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087|回复: 110

揭开【意】识流的马甲,祝福你的牛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9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写的不多。人在江湖也没想到会江湖了春节,以为有闲可写写,却到底没有闲下来。所谓心不静,诗不安,也便不多凑句了。
好在借红颜一块宝地,借诗舞一次良机,整理了半部诗集(也是近期的任务)。
谢谢二弟紫烟和众版主的辛劳,祝大家新的牛年牛上牛!




《二月笺》

从一首古诗里飞来
候鸟留下的空白,由我念出疼痛
念到的寒艳、月光女孩
起伏了一角山坡,绕道炊烟、细柳巷子
和弦上,给我平仄、铿锵
和月光中的铁。给我一顶雪帽子给我
一身溪流、小河,融化了的激情

没人能够知道,面对沧海
我是人型的波涛——本是人型的大陆
带着桃花和麦子,也透明
也隐约。千年前的我,万年后的我
透明,又隐约。“不是将一首诗放在肩头
世界,就是空的!”谁知道呢

谁知道月光中的铁?谁知道候鸟
一年一度地从那首小诗中飞来
又飞来

《可青》(生日贺贴)


冬天像一部黑白片
将繁花褪尽。人也是,半脸夜色半脸月
都市间轮番上演

黑嘴唇一吻之后,吻也是飘零物
有落地者弹跳,在时间内部
一只白酒杯寻找另一只,或者寻不到

时间内部的秘密,无非是每天
将一个自己归旧,归零。每天都新生一个自己
概莫能在颜色之外,可红,可青
可唤一声小春天


《二月辞》

牵着缰绳的人,依然拴走自己的影
“你体内有隐形之门
穿过雪原的空,方可抵达”

方可用花开的骨节
为文字立春,你念,你念什么
他就有了什么血肉


《寂静之外》

湖水漫过湖水时,静
正漫过静,小于咆啸,大于回声

一杯天蓝色时间
从等待中抽空一半而我

——恰可以装三两氧气半斤浮力让互生叶
互生

《初醒》

1
一只酒杯,半空中悬着
装下惜花之惜、怜语
或三钱燕鸣。至于酒魂儿,是另外一种
本来疏狂,牵一匹烈马来自关外

壮士一去,二在,三复还,反复说月亮
杏花村最圆


文字倒立着,都成为人影
阅出折角,殇,和莞尔“不用颤抖了,红花草
……用伤口,咬死长刀、短刀”

风声从杯底啸起,弥散
而至浩大。物空、人散去。来吧红花草
踏着刀子的尸体
仍要说“酒来!”

《微漾》

时间是个壳
将上好的词语填进去比如镁光下
真相有半袖衫,忽而红
忽而蓝明明暗暗“好一个
处子座真相,不染纤尘的饱满
在初夏夜里隐约”

琴弦因为颤抖
才有好听的谈吐。有谁抚弄了她
又有谁说,时间是个壳
放入期待
便成活生生的煎熬

《一生惜》(诗集)

《一生惜》

1
身体的近郊,是一处别院
有栀子花微微,和橙色草的低头一香
离心不远

雨中的目光雨,堆积
为麦子沐浴,让它穿金黄小龙袍
坐龙椅
噢,我的执意

2
选取流星的忌日
和失血的月色
再为它们添香火,也添上小恋爱

披着夜色,揣着梦
给一朵莲绣出合脚的鞋子
噢,我的执意

学习着与土与泥和解
再让红汁,揉着月色注满
我绽放自己——删除了尘念
悄悄好看


3
蒸茶时,煮泪。体内有江河才溢出的
流向,悲也不是,喜也不是
是念淘淘,是添流霞
或添时光几粒。然后看它们慢慢融化

炊烟不是简笔,是藏好一份柔软
纺织自己的小天空
想停,停不住,执意沿着红泥小墙
增高了仰望

4
烛与火,长出光的犄角
一次次撞向远方

一次次撞向远方般的宁静
又使得一切
更加宁静

5
四周皆暗,我独明
我独使分离,更像分离
唯一的访客是自己,那越来越远的
也必然是自己

雨与露,是哪些泪的转世
寂寞是彩色的。明来暗往的想法
试图淹死的往往
活得更好——寂寞,长高了是森林
矮下去,便是一条鱼


6
将伤口挣开,让月光变红、变疼
变出流血的句子
再从天上,掉进来

唏嘘。你有呵护之美
不用失声之重
磨去一个词语的棱角。救赎,或者爱情
遇到同样举着月光
不喊疼的人

7

落叶为岁月剃度
将疏影,放进无边无际的星期五

离梦很近,揽下月亮
弯不弯,都以嫣红,一边涂桃花
一边涂中秋

目光是甜的。雪美人
移玉足,为只有前与后的时间
打理宽与窄的疆界

喏,她指点小江山
说谁也不知冬天,暗藏了多少火焰

 
8
字间不容杂物,只半寸光阴
虚设。误以为的薄凉
是蝴蝶不识此间香
兀自寻花去。唯有唇知,眼观鼻知
鼻观心知,月光
写一地经文,将每个事物写活
写出影子

字知,挂在月亮的唇角
它像个小小人儿,又笨拙,又怯怯
的目光忽闪,瞅瞅你
再瞅瞅我们

9
一粒粒唇语离开口腔
足音离开脚尖,往空瓶子灌满了时间
又一直在空瓶子之外

都是从身体里出逃的人
用秕子修禅。风中,也修回眸
似醒,又偏醉

如光,从黑身子中抽离
而离开黑,又到哪儿去生存

10
如光,没有向任何一片夜色投降
却见小青蛙,拍着纳降的小手
摁低一朵莲花

蛙鸣,从时间里隐没,又从时间里转世
始终不改其纯粹。使你想起
忽又想起方言,已在口腔里迷失

多久了?丢在身体里的,有时
才更应称为丢失

11
母乳是一味药。只是不再有
当怀念成为渴望,才明白人有病
只因缺失了哺育的一济

星子欲要发光
才来到夜里。人事与人世隐约
他只是远远望着
悄悄落发:生一丝微光,饮一丝微光

四肢盘成笔划。夜有骨
渐渐完成骨的养育。你从来不是个断奶的孩子
吮着滴滴哒哒的黑,一闪身
拿出无尽色彩

12
相思不都是匀速
加速时,将世界荡开一个缺
动词漏到旷野中,都动得活泼
如挣脱四季的算计,玫瑰的奔跑
与呐喊,而除此之外的
颜色也飞来
一同编成小帽子,贴补天空

玫瑰肩头,正有隐形倾听。不敢轻言
小小的爱情面积,不多,也不少
恰与你仿佛

13
秋来时,半是旧热
半是新凉。误以为的纠缠,却又被雨
重新分成互相

隔多少山重水复
就累死多少高低期许。小时间,小雨
以倒悬,抱紧自己

举着小水涡转世。所有誓言似曾相识
落地的除了交付蒸发
仅剩河流中的自己,涓涓几许

14
风中的静,都属于坚守
搂紧春天数红影,让冰说话
一开口,诞生河流

倒映十里桃花。高于桃花的那些高位
和属相,现在统统低于芬芳

豢养的那个小词,依然墨体
依然笨笨却红了脸蛋儿,将小脚丫
伸到诗里
硬生生将一个个近处
踢往来生

15
修好了一长串未来,以备摘取
和剪辑。让时光划桨
靠岸了再折回。远方不是目的

苇间才是,绿水红菱白鱼
才是。剪辑出的未来,要有乌蓬那么大。关于幸福
这样就够了,发间一小缕祖国,固然乌亮着青春
也随时染进传说,和雪

自不计寒暑,你的,我的
一小船岁月兀处晃动,十指相扣
还要将月光握紧,将此时此刻
握得紧紧

16
一朵桃花压碎了江山
这时肩膀,还涨满了骨中的铁
脚下还铺满了燕赵的石头
但碎裂已经迫切

摇晃已经发生。拱桥打一身铆钉
仍一程复一程,通向你。本不允许迟疑
但每想一遍撤退,都反而更一步趋近

本不敢惊动桃花的睡眠但为什么
三月是稣的,长河是稣的
波涛的水腰一扭
更趋于沉溺

17

一只酒杯,半空中悬着
装下惜花之惜、怜语
或三钱燕鸣。至于酒魂儿,是另外一种
本来疏狂,牵一匹烈马来自关外

壮士一去,二在,三复还,反复说月亮
杏花村最圆

而文字倒立着,都成为人影
阅出折角,和莞尔“不用颤抖了,红花草
……用伤口,咬死长刀、短刀”

风声从杯底啸起,弥散
而至浩大。物空、人散去。来吧红花草
踏着刀子的尸体
仍要说“酒来!”

18

瓜叶菊绽放九月被描述为爱情
指尖缠绕茑萝的你,让语言打开
一瓣复一瓣,追着拣拾
花露浸润到方言里的方向

雁来红对应的是唇红,你的呼吸
和九月的小西风都以我为东
扭出一条小路像人的身子,白净
不舍泪水落下
就不落了

再落回眼中。无端思乡
你的面庞才是我的泪故乡,笑故乡
思乡,九月是一个口型,还含了米兰、茉莉
与姹紫嫣红的悄悄话

19
时间是个壳
将上好的词语填进去比如镁光下
真相有半袖衫,忽而红
忽而蓝明明暗暗“好一个
处子座真相,不染纤尘的饱满
在初夏夜里隐约“

琴弦因为颤抖
才有好听的谈吐。有谁抚弄了她
又有谁说,时间是个壳
放入期待
便成活生生的煎熬

20
又说及匆匆那年
思想的门楣,不雕龙
只雕上笑容浅浅
有金色翅
为高处之寒饰一层暖意
那小想法生出长发
一出门就还俗
就改法号为相思。深知
向死而生的想法多为相思
多是知向谁边
不向谁边,扑向前
又不甘在美的面前排队

多少年,自有笑语
仿佛冰裂的声音嘎嘎
美学带疼,爱着
更爱相思的样子
不问何必

21
去往哪儿也拥有一段上好的光阴
我的诗小孩儿,长出红唇的过程以及素手
抚弄冬季藏在琴弦上的火热
回眸,有水花亮出
边响边灿烂。我的诗小孩儿
站在时间中央,用力拉一片山脉
拉来绿韵、红果,桨汁漫溢
相聚便在弦上,一动便有轻吟,“沧桑已然经过
小身唯有纯情。”“不说泪水
那是离开大海的一滴海
被岁月淘干了盐分和苦涩
只留清亮给你……”

22
那双嘴有抖音,抖掉寒意
将门外的冬天还给门外
然后呼吸,以唇型花瓣微微绽放
的粉红姓氏,以此,大于姓氏
酒也是,从诗里倾泻
绕道炊烟之后就大于流声
就剪辑炊烟、流云而成诗的衣,然后
听到传说“人,都在衣裳里活着”

从诗中伸出小手的人,身子还在诗里
听听,这多像一种可能,“诗里相聚的
每张嘴都是一个小火炉
能把事物烤熟,再把熟透的事物
烤回半熟……”

23
暗自将一盏灯称为丽人
发现的秘密是灯火窈窕
当眺望遇到透明,何时花开
都遇到梦

总是听到一声竹马的小嘶鸣
何惜一袭白袍穿越前世
和今生:人面阴沉
而人影无害——那些黑
再颠倒阴阳,再不测
也有窗子大的一扇缺。跨越了
就亮了

24
往句子里种桃花,让一朵与另一朵
相会就相爱,用粉红色表白,到仕女图下方
成为并肩的人。他们路过桃枝扎成的小桥
停在一个逗号旁边,等待打马而过
的唐朝,留下章回体情节:比如缠绵可以继续
又说可以从头;比如缘于桃花扮相
类似燃烧的指尖,撩到哪儿,哪儿也热了——
不需下回分解,他们扯一片天空
装下旧鸟、新鸣和归程迢迢。这时
需要一个叹号,因为爱情是如此陈情
焚不焚身,碎不碎骨,也只是过程
唐朝的故事,从来不需结局,总把余音
袅袅了又袅袅,留给体会,留给人们痴痴
傻傻地走进去,成为被点燃的下一个

25
躺在青草地,感受时光鲜嫩
她用油菜花瓣搔动你的金色睡眠
说小憩,是她恩赐的小假期
那时,历史从不远处的黄土大道上驰过
她瞅了一眼,说凤冠都是歪戴着的
不久必将掉下来。因为一颠一颠的小朝代
不如你的胸脯结实。抓一把安静
放在蝉鸣之后,你们的小溪
也驯顺,按她的指令
清亮亮流到今生

26
春天的眼神儿释放河流,涓涓目光
上岸的水,并一条小路拐三道弯儿才挽起影子
和十里桃花相连接。小小我,驱半个自己
并一朵桃花在枝头打坐
把月光念成经文,不落发就绾成发髻
闭目的蕊芽、小桃骨上,透出朗朗句子
当另一些迷路,遣小魂儿香魄
打探通往人心的幽径,气息送微、送柔
耳边勇气暗生,或牵动豪情——倾听
不能拒绝了,被迫也成为自然
像仔细为一只鸟剪完指甲,再放飞更多的自己
长满羽毛再梳理了
做一个投怀送抱的人儿

27
想起以她为心的蓝礁石,误以为的守候
和近旁的云。那扎到水里的深深
偏偏像游离“命运分配爱和不爱的手
美人鱼和食人鱼近在咫尺”时间
并不在乎得失,兀自流逝
月光翻书也只着眼于过程并不在乎清晰
恋语太痴,放到哪儿都不许扎根
只好放到天上,在流云和桃花之间
找不到恰当的位置,只待风儿吹
冬天成雪,夏天成雨

28

用手指擦掉昨日
想想沿途,花开得有些潦草
哪一朵自我
都是咬破了自我才依冷枝
穿上颜色
风中凌乱,才呼啸

暗藏着躁动,无助
与小小火暴……一朵热烈
用尽力气也不能烤熟月色
却决然,能够烤熟远方:一生向上
沿途丢掉鞋子,让明天裸出来
边行,边芬芳

29


花间的蝉儿,用透明抖音
替你立夏。沿着小路
同样以透明写透远方

送之以香,必还之以朵

必有跳脱之美。小锁骨露出来
锁圆,锁弯,不锁想法

哪一个自己在想
哪一个自己在香,哪一个是穿在外面

的笑盈盈
哪一个更薄,更适合隐蔽

无语,用速度和嫩枝
鞭打静悄悄,又凉不透的目的

30

牵绊,常常是这样
越想摆脱,拴得越深

靠意念行走,就可瞬间亲密
偏偏要靠双脚

才能落地

“自由,本如风中的长发
能够尽情飞扬,只是因为
都长在头上”

小陷阱,从来是认准了才跳进去
大概,自己是自己的冬天
也可以是自己的炎炎

31

三月,时间还不够翠
捆在树枝上,如思念一样细
摇着,或不摇
都将那个日子掏出来
让它独立,让它啼叫
让它飞来飞去做时间的飞鸟

“那必是留下伤口的,且以疼痛为巢”

那个日子,并不知道
几度唤回,再放飞,到绿色小街
与遇到的每个时间小孩儿
交换歌声,或到一只鸟的方言里
学会异乡的谈吐

它并不知自己是被念着的
越高,越意味远离
止痛的良方,是回到时间的血里、肉里


32
梦的出口,和奔过去仍见更远
的地平线上,淹不死的月亮继续
忽视了坎坷,享受起伏

什么样的心,才配得上伤痕累累
——幽谷的回响之伤,深入
醉了,仍渴望遥远的事物

扶着身边小寺,落发的小树
不等春天又满头青丝
什么样的心,才配得上伤痕累累

33
隐于口中,春天的小字儿
皮薄,肉嫩,学会嘴角上翘的功夫
仿照桃蕊,以盛开的模样
见你必如初见,设计一次相遇

不在意蜂儿从唇沿经过
夜会突然来临,瞬息
把我和月儿都隐去;还有路
弯了,也不能改变这神情执拗
摸着黑儿去见你……

邀你,用桃花唇瓣,用青草发辫
用春天铺满小院子


34
用食指写粮食,无名指出无名
而妞妞,还没想好怎样写
就跳过来,占领我十根指头

抚水弦,自悄然弹奏自己
再往我掌心种三月,以妞妞气候,种下偷偷
送来的一瞅

目光也是暖的,看到我指纹里有山水
有倒影、隐居的鸟鸣

35
雨是转世的。颂词也是
有小篆体身段,自那个初秋镌刻上紫色复苏
就以熨帖留住葡萄藤、纠缠与柔软

方言,在一张嘴巴里失踪
吞咽黑夜的人,亮出月色、星眸
长发披肩的小女孩,以篆体小动作描眉
描出爱情,将时间继续
赶往一世,又一世——吮汲蕃茄花汁的小蝶
和踢一下石头就躲一旁的蜻蜓
和默默无言的红枣树

36
绿荫不绿,也不成荫
但给三月穿上金莲,柳腰
就递给了上午

空间多宽,也为住下心
红翠漫坡时,唤醒体内的小蝶儿
潜伏,也为生存

懂得化蝶的人,有花的幸运
能为紧绷的层峦
松松骨

37

爱情是一种远方。当你放任
让远方自远,那就没什么比孤独更近
稍欠妥当的不只一处
当你不得不辨认时间的盲从性
用一条路豢养蝴蝶
并认为可以尽情放飞,从时间内部
再到时间之外的某处比如永久
比如只要同行就比永久更久
但你不知道怎样才能同行
原来看不清的,现在更加看不清
零点零八分的北京
只在幕后,其实整个世界都在幕后
你调整姿势,不过是在调整焦距
精确一个影子,用以养育月色

38

为一些空白,染上颜色
“牡丹红的灵魂”做一种注释而兰草
做另一种

藏在身体里和藏在夜空下
发光的都因为黑暗

确切说,夜,正爬在我的指尖睡眠
一旦被门缝夹住
就发出那年类似失恋的呻吟

——那年的光阴是一只猫
惊叫着跑远


39
再忘一遍
其实是对遗忘的重复
其实我们都在做同一件事情
——不得不

不得不看知更鸟那年向谁谁
叫了一阵,然后飞呀飞
飞到了天边
或飞到了今天……


40

每相隔不久就会彼此对视
这样的时间很柔软——每天
从身体里撕一个自己
扔出去,扔给诗的时间很柔软
说这轻,不经意
疼久了就会不觉疼不必经意
还有多少个自己在身体里

41
赠你一丝乌发的女孩
再次北行,会多加一丝寒意
迎风时缺少的一丝纷飞
会有一丝疏影,照见冰骨,和雪的花心
与她对应着不染一尘

每个城堡都是垒起的水
融化,融化的力道也许最后
正缺这一丝——而今
颜色们一笔一笔走出沉默
纵然纸上也森林般捧出三月
用以养育这一丝

蔚蓝色的声音
关于自由和辽阔的誓言
紧紧拴着时间和世间的“赠我一丝
我必还你一世”——而今画中的
一层一层她撩开长发
在最贴近思想的地方拔出的
何止大于思想、更加大于相思


42
惜梦人又常常走在夜里
与那些黑色小城摩擦
难免发出响声,并擦出火花
擦出一个人型的前方
是注定的,每一个新的我出现
都有旧的我跟随,是注定的

至于这是多长的我“们”
夹带了怎样的风景不重要
沿路多少人上来,多少人下去
都不曾留下什么,
我想说的这是纯粹单体的我们
一长队狂奔,连续不断
一股脑地奔向你

43
越是拥有了博大与宽阔
越是能够安于一隅
知道了地有多久,天有多长
才能让心
安于人生的不过一瞬

行路人都已远去
丢下的每段路,都被磨得很亮
拣起哪一段都足够拼向远方
足够了,化去自己的腐朽
化出自己的神奇
以自己的招式使出来
便是以自己命名的远方

从来不说”旧阳光穿越历史
更替了日子而照耀
一直不曾更新!“只要不甘重复
就说活着——这,就是全部了
”每条路都是刀子。劈开通途的时候
也修理着两边的枝枝桠桠
无非是让你
一步一生根地,活着……“

44
提一段时光
要放进怎样的思想
近似忧虑的朵朵
飘零,从你曾经说过的
一千个上方

纷乱,远超预期
那个插好羽毛的自己
不得不断翼。纵使思念加持
——这,从来无法剔除
比如可以不要过去
可以不要未来
但无法剔除现在——
现在,不经风吹

……时光
带走的从来不只年龄
当繁华落尽,唯一留下的
是深沉


45

打开自己,寻找深处
知道哪儿有心跳
偏偏要问“心在哪儿”
其实是问“每个中秋收集一片月华
企图照亮的思念”在哪儿

记忆茂盛的地方,山坡,雪草人
在哪儿——昨天
你清晰地记得如何提一段时光
装下亲情小路。装下的世界
大于世界。所以现在
道路们七拐八折,任你行走
可她呢,她在,又不在

一早儿就把她珍藏了的
可心呢,心在,又不在
有什么比眼更近
有什么比心更远——当你说身子
是封闭的旧房子总能发现自己
原来如此暗然;当你发现走向她时
似乎天总是亮的,而返转身
走向自己的每一步
都像是末路,你怀疑
心是身外的事物,总要她灿然一笑
才能够验证……

46
那年,时光茂盛
绿草坪上,鞋子带足体温
将每个日子踩扁。然后
踢下山坡“是必沿途花开,沿途
开成樱桃,或红杏
她的声音,也是红杏
毛茸茸在阳光中垂着

紧闭大门的人,将心打开
每个窗前都放着芬芳的倾听
而她,正往身边放一片海
试图装下起伏、蓝、桅杆和出浴后
仍可隐身的绿岛……那时
谁也看不到
至今也只知道,隐身人的秘密
是山水间浑然,有一双
踩出了一条路的鞋子

47

相隔一场雨
微凉宽度,某个世界的边缘
我,与萧瑟接壤
并不因为拒绝,而能够逃避
也不因为害怕失去
就不走进,茫茫

如孤叶,疏影中
找不到归处的茫茫
手伸出去,伸多久多长
也不知能不能相握
的茫茫,就到这里吧
想想坦白得太多
心的感冒症,无药可医的茫茫

48
燃起篝火,为时间加温
宋词的山坡上
拣来平仄木、长短句
依韵脚行走的女子
为空谷填空
填梦,也填热烈
小词噼啪
有满谷的野草回应
以朵朵莲型、心型的烈焰

49
飞鸟藏起爪痕
将一片云写成家书
它抓不住的四月、蓝
都过于阔大
随意丢给察觉、目光
炊烟,和另外的飞
往感觉边缘凑近夏天

字体是热的
有馅儿,有折儿
有皮儿很薄
包不住热腾腾的方言
小夏荷把小锄
一垄儿一垄儿
分开行距,可读出远
是近的邻居——往四月种字
一种下,全是盛开

49
早年歪了的树梢
继续以我为北
念也是,不改邪
也不归正,万事早已
被风向定型。慢
即使小于速度
也要大于停下
再往北,撒出月影和我
和有点摇晃的星期六
世间拥堵
偷欢的人儿
不过夹缝中偷生

50
与那片旧天空叙旧
乱叶摧得花落
沿着月光下来的路径
自不去月光不去的地方
小径在野,并非野生
拾级而下的雨水
留下抒情的痕迹
恰容下脚步。行来
有念滔滔。水面在望时
越往低处走,越高

51
小灯伴月,支走黄昏
别枝,却不别云。与夜色边整合
边分别

用疏影才能拥抱
抱不住的,都缘于太密
太多话语含香
小灯只在乎摇曳,伴月
或已为月续命

幸福不大,却经得起风吹
为一片夜色盖上红印
但有半点力气,也送出明媚
一笔一笔因为遥远
一次一次实现亲密

52
沦陷到一个词语里
已经很久了
停在上面的方言
和蝴蝶,越想逃离
越是拒绝数不清的蜕变

那条小路驮着山光到来时
长亭边的一枝长情、一方水色
交付同样一个夏天

小词锁心,却不锁梦
也不锁热烈
方言已昨,现在我们
可以再次说出蝴蝶

53
蝶儿或萤火
成群结队的小远方
与逗留在针孔里的烛火
渐次辉映

一扇玻璃挡不住爱情
却使人如此着迷
见证稻壳
与棉花传承

常常,花儿收留一段光阴
便被风裹携。一粒真言飘起来
即刻被谎言讹传为杀手

阳台上小绿,委身灰色调城市
始终不能着地——也可以如此
谈谈光景

但不后退,着迷是两个人的城堡
依山傍水追逐,一瓢饮
的目光酒,交替着醉
与醒

交替着将手放在花儿的小小明天上
直到更轻,更柔
直到说似非说,懂
又未懂

54
第一个用手指剥开黑夜的人
是母亲,借一盏小灯将一页旧字归旧
裁成鞋样儿说“走出了自己
路,才合脚”

灯火留痕,心知,是剪辑了明与暗
的时与空,一寸寸裁出远方
让你用油印新词,撑着油纸伞
与每一块黑夜摩擦

心有寸步
也千里。继承了灯火就知远方
也是合脚的鞋子

55
“大白天潜藏着的
才是真的黑”
远行,必以灯火思考
也浅,也深
必以灯火亮出去,便没有撤退
必是,从太多影子中走出来
到达世界的正面

“皮肤紧裹着的
都是不见光的事物。”
你必须从自身走出来
因为你,覆盖着你
你,是你的围城
和旧址,你必须先亮了自己
然后完成照耀,再小的灯火
也有锐

56
亮出一片自己说
从来不缺温柔也深深懂得缠绵
“灯火多了,黑暗才挡不住”

历史不停顿地记载着一个个停顿
与你映照的人
才彼此驿站,同行
大碗大碗的心事喂酒
小济量的流霞佐餐
每一步,都合脚
每一步,都是新的

57
我哭了一会儿,然后
和葬花人一同,陷入岁月的夹缝
用力,将时间撑得宽一些
最好容得下水面
容得下水面能容下的宿命、相遇
或不遇,只要有远眺
所需要的那个远——我用力
撑着,整整一个下午

58
重新定义雪
长了羽毛的雨。我叫你谢儿
好不?我的脚还在山那边路上
一会儿就来了。我叫你妹妹
好不?我的身子
还是一方聊斋
你可以用于夸张。我的胳膊
在天空,用飞扬表达寂寞
白白的,捞取
有关前世回忆:仿佛
是白色的仿佛,你也从山那边
扬一个白色的字,口含一个我
,带着唇红
露出整齐的白牙齿
雪,咯咯笑着,偶尔
化出两声沁凉
转世到现在的嘀嗒……妹妹

59
多景楼,鱼儿咬进红影、香絮
微声的小曲儿,轻晃
漾开的,琥珀色时光,以远方为界
布置归舸、亭谢
和流盼的眸

远方过后,仍见的远方
也是你的。落虹桥上,移碎步
你到底是我的可人

吩咐四月、兰舟、打眼儿的水
借一片虹光,晒幸福
小欢乐,从你指尖出发
骑着青竹小马儿
跃入我的怀中

不聊旧时天气,将新词儿掰两半
分别丢入水澜,我们
养八千里蜿蜒映翠
清亮亮的爱

60
雪,不会化的,雪绒花开成你身体的一部分
这天上来的纯洁,执意成为你的纯洁
当你指尖儿挑向唇沿儿,挑出几声雪词语
向我滴水儿,融化的不是你自己,是我
是我焦渴的四月化为水灵灵的日子
并且一生怀抱春天。我笃信春天绚丽
是雪带来的绚丽,是你鼻尖尖扬出一声哼
也有宋词里跑出雪女子,为你煮茶
煮出茉莉、红樱,淡淡飘香的醉
我笃信一年四季在于雪,体内的旱情
是否缓解了再长出绿油油的麦子
也在于雪。在于你轻声谈吐便有这样的飘飘
时间往上飞,一分一秒都迎接喜悦
这使我想起我也在宋词里,被你念出来
就到了今天,追着雪花跑,即使炎热天气
也接过童年的小雪糕,咂摸心情
化,往嘴里化,点点滴滴逼走体内的盛夏
汗,是化出来的雪。这样想时
就没有了季节,你会永远在我心里跑动
逗我的血液响出节拍,并且
摁住燥热。摁住大笑的欲望,要像雪一样
慢慢飘在脸上——微笑,就够了
你问我记住了吗?其实我记住了
但是,我没说……













发表于 2021-2-19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啊,我滴天!竟然是你,是你,是你呀,意识流童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独孤魂 于 2021-2-19 15:04 编辑

67首!好吓人的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独孤魂 发表于 2021-2-19 15:03
啊,我滴天!竟然是你,是你,是你呀,意识流童鞋

是我哈魂同学,没想到你也在。怎么样,牛年是不是更牛了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独孤魂 发表于 2021-2-19 15:03
67首!好吓人的呀

整理一个短诗集,多是旧时诗舞写下的,重新做了减法。新写的不过三两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俺家大哥来了,惊喜,你家六弟真笨。能整这么长的,还有谁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是拥有了博大与宽阔
越是能够安于一隅

那么长的一串,确实闲不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仆,我知道你,信不?总看见紫烟翠儿冬季小昭叫你大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姑翠儿 发表于 2021-2-19 15:25
俺家大哥来了,惊喜,你家六弟真笨。能整这么长的,还有谁呢,

哈六弟舞得投入,诗写又快又好,直为你高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飒野 发表于 2021-2-19 15:36
越是拥有了博大与宽阔
越是能够安于一隅

祝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梨 发表于 2021-2-19 15:40
一仆,我知道你,信不?总看见紫烟翠儿冬季小昭叫你大哥

是啊,我这大哥不折不扣哈,祝福阿梨,你总是这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你,最后发的那一长串,特别的有印象,问好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信纸,还弄得真好看。像小女子的情思,这么爱美的人。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意识流,结识心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花开mlhk 发表于 2021-2-19 15:58
对你,最后发的那一长串,特别的有印象,问好朋友

嗯嗯看来一仆出场太多,心缘被冷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3-7 08:4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