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562|回复: 73

[讨论] 探索48期活动作品一句话点评 (添加789)完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 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剑客无剑 于 2015-9-7 14:01 编辑

如题:稍等。


很久木有写评了。根本上是因为懒惰。虽然很多时候,很怀念以前在挑战版写评的那些日子。
今天又在电脑前敲字点评,也违背了某些时刻的心愿。
我曾想过,永不写诗评。
关于美学,大家都读过。搬来搬去的美学术语,偷换概念,都木有什么意思。
那我现在要写些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或许感动
也许想着手提清风剑,一心想要某个人的脑袋。
说好了,不用感谢。若伤及骨肉,也别记恨我这个说不清楚的人。
本期非线性结构练习,很多作品基于生活,又虚妄于生活。
我觉得挺好。
美学的意义。

根据大家跟帖推荐先后。扯一把闲闲散散的光阴。且看如何光阴滴答。


1《十指论》

作者:顾胜利

水的檐角很低 以至于
看不到对立面的自己

如果旧爱还是爱
旧恨已在铁器上丢了自由

坡脚的小妖 玫瑰一样起身
大半场相遇被打马而过的树林吹散了骨头

回家 晒太阳 翻书 撕书
一个男人的春秋里埋着些致命的毒素

手握镰刀跪向水
守着草根的人守着生死和旗帜

十指黑 是草尖上坐着的狐狸
……那些种子 ……那些容器



以前木有读过顾胜利的作品。陌生如诗句的陌生化。熟悉的,熟悉的词根在飞翔。而打动我的,是那些情感体验从词根的跟部发酵出来的味道。我理解这样的味道是“一个男人的春秋里埋着些致命的毒素。坡脚的小妖,吹散了骨头,守着草根的人守着生死和旗帜……”。言语简明,暗喻中透露着心理的运动。好诗一般都是这样从运动中呈现出抛物线。当然,小小的瑕疵,可以更准确些,更稳妥些,才更好。要经得起细致推敲更佳。或许是我有些刻薄。




2《七月之末》

作者:慢走的云
                          
他们脱掉外衣。我看见羊群
从另一面山坡下来
七月之末,草被烫伤
手臂上的蛇开始蜕皮。他们
咕嘟咕嘟喝水,瓷碗白得耀眼
雷声滚过,一群人
站着。我没有获得路人的礼遇
八条汉子,八张脸
他们各怀使命
带着自己的绳索。柴草
早已成捆,一面山坡翻滚
一面山坡另辟蹊径。夏天的黑漆棺木
将被他们送至山顶。七月之末
一段陡峭山路
我磨破两层鞋底,走到这里
被暴雨劫持


读过云的诗。感觉在进步哦。诗是神的,有时候我们无需了解到文本中所有的真相,我们只需感受。况且我们对自己的某种感受,有时候我们自己也说不清楚。诗文本只为探索,抵达或接近问题,真相。这首有些地方可省略而出现缕空。也可以将句子的位置加以变动。至少第一句,就可以放到他们咕嘟咕嘟喝水,的前面。关于结尾点题似乎快了些。这与中后部分不够通透性的描述也有关系。




3《彷徨》


作者:这里有阳光

阿满找到那段录音
山、湖、发夹和褪色的秋天
他憔悴了。那声音
是夜的局部
一会明亮一会幽暗
G50在雨中渐渐变成梯子
阿满想到天路
「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
他啊了一声有些沙哑
感觉现在已经死了,是一个小小墓地在行走
它的过去在祭奠它。录音停了
呼呼的风
岁月在渗漏


对一个诗人定义,是危险的。可我还是有定义的初见。嗯,是初见。每一次读阳光的诗歌,都仿佛是初见。光芒不是刀锋,但给你的亮色,足以让你感受到生活中,个体生命在
呼呼的风中,被岁月洗白的过程。阳光的诗歌,如同建筑房子,并在房子里,布满各式各样的家具,并色差明丽,房里的人可能是尤利西斯,也有可能是从一本旧迹发黄的残卷里,偷跑出来的人。阿满只是一个代号。就像我们的网名一样。我这样说,并不只是形容他是光阴魔术手。这首诗并不是他这组里最好的一个。这组也不是他最好的作品。而这些都不重要。依旧用最少的语言,换得最广阔的空间。并一次次向我们见证,简单的语言表现复杂的人性,一贯被我们习惯忽略的遮蔽部分和社会。他是这个时代,诗歌的潜伏者,在这个充满热度,浮躁的拼命缔造私有化感动和痛感的表象书写时代,他的很多诗歌都具有普遍意义上的揭露与批判。很多年后,真正留下来的诗歌当中,必有他的一些。传统底蕴中透露着尖锐的眼眸。




4《彷 徨》

作者:恨依依

她想  没有了四季
会活得更自由一些
窗台上的兰也懂这个道理
一直在享受阳光
无暇顾及驶往远方的火车
如何用尖叫声穿过别人的梦境
电话铃响起  她起身
穿过空气
一步踩入顺流  一步踏入逆境


这首诗最好的地方是写到电话
铃响起 ,她起身,但接下来,又落入虚。前面主观的书写言说,实际很乏力。结构里有两次变换,远方的火车和她起身,这点做得不错,对时空和情境都起到了铺展。要我说,可以更细致来体现入微之境。



5
《恍惚》

作者:这里有阳光

在雨中
屋里渐渐成为一个剧本
茶几有特写的指纹
暗示一匹马儿在夜行
我在躺椅上观察族谱
我的基因是一些自由的羽毛
那么零散
又那么具体
墙上先祖警惕地看着远方
注视那匹马儿
遗传在战火中依然优雅
我是全新的
包括我现在的眼神



阳光的诗,我读了很多。也可以说都读过。他的诗歌弥漫着很多不同的元素,有传承下的底蕴,也有西方的舶来品。所以,这些在文本中彰显出个性以外,刺激读者的眼眸。不适应的观感,很多人在怀疑。就像怀疑这首诗书写的恍惚一样。先锋与主流的最大区别在于:一个是体验、经验来自另一个维度里的认知或感知,它产生于生活,又尽可能剥离生活,或者说基于生活而极致虚妄;一个是面向生活,并利用生活而书写真善,来呈现私有化情感或创作出来的痛感。显然后者写作更具感染,也
极易让人接受。但往往越是这样的作品,越容易产生阅读消费。在消费里我们才知道很多真善之美,攒满了正常审美的审美习惯的口水,到头来显得那么滑稽。如此,我们有必要反省自己的写作,反省什么才是真正的原始的质本。再就这首而言,元素虽然众多,但无疑都是在表现其恍惚各棱角,如同诗歌所云:那么零散,又那么具体。最后要重复一点,一首诗歌大量的元素使用会给人压迫感,这是冒险的,如果能有效,或相生,那无疑是神奇的创造。而创造对于诗人来说,是活,是生命。




6《回忆》

作者:墨指含香


吞下药片
秋天,钉子和一口水
夜虫又开始长出另一副心肠
嗓音略带苦味
有没有对症,霜都是瓦片上的顽疾
错过了
一小节的响指
风吹来
吹翻药瓶
一些人楔进远方


我批评香香的诗歌,由来已久。好在香香并不和我计较。必须要承认的是,我的批评有时候是刻薄的,有时候也是偏执的,有时候也是随心的。所以,批评,没有永久的对错。只有一段时间内的私有认知。香香的这首语言简明,节制,很有效得制止抒情。对于消灭抒情的写作,我极为欣赏。保持骨感鲜明,适当添加血肉,那文本就会更为通透。当然,我指的不是语言上言说的血肉。另值得注意的是,意像组合。意像组合的难点和重点,在于意像并列。相互间不能有兼容,也不能有相克,更不能在并列的意像组合里,出现一个突兀的钉子。就像第2句那个钉子一样一样的。除此还有最后一句的那个动词的。技术上34589明显好于其他句。最后建议,保持现有维度,
加强技术练习。其实也就一点,多写这样的,每写一个多花时间去磨。




7《苏丹》
作者: 北蔓萝

画面在迷雾中一度清晰
族人们在放牧中,亲吻路过人的手
在月亮下歌唱
阿拉保佑你,风筝一样的蝴蝶,和蝉
一切抛在夜空外
和童年合为一体

我为蔓萝进步高兴。这首小诗用简约的语言描述一个地域的祥和特征。并有此而衍生向往的美好和诗意。特别是结尾延伸童年,给出生命体的深邃,这无疑增加了质的饱满和开阔。不足也很明显,还木有沉入,还在表象与生命体之间的边缘。语言和意像组合的使用,依然还木有做好,当然这原本就是个难题。比如像这样的句子:风筝一样的蝴蝶,,这是很生硬的表达啊。



8《混沌》
作者: 盆栽菩提

晚餐时候,房子轻起来
我们在飞的状态
剧情中墙壁逐渐变老
衣服纷纷起立窗前、且互道珍重
如果明天一些草在房间里嚷嚷
我还是能找回那段南巡讲话录音的
它死在紫荆花开之前
而这座城正在缓慢解下历史
许多雕塑正在眺望大海
眼眶里暗黄,没有眼珠


盆子好像是90后吧。这小子完全脱离刚来的时候的稚嫩了。叙述的资质极具潜力。从最近的他的作品可以看出,他对题材的选择对他将来的写作,是很有帮助的。方向无可非议。当然这样的题材,不好写。但写好了,就会出精品,甚至能给这个时代留下些声音。就这首诗歌而言,思想性的语言,我觉得是可以的。但还可以考虑转换于文本自然。精致或具体,文本通透性而言,是不言而喻的,盆子可以就此想想。发散的特色,需要基于有效,对还原或对表述的中心点。



9《雨》
作者: 穷人

又下雨了。这是预料中的事情
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一整天的时间,我都走在这条路上
此刻,如果你没有感到孤独
那就不要去孤独。因为秋风刚起
这条路,还很漫长


书生这首诗比较唯美。比较突出了私有情感的抒发。读蛮有惆怅的味道。不足是力道弱了。那么多句子也只为秋风刚去,这条路,还很漫长。也许心理上的满足并不能文本带来更多的亮色和共鸣。语言,结构是木有问题的。但往往在我读诗的时候,偏心想着有些个小问题的出现,向铁刺那样的。因为木有哪一首诗歌是完美的,完美的诗歌必定走向平庸。也就书生的这诗点评结束,所言不全对,无对错,算与大家共勉。


感谢大家~~









 楼主| 发表于 2015-9-2 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剑客无剑 于 2015-9-2 01:13 编辑

很久木有写评了。根本上是因为懒惰。虽然很多时候,很怀念以前在挑战版写评的那些日子。
今天又在电脑前敲字点评,也违背了某些时刻的心愿。
我曾想过,永不写诗评。
关于美学,大家都读过。搬来搬去的美学术语,偷换概念,都木有什么意思。
那我现在要写些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或许感动
也许想着手提清风剑,一心想要某个人的脑袋。
说好了,不用感谢。若伤及骨肉,也别记恨我这个说不清楚的人。
本期非线性结构练习,很多作品基于生活,又虚妄于生活。
我觉得挺好。
美学的意义。

根据大家跟帖推荐先后。扯一把闲闲散散的光阴。且看如何光阴滴答。


1《十指论》

作者:顾胜利

水的檐角很低 以至于
看不到对立面的自己

如果旧爱还是爱
旧恨已在铁器上丢了自由

坡脚的小妖 玫瑰一样起身
大半场相遇被打马而过的树林吹散了骨头

回家 晒太阳 翻书 撕书
一个男人的春秋里埋着些致命的毒素

手握镰刀跪向水
守着草根的人守着生死和旗帜

十指黑 是草尖上坐着的狐狸
……那些种子 ……那些容器



以前木有读过顾胜利的作品。陌生如诗句的陌生化。熟悉的,熟悉的词根在飞翔。而打动我的,是那些情感体验从词根的跟部发酵出来的味道。我理解这样的味道是“一个男人的春秋里埋着些致命的毒素。坡脚的小妖,吹散了骨头,守着草根的人守着生死和旗帜……”。言语简明,暗喻中透露着心理的运动。好诗一般都是这样从运动中呈现出抛物线。当然,小小的瑕疵,可以更准确些,更稳妥些,才更好。要经得起细致推敲更佳。或许是我有些刻薄。




2《七月之末》

作者:慢走的云
                          
他们脱掉外衣。我看见羊群
从另一面山坡下来
七月之末,草被烫伤
手臂上的蛇开始蜕皮。他们
咕嘟咕嘟喝水,瓷碗白得耀眼
雷声滚过,一群人
站着。我没有获得路人的礼遇
八条汉子,八张脸
他们各怀使命
带着自己的绳索。柴草
早已成捆,一面山坡翻滚
一面山坡另辟蹊径。夏天的黑漆棺木
将被他们送至山顶。七月之末
一段陡峭山路
我磨破两层鞋底,走到这里
被暴雨劫持


读过云的诗。感觉在进步哦。诗是神的,有时候我们无需了解到文本中所有的真相,我们只需感受。况且我们对自己的某种感受,有时候我们自己也说不清楚。诗文本只为探索,抵达或接近问题,真相。这首有些地方可省略而出现缕空。也可以将句子的位置加以变动。至少第一句,就可以放到他们咕嘟咕嘟喝水,的前面。关于结尾点题似乎快了些。这与中后部分不够通透性的描述也有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2 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班中,,写得急,,伤及无辜,,请多谅解。。。有空再来。也期待大家都说说,,或对点评文字,下药,动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 12: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好,晚上静心来读,这剑,不仅仅是锋利且闪亮耀眼,反正我有呆楞(嘿嘿,我没想到你还有这实力的一面)……,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认真写诗评的都有一种无形的敬重!严重学习!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剑辛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2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3《彷徨》

作者:这里有阳光

阿满找到那段录音
山、湖、发夹和褪色的秋天
他憔悴了。那声音
是夜的局部
一会明亮一会幽暗
G50在雨中渐渐变成梯子
阿满想到天路
「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
他啊了一声有些沙哑
感觉现在已经死了,是一个小小墓地在行走
它的过去在祭奠它。录音停了
呼呼的风
岁月在渗漏


对一个诗人定义,是危险的。可我还是有定义的初见。嗯,是初见。每一次读阳光的诗歌,都仿佛是初见。光芒不是刀锋,但给你的亮色,足以让你感受到生活中,个体生命在呼呼的风中,被岁月洗白的过程。阳光的诗歌,如同建筑房子,并在房子里,布满各式各样的家具,并色差明丽,房里的人可能是尤利西斯,也有可能是从一本旧迹发黄的残卷里,偷跑出来的人。阿满只是一个代号。就像我们的网名一样。我这样说,并不只是形容他是光阴魔术手。这首诗并不是他这组里最好的一个。这组也不是他最好的作品。而这些都不重要。依旧用最少的语言,换得最广阔的空间。并一次次向我们见证,简单的语言表现复杂的人性,一贯被我们习惯忽略的遮蔽部分和社会。他是这个时代,诗歌的潜伏者,在这个充满热度,浮躁的拼命缔造私有化感动和痛感的表象书写时代,他的很多诗歌都具有普遍意义上的揭露与批判。很多年后,真正留下来的诗歌当中,必有他的一些。传统底蕴中透露着尖锐的眼眸。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2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静雪 发表于 2015-9-2 12:56
这个好,晚上静心来读,这剑,不仅仅是锋利且闪亮耀眼,反正我有呆楞(嘿嘿,我没想到你还有这实力的一面) ...

惭愧,我的点评也是一般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2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墨指含香 发表于 2015-9-2 14:49
无剑辛苦,,,,,

香香客气了。。辛苦倒木有,时间木有是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1《十指论》

作者:顾胜利

水的檐角很低 以至于
看不到对立面的自己

如果旧爱还是爱
旧恨已在铁器上丢了自由

坡脚的小妖 玫瑰一样起身
大半场相遇被打马而过的树林吹散了骨头

回家 晒太阳 翻书 撕书
一个男人的春秋里埋着些致命的毒素

手握镰刀跪向水
守着草根的人守着生死和旗帜

十指黑 是草尖上坐着的狐狸
……那些种子 ……那些容器



以前木有读过顾胜利的作品。陌生如诗句的陌生化。熟悉的,熟悉的词根在飞翔。而打动我的,是那些情感体验从词根的跟部发酵出来的味道。我理解这样的味道是“一个男人的春秋里埋着些致命的毒素。坡脚的小妖,吹散了骨头,守着草根的人守着生死和旗帜……”。言语简明,暗喻中透露着心理的运动。好诗一般都是这样从运动中呈现出抛物线。当然,小小的瑕疵,可以更准确些,更稳妥些,才更好。要经得起细致推敲更佳。或许是我有些刻薄。

嗯,顾胜利的这首也是我欣赏的,我只是能感觉他的文思别致,有非线性的抽离和洒脱,无剑读得细致而精准,且出剑闪亮,且给出真挚的建议,我不以为是刻薄,而是对作者给予的期待和完美,这份责任心和对诗歌纯粹的追求值得我们敬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3《彷徨》

作者:这里有阳光

阿满找到那段录音
山、湖、发夹和褪色的秋天
他憔悴了。那声音
是夜的局部
一会明亮一会幽暗
G50在雨中渐渐变成梯子
阿满想到天路
「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
他啊了一声有些沙哑
感觉现在已经死了,是一个小小墓地在行走
它的过去在祭奠它。录音停了
呼呼的风
岁月在渗漏


对一个诗人定义,是危险的。可我还是有定义的初见。嗯,是初见。每一次读阳光的诗歌,都仿佛是初见。光芒不是刀锋,但给你的亮色,足以让你感受到生活中,个体生命在呼呼的风中,被岁月洗白的过程。阳光的诗歌,如同建筑房子,并在房子里,布满各式各样的家具,并色差明丽,房里的人可能是尤利西斯,也有可能是从一本旧迹发黄的残卷里,偷跑出来的人。阿满只是一个代号。就像我们的网名一样。我这样说,并不只是形容他是光阴魔术手。这首诗并不是他这组里最好的一个。这组也不是他最好的作品。而这些都不重要。依旧用最少的语言,换得最广阔的空间。并一次次向我们见证,简单的语言表现复杂的人性,一贯被我们习惯忽略的遮蔽部分和社会。他是这个时代,诗歌的潜伏者,在这个充满热度,浮躁的拼命缔造私有化感动和痛感的表象书写时代,他的很多诗歌都具有普遍意义上的揭露与批判。很多年后,真正留下来的诗歌当中,必有他的一些。传统底蕴中透露着尖锐的眼眸。

嗯,写得真好,这样的懂得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大叔你好幸福你对大叔的诗歌真是理解透了的样子,也说出了我对大叔诗歌的一些认识,当然仅仅是一些,你却领悟得那么深层而全面。只知道大叔诗歌的境界很难达到,嗯,感觉这些与自己的个人经历修为和生活环境都有关系,看出无剑了心智的领悟能力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不得不赞,哎,这给我的压力多大呀,不会写诗评,怎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剑辛苦,挑战是幸运的,有你这样的实力派,更有你的热心、真诚和奉献,一如大叔、香香,还有松子,一并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3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搬把小板凳来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3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剑客无剑 发表于 2015-9-2 15:44
3《彷徨》

作者:这里有阳光

非常感谢,必须收藏并收进博客。无剑,你看出了我的想法,对写作的态度,这点我绝对认同,但似乎还是有点高抬了一些,火机不敢。这些年,有你、轮子、酒桶、花土几个在,我们都被沦陷在诗歌里,但却是那么快乐和愉悦,有你在,我就有信心,希望你常在这里,我们一起研究诗歌。再次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3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4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无剑、静雪及其他版主的鼓励与鞭策,建议很好,自当接受并感谢,很荣幸有这么多诗友给予关注,我以后在自己的写字当中会汲取,再谢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18 04:3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