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最新】《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840|回复: 29

[年鉴投稿]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卷征稿启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3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由诗歌报网站主持编辑出版的《中国网络诗歌年鉴》是中国诗歌界的重要诗歌选本,自2005年开始,已经连续出版了10年,该书立足诗歌报网站(论坛)、兼顾全华语网络诗歌各大重要交流阵地(论坛、博客、微博、微信)
年鉴1.jpg
每年一卷,记录中国网络诗歌盛事
  每卷百人,尽览网络诗歌优秀文本
立足诗歌报,着眼全球华人诗家
  依托互联网,打造公正诗歌选本




版头1.jpg
友情出境书模:丁小鹿(诗歌报微信公众平台义工)

【诗歌报网站讯】诗歌报网站一年一度的年刊选本《中国网络诗歌年鉴》2016卷正式开始编辑,请各位移步诗歌报论坛( www.shigebao.com.cn ) 挑战者版发帖投稿,发帖时请选择标签[年鉴投稿],截稿日期:2017年1月10,过期不候。入选诗人,暂无稿费,赠阅当期年鉴样书一本,诗歌社团和地方诗群集中投稿请统一制定一人为年鉴样书接受人。理论文章请发布在论坛“诗歌理论”板块。(值班编辑: 诗歌报网站站长 小鱼儿 微信:shigebao_com)

年鉴2.jpg

投稿请单独开贴,每人限三首左右!
最好附上个人简介!
发表于 2017-1-3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晓鸣 于 2017-1-3 11:07 编辑

沙发 问好鱼头,祝福新年每一天。不知道是否可以投古风?
  咏宁化
   文/许晓鸣
千年古邑唤黄连,
汀府建州有渊源。
龙光牛斗分闽赣,
山接武夷连云天。
翠阳之籭古县邑,
昔有八景最宜观。
江山览胜多沃土,
钟灵毓秀夸世间。
翠水清流龙津渡,
东华凭岳隐神仙。
牙梳物华世所稀,
鸡公岽顶愁攀援。
古越荆榛多土著,
汉畲苗壮共繁衍。
史达殷商可稽典,
秦风汉韵唐宋冠。
鹿行山野多林莽,
虎啸深林惊层巅。
巫公罗俊拓疆土,
振臂一呼众心连。
令纪罗公思谋远,
史册芳名共承传。
铭宗念祖播芳泽,
祖地石壁客家源。
五洲遍布炎黄后,
华夏风流天下闻。
回首客民多褴褛,
两晋五代凡五迁。
烽烟正盛灾民乱,
九死一生到江南。
依稀犹记大槐树 ,
难识家庙在何方。
跋山涉水到石壁,
开基垦壤玉屏山。
从此远离八王乱,
择居僻壤胜桃源。
万民同穆怀乡愿,
百姓同瞻客家渊。
高木千寻皆有本,
大江流长终有源。
浚源求通思贤俊,
举笔搜肠赋俪骈。
秦汉文风建安骨,
多少贤良出黄连。
郑家有子称文宝,
诗赋文章天下传。
李公世熊名更盛,
博物钻研多名篇。
诗书画艺三奇绝,
瘿瓢不辱领此衔。
南伊北邓皆善隶,
伊公秉绶出黄连,
父子二人皆名廉,
翻阅经史可共瞻。
显宗腾蛟皆张姓,
交趾犹知张状元。
大贤小才不胜举,
忠臣直吏举世闻。
节妇烈士数不尽,
代代人杰有黄连。
毛公曾咏如梦令,
岁月峥嵘近百年。
湘江一役多惨烈,
惜留多少壮士魂。
宁靖归化求大治,
万古江山有遗篇。

20170102

千字诗
文/许晓鸣
(一)神话篇
一斧力把混沌开,
浊地清天自安排。
宇宙洪荒谁最拽,
首选盘古莫相推。
虎豹长虫生荆莽,
水患虫灾继相随。
岩扉石罅且藏身,
朝不虑夕命多乖。
共公怒触不周山,
柱断破天究可哀。
女娲炼石成五彩,
朝霞暮霓终不改。
十日在天黎民苦,
后羿挽弓射金乌。
人中勇土名夸父,
敢与天日比速度。
饥渴交困身先死,
化作陵谷遗青史。
哀民生来疾病困,
神农鞭药尝百草。
饥肠辘辘难裹腹,
后稷教民植五谷。
茹毛饮血腥味稠,
燧人取火解千愁。
汪洋泽国多洪荒,
始有圣人治水患。
盗得息壤灾未除,
屈杀禹父怒难消。
三过家门不还家,
大禹治水有奇招。
疏渠浚源重利导,
人间旱涝灾难消。

千字诗
文/许晓鸣
(二)朝代变革
史前万年记不清,
传言黄帝战蚩尤。
炎黄互战终融合,
华夏从此祭轩辕。
唐虞尧舜终相继,
家天本从禹夏起。
商汤灭夏因桀暴,
周武兴兵毁成汤。
纣坠鹿台商告罄,
西周东周八百春。
五霸兴起王室弱,
终有七国争雌雄。
赳赳老秦最雄武,
力克六强成一统。
两代皇朝因残暴,
楚王一炬灭秦朝。
楚汉争霸时不久,
汉用三杰灭强楚。
高祖建立大汉朝,
西汉东汉数百年。
汉末宦官多弄权,
气数已尽运难全。
魏武挥鞭定北方,
三国鼎立数十载。
司马智谋安天下,
结束纷乱晋一统。
西晋东晋也不久,
进入南北混乱期。
北有北魏接北齐,
南有宋齐又梁陈。
杨坚夺位建大隋,
两朝移权交李唐。
唐末五代复十国,
五代梁唐晋汉周。
周朝权交赵匡胤,
陈桥兵变建大宋。
辽夏金国共相存,
陪宋皆灭到大元。
弯弓射雕真勇猛,
荡平天下达幼底。
蒙古铁骑不可挡,
四方诸候皆裂胆。
马上皇朝终不久,
朱家和尚建明朝。
手足相残不可挽,
朱家子孙气不振。
王刘两阉魏忠贤,
代行皇权乱朝纲。
天昏地喑民不堪,
四方豪杰起义兵,
闯王率兵入长安,
煤山之上君王死。
冲冠一怒为红颜,
三桂开关延清酋。
平西一梦已南柯,
顺治入关成一统。
先有康乾两盛世,
天朝大国威天下,
闭关锁国运始衰,
鸦片利舰海上来。
太平天国起东南,
清廷衰弱日趋亡。
幸有湖湘曾国藩,
荡民匪患暂得安。
师夷长技以制夷,
洋务运动求发展。
列强亡我心不死,
八国联军似狼豺。
辛亥冒出革命军,
从此宣告帝制终。
戊戌六君靖国难,
庚子赔款势难振。
山河碎破叹陆沉,
各方义士共兴邦。
从此建立大民国,
袁氏复辟自灭亡。
城头变幻大王旗,
军阀混战不可休。
蒋公专权手遮天,
誓灭赤色再攘外。
九一八后卢沟桥,
暂泯仇隙御敌酋。
八年抗日太艰苦 ,
扬眉吐气烽火休。
两党纷争又内战,
三年兵戈终夷患。
半岛烽烟终又起,
跨江援朝挫美帝。
睡狮猛醒立东方,
兆民共唱东方红。


201612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3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许晓鸣 于 2017-1-3 21:12 编辑

这些碎石,希望能有一粒会打动编辑的法眼。

许晓鸣的诗


《西北以北》
与江南长草长木一样
西北长戈壁和沙漠
江南的青鸟
鸣过后天空更空了
西北的驼队
在风沙里遗落一串驼铃

南方的树影铺满地
西北的日头
如喝酒的汉子敞开了胸膛
南方的露 依恋着花木
西北的尘
把城堡埋进泥土

西北的土壤
适于野性生长
而江南 有马蹄声
踏响黎明的青石板



看一朵云轻盈出岫
文/许晓鸣

一朵云 轻盈出岫
鸟鸣声里  秋水鸣筝
唱出蜿蜒的岁月
流出的缠绵

一只穿越史前的蝶
在花飞舞着羽翼
云在高处 在烟波缥缈间
一朵花痴痴相恋红尘

浩浩汤汤  谁抚弦而歌
那琴不是碎了吗
高山流水   一首老歌谣
恍如天籁   迎风而来

且听风吟 在庭前花落无声
而天边 云舒云卷
风尘何须叹
心自悠然  不应有雾
20160902


     阳迟山漫想
          文/许晓鸣
在阳迟山  阳光迟迟抵达茶头窠  
蜜蜂在漫山茶树上飞舞
翠鸟在丛林间幽鸣
半亩青塘 泉水汩汩

琅琅声里  你穿越秦汉晋唐
在明的未世里 你始终不愿相信日月已流逝
你的戒尺  在童子耷拉的脑袋前晃过  
胡尘万里乡关泪
遗民的痛  植入膏肓
满纸的圣贤文字 字字带血

你或清或浊的泪  
浸泡着几卷残书
你陪着屈贾韩庄
从汨罗江抵达桃花源

月下滩头   谁鼓琴而歌
如果允许 我愿成为你的童子


许晓鸣,客家人,原名许兆河,曾用笔名怀燕,宁化李世熊文化研究会会长,曾有诗歌在《中学生语文》、《汀州客家》《三明日报》等刊物和《诗歌周报》等网刊发表。有诗文入选《三明诗群》和《沧桑一叶》等出版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3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投稿请单独开贴,每人限三首左右!
最好附上个人简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3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年鉴投稿】

浙江杨东增诗选

◎拾荒者镜像(组诗)

1

右手提一梱旧报纸
肩上背一个沉甸甸的黑塑料袋
左手拎一打拆散的废纸盒
她弯着腰,踽踽独行
地上起冻的积雪,咯子咯子哭泣

2

可以回收的
不可以回收的
拾荒者说
垃圾分理,我们是做得最专业的

3

她冻疼了的手,伸进垃圾桶
捞,扒,捡;捡,扒,捞
老天像看见了自己的娘
如泪的雪落下来
在她紫色的线帽和黑色的棉袄上
不肯化去

4

他一次一次地把满满的垃圾桶
往自己身边拽,用肚子顶着
双手在桶内,捞,翻,捡
然后,大包小包挂上轮椅,凯旋

5

一些背篓子的黑影
在如山的垃圾堆里,蠕动、攀爬
捡拾属于自己的生活

◎老屋的记忆(组诗)

米缸

全家十口人吃饭那几年
令母亲牵肠挂肚的是那口米缸
如果量筒舀出缸底的声音
母亲就会催父亲挑上稻谷去加工厂辗米
如果谷仓见上了底
父亲就会推上独轮车去百里之外借谷
杂粮收获的季节,母亲最忙米缸浅得最慢

箬叶

母亲走了十多年了
最后一个端午,包粽子留下的十几贴箬叶
至今还挂在楼梯头的板壁上
曾想在端午的时候
把这些箬叶当作锡箔一样烧给母亲
但想想,母亲这一辈子喜欢用陈箬叶包粽
这母亲未雨稠缪的传统
还是留着吧,像凡人哲语一样挂着

补鞋机

父亲五十岁那年买过一台补鞋机
从此只有小镇上可从看到的补鞋机在村里
有了位置
父亲坐于村中,守着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默念
缝补了三千六百多个日日夜夜
终于有一天攀上改革开放的好日子
补鞋机收摊,享起清福

独轮车

父亲一去世
朝推清晨晚推月亮的独轮车失去了好把式
两只角倒立在地上
轮胎也泄了气

扁担

艰苦的日子里,扁担也分类
毛竹的、硬木的;翘头的,钩子的
钩子扁担与两只木桶专事挑水
一日三担,三百六十天,天天不能少
自从村里各家各户装上了免费的自来水
几乎在同一时间
水缸移作它用,钩子扁担挂上了墙,休息

锄头

老屋墙上挂着的锄头,像一个一个“7”字
太想土地了
它们,连生起的铁锈都是泥土的颜色

◎四门村的老屋(组诗)



墙面上漏出的泥痕有多长
对老屋的担忧就有多长



看见熟悉的门环
忍不住走上前,敲了起来
身体里的童年
在大喊:爸,妈,开门
离世十多年,爸妈再也喊不起来了



二十多年前,父亲吩咐
我用木炭把手机号写在老屋的泥墙上
父母一有事就到村店打我的电话
父母离世十多年了
村店的公用电话一直没有拨过我的电话
我再也没有听到过父母的声音



老屋的墙缝
一道道,一条条,里面藏着许多往事
一手伸进去,可以挖出一大把
这些墙缝里的往事
花上后半辈子的光阴,也掏不尽



老屋土灶烟囱的位置一直没变
灶身与铁锅,从少到多,从小到大
再由多到少,由大到小

土灶喂养的人口与日子的苦辛,做加法
母亲生下大哥后,间隔或一或两年,增加
姐姐。二哥。我。弟弟。大妹。小妹

我们七个孩子的长大后
土灶的负担与生活的艰难按照婚嫁
分家的顺序,做着减法
大哥。姐姐。二哥。弟弟。我。大妹。小妹
最后老屋里只剩下爸爸妈妈
偶尔唱着“常回家看看”歌词的子孙



回老屋,忽然想到,去看看父母的房间
走上仄仄的楼梯,右拐,扶栏走入
蚊帐开着
老式雕花床上放着一条厚厚的棉被
两个绣着鸳鸯的枕头
挨得很近,很近

这是为堂前遗像里的父亲和母亲准备的



父母健在
老屋的炊烟,时短时长,时长时短
每天,点在生活的大坐标上
几十年了,把每个点连接起来
居然,成了一个好高好大的抛物线
断炊地方,是0点,也是一滴沉重的泪


作者简介:
浙江省桐庐县人。至今在《星星》诗刊、《参花》、《诗歌周刊》、《中国风》、《中国诗》、
《诗中国》、《齐鲁诗歌》、《火种文学》、《河塘文学》、《富春文苑》、《胡家芝艺术研究》、《富春文苑》、《月亮诗刊》、《二月文学》、《诗词杂志》、《渝水诗刊》、《诗导刊》《中华散文报》等发表诗作500余首,曾获“东方美”“全国诗联书画大赛”银奖,第二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杭州市“我的杭州,我的家”诗歌大赛一等奖,第三届中国火种文学奖优秀奖,首届中国当代文艺“桃李芬芳原创作品”大赛现代诗优秀奖。有诗入选《中国网络诗2014年精品》、《精典短诗  当代方阵》、《2015民间诗选》、《中国当代千人诗歌》、《汉诗三百首鉴赏》、《芙蓉国文汇》、《2015浙江好诗歌》等。

姓    名: 杨东增
通联地址: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城南街道罗兰公寓七幢202室
邮    编:311500
联系电话:13606600423
电子信箱:ydz0423@163.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3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年鉴投稿】

翠湖,我天天念叨的名字
 作者:蓉儿

1
月光,寂静地铺展开来
翠湖梦
充盈,湖水泛起鱼的泡泡

鱼,想飞到天上去
这是她的愿望,她和我约定
不公开这个秘密

2
白鹭,经常在夜里失眠
她不断地在水下寻找
鱼的踪迹

芦苇摇曳着,摇碎月光银
绿,常常踩着银子
每一步都那么亮

3
蛙鸣,是染上蓝以后有的白
那是中国画的留白
是神笔马良给浦江的馈赠

宋词,也不过如此
唐诗,也不过如此
写翠湖的文字有了清白的空灵

4
彩虹桥,变幻各种光影
里面有浦江的子民
唯独没有我,我在岸边,在水下

我远在花漫的冷坞,远在
醉美的檀溪,我的乡愁
在水里,云卷云舒

5
荷叶田田,就像洗掉了铅华
莲蓬,尽显丰腴
红蜻蜓。是俗世里最出尘的静

蝉。是七月里最忙的顽童
叫声让夏夜凉了几分
有些葡萄的甜,正在醒来

6
翠湖。其实算不上湖
是芸芸众生追求的心境
般若的智慧,浅浅淡淡

她是浦江人一直来做着的梦
她像一颗明珠
镶嵌在老百姓的心里,亮着,亮着

2016-7-15于北京像素



请允许,我们在三江口做傻事
 作者:蓉儿

顺着高速路口走,就能到达
三江口。水清澈,清的如翡翠
湿地公园,草嫩绿,绿的化不开
白鹭款款戏水,游人如织

公园和水,不仅仅是兄弟姐妹
不仅仅是土地和河流
更不仅仅是天晴和下雨
她呀更是青山和绿水,金山和银山

她还是丰收和喜悦
是我和你,小伙子和姑娘的爱情
是高跟鞋的挻拨和超短裙的半透明
是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

我和你,属于土地爷
白狐,花魂,鲤鱼精
她们魔法无边,让传说和歇后语
有了神奇的魅力

我和你呀,誓言那么美
一辈子,山水和田园
李子树的花信,葡萄藤的缠绵
反复研读向日葵

我们从此,天天做傻事
用玉米杆撑太阳,用红薯藤钓月亮
我们不管春夏,不管秋冬
只用炊烟回家,相濡以沫

2016-7-17晚于北京像素



在仙山,我想有一座木屋

蓉儿

在半山腰,白云把山羊从阳光的缝隙中
赶出来,圈进细竹编织的栅栏
牵年花和爬墙虎,从爱情里
开始蜿蜒,和羊群对峙
眼里的修辞,和我的短发一样
盖过屋檐,炊烟袅娜,有淑女风范

我喜欢这样的木屋,希望有杜甫
那样的男主角,随手种下的诗
有小蛮腰,有玲珑身
月亮挂在耳坠上,叮当作响
每首都有花一样的名字
羊群跑进跑出,脚印里都有诗芽长出来

我负责用鸟鸣给诗浇水,培土
还可以,着旗袍,描眼线,梳发髻
在月夜里,点香,沏茶
用带露的花瓣研墨,吟诗,作画
还可以青梅煮酒,陪桃花推杯换盏
醉倒春天

2016-8-3于北京像素

个人简介:张笑蓉,笔名蓉儿,五月风。浙江浦江人,退休检察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金华市作家协会理事,浦江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小诗》网副站长、副主席,《中国小诗》主编,《中国微型诗丛》三套30本书统筹,《松吟.文韵》主编,《浦江文学》诗歌栏编辑,《网络微型诗300首》副主编。出版有个人诗集《紫藤花轻轻地开》《月泉微吟》,有诗及小小说等文学作品发表于《星星》《绿风》《诗歌月刊》《诗潮》《中国文化报》《检察日报》《中国微型诗300首》《网络微型诗300首》《浙江作家》《葡萄园(台湾)》《文学港》《天池小小说》等百余种诗刊及选本;多次获奖;诗作《荷韵》并荣登《中国微型诗300首》封面。

通联:浙江省浦江县恒昌大道17号 邮编322200  张笑蓉
手机:13777506626(微信号)  18967977817 
邮箱:102144393@qq.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3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年鉴投稿】张洵的诗四首

星星的荣誉

露珠被暗暗期待
喧嚣过后,黄昏隐于山后
该活跃的都投身到鲜亮的多面镜上
都在翘首仰望,包括动植物
冷寂的夜空被温暖笼罩
弥漫的光线,诱惑追随者
惬意,幽香的美玉
星光的手指,被一再燃成火焰

天花乱坠,导演剧情的世态
那些琐碎尘埃,终究要归于黑暗
被深邃助长的心跳,应和清爽的呼吸
观赏一种质地纯粹的光芒
胜于花容粉黛的妆饰
草尖复活着视线
高远的宇宙,荣誉在上

小慌张

压不住苗头
自燃是迟早的事
窘迫,错乱的言辞
镶着金粉门面
使一颗心跳悬浮,蛊惑着
被我孤注一掷

缝隙中,身手步步惊魂
要比沙堡蜃楼真实
雨打浮萍,动听的画外音
模糊低矮的视线
退堂鼓敲在夜半骨节
加重灵魂的褶皱

路灯拉黑孤独
谁在镜前修补着鱼尾纹
面墙思过的欲望,提到嗓子眼
获取,或不轻易放弃
如电闪短暂而活跃,慌张的
找不到事发缘由

花儿寂寞的开

夜深,大地酣睡
我在倒嚼着枯草滋味
光线很低,梦被拖入边缘
掩住时间齿轮,花影
漫向寂寞的床边,艳遇
荡漾的水色,正花好月圆
忘掉白日里的喧嚣,陌生的脸
相互逼视,尘世的浮华
趋于胆怯的脚步,细碎可辨
花儿就这样开了,幸福的诱惑
似近似远,黎明来临前
也许还需热烈一阵

远行的火车

在我老去之前
怕追不上远去的火车了
它不知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惯性的时针刹不住闸,擦出
多少人间的烟火

南来北往的过客拥挤不堪
狐疑,各色身份不明
意识被挤进胸腔
脆弱的骨骼又矮一公分
我竟然向后倒在原点,一片陌生
这是自然的归宿吗

看不清繁华的风景
整齐划一的模样,哑口无言
活像赶庙会,擦肩接踵,人声鼎沸
如何安放虔诚之心
交给含笑佛祖,祈求财运亨通
这很诱惑膨胀的神经

我把一生都交出去
交给进退未卜的命运
火车呼啸而过,残留空茫的风声
还有体香,与浊气
梦还在,生活还要日复一日

透过窗口,前方闪着迷人的绿眼睛
不管沉浮也罢,悲喜也罢
现在,心正被欲望俘获
没有止步的理由

【作者简介】原名:张洵,网名:风行天下。在吉林省通化市二道江区通钢二中工作,高级教师,现做工会宣传工作。爱好阅读与写作,2012年中期触网习诗。诗歌散见于《星河》《诗选刊》《辽宁诗界》《诗歌周刊》《诗歌报月刊》《映山红》《刀锋.自在诗歌》《大别山诗刊》《北京诗人》《诗东北》《西部作家诗歌》《中国现代诗人》等多家纸刊,及网刊、论坛刊发二百余首。诗歌作品入选《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

地址:吉林省通化市二道江区通钢二中
手机:15844559317
邮编:1340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3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年一卷,记录中国网络诗歌盛事
  每卷百人,尽览网络诗歌优秀文本
立足诗歌报,着眼全球华人诗家
  依托互联网,打造公正诗歌选本
-----期待,支持,小鱼儿站长辛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4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北印象(组诗)
    ——滇人

张掖大佛寺

于这喧嚣的尘世中
静静地躺着
一尊慈悲的佛
侧目注视着
芸芸众生
……

月牙泉

大漠中一只永不干涸的泪眼
千百年来默默守望着
不远处伤痕累累的莫高窟
以及历尽苍桑的中华文明
……
来到这儿
谁还会说
眼睛里容不下沙子呢
……

莫高窟千佛洞

清晨
站在低低的三危山下
于秋意正浓的山谷中
沐浴着这万佛之地的圣光
仰视直抵山顶的九层佛塔
山顶是延绵起伏的沙漠
沙海茫茫——
是谁于这荒漠中开一方佛的圣地
曾经冰冷的石壁
被虔诚的信仰开凿了两千年
造就这一片洞天佛地
千百扇佛门为众生敞开着
我们该从那一扇门步入呢
…….

怪树林

因为彼此眷恋着
三千年的生死相依
不管是站着或是倒下
都不离不弃 
沙漠与胡杨
在风中
相依着老去 
……

黑水城

被黄沙淹没了的城池
残垣断壁破败不堪瓦砾满地                                                   
在夕阳下展示着悲壮与苍凉
昔日的边关之城
曾经见证了一个王朝的兴衰
黑将军的灵魂仍在不远处飘荡
久久不肯散去

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当绝望再一次来袭
当信仰的源泉干枯
不远处的胡杨林
瞬间轰然倒下
留下满地的叹息和悲鸣
……

额济纳胡杨林

当太阳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
当林间的湖水泛着金光
大片大片的胡杨树
和一群一群的游人
身上披满火红的金光

从一道桥走到七道桥
再从七道桥走回一道桥
当秋意正浓的时候
抖落身上疲惫的叶子
踏着满地金色的记忆
做着来年的春梦

西夏王陵

贺兰山下
一座座高大的土茔
见证了一千年前
一个民族的辉煌与没落
一场从蒙古高原刮来的沙尘暴
铺天盖地所向披靡
踏破贺兰山越过黄河
一场延绵了三月的大火
城池故国家园毁于一亘
男人女人小孩一个不留
一个民族
仅存那高高垒起的黄土堆
——被烧焦了的黄土堆
寸草不生的黄土堆啊
尤如秃发的党项男人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4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一卷,小鱼儿又要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4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抓紧交稿,各位版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4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已按要求投到“挑战者”【诗歌年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4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雾霾说

麦萨

《胎儿说》

妈妈,
雾霾那么大

我在子宫里
安全吗?

《麻雀说》

我飞
我飞

树枝在哪?
一粒粮食在哪?
田野在哪?
大地在哪?
天空在哪?

《红绿灯说》

这雾霾天
我色盲一个
也纯粹是一个摆设

安全在哪里?
狗屁安全
我真有点
像盲人摸象

《阳光说》

与其说我度假去了
不如说
我被绑架了

悲哀啊
人类在一天一天
在不断
作贱自己!

《白云说》

曾经的我
已经死掉

洁白的比喻
在小学生的作文里

《天空说》

还我蔚蓝
还我白云
还我飞鸟
还我辽阔
还我阳光

《月亮说》

好好的天空
被人类糟蹋了
就中国这一块

这一次
中国的月亮
躲来躲去
最后
好像也出国去了

《星星说》

眼睛睁不开了
被雾霾迷住了

好多好多年了
中国的夜晚
不再是漆黑

《小草说》

这雾霾太大了
我太弱小了

我想
戴口罩
我想
进塑料大棚

《清风》

不要再谈什么清风

大地之上
到处乌烟瘴气
雾霾不跑出来才怪呢

《祖国说》

我悲哀啊
我的人民
连干净的呼吸都没有了

雾霾啊
谁让你活着?
谁给你权利
让你张着一张血盆大口?

《上帝说》

如果我的眼泪
可以驱走雾霾

我愿
流出最后一滴仁慈
2017.1.4。

简介

麦萨,曾用笔名范北城、麦莎,本名范红杰。河南作协会员,曾主编延伸诗刊。有数百首诗歌发表于《诗刊》《星星》《诗林》《绿风》《诗潮》《中国诗歌》《中国诗人》《北京文学》《草原》《诗歌月刊》等多家刊物及选本,出版有诗集《乌金》《寂静的春天》。延伸诗社创办人之一,现居河南焦作。

联通:河南焦作市岭南路华盛小区5楼3单元303号、范红杰、454100

136086328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GMT+8, 2017-9-21 23:0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