又怯弱。只有你真的也喜欢我
        我才可能靠近你。你若退一步
        我必转身,不留给你
        任何反悔的机会



        03

        你说诗集中最美的一句话
        被我矢口否认了。如果故事重演一百遍
        也许我,依旧有这样的铁石心肠
        说不出口,这些可爱的话

        当你的列车失控,当你放纵自己
        深陷漩涡。我多么理智啊
        还能为你递上救命的小绳子
        甚至不会告诉你,我因此流过了多少眼泪



        04

        你应纵容我
        在灯火中独自寂寥
        却终是没能阻止自己,赠与我这么多的赞美
        赠与我,雪中的火种,漫天的星辰
        惹我心中亏欠,不知该拿什么来回报
        小女子不才,酒量又浅
        但若是公子递我杯盏,我就为你
        一饮而尽吧


        2019.7.11





        【第三幕】@【七月】无情剑:你有无情剑,我有玫瑰刺。


        


        01 多情剑客


        你看上的美人是水中的妖精
        待其上岸,浮现人形
        她拥有美丽的皮囊,魅惑的双眼
        你准备好了心动,还是你无情的剑

        你还未曾打探她的来龙去脉
        是蒲松龄的聊斋,安徒生的童话,白蛇的传奇
        还是古希腊的传说。只身前往
        冒昧邀约,你就不怕自己
        有去无回吗?



        02 玫瑰有刺

        多情就是无情
        我是骄傲的红玫瑰,需以专属的长情养护
        只啜饮,世间最深情的月光

        不要轻易拥抱我,我的身上有刺
        也不要以为点了我的名字
        我就甘愿为你开花
        不过是萍水相逢,不过是礼尚往来
        此遇之后,各自天涯



        2019.7.11





        【第四幕】@小黑鸟:烟花或是玫瑰小镇。


        



        01 玫瑰天生就是写情诗的

        我见过石头上生过的云朵和小花,这与我想娶的你,完全吻合。——巫鸦


        我望你时的眼神,就像望着一朵玫瑰花
        嗨,玫瑰花,我是糖纸儿呀
        我不知道你的心事,也不知道你所思念的她

        鱼想Rose的小镇上,时间是用来制作咖啡机的
        咖啡不是等我来喝的
        你的玫瑰,也不是送给我的

        后来,你喊我去玫瑰小镇看一场烟花
        看着看着,你就把我忘了
        隐没在玫瑰之中。你原本就是其中的一朵吧
        玫瑰天生就是写情诗的,你的花瓣儿
        你的云朵,你想娶的姑娘
        在你的眼里黯了淡了又亮起来
        夜空中,闪烁着一朵一朵好看的烟花




        02 尝尽人世的繁华,依旧有你所爱

        我是有心事的,就像海是有庭院的。——糖僧


        长斑竹的猫在给短尾巴的猪
        一封接着一封地写信。没事的时候
        他还会拉着小阿呆去私奔
        像个孩子一样,在生活忙碌的间隙里
        对着一张白纸疯狂

        挖坑小能手
        终是没能成为小粉条的第1001个男朋友
        我有时候不免心疼。他说
        潮湿的鸟叫着
        那是我想你的雨,落着
        可七月那么明朗,小黑鸟
        遍尝生活的苦味之后,你依旧写下了晶莹的字
        你一定有一颗温柔的心,在七月的早晨
        醒着,亮着,写着,爱着



        2019.7.18





2019年夏天。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9-7-19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星小倩 于 2019-7-19 14:53 编辑






「在长醉中与你虚度」






      你的名字带酒,你的签名带醉。

      如果一首诗,是一杯酒,你这是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了呀,却又眼含笑意,对我说没有关系。仿佛你写的字,都是赠与我的,却不需要我偿还什么。

      在长醉中与你虚度。是不是就像如花所说的,寺顶有月,酒中有你。这里的“你”是谁呢?你不@我,我绝不对号入座。你若@我,我却又顾左右而言其他。我真是一个胆小鬼对不对?但你说“良人听我说话,脸颊红红的”,你在笑话我,你这么坏,是要被关进冰箱的。

      不过在这之前,我想重新读一读你写下的字。你不需要我偿还,可我也不忍辜负。你用心写下的字,我就用心来聆听吧。



      01 星空


      “欲言又止时,删除键每敲一次呼吸就停止一次
      是不是危险品和调味品
      都有咸苦的味道
      像海水席卷,砂砾涌进蚌壳
      而此刻,罗汉松倔强地长出新叶”——瓦伦丁《星空更像一种图腾》



      当你敲下删除键,当你欲言又止,当你故意或是不经意间留下来过的痕迹,我,都懂。

      但我也不说。

      我在花开的时候赏花,雨落的时候听雨,风起的时候吹起我的发,却不透露太多的秘密。我知道,如果我想要你的一颗星星,你会将整座星群都给我。你的胸膛,自有山河如炬,足以烘烤我。但我不能这样贪心。我会藏起我的星星,只予你雨丝连绵。大雨倾盆的时候,会像海水席卷,你说的咸苦味道,我必是尝过的。那味道也如我的眼泪,会变作一滴小小琥珀,多少年了,依旧深埋心底。

      你看,罗汉松倔强地长出新叶。生活多美好,除了危险品与调味品,还有那么多的事物可以明亮我们的眼睛。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我知道,你也懂。


      “黄昏又将临近了
      星群堆积着
      我看到你真的好美
      是我在一首诗里亲吻过的人”——瓦伦丁《星空更像一种图腾》



      小漫夭说要摘出最后两句,看你再读时要不要耳朵红一下。
      
      像这种需要蒙眼睛捂耳朵的句子,我是无法正面与你讨论的。我的胆子再大一些,顶多能够予你一个拥抱。好吧,我挥小白旗了,你说的话成功让我脸红了。我只能转接到下一个话题,譬如跟着小漫夭一起,看你再读时会不会耳朵红一下。


      “想要赞美你,由此获得生活的美好”——瓦伦丁《如果我们还有理想》



      你给过我的赞美,实在太多了。

      我有一些自卑。像我这样平凡的女子,在网络上得到的赞美,我总会觉得,他们是在赞美想象中的人吧。在生活中得到的赞美,我又觉得,只是聊天时的场面话吧。当你喊我美人,我真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走向光和爱恋着的人。云中的雀鸟多么相爱啊
      它们不像人类
      人类的理想太多,而它们
      只要能一起飞翔就足够了”——瓦伦丁《如果我们还有理想》



      瓦伦丁,你的这首诗,跑题了。

      围绕题目的中心思想,你应写写人生的理想才对。可是从起笔的赞美开始,你却因云中的小小雀鸟而走了神。像你这样的人,我觉得追求理想仍应你是生活中的大部分,如剑客之江湖,帝王之江山,天底下光辉的事业,以及人生中的拼搏。若你晃了神,我可能是会在背后推你一把的。

      但,许你有儿女情长,许你有短暂所栖。某一时刻,忘掉所有,在某一首诗里,在某一段故事里,长醉或虚度。若我恰好是故事中的人,我愿为你红袖添香,我愿与君同醉一场。



      02 今夏


      “邮差正在赶往下一个站点
      我在清晨早早出门
      走向无边的风中。七月骄阳如火啊
      让人心生荒芜
      蝉鸣一声一声的,叫得城市轻到云雾里去了
      当你慵懒地醒来
      隔着三千里江河与山峦,说早安
      世界多么静谧
      阔叶和晨露摇曳在虚落的人间
      还是半梦半醒的状态”——瓦伦丁《今夏》



      你的语言自然流畅。有些人写诗,是用想象调度句子间的意象。而你写诗,是信手拈来生活中的一景一物,仿佛本有这样的一阵风,一场雨,只是恰好被你说出。于是你的文字显得真实,简单又包含深意。

      半梦半醒的状态,我太熟悉了。你在诗歌里所描述的,都是我能够切身感受到的,包括你的心情,甚至是你的头发丝儿,我都仿佛能够触得分毫。只是我是说不出来的,而你却写了下来。


      “良人美丽姣好
      良人善良聪慧
      良人从夏天走来,良人是江南明净的雨水
      良人带给我长夜的星群
      良人差点把我比喻成红苹果
      良人给予我大雪的抚慰,也给予了我
      烈日下的煎烤
      良人调皮时像个孩子
      良人听我说话,脸颊红红的”——瓦伦丁《良人》



      长夜与星群,是你的,还是我的?关于“红苹果”的比喻,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从大雪的抚慰,你是不是看穿了我的心,并知道了我的软肋?至于烈日下的煎烤,除了为你加点儿冰,我是无能为力的。还有读完最后两句,我一点儿也不想夸你写得好,写得美,而是觉得你才脸红,你才不好意思呢。



      03 信使


      “我要等待更多属于你的事物
      比如风中飞絮,海上涛声
      那些遥远的相逢还不曾被人们提起
      触手可及的
      是一炉香,一本笔记,一杯清茶
      园中的果子清甜
      多让人贪恋
      我们带着怀乡的病出走半生,被月色照耀
      像少年一样去热爱着
      苦难,或幸福,获得的都是圆满
      夏天的植物是松软的
      你的美丽唤醒了人间积压的爱语
      是这样的盛大
      给予了七月雨水般的慰籍”——瓦伦丁《近的,远的》



      读到你诗句里的“果子”,我有点儿意外。因为在这之前,我刚好也提到了“红苹果”。我们两人所写的,可能不是同一种果子。但这样的恰巧,在我们交流的过程之中其实还有许多。很多时候,你选择的意象、故事,甚至连同标点符号,我都能够明白。何况你未曾掩饰,并且是写与我的。

      怀乡的病,已落下多年。故乡与故人,如永恒的主题,潮涨潮汐,依旧未能褪尽回忆。山山水水皆是相似,若是怀乡之疾在身体里愈加顽固,不是因着故乡,而是因着故人吧。月色照耀的时候,起风的时候,落雨的时候,花开的时候,空气中都能够触到他或是她的气息。

      夏天的植物是松软的。想你之时,云朵亦如是。


      “密密的细线缠绕着一株远行的植物
      循着乡音,给我带来一封信
      可是诗集中最美的一句话,你矢口否认了
      收音机一时语塞
      书签斜在美人居住的页面上
      轻声唤醒新约旧约,去抱紧曾在大雪中藏匿的火种
      你会带着罗纳河上的星空去旅行吗
      夏天多么潮热,又恍惚
      我捧起水杯,像捧起你清澈的脸庞
      此时天空的云朵是迷幻的
      有满天星为你开放在寻常人间的味道”——瓦伦丁《信使》



      被我否认的句子有很多,你说的是哪一句,我可以假装不知道吗?
      我假装不知道的时候,你信我吗?我否认的时候,你信我吗?

      收音机一时语塞。一只蝴蝶停在了新约旧约的某一页。其实哪一页都好,都是能令我爱上的句子,从怦然心动,到久处不厌。不过我们终是不能在诗行里居住太久的。生活的柴米油盐,日常的琐碎小事,拥有更真实的烟火味道。只有拥有烟火味道的我们,才得以在生活里,写出有血有肉的诗歌。

      你在这首诗里问的问题,我现在回答你。夏天潮热,又恍惚。下雨的时候,罗纳河的星子会一颗一颗地亮起来。而我捧起水杯,就听到了摇晃的心。天空的云朵,说不清是孤独的还是快乐的,当我怀抱满天星对你微笑时,瓦伦丁,你要知道,你曾爱过的长夏,从未凋零。

      写到此处,已是这个帖子的最后了。你还想与我写更多的诗吗,你还想与我说更多的话吗?其实你醉着,或是醒着,我都未曾拒绝过你。倘若你想说与我听,倘若你想虚度几首诗的光阴,无妨,我在,你说。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9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最深的红尘里与你相逢」



  





        《那就开花朵吧》

        那年我是王语嫣,那年你是萧大侠
        那年的我们,在金庸的故事里并无联系
        在诗歌的论坛里并无联系
        只因同是第一次入了舞会,只因我怯怯抛出的绣球
        刚好被你接下,从此人间开出了
        白色与红色的茶花

        那年我未曾负过你一个字
        那年为你,我写了万万千千的字
        当我们摘下假面
        当我们解开儿女情长,当凤冠的珍珠挽进我的头发
        你,赠我但愿人长久的祝福
        月光下的萨克斯,当时我未懂
        但那一年,矜持如我,却对你诗歌中的花朵,说过愿意




  





        《致亲爱的你》

        那一年,藏起我的蝴蝶,隐去我的发帖习惯
        甚至头像,也不是我的风格
        在众花之间,我终是捂住了自己的马甲

        那一年,我有痛苦的所见
        如用生命歌唱,拎几行小字辗转于北诗与红颜
        细数一场场舞会,念一个个名字,如念夜空中的星辰
        那一年,我遇见的牛魔王叫锈水先生
        我遇见的小哥叫北二兰。穿过岁月的长廊
        再珍爱的,都在离我远去
        唯独你,半山哥哥
        最先找我的,最后守着我的,还是你




  





        《我不小心误食了夏日清风》

        不知是在何时染上了风寒
        只觉得自己,最好不要再写诗
        不要再遇见能令我心生羁绊的人了

        在诗舞的异乡寻找故人踪迹,并遇见新朋
        念得愈深,痛得愈深
        我追逐过一只小酒杯,她是我唯一主动艾特过的姑娘
        她的身上有令我温暖的月光。我关注过一个人
        他叫萨特,他叫老狼,他叫穆如寒江也叫竹板儿
        我欢喜的样子,多像自作多情的小粉丝
        还有卡布奇诺与镇长,不常联系却觉相伴
        还有紫烟、小蝴蝶以及许多可爱的名字
        当然还有你,在无数个不曾相逢的故事里
        我一定也想过你




  





        《在这诗歌点亮的世界》

        诗舞,不过是一群喜欢写字的人
        在不同的剧本与角色里,一起写写字
        我极少注册故事中配对的马甲
        怕不知如何入戏。当我终于鼓足了勇气
        决心无论对方是谁,只要他或是她想
        我就愿意伸出手,与之共舞所有的场次

        那一年,我的名字叫做虞秋男
        但我的秋男,终是变作了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曾有人问我是否愿意共舞
        他们中的大多数,遇我于小心翼翼之时
        多年后当我迈出脚步,我们终是又彼此错过




  





        《好久不见》

        依旧有所牵挂,便用马甲掩身
        去诗舞中看看写诗的你们。但甚至连亮相也省略了
        有人艾特,便回一首。更多的时候
        在上百个帖子里摁爪,自己却还未挖过一个坑

        那一年的谋城,我依然在舞会中闲逛
        去看望我的小酒杯。彼时她是一条抹香鲸
        当我为她写下问候,却收到了一封左耳的来信
        字字句句,多么熟悉的味道
        是你。我一眼便认了出来

        相互寒暄,互道珍重
        你说这是多少年了,我们没有在诗歌里相逢?




  





        《莉莉安,她是一只胆小鬼》

        你不是书生模样吗?
        为何突然变作了坏人,允自己笔下的文字失火
        你这样,我要招架不住了
        我要捂耳朵,我要蒙眼睛了
        你不会这样跟我说话的,你是喝了酒壮了胆
        才喊我美人,才喊我下蛊,才想要掳走莉莉安吧

        李不白,你笔下的小兽
        撞乱了我心弦。自你变作了李不白
        我的表达能力下降了,我都语无伦次了
        可我又心软,见不得你伤悲
        是因为失散多年,重逢之时迎之以盛大的火焰
        嘶鸣的潮水,以及入骨的深情吗?




  





        《相逢》

        一个人可以安静写字
        一群人在彼此的关联里写下更多的字
        感谢舞会,让我的莉莉安与白茉莉
        收到了如许多的鲜花,令她们变作了小疯子
        令我知道,缘来我也可以写出这么多的诗

        其中的花束必有来自于你的
        左耳、李不白、大海、小书童、瓦伦丁
        不吝啬赞美,不吝啬文字
        你所给予我的,按照礼尚往来,我该如何回报你呢?
        当我的白茉莉写下,某人,我是等过你的
        有人误以为我等的是你。当瓦伦丁与玛奇朵写字
        有人误以为,我们提前约好了
        若你再这样艾特我,想必误会
        是要更深了。你
        怎么想呢?





✿ 2019年。夏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9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深情未被辜负」   





亲爱的小蝴蝶:

      你说你不会写诗,却不知自己说过的许多句子,都那么美丽。昨夜你将多年来制作的第一个诗歌贴送给了我,这多么珍贵啊,我多么幸运啊,我要好好收藏起来。你说只是和我说说话,我,也想和你说说话。

      我们的初次相识,是在2015年的夏天。在那之前我们虽然不曾有过交集,但你说你知道那个叫做王语嫣的马甲,属于飞着蝴蝶的我。

      那是我在诗歌报的第十年。那时,我的星星小倩离开论坛已经多年了。当我再次回来,当我穿上王语嫣的马甲,当我摘下假面,还有人记得我,这让我感到意外又温暖。

      你见证了我在诗舞里的大多数故事。那些能够在我发帖之前,甚至在我说话之前就认出我的马甲的,你是其一。你也会在我们的舞会贴里冒泡。为了避免自己的出现,暴露我们的马甲,你也跟着一场一场的舞会,添置了自己的新衣裳,每一件都很好看,每一件,无需发帖,我也能够认出你。

      所谓默契,大抵如此。擦肩而过的日子多了,便认得了彼此身上的花香。认得说话的调调,认得掩起的心事,认得在每一个脚印中,盛开的花朵。

      在诗现场的微信群里,在红颜与北诗的舞会里,你是唯一不写诗的姑娘,但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首温暖的小诗。你有自己录制音频、摄影等方面的小爱好,你也有一群与你同样喜欢音乐的朋友。你的公众号简洁精美,安静恬然。你摘录可爱的句子,动人的曲子,也写下自己的心中所感,每一行,都是那么入心。

      小蝴蝶,与许多小伙伴一样,我也很喜欢你。因为你,给予了我倾听,与爱护。

      我也觉得自己并不擅长写诗。是因为在诗舞之中认识了许多可爱的人,我喜欢跟他们在一起,就跟着他们一起写,也由此写下了许多清浅的小句子。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用诗歌缔结了时光的小镇,风居住的街道,以及永恒的故乡。然而所有种种,亦如现实生活中的聚散,遇见了,分别了,重逢了,或再也不相见。

      我是一个容易沉迷的人。沉迷于字,沉迷于故事。我会将回忆之中的温暖与美好深深抱在怀里。这个残酷而薄凉的世界教会我的,是认真地活着,使劲地爱着。让自己有能力去爱值得爱的人与事,也让自己配得上被人所爱。挫折教会我成长,伤害告诉我,不要用同样的方式去伤害另一个人。

      我常说礼尚往来。是觉得别人赠我花束,我应予之花香。有时候,有些人,赠我太多了,令我不知如何回报。有时候,有些人随意的话,我又当了真。早已是人走茶凉,我却还没有从故事中走出来。

      我将自己比喻成一只小刺猬,孤独,敏感,对周遭的一切保持爱意,同时又保持距离。其实,也没有那么多人想要真的靠近你。而当有人真的愿意向你走近,不顾一切地张开翅膀拥抱你,TA可能也就走进了你的心里。

      写字的过程,是自己与自己说话,与某人说话,与世界说话的过程。但并不是每一次的倾诉,都被人听见。并不是每一种表达,都被人理解。你看论坛里这么多的文字啊,有多少得到了悉心的爱护。不是每一个人都是钟子期,也没有任何人有义务来读你写下的字。

      当我,被你的双眼温柔地凝视。当我,被你的耳朵用心地聆听。小蝴蝶,若你为我着迷,我必也为你倾倒。



玛奇朵,2019.7.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9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朵朵,想到是星星姐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9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进来学习,问候老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9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知道吗,小倩倩,每一次看到你倾城投入的样子,都会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多美的人儿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9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倩倩,这次又幽了几个人的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9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倩这一大堆的,好腻害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9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这个强迫症的小萝莉又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9-7-19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倩,每次你的帖子都太美,让人流连忘返。你的诗句生暖,你的回贴生香,让人如何不爱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9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做得这么漂亮的,除了小倩还有谁,不过也像打上了标签,一出场,就被人认出来!问好,夏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9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费了多少心血呢,懂得的人怕是会心疼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9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午睡醒来看见你这么用心写的字,和精心制作的帖子,我慢慢又读了一遍。最花时间的,应该是为我读诗「在长醉中与你虚度」和马甲串起来的诗贴「在最深的红尘里与你相逢」这两个了。当然,这个脱马甲的汇总贴也应该算上才是。真好,真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19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你的帖子里停驻了许久,是的,因为深情未被辜负。
不辜负,是最好的生命状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12-9 18: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