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123|回复: 28

[随笔] 这一生,与诗歌亲密接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23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飘雪姐姐 于 2015-12-24 18:37 编辑

                         《这一生,与诗歌亲密接触!》

    对于我们这些生长在七十年代的农村孩子来说,知道诗歌这个词语,认识诗歌的模样恐怕要从上小学开始。上学前,我们最大的快乐兴许就是跳房子、踢毽子,捉迷藏,玩老鹰捉小鸡等几样简单的游戏了,还有放映队偶尔来村里放的几场露天电影。最烦心的事情是必须帮着大人下地干活儿,回来还得哄弟弟妹妹,偶得空闲也要帮着父母做饭、洗衣、收拾家务。为了大年初一能穿上廉价的新衣,为了那天早上的一顿点心,中午的一顿饺子,我们真的可以傻傻地熬夜,痴痴地盼着天亮,真的想天天都是过年。那时村里没有一家人有电视,也不知道电视机这个物件儿,电影可以搬到家里看真是件异想天开的事。我们家最奢侈的电器是父亲的半导体收音机,那也不是随便想听就可以听的,要知道买两节干电池都快要花掉多半斤麻油钱了,而全家人一个月只能买一斤麻油吃,真不知道母亲是怎么盘算把这一斤油用够三十天的。家里的煤油灯也会常常缺油,我常常在油灯下写作业,经常是熏得黑眼窝,黑鼻孔儿,黑眯画眼儿的,像个小花猫一样,而安上电灯已经是我上中专以后的事情了。我们眼睛里看见最多的是春种秋收、风雨雷电,最大的忧愁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无米下锅。我们并不在乎也无法在乎穿着,只要不冷、不饿、不被冻着就会知足。在那样清贫的时光里,诗歌就是比天还要远的地方,连听说的机会都没有。还不如那些夜空里的星星一闪一闪的,也会在夜深人静时给我们做梦的理由和美丽的遐想。

   一年级学完汉语拼音后开始学着认识汉字,记得我们学会的第一篇课文很短,可以说就是一句话。“春天来了,风轻轻地吹着,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大地。”老师只领着我们读了一遍便清晰地记在脑子里了,不会忘记。是啊,春天原来可以这么美,像我们这些上了学的娃娃脸上的笑容一样美,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不久就学到了人生中的第一首诗歌,古诗《画儿》。“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这么绘声绘色、生动,这么精准的表达,简直让我感到惊叹。放学回家后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家里的年画儿,里面的情景就像诗文中所说啊,也永远记住了老师课堂上讲的一个词语,“诗情画意”。再后来和诗歌有关的事情就是二年级那年春天,全家人为了春种忙得不可开交,我是绝对没有时间完成家庭作业的,而陈老师偏偏留了篇作文,让大家好好观察春天,写篇《春天》的作文,第二天必须交上。而春天于我们根本没有多少新鲜可言,只是一年忙碌的开始罢了。第二天的前两节课是数学课,也没什么难的内容,第三四节就是语文课了。做完课间操我赶快回教室里补写作文,一点儿也不想被老师当着全班的面儿批评了。可是那几分钟怎么可能完成一篇作文呢,我的心里也在闷闷地生气,索性就把想好的几行给他断开句子凑够一页得了,只要能交差不挨批就行。上课铃响了,我的同坐闫俊钦问我作文写好了吗,我就拿给他看那些糊弄人的文字,心里还不住想笑,心想就等着一会儿挨批呢。谁知上课了陈老师刚让同学们坐下,俊钦就举手站起来说,老师,玉儿写的是现代诗歌呀,是叫春天的诗歌。老师说好好,我们先上课,下课再看。诗歌?我写的是现代诗歌么?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是现代诗歌?(也许俊钦知道吧,他是校长的孩子。)当时一定没有谁注意到我满脸的惊诧,下课后老师也没让班长收作文本,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怎的。后来也没有谁和我说起过现代诗歌,我也没有再记起。不过那篇关于春天的所谓的诗歌到现在我还是记得最后一句是:“为秋后的粮仓/打下坚实的基础"。

   再后来听老师说起诗歌已经是我上中学后的事情了。也是语文课,王老师讲课前兴奋地告诉同学们:“说几句和课文内容无关的事情啊,我在调到存瑞中学前的学生赵春霞在XXX知名刊物上发表了诗歌《白杨树》”。并且动情地给我们朗读了一遍,我们都聚精会神地听着,诗歌引领着我们进入到了那么高远那么美好的地方去了,眼睛里充满了羡慕和向往。诗歌,就这样在我的心里再次深深地埋下了种子,我想我长大后也要像那位姐姐一样写诗歌,写好多好多诗歌,也让老师读我的诗歌,心里面满是骄傲和期待。可整个中学时代我再也没有机会接触到现代诗歌,没有写下一首,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再次想起。毕业后我没能考上必须考上的中专(那时医教类学校每个月的助学金足够女孩子的生活费),由于家里条件和现实状况,我很可能就此辍学。父亲说你要是想接着读高中,家里就不能继续供你妹妹们念书,这样的选择结果可想而知。

   后来,有幸在姑姑舅舅的帮助接济下,我得以在乡里的中学补习一年,第二年终于考上了可以改变自己人生和命运的中专学校,也开始了我和诗歌经久不息的亲密接触。开学第一周,有天晚自习刚上一会儿,学生会的干部,宣传部的还有校刊的编辑一起走进教室,他们说希望同学们积极为校刊投稿,诗歌、散文、小小说都行,并且年底评优秀班级时可以为班里加分。听到这个消息,我忽然兴奋起来,我想我可以试试啊。就这样紧锣密鼓地,第二天晚自习时我就到校刊编辑部交了几首所谓的诗歌,过两天又交了两篇小散文。没想到的是他们分两期全都给登了出来,并且通知我到宣传部开会,正式任命为《希望》校刊的新编辑。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也使我开始担心自己,由于各种原因,我的阅读量太小了,积累的这方面的知识也是微乎其微,所以开始以各种方式拼命地补充能量。第二年用父亲给的一学期的零用钱一百元中的七十元交了学费,参加《诗神》刊授学院为期一年的诗歌写作学习,有幸得到了余畅老师不倦的教诲和引导。并在当年第十二期《诗神》发表诗歌《致太阳》,自此与诗歌结下了不解之缘,也注定这一生,与诗歌亲密接触!


飘雪的诗歌写作历程:


《雨景》(1987年《希望》校刊)


那雨 ,那草
好象诗又象画
给人 一种相知相属的美

雨 ,自然地下着
草 ,悄悄地生长着

不听风不怕雷
不问人间冷暖
不知日月何年

就那样
自生 自长 自谢
不期盼明天
不奢望未来

然而
这自然的一切
却有一种让人羡慕
而又望尘莫及的
清醇、逍遥与自在


《假如》

假如
我是雨点
小小的一滴
我也要
勇敢地投入
干涸的大地

假如
我是浪花
小小的一朵
我也要
和姐妹们一起驮起
世界上最大的轮船

假如
我是星星
小小的一颗
我也要把自己微弱的光
撒向可爱的人间

假如,......
不管我多么微小多么微小
我也要把微小的自己
融入到祖国伟大的
长河里!


《 致太阳》(1989年《诗神》)

自从 第一眼看到你
便卷入了一场燃烧的风暴

于是
我化做山,化做海  
从黄昏到黎明
一直等你回归

一颗因你
而流浪的 心
整夜被残酷地冷落着

我明白
终身也走不出你光芒的射程了
尽管
你不能只属于我自己

可你
却是我生命中 唯一的
星辰


《风铃》(1997年《化肥厂报》

一只风铃
挂在窗前
很孤单

虽然
微风吹过
她千百次地,呼喊
永远的没有回音
仿佛是千年的梦
没有圆


被定格在一幅画中
又走入一本书
千年的故事
走到今天
也许
是一种美
很凄婉

只因
他是你生命的全部
你只是
他的一点,挂牵




《做一个宽容、善良的人》(2011年《锐度诗歌.春》三首)

做一个宽容的人
原谅从身边走过的一切,原谅
那个一巴掌掴在自己脸上的人,不管他是谁
也原谅自己有意无意犯过的错误,原谅
那块在黑暗中绊倒自己的石头
原谅命运,原谅爱情
为了最终的离开,我选择
不和这个世界,记仇

做个善良的人
爱上有幸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事物,爱上
那个没有炭火,没有粮食的冬天
不管它为什么贫穷为什么冷
也爱上雨水走失的夏天,花朵凋零,爱上
似水流年,在路口拐弯的风
爱上苦难,爱上死亡
为了表达对有生之年的感恩,我决定
把这个世界,搂在怀里
用心亲近


《小站》

你的小站,在梦里,我曾无数次抵达
你一个人在站台上等,你看不见我
隆隆的火车声,染白了你的头发

你不停地看表,看雪花压弯了指针
风不停地掠过你的脊背,你开始看地面
多于你看天空,看远方,远方的影子
拥着血色的夕阳


《生命》

这条路我来回地走,走了很多年
每当安静下来,都会清楚地看见自己
还在原地,没有离开

命运,在原石的掌纹中,星罗棋布
某种灵性的尺度,某种语言,于身前身后
我无法看透一直黑暗的光阴

活着,是多么值得庆幸的真实存在
或许更像一把天生的火,在荒茫的精神领域游走
燃尽后,熄灭于无形

我更渴望一种穿透,瞬间被穿透的目光
慰藉苍白的贫乏,一场虚无的消瘦,回归永恒
而后,给我翅膀


《烟雨四月》 (2013年《东坡风》)

一个人走进四月的烟雨
适逢落花时节
花瓣雨飘来的忧伤,漫过脚趾的彷徨

多想种下一个无风的冬天,来年
为他开满一树不落的桃红

一个人徘徊在四月的烟雨
孩子们的嬉闹声,惊起春燕的忙碌
那些低飞的翅膀
碰落了电线上一排排的水珠儿

多想邀他在梦里,借来黛玉使用过的锄头
为每一朵飘零的落花都建造一个美丽的香丘
再选个好时候,一起把风筝挂上天空

一个人走过四月的烟雨
小河的怀里装满了花瓣难过的面容
只是不知道来年里,我或者他,谁能够参得透
流水落花,此事年年有

多想,请过路的风儿带个信儿给他
我一个人,在远方,在这烟雨的四月
独自把惆怅写满每一瓣落花,背靠着不开花的树
看着开花的树,目光彳亍



《谷郡冬天》 (2013年《长城文艺》)

那些迷人的时节,再一次离开
春天的花朵,夏天的雨水,秋天的金黄和果实
他们都依次远去,只留下我
在这光秃秃的塞外小镇,在谷郡
一个人度过漫长的冬天

窗外的树木,原野,远山,那些小生灵儿们
他们都比我坚强
树在根部蓄积着温暖,原野像是长眠不醒,而远山
穿着厚厚的铠甲,迎风挺立
怎么看都觉得他像戍边的战士,那么威严

只有我蜷缩在屋子里,守着炉火和孤单
期盼着春天,或者一场大雪的洗礼
也许我可以像窗外那些景色一样宽容和淡定
面对季节变换和匆匆流走的光阴,面对失却的美丽
做到不伤感,不忧心,不悲戚。



《幸福》 (2013年《诗选刊》六首)

春天来了
我必须赶着我的马儿不停地走
走到深秋,走到大雪覆盖了道路

雪花是最美丽的花
当她落上面颊的时候
你一定可以嗅到天使淡淡的体香

一家人关紧了门窗
透过玻璃看雪花书写浪漫
守着粮食、守着温暖,守着几本书
守着冬天

有时,妹妹的陶瓷罐里
硬币落下的声音
够得着,午后阳光的笑脸

父亲从县城里带回的冻柿子
漂亮的花布、两个小书包
几包珍贵的点心
这些简单的幸福,足够一家人
笑到元宵节来临

笑到
永定河再次解冻的时候


《故乡的美好》

母亲,我是不是不该出生,在我来的前几天
爷爷却离开了人世,我的哭声
是不是惊落了院墙上几棵新生的毛毛草?

那一年出奇地风调雨顺,村里人都说这年的娃儿命好
童年像自家地里的庄稼,在缺少雨水的时候
我的头发就开始发黄、分叉,可是
每当想起童年,它依然像站在电线上的三只、五只的麻雀
那般叽叽喳喳幸福地说笑

母亲,我是不是不该嫁到远方?
外面的世界再喧闹繁华,我的梦却依然夜夜都在故乡
我的心是不是挂在了村口老榆树的梢上
它像极了姥爷坐在冬天里,叼着旱烟袋的微笑

母亲,我是不是像秋天飞走的小燕子,春天
还会赶回来筑巢?这一次遥远的旅行
我不知道回家的路线,会是多么的山高水长
在我越来越冗长的文字里,过多地写下了故乡的春天
春天里,一棵又一棵的榆树上结满了,一串串的小榆钱儿
小鹅的嘴儿一样地,浅黄。


《清明时节》

又快清明了
雨点儿已踩到发梢,踩到睫毛了
我想知道,奶奶坟头儿上的荒草是否又早早转青

这个时节适合最透彻的思念
和坟前飞舞的纸灰无关,和絮叨的话语和泪水无关
适合用雨丝一样细密的银针穿过心脏
就那么,认真地疼几下儿

很少去奶奶坟前祭奠
奶奶说她不信那些,只要在每年这个时候想着她
她在那边就会收到温暖
可每一次清明都会堆积每一次对奶奶的亏欠

我知道在远方,有那么一小撮儿黄土
会收留我全部的悲伤,我匆忙的脚步,直到我成为他们
成为想念和忘记,成为过往
只是不知道那时的我,会离奶奶更近?
更远?


《哥哥,再见你时》 (哥哥,哥哥,情诗之——94)

哥哥,再见你时
时光已反反复复地,把我们的头发漂洗成白色
相信远方,相信眼前
忘记多年前的离别
相信那场雨水划过土地上的创痕
不是原本的罪恶

这个世界,再见你时
我该拿什么来形容一年又一年
形容别后的情景,形容我们已年老的眼睛里
花儿们盛开的光芒
抑或隐藏?

哥哥,狠心斩掉的那个春天
我们送走温暖,送走心窝里狂长的绿色
而遥远的金黄,将用来掩饰多年后
多年后的曾经,不悔
不悔不怨

再见你时
所有剩下的可能,可能的回忆和憧憬以及错误
错误不在你,在于风
在于不能回转的流年和不可原谅的
——来生再见。


《这一世》 (哥哥,哥哥,情诗之——91)

这一世
你只在我一炷香的意念里,来过
无悲,也无喜
哥哥,你在佛前轻轻走过的脚步声
惊动雨帘外,那片片沙沙的叶子
片片怅然,似哭

可是哥哥,漫卷经书里的天地
可度你?可度我?
赐我们一瞬间,彼此记得?

皈依成你门前的一块儿青石
依依地守候
若有谁,在耳边轻唤雪儿的名字
那桃花,便在春天里
又粉红了几分

千里之外的似水流年
哥哥,你在佛前,你在佛前赶你的路
我在你的经堂之外,再一次
再一次把春风
剃度。


《我不想要月亮了》 (哥哥,哥哥,情诗之——89)

哥哥,我不想要月亮了
星星也别出现
反正夜是黑的,这黑黑的夜里
什么也不需要看见
在那一大片黑暗里睡觉,一个人的呼吸声
便是你给的,全部世界

可是哥哥,你知道一切都不像我想象的那样
月儿它还是在梦里,来了
它在村边儿左拐的路口儿,等我
在屋脊上、在树梢上等我,我背对它
佯装看不见

这么明晃晃的白在窗外,荡着秋千
哥哥你说,如果它是一枚干干净净的银锭子,多好
天一亮,我一定果断地把它卖了
为你换三尺阳光
换米,换盐,换衣穿



《千世之王》(爱之诗)
(2014年《河北诗歌地理》)

我的千世之王,我的你。谨以此诗献给前世的相识,相知,献给心中那一片蔚蓝色的爱琴海。——题记

1
午夜十二时,世界静若处子
神的纽扣洁白,史前之光透过地心
此时,照亮我们的眸

有睡意轻伏于你的胸口,微醉
我一直不敢承认,你来了的真实
可是你,来了

火,跃出最底处的黑,跃过身体
跃出潮汐的脸,我的千世之王,光明
我的你

2
光的矗立,点燃黑暗遗留的孤独
让一切跟着开始,而开始
暖,沿着手指,汹涌

灵魂于原野之上,灿烂我们的目光
一树一树桃花一路尖叫,再次重复鲜艳
不必明白它的短暂,放下这一切

在最耀眼的光里,梳理每一根头发
我的王,爱与恨,合而为一

3
悬于空中的利刃
雨,劈开风的奔跑,绿色重现
等待你的呼唤,叫醒我名字里的玄机,叫醒
耳珠儿前千年的痣记

飞吧,尽力
让羽毛长满身体,去碎裂的骨头里求解
柔软的声音

再次诡秘的世界
我的王,花开成水之汪,水开成花之艳,高高的火焰
微启的,唇

4
来,给我太阳的香味儿
小草、小花、树木,来回地走动
亲吻泥土里傲慢的潮湿,亲吻卑微的歌者

千山万水,聚拢而来
意外的荒芜,不来、不走,从高处跌落
从远古,闪电,斜插进天的心

来,我的王,给我绝世的伤痕
最骄傲的,痛

5
燃烧的原野,燃烧的天空,羞涩的太阳
奔腾的风,安静的泥土
有鸟儿掠过,你说,好美

走出去,放飞云朵,放飞湖面上的波纹
雨的背后,放飞我们的歌声

我的王,我不说话,我只在你的唇齿间
一生余香,残留



飘雪新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aibeizhibei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5-12-23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首读,欣赏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4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铺子 !祝福平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5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是内心的宗教,这种热爱根植于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5 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生是独具色彩的,是另一重生命的热爱。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7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缘嘉措 发表于 2015-12-25 23:03
诗歌是内心的宗教,这种热爱根植于心。

谢谢真缘嘉措来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7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缘嘉措 发表于 2015-12-25 23:05
这样的生是独具色彩的,是另一重生命的热爱。问好。

问好真缘嘉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8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飘雪来心情,很高兴!记得我来诗歌报第一个回帖就是你的鼓励,给了我信心……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浮云如花 发表于 2015-12-28 14:56
看见飘雪来心情,很高兴!记得我来诗歌报第一个回帖就是你的鼓励,给了我信心……问好!

如花真是有心人啊!
谢谢来读,遥祝安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0 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诗行,在大厅当版主不容易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杨望远 发表于 2016-1-20 00:44
欣赏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诗行,在大厅当版主不容易啊

谢谢!问候望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3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两次读飘雪姐姐发在《诗选刊》上那六首诗两次泪流满面,我知道这是因为飘雪姐姐在里面溶入了太多的情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2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人生。学习,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3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灿烂星河 发表于 2016-1-23 22:25
两次读飘雪姐姐发在《诗选刊》上那六首诗两次泪流满面,我知道这是因为飘雪姐姐在里面溶入了太多的情感。

谢谢灿烂星河!

祝福春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3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876041763 发表于 2016-3-2 16:22
诗意人生。学习,欣赏。

谢谢!问好87604176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9-5-20 16:2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