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楼主: 墨家

【】墨家战记,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0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墨家 发表于 2019-12-10 08:49
8,2,【一个人在光线里折断影子】

你这题目,突然让人觉得好寂寞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0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墨家 发表于 2019-12-10 08:49
8,2,【一个人在光线里折断影子】

墨家逻辑学可与亚里士多德之逻辑比美,可惜他时代诸侯之争而沉寂两千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0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10 10:11 编辑

8,3,【岱宗夫如何】


墨子与荀子与庄子与韩非与公孙龙
夫子庙前摆摊的杂耍的卖唱的卖小糖人的
大户人家的丫鬟主母跟班护院轿夫打手
齐鲁书院垂髫少年倒拔杨柳的和尚卖豆腐的西施
每日推荐今日头条流行的歌谣散布的谣言
一览众山小诸子百家小女婿与老丈人小喝到两斤头颅小

所有摸象的骑骆驼的人在等着过河
摆渡的人摆在那里,船是船,桨是桨,艄公是艄公
墨子与荀子与庄子与韩非与公孙龙与我不断身份互换
叫船,我们一群,要去泰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0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齐鲁书院垂髫少年倒拔杨柳的和尚卖豆腐的西施
每日推荐今日头条流行的歌谣散布的谣言
一览众山小诸子百家小女婿与老丈人小喝到两斤头颅小

所有摸象的骑骆驼的人在等着过河
摆渡的人摆在那里,船是船,桨是桨,艄公是艄公
墨子与荀子与庄子与韩非与公孙龙与我不断身份互换
叫船,我们一群,要去泰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0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户人家的丫鬟主母跟班护院轿夫打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0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墨家 发表于 2019-12-10 10:08
大户人家的丫鬟主母跟班护院轿夫打手

这一句敏感词被我整的支离破碎。弃胡不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0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抑制的光。抑制的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1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11 09:38 编辑

8,4,【舌战】


猪舌卤水,雀舌爆炒。开口吃饭与说话
荞麦茶有别样甘香
两千年的墨子与四十年的墨子短兵相接

几何可以延伸,逻辑可以光大,机关可以升级
诸侯已逝,东去是大唐,西去可念经
科学与科技,人文与人道。城市与国际

墨子捻须,护城河从他的袖管里流过
五斗米产出五十斗,废弃的良田
新砌的华屋。天空飞舞的不肯停歇的尘埃,恍如战争

小墨子亦捻须,不停吃牛舌,不停赞誉美味
他在想联邦国如同诸侯国正要揭竿而起
他准备大嚼了这些舌头,好去游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1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19-12-12 08:34 编辑

8,5,【托梦生】


太阳分开成九个乌鸦,他们灼烧自己翠竹与苍山灼烧介子推
墨子灼烧自己成为灰烬
穷尽一生留下了纸糊的灯笼和喟叹的逻辑

他没有转身,更多的人坚持一会也没有转身
坊间童子唱的歌谣不是他的
夫子们读的乐章也不是他的
他像从来没有来过。挖掘他的人
惊艳他的人,迷茫他的人,看到从未有的神奇
熟读过四书五经的庞杂的人
看到他刻意的腐朽

他是智者,从一条河边不遇贤者
只是种了一路的芳草
他是造梦者,自由出入人的梦境
搭建彩虹,又从容离去
他正在用老去的木头造我的肉身和魂魄
沿用了他的模样和智慧,我觉得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1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晃多年



墨子,多年后还健在,天空飞行的木鸟
换了铁外壳。墨子,研习军火,收留隐士剑客
为战之罪赎罪。墨子,一生清苦,简洁,有大爱与兄
蓑衣斗笠斜背剑,一生敬重
法治之国,法术之主,墨子,一切约束,关于风,火,电
墨子,五行变幻,人心莫测,请你珍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1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10、庄子说


庄子与老子饮酒,庄子输酒
面赤,无语不能饮时,便念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老庄皆不善饮,后改为茶。夫其不争,不战,不垢不净
茶至淡则无味,二人走棋。于杀伐与谈笑间

于是一生,大道自然。参天树木于左,精兵粮草与右
雷池车马奔流,人神竞渡,百花开在漫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2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8,6,【请降临】


铺九千台阶,君临天下以睥睨之
凤凰生于乔木,花瓣自上而下,婴儿洗干净了眼睛

愿意洁净的来,无有依托。无有依归
愿意天气晴和,雨雪交加,或者更多恶劣和短小的人群

河流是流动的眸子,看的见远方。山峰是稳健的骨骼
脚踏实地的立于云天之上。有光芒,也不当光芒

众生都在吟唱。浩大的墨子,圣洁的墨子,平和的墨子,如水源如山巅的墨子
他将带着众生去,这世间更明净的地方。另一个飞翔的星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2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8,7,【粗造之】


大幕如雾。

我信哲学。与哲学里的扯
机关与机关纠缠,因而飞了起来或锁了起来
出来,和出不来
瓶子把口封好

文字记载的墨子,文字里散佚的墨子,多么苍凉
我们承担的祁连山,多么苍凉
要绕过黄河抵达滕州,要看到墨子如何的失去故乡
又在荆河边光秃秃的生长

或者去鲁山,墨子与和谐世界彰显的墨子
墨攻彰显的墨子,龙潭峡复制的墨子
都是一种更深层次的苍凉
我们贴近苍凉,会感觉战争与颤栗

大幕初启,墨子的扮演者在开启瓶子
每个冲出瓶子的魂魄都颇为疼痛和如释重负的大叫一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2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墨家 于 2020-2-9 14:45 编辑

【】墨辩


-----------或谓之牛,或谓之非牛,或谓之是,或谓之非

8,1,【我与墨子中间放一个悖论】


墨子是墨子,啜一口江小白,慢品
清聊需要面红耳赤的佐料,涂豆蔻的孩子给她藏在壁橱


黄昏很快来临,盛世与乱世分存桌子两侧
我是手工业者,墨子是先哲。一个好人和一个坏人
不攻击不代表不被攻击
墨子的背影与天上的乌鸦类似,啄食人间的疼痛
有人帮你的错漏买了单,说你无耻
天下事不止是曲与不曲,水性的黄河文明
酿造的学者呈酸性。我举杯,先干为敬


掌灯了。墨子做的折纸飞出天际
弧线很美
苹果被纸片切断
黄河流动的声音,小儿的啼哭声,厨房炒青菜的声音,编钟轻击声
以及轻微掠过的风声
先秦诸子皆不语

良久,墨子慢慢隐去
苹果还在,刚刚熟了

8,2,【一个人在光线里折断影子】


学着晦暗,是以在岁月里沉睡了两千年
学着折断自己,把神奇藏于腐朽
一个人是很多个人的重叠
从很多条路出发,都能回来
一个人去了很多国家,他的拯救
是带着天地万物的拯救
一个人多年都在与影子作战
写下不合之逻辑,然后尘封

光芒里先有乡村,集市次之
士农工商无所爱
一个人装扮成每个产业的职员
他是神之使者,可以掰弯光线
光顺着小孔里射过来
光被抑制
一个人是很多个人,罗列了各门学科
一个人在光线里,一直按兵不动


8,3,【岱宗夫如何】


墨子与荀子与庄子与韩非与公孙龙
夫子庙前摆摊的杂耍的卖唱的卖小糖人的
大户人家的丫鬟主母跟班护院轿夫打手
齐鲁书院垂髫少年倒拔杨柳的和尚卖豆腐的西施
每日推荐今日头条流行的歌谣散布的谣言
一览众山小诸子百家小女婿与老丈人喝到两斤头颅小

所有摸象的骑骆驼的人在等着过河
摆渡的人摆在那里,船是船,桨是桨,艄公是艄公
墨子与荀子与庄子与韩非与公孙龙与我不断身份互换
叫船,我们一群,要去泰山


8,4,【舌战】


猪舌卤水,雀舌爆炒。开口吃饭与说话
荞麦茶有别样甘香
两千年的墨子与四十年的墨子短兵相接

几何可以延伸,逻辑可以光大,机关可以升级
诸侯已逝,东去是大唐,西去可念经
科学与科技,人文与人道。城市与国际

墨子捻须,护城河从他的袖管里流过
五斗米产出五十斗,废弃的良田
新砌的华屋。天空飞舞的不肯停歇的尘埃,恍如战争

小墨子亦捻须,不停吃牛舌,不停赞誉美味
他在想联邦国如同诸侯国正要揭竿而起
他准备大嚼了这些舌头,好去游说


8,5,【托梦生】


太阳分开成九个乌鸦,他们灼烧自己

翠竹与苍山灼烧介子推
墨子灼烧自己成为灰烬
穷尽一生留下了纸糊的灯笼和喟叹的逻辑

他没有转身,更多的人坚持一会也没有转身
坊间童子唱的歌谣不是他的
夫子们读的乐章也不是他的
他像从来没有来过。挖掘他的人
惊艳他的人,迷茫他的人,看到从未有的神奇
熟读过四书五经的庞杂的人
看到他刻意的腐朽

他是智者,从一条河边不遇贤者
只是种了一路的芳草
他是造梦者,自由出入人的梦境
搭建彩虹,又从容离去
他正在用老去的木头造我的肉身和魂魄
沿用了他的模样和智慧
我是新生的墨家,在苟且的时光里,正预备灼烧自己


8,6,【请降临】

铺九千台阶,君临天下以睥睨之
凤凰生于乔木,花瓣自上而下,婴儿洗干净了眼睛

愿意洁净的来,无有依托。无有依归
愿意天气晴和,雨雪交加,或者更多恶劣和短小的人群

河流是流动的眸子,看的见远方。山峰是稳健的骨骼
脚踏实地的立于云天之上。有光芒,也不当光芒

众生都在吟唱。浩大的墨子,圣洁的墨子,平和的墨子,如水源如山巅的墨子
他将带着众生去,这世间更明净的地方。另一个飞翔的星球




8,7,【粗造之】



大幕如雾。

我信哲学。与哲学里的扯
机关与机关纠缠,因而飞了起来或锁了起来
出来,和出不来
瓶子把口封好

文字记载的墨子,文字里散佚的墨子,多么苍凉
我们承担的祁连山,多么苍凉
要绕过黄河抵达滕州,要看到墨子如何的失去故乡
又在荆河边光秃秃的生长

或者去鲁山,墨子与和谐世界彰显的墨子
墨攻彰显的墨子,龙潭峡复制的墨子
都是一种更深层次的苍凉
我们贴近苍凉,会感觉战争与颤栗

大幕初启,墨子的扮演者在开启瓶子
每个冲出瓶子的魂魄
都捂住疼痛和如释重负的大叫一声


THE  END   全剧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2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鼓掌,并安静地,慢慢地读和体会。
学习是必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7-6 13:0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