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楼主: sherrika

重要的话之一部分1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上午去上海彭浦镇派出所,拿着一张手写材料,和身份证。想谈一谈“解决饥荒问题”和“解决养老问题”。和我对话的民警没和我多说什么,说帮我检查指纹(我有十个箩)的女民警姓“王”。材料上写着“我是上帝”、“我的身份证号码”,希望政府调配资源“解决饥荒问题”、“解决养老问题”。材料上也有我印的我自己的双手的掌纹和指纹,并画了印指纹时手的图形。帮我检查指纹的女民警没仔细检查,只是看了2个。她是不是姓“王”,不一定。我找“李民警”,他们说不在。我说明天再来。他们将材料收进去了。明天我想跟窗口的民警谈谈如何验证我是上帝的事。他们有民警曾表示要验证。(我记忆里是这样的。)明天我还想跟窗口的民警谈谈“如何解决世界人民饥荒问题”和“养老问题”。今天在这个派出所时间大概是10分钟。
——陈远(sherrika)公元2019年10月9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39、麻线、麻绳、麻衣的发明!盛水陶器的发明!

麻线、麻绳、麻衣的发明!
半坡村周围生长着野麻,他们发现麻秆上有层长长的皮。皮撕开变成一条条线,一条条线可以做成网、搓成绳索。他们想到,编个密密的网披在身上,恐怕比披树叶要舒服吧。于是他们砍出更多的麻秆、尝试起来。编了一天又一天,终于编出了一大块布,这个人摸摸,那个人往身上盖盖,都说这布温和。半坡人高兴极了,他们找到了更好的御寒物品。

盛水陶器的发明!
“在柳条篮子上涂上泥也可盛水,就是有点浑”,就拿起屋里的篮子拿到火上去烧,这样不经意地就烧出了陶器。

引自诸葛祥蜀和赵荣织主编《中华五千年》北京燕山出版社“新世纪版”之《散播在大地上的文明篇》之《半坡遗韵》,第7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40、作为上帝,需要将自己认为最关键的问题,向政府机构提出来。并写上自己的真实的想法和观点。收录档案。国家会保存的。在必要时,拿出来研究和运用其中的道理和真理。——陈远(sherrika)公元2019.1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最大最好的上帝!
我的灵异经历,奇幻

陈远
身份证号码:310108198112112644

政府,你看看,给我一个答复!

2019年6月12日,开始记录。都是我真实经历的,记忆中的,如果存在某种记忆偏差,也是极少的。

●有灵魂存在吗?
1、2007或2008年5、6月左右,我以前学校寝室的室友,也是好友,生癌症过世。我那天被叫去了,送她。她就睡在客厅的棺材里。但我突然感觉,她的一个脸型(透明轮廓,无色的基本型)出现在半空中,灵柩上方。感觉这个透明轮廓脸型对着我笑,感觉她说:“陈远,你能感觉到我呀?我很开心。”说的时候特别幸福,因为摆脱了疾病,又能被我感觉到。说完就突然消失了。这个声音好像不是以音频形式出现的,好像我和她那个型的心灵感应。好像是一种意识的声音。视像也不明显,好像也是我脑部感觉系统感到有一种形象。其他人都没感觉到。

感想:这件事一直存在记忆中。我不知道我现在说的和当时的情况有无差别。也有可能就是我说的这样。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人死后,还能有一种灵魂存在吗?灵魂的这种形式存在就几秒钟吗?然后以什么灵的形式继续存在吗?

●奇妙的梦
2、大概这个时间1年多前,我还不知道她生病。有天做梦,梦见我自己得了绝症,第二天,她就发给我消息说她得了癌症晚期。

●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上帝,第一次有幻听。
3、2009年,一个人 在黑匣子剧场黑暗阴影里,感受到黑暗中的孤独感,顿时顿悟觉得,就像上帝在茫茫黑暗的宇宙中那种孤独感。这两种感受是同一种感受,在那一刻联通了。记忆密码潜藏的激活和苏醒吗?顿时有很强烈的意识,猛然觉得自己就是上帝,那自己就是上帝吗?这是意识的觉醒吗?那我就是上帝吗?那自觉的意识有没有差错呢?自觉的意识可信吗?这是一个玄之又玄的问题。有一种是上帝的可能性,自己有种是上帝的感觉。
那时感觉到这种宇宙一个上帝的长久黑暗,时间太长的孤独特别恐惧,心脏跳得一下比一下猛,都快跳出胸腔了,感觉心脏要出事,就猛然有个强烈的意识,要活到100岁,突然心跳的幅度回到平常,平息下来。然后,人站在那个舞台上,身体直立立地,都不动,也就是不能动三十分钟吧。感觉手臂上有一点点小点点触感的漫延和移动,特别神奇的感觉。后来那时,我激动和悲伤,哭着哼着一段旋律,把那个自己下意识编的那段,心里叫“宇宙之歌”。
几个小时以后,我就听到了我的全意识,幻听。我就能听到自己的全部瞬间产生的意识在零点几秒后被重复广播出来,我听到像是来自外部环境发出的声音,被或男或女的“人”声念出来,像操场上广播里的声音那么响亮。但是没有回音,有点区别。我自己瞬间产生的意识,全部24小时不停地被广播出来,晚上我都无法入睡。这一次,我还听到不是我意识里的声音被广播,有个男音嘶吼,感觉是电梯那里面,持续了大概5-10分钟。其实“这个现实”里是不存在的。我还凭空听到枪声,没有现实里回音的版本。我感觉不是来源于我自己的,别的意识,跟我说了一句“我是上帝”,男音意识,那个声音只说了这一句,感觉方位是我肚子那个地方。当时在出租车上。过了3天我就主动去医院了,喝了药水就没有这第一次的幻听了。

●挣脱术?
4、在医院各种小情况导致的,双手被白布条扎起来4、5次,大多都被我挣脱掉了。有一次还扎过双脚,也被我用一种方式挣脱掉。有一次,我甚至在挣脱手上的布条时,心里想10秒钟后,松一点,我就在心里数数,数到十,突然就感觉自己左手上的布条怎么有个弹开一圈的感觉。刚才的想法,竟然实现了。很神奇。再在心里这么许愿,就不灵了。

●还有一种幻听,意识对话。
5.1、在我意识里,有几段时间,听到有不是我自己的,其他意识和我的意识形成对话。对话的内容很多很多,说了很多。有时像我在打通关,对话得出一个个意识结论。有时正是我身体内部感受特别痛苦时期,感觉脑袋里高频的意识对话,打通关,得出一个个结论,身体痛苦随之减轻一些。(还有一段意识对话,得出很多个关卡的结论,顺势最后我得出逻辑感觉的结论:“我是上帝”。如果这是神灵跟我对话,为什么要引导我得出结论“我是上帝”呢?我真的就是上帝吗?)

5.2意识对话,建立边界和规则(在意识里)
在我经历过彼岸,非主体意识产生以后,也就是意识对接、意识对话以后,某一次过程中,我脑海里想,这个意识对话的“空间范围”是“三界”,也就是全部和整个世界。我给这个意识对话的空间定义为最大的空间,包括全部。然后我意识里想到了几乎任意一个灵的名字或代号,我感觉那时马上都有反应,对方的意识就跟我在意识里对话上了。后来我认为那是在跟这些对象的灵进行对话。

那时,我给这个意识对话的空间制定规则和规律。第一,这个意识对话的空间,是以“美好”为内涵和最重要的基础和前提的。第二、以“真实”为重要原则。但我心里,很害怕被不良的什么侵害这个对话空间。我经受了很大的压力,精神上,面对的是大世界的危机。我在脑海里意识高速地奔跑,想想出一个规则可以避免这种灾难。后来我想到一句话:一切解释一切。把这立为重要原则,我的意识感受就舒适轻松一点了。因为我相信这个宇宙,这个世界是美好、善良的,因为这种信念,我就不慌了。那时,我真的开创了意识领域对话,灵和灵对话的一种空间范围和规则。真的有其他的灵在意识里跟我对话。整个过程,感觉上是很多不同的灵在跟我对话。跟我高频非常快的速度一直对话,我们都想停下来,不要一直对话,很烦恼,过了一段时间,就停了。

一开始,我似乎意识里可以和任意一方的灵立即接上话,我很怕我的意识传送过去的附带我意识里跳出的不好的话,因为接上以后,什么想法都暴露出去,我很慌,很痛苦。想到一个名字,这个灵就说话了,就和我对话上了,速度太快,思绪太快,神经高度紧张,因为随即的意识太快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胡乱的话,我又以为现实里这个人真的听见了,我感到自己人际关系崩溃。想要请国家派人用好的方式结束我的这段生命。我就用意识联系了国家的人。直到经过一些时间,找到一种放松的心态,而对话的语速降下来,可以很和缓,我又坚信宇宙的美好,又知道我跟意识彼岸对话的那个彼岸,不是“现实”里的一种现实,而是跟灵在对话,我感觉我就淡定和从容了。

●是跟潜意识对话吗?
6、我跟不同的灵对话过很多很多次。对话的频率特别快,特别紧张,很累很累。想通过见面,来尝试中断这种意识的对接。因为对话得太累了。有时候持续几十分钟或几小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却在不停地对话。经历过来以后,后来就好了。停了。
感想:这些事很神奇。是不是我当时是跟潜意识对话?

●产生意识的精妙
7、我的意识前半年有一个阶段,每产生的一个意识都是很精妙的,可以解释某个事,形成一种自圆其说。问题是,一般情况中,我们产生的思维是比较散的,不会构成对一个事的解释。但我经历了这个阶段。通常情况中,要自圆其说是要想半天的,而我当时不是这样,是一个时刻中,没有废的意识产生。(你有没有注意到我这段话的意思,要理解理解,才会明白我在说什么。我说的是产生意识的精妙。)

●幻视
8、幻视的出现时期,5年内
1、我看到前面床上的人躺着,她肚子是一个大约40CM鼓起来的一个膨胀、椭圆、微微转动,十分有张力的“云体”。看到的云的质感,就和天上云的质感是一模一样的。只是集中在那里,表面有点“齿轮云”的花纹,云下面还是云,在那个环形里。大概几十分钟。
2、我看见,炒面壁上有图像,炒面有点宽,碗里炒面有两个图像,好像都是我国古代男性的头像。是一种酱油渍的轮廓。其中一个头像记得比较清楚,带了帽子,侧脸,有胡子。
3、看见病房里柜子上,放的东西是一个漫画版,有点透明的缩小版的狮子,它的头和身体以一种幅度,定在那里,在回头和摆正之间反复做同样的动作,背对着我。有点有点纸片木偶移动的那种感觉。大概有几十分钟,具体延续多久,忘了。

4、我当时,感觉病房里有些人的面容,有点狰狞感,让人视线一触碰,就有害怕感,是不是真实的图像我没看到,我看到的是不存在的狰狞呢?

●闻到“不存在”的香水味,天降香味
9、天降香水,有两种。
1.      某一种接近酸甜水果浓郁香水,又感觉比花香更浓郁的可人气息,的在最近4年中,同样的香反复发生3次左右。有天夜里我闻到美妙的香水,带香的小水滴分子滴落在脸上,一嗅一嗅能继续闻到。大概持续几分钟。那时我正躺在父母家里我的卧室,那个房子里没有我买的香水。水滴香水分子突然出现,还滴在我脸上。那种香型感觉是天然的,特别好闻,不是人造香精构成,纯香型,感觉不是混合几种香的香。而是单一的香。

2.还是在父母家,这几年其中一次,我闻到一种让我特别幸福的拟花香。从来没闻过的。持续了几十分钟到几小时,好闻的那种兴奋感都把我的心情托起来了,我当时以为全世界同时都弥漫着这种香。

(下面这首就是回忆当时写的这种香。家附近公园大面积种植了一种小黄花,我当时以为是那种花的香。但是后来觉得那香传不了那么远,真的去闻小黄花的香时,感觉很淡,不是当时闻到的那种,但好像有某种联系。)



这一刻,小黄花的香弥漫了整个世界
海岸、山谷、城市
心情瞬间被捧起来
某一个人性格的芳香
抽离了时间和苦涩
那些抽象的符号和各种隐约的小东西
跳跃起来,似欢唱,预谋了一场音乐会
有什么东西在飞舞
风筝断了线挂在桔子树枝头,被小鸟看见有些惊喜
纸船遇到珍珠,要归还给失主
各种思绪开了头,却不急着发酵
否决了颜色,只是一种朦胧兴盛的原生状态
看吧,你的香成了全世界的香
花与花的不同在于种子在君主那里签到的日期不同
它们的不同在于花瓣轮廓引出的透明丝线
在空中幻化无常
冥想,这一切非凡地组合,穿梭于时空
宇宙此时不是深蓝的,而展现出各种愉悦的可能性
野生的小黄花长过了头
我确信,真的遇到过这种芳香
曾相信在某时,这种香覆盖了全世界
谁说这不是生活原来的味道?
你掉进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心湖,又或许,还有些什么
那是你遗留给你自己的空间

2018.1.5(回忆写的)

感想:这两种香,都特别好闻,让我回忆起来都特神奇,特幸福。
3、第三种香,是在精神科病房走廊闻到的,可能是医院放的,也可能是凭空出现的,现在回忆起来分不清。前面两种香肯定是凭空出现的。

●尝到不存在的味觉
10、住院时,手被绑在床上,护士为我吃饭,我当时以为那鸡腿是人肉,极度恐惧,跟护士说不吃鸡腿,但鸡腿和饭和汤水在一个碗里,她喂我时,我很怕,饭汤到我嘴里,味道特别奇怪,是一种难吃的酸。这种酸,不是自然界的酸,有可能是我感觉系统因为种种原因,感觉到的一种凭空出现的酸。或别的神秘原因造成的。一般医院里是不会放那种令人害怕的酸在食物里的。也是超自然现象。

●身体无缘由的疼痛
11、有几段时间,我感觉到四肢的麻胀痛感,每分每秒都痛的,总是要走来走去缓解,我坚持不下去,疼得想终结我的生命,尤其是大腿上,我求助精神科医院,就去住院吃药了。到医院过几个月,有时就会好。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痛。也不知道缘由。是某种神秘因素导致的吗?

●思维想了很多宇宙和自己的事,可能形成了一个“回路”
12、我有这种感觉,感觉想的事,如果说得通,形成“回路”,那么宇宙就是有这样的神奇能力。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想的都是宇宙的秘密和真相,又有神秘力量,那么可能就能形成一个“流通的回路”,这大概能发现一些世界真相和秘密。

●凭空听见音乐
13、分两次。
1.一次,有一天走在小区里,突然飘进我意识里的曲调。你可以叫它“神曲”,不是我自己创作的曲子,也不是电视媒体或我能看见的播放器放的。

2.      当时是一两年前的晚上,我突然听到我以前听我的一首歌《伤爱一生》在空中循环播放。我检查了我的设备,没有播放,也不是别人家设备的作用。我感觉旋律是几乎一样的,也有个女“人声”在唱歌词,但声音不是很强,“人声”的唱词有点糊涂,分不清唱的是什么具体内容,但感觉没唱错。我在家里寻找这音乐的发声点,一会感觉是空间里这个点发出来的,一会感觉不是,一会感觉是关着的笔记本里有个发声点,一会感觉是空间里这个位置,一会感觉是那里。我就去睡觉了,但音乐一直在我空间循环播放,我很烦,坚持了几个小时,我就爬起来,到楼下小区里去寻找。那时候已经大概是凌晨一两点了。小区里楼下也能听见,感觉在那边,又感觉在更深的某个点,始终不能确定位置,但在空间里。感觉不是意识里面上演的音乐,感觉上是外部世界传来的“真实”的声音、音乐。空间多维散点发射。为什么我会凭空听到音乐?还是一首我听过的情歌?这是一种什么渠道的扭转造成的?是自然随机现象折射的可能性很少。推理能推理出什么呢?神灵要向我证明他们的存在吗?神性的存在。后来听不到了,我就睡了。第二天早上我又听到了一会,中午妈妈过来时,我又听到了一会,后来就没再听见。

●写了一首诗,后来那个诗人过世了。
14、我几年前写了一首《孟浪》,当时我不知道有人叫孟浪,不认识。我以为“孟浪”就是一个词。诗里写“船撞上来,心零落了,人失语了”等等“如枯叶沉入大海”,后来过了2年左右,去年看到消息,说有个诗人“孟浪”五六十岁,突然发现重病,过世。

感想:如果我知道有这个人,我诗就不会这么写。你说这两件事中是没有关联吗?是巧合吗?我以后不敢在诗里写人不好的情况了。

●问                              
15、你说,我有特异功能吗?
我有神力吗?
我是神吗?
我是上帝吗?
有神灵吗?
有上帝吗?

经过这么多事,我有种是上帝的感觉。但,是这个世界的上帝吗?有平行宇宙存在吗?
你也有可能是神,你也有可能是上帝。

我还觉得我们的意识和行为,宇宙和神灵都能知道。

我希望你能在意识里多思考人类和宇宙还有你自己的问题,这也是你的智慧在给世界做贡献。

你也有可能用你的独立见解形成一个真实的思维网络,可以自圆其说,可以“通电”,形成回路,那就是你自己创造和发现的“世界真相”。

那么多神奇的事情发生后,我有种是上帝的感觉。

那我今后要怎么做,做什么呢?我打算用大脑意识、思考很多人类、宇宙、自我的事情,为宇宙做贡献,也许我构建的一个思维网,如果说得通,就是现实。

我给世界定义:永恒的美好!

我想利用余生,想想事情,有时候,聊天。

陈远(sherrika)
2019.1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0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权的选择上,有的人可以自私。其他事务,相互平衡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errika 于 2019-10-11 12:53 编辑

我今天早上去上海市彭浦镇派出所,事先准备了一张材料。上面写着父母、丈夫、我安全。写着我是上帝和身份证、签名等信息。写了一个问题。问:“我是上帝这件事,国家派出所要验证这件事吗?”我来到此派出所,窗口的被其他民警称为“老法师”的一位短发中年女民警,看到我来,直接递给我三张纸。让我写材料。我并将我准备的这一份材料递交给她。我在“调解室”里写好我的情感经历的一部分,牵涉的几个人的材料,交给这位女民警。我问她:“是否要验证我是不是上帝?”她很坚定地说:“要验证!要验证!”(我记忆里是这样的。)我今天在这个国家派出所的时间,大概30分钟-60分钟左右!有摄像头记录窗口的一言一行。我对这位女民警说明天还要来,继续写。但是明天是星期六,大概不能来。家里有事。我在上海广中西路883弄的居委会有一个本子,记录了签到记录。蔡主任让我每个星期一上午去签到。这也是在我的要求中实现的。要对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负责。最起码要负责母亲、父亲、我和丈夫的生命安全。及时汇报给政府机关。
——陈远(sherrika)公元2019年10月11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19-10-19 17: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