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楼主: 妙心缘

揭开【意】识流的马甲,祝福你的牛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花开mlhk 发表于 2021-2-19 16:00
这信纸,还弄得真好看。像小女子的情思,这么爱美的人。点赞

我本爱美的人,我们都共舞过哈,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万里云 发表于 2021-2-19 16:03
读意识流,结识心缘。

认识万里云真是太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妙心缘 发表于 2021-2-19 16:13
我本爱美的人,我们都共舞过哈,忘了?

刚回看了留言,才知道是你。真不知道,你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名字
没有忘记啊,你还为我的诗,写过诗评。过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里花开mlhk 发表于 2021-2-19 16:15
刚回看了留言,才知道是你。真不知道,你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名字
没有忘记啊,你还为我的诗,写过诗 ...

过年好,一直关注着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妙心缘 发表于 2021-2-19 16:17
过年好,一直关注着你

嗯。开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妙心缘 于 2021-2-24 08:21 编辑

祝福哈













61
一滴水,有时光剪影
若看到尘影,说明它的出身
可能是一滴洪。那时
它边扑向你,边清除着所有
并不在意因此患上洁癖症
倘若原本应该有的淹没
“爱的淹没”并没有出现
它也只是献给了你
就化掉了自己,“做好人难
做个好爱人,更难”
如是说。而当它作为一滴瀑
送来些许山上的节奏
当它成为一滴海,沉,与浮
辗转登临你的渡口
千百种形象中,只有一种真相
它,浑身都是软肋,你冷
或热的碰触,都是它的一个疼
——咬着牙,又喊不出
咬扁了自己,也不能表白
爱着的,都容易成为泪人儿

62
掏出体内的梅花
如果寒冷是已经注定了的

你也早已用冰雪
养育了鲜艳。正
如习惯中
用夜色养育了灯盏

用影子,去养好一角月光
现在你以香魂儿香魄
取出调音盒,
最适宜的声响
可你不说,这适宜
是经了多少不适才到达弦上
人,
经过多少西风、古道
才能找到一个家


63
至于浴中的一滴,业已升温
——不烫人,不凉人
只撩人。在一缕发丝的弯曲处
恰到好处的乌亮。
滑动
到达耳廓,
不说话
暗藏一份情的绝密声响
是如何办到的?当它
膝行着靠近,再靠近你
有种颤栗是如何发生的
旁边的水大声喧哗
它如何被拥起,又倒下
如何被淹没而至沉默,紧紧
——你能感到这种紧紧
贴到你的肌肤上“沉默有多沉
约等于爱的份量”

64
耳朵一样安静,竖在那儿
有口,不说话
耳朵一样有口,只听话
听到
你指尖上的春季。依然
取名叫你的一朵芳香
以绽放之姿渐渐,与夜形成对峙
四周都是夜,唯独你亮着
当你挥手说“雨来”
便有云
扑向山脉:灯光密集
雨光也粼粼

是夜的深处为你所住的小山村
瞬间遍布清流
“你,已进入我的生命”

——筝声悠扬,单凭耳朵
也感知你一挥手

就进入我的生命

65
提一句诗照明,在纸上
深一脚浅一脚,找出多少黑暗
才能养育一轮满月
看不到,比深海更深是不是
纸里的深疼?骑一尾鱼
再换乘另一尾,时隐时现
拥抱多少孤独才能抱到爱情?也许
以诗为灯,寻寻觅觅,回眸时
会找到自己:“颜色已经用尽
小身唯有空空”

66
弦一样有着对一双手的亲密
弦一样藏好缓坡和马匹
等你提一段道路前来,
诠释旅程
和归期,并且让千里蹄音

隐隐,到指尖为止
弦一样收集圆缺、残照
梳理了远近和宽窄,然后含笑
再含笑,期待你将千古的月光
弹响。
弦一样的秘密
藏了真理,就不怕拉长了自己

为你。如果21根弦骨
都隐藏了什么,那也只是证明
只需你轻轻抚摸
爱,就亮了


67
风起时,一滴雨成丝状
被拉开。颤起的呻吟,可以听到
呼唤,也可以听到
关于命中的另一滴,拉住
就是骨和骨相连,魂和魂合一
就“用他的心,想你的事”
这是渴望已久的
是相爱的两滴一直争取的
“狂风,再狂一些又如何
大不了被卷到云中
也手牵着手,或转世为‘雨’……”

68
音乐有隐蔽小门,由谁谁
一把推开。皓腕陷进去
指尖尖幻成音乐的枝,一挥
让落花不落,已落的
也飞回来渐渐,重新变身为蕊芽

重新比鲜嫩更嫩,落花飞回来
等阳光几缕,被叶子卷起
将风景卷入内心的人,吐出来的气息
已是大于气息大于人间烟火

69
一滴水容入小河时
没什么特别,
那些塔尖
由水身子映现,又快速地
头朝下,随之扭动和弯曲
也没什么特别。一滴水
始终不是一个颠覆者
向来偏安于低行
并且,不在乎更低
至于塔尖上的星光为什么
也来到它脚下
“最高的
其实
是最低的存在”
那又能说些什么
塔尖上的注视并不这样看

自从随着河流离开V城
便奔赴不一样的时间
月光悄悄爬满它的脸
——这
就是全部了——浪花上踮脚
扭头已望不到塔尖,“因拥挤
而模糊的一团”
都不及
青蛙王子,从童话里
伸出小脚丫,
边踢着涟漪
边寻找传说中的公主
它说,这才有点像它
这适合谈论的话题是与青蛙的相似处
但蛙鸣,
又匆匆落到了身后
特别,也许是在这里
因没有你而空着,因望向你
而更加明明白白地空着

70
以古筝之古,将夜洞穿后
留下满弦霞光
尽凭弹奏,落在几上、案上

人群黑压压又是黑压压
只有筝采集伤口,压下烽火
将自己
亮成最后一个伤口

只有筝无言,却藏了万语千言
没有轮回却记载着太阳已古
每一次
的升起,都需要
拂去人世浮荡的尘灰


71
不是每一滴泪水都等于悲伤
撩开眼帘儿它生出四肢
下来时,它长了犄角
泪犄角,
拱一下你的腮
最后是扬泪蹄儿
告别你的脸界。这时
神色间仍适合茫然。
许多目光
绕过尘世像
拉长了鞭子
牧泪,抽打
或者拆解
——泪的肉,和小骨
这事儿已经很久了,人间
多的是食泪动物。所以避免定性
常常让它跑出,不因悲
不因喜,而是
单单因了茫然

72
弦是声音的出口
清理出口的人一尘不染
让跨过时间前来的
越过高山前来的
都音正腔圆。
千古不古
没有古筝之古;
千里也不长
大不过一根弦的长度

当脚心感知的一切遥遥
完全交由手心抚摸

“夜就不是夜
而是太阳的孕期”
还有什么,
弯道超车和拐点
提示音在弦上
在被那双手取出时,指尖风
又有扑进水路的苍茫
……21响心跳
在21根弦上
通向更远,或者通向
千古之外

73
那时,一滴水敞开
小小怀抱,以及更深处
冰凉小街悬浮,
泳动的
游荡的都是清洌
如果这般引诱,你认了引诱
认这为“路漫漫”之后
的路漫漫

抽回长剑和长啸,长衫上
擦干浊世之浊,和血
擦出一个干净的自己
便纵身相向,你是怎样
容入一滴水中
与它一起透明,一起闭上眼睛
从此不说话

从此浑圆,或扁;近岸,或远
你居住的水房子,都有门前荷开
窗前烛明,即使冬天
披了满房顶的雪花
即使暴雨倾注,纷乱中
也使人分明地认出你晶亮
又清醒的一剂

以闭目不见,来看清一切
以不说话,来话遍沧桑
小历史东倒西歪
几番番直了又弯,又有谁
可以遮掩你的暗香?又有谁
可以成为一滴水的魂魄
来荡涤生,
与死的两茫茫

74
筝大哥离开后
弦被搁置到若隐若现
大概不被抚摸时

所有爱情都是闲情

练习沉默,
那放在弦上的声音
终是无声,
还有什么一起
悬着,闲着

是不是弦中的路
放在了无人行走的夜里

75
那个时候,语言垒起来
仍难以兑换某种抒情
“汪汪叫着的小河流”在停顿中
突然出现,而树木从成年的体内
掏出童年的叶子
高高低低布下音乐景致
快乐似单身,自由如情人
拼命拥抱那时那个
仿佛生生世世无尽期的时间
你几乎确定抱住了
可那个时间,
突然小下去
小到与那片树荫,那条小路
与那人、那只牵她的手影
相吻合!“爱
是不断小下去的事物”
小到一扇窗中,不见了
——你两手空空,时间的小舌
应景般地伸了一下
咬你的空空

76
时间患了感冒症
在夜的中央穿行,灯光漂在那儿
同样单薄,同样乍亮还暗
将秀发埋进衣袖。你能看清衣袖
却看不清时间的眼睛
曾那么明媚,含着油菜花影、蝶影
或单纯一抹原野的浮光,眨眨
与你稍稍对视便释放情节,稍稍
打开一页然后,第二页
不该是低烧,时间的身高
怎样触摸都要使用颤抖。夜了
夜了,灯光漂过来,左三十度
右三十度倾斜着使用颤抖
毕竟夜了,你是如何爱上了时间
就如何爱上了颤抖,于此刻

77
谈及情感的隐形结构
譬如一滴水,透明体
靠了什么透明
你会说“他本来如此
傻乎乎的爱!”——流动
或停在你的杯沿儿,都不说话
热,和凉,也随你的意
简单到只求你饮下去
到齿间,不停,那么滑
咬一咬就化了
“这是自然而然的啊”
听听,自然,什么一成习惯
就是傻乎乎的自然
所以自然不知道
他隐藏的秘密水花
在你高兴他时如何拼命绽放
而被随意时,它又如何
尽力不衰败,却无法不无奈

78
虚拟一个门
挡住鸟鸣,和世间俏声

此时看看墨花,也是一种花
只从温柔里取三分温度

就盛开,自带枝桠

恣意,
添几许颜色
就可以艳到脸上、纸上
拒绝白口罩堵住抒情
和面相:卜算子
我的虚拟,比真实更真
你信吗

占卜我的春色
是不是源自心底的三月
——那恣意
升腾在我体内的三月


79
一滴水悬着
欲滴未滴
随着笨桃木裂开如我
露出桃红色伤口
习惯了以疤痕
丈量刀子“岁月一样长
又无形”——留住浅浅桃痕在
脸上,将线条加温
颜色也加温
却很难完整描绘自己
身体以南,艳得累了
也依然鲜艳的小南风
并不代表南到极点,不极冷
以及失落以北,一大片又一大片
的寒意码出来……茫茫中
四面阔大而我独微
我独忍着微,保留这最柔软的部分
还有谁,能如此甘心
——仿佛一滴水

80
跟随时间成长
你就学不会停顿
也学不会
回头
实话不必要实说时
让沉默变得阔大
然后知道,
沉默中
挤着许多语言的影子

并且因为拥挤
才有缝隙。这足够你穿过

从沉默的中心
到边沿,去
发现时间的影子
“时间,是黑色的”
你想说,但没有人听

只到你走远,才有人问
为什么你

终是一个不说话的人

81
水城堡悬挂的残月
小于小,小到几乎不见
的水鸟、水小锄
守着衣服上的清晨
娉婷女行去后
给漂浮的农庄留下情节
金色麦粒旁的脚印
分两行通向远方
一切都有眼睛,到一滴水中
隐形,也清清


82
路,用远方修身
如果天路是存在的
它用星子修身。所以太长
又太宽的寂寞

是修出来的。任何语言
都无法打破

除非用脚说话
“距离
是不能有的,之于你和她
但有一寸,
也是远方”
说到心路,不能有的一根野草
相隔,也摁住小
的千语万言

还有什么使你,可以到达你
因为无法到达她时
你,本不是你

83
唯有时间,浩荡
只要你想,它就在
不想也在。唯有时间
你想它在哪就在哪儿

再想,它无处不在
远远的,
它弹奏着鹰的翅膀
以巨大的颤音

给那片天空填空。回首时
它却在你的衣襟上,灵犀中
在红唇慢品呷一口月华
再斟一杯相思
的全过程
撩人,唯有时间
挥之不去
不招自来,
不因谁的喝阻
而稍做停留

也不因花朵被寒风策反
而蔫答答,放弃艳艳,和枝头

唯有时间像誓言
信了就笃信
不因曲折
而不走向甜
唯有时间撩人

再多脏水泼来也不带任何污垢
只以洁,
以不变的纯洁
拉你的手
唯有时间
堪称万岁
披下的鹤发掩童颜,
撩人
叫你一声小盼兮
但也唯有时间零岁
何处都可以再从头

唯有时间撩人
看似每天重复着晨昏

其实却毫无重复。
倘若有悲,
是不是唯有时间
不流一滴泪

却有着泪流的节奏
而笑起来,
檐下的燕子
是否押韵时间,小胸脯起伏

起伏着鸣啾?
是不是唯有时间撩人

安放一个村口
又安放一份等候?是不是

是不是唯有时间明确了归期
不因谁的计算失误
而失误。比真理精确
真爱,
不允许第二种解读
不有杂念就够了
说好了的前行就痴心前行
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唯有时间
单单因为死心塌地

而撩人,而比永恒更久
听呢,
整个世界都沉寂了
只有时间
为你发出唯一的响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唉,这还说不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锈水先生 发表于 2021-2-19 16:22
唉,这还说不多。。。

新写的不多,主要整理旧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妙心缘 发表于 2021-2-19 16:24
新写的不多,主要整理旧的

嗯,这是第二部诗集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19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锈水先生 发表于 2021-2-19 16:25
嗯,这是第二部诗集了吧

算是吧,长的还没出,先得出一本短诗集。句子要短一些(以备翻译)所以要整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花花,祝福新年,安康如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小帅哥,这头像我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惜》,在活动里没有发全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呀,写那么多,问好新年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2-19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妙心缘兄点赞  我是东鲁散人  久违  祝新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3-6 19: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