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4048|回复: 54

【秋天的旅途第一季好诗推选】旅途中的摘抄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7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旅行的过程中,总会有惊鸿一瞥,让你过目难忘。
可能有时没来得及交流,就让我们先把它们摘抄于此,
等某天不经意间,拿出来慢慢回味~

喜欢的诗,喜欢的句子,让它多一位分享者吧~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8-30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慢走的云 于 2020-9-1 16:22 编辑

左脑阔的左:两首


走到郑州,走出河南

别怕,猫咪。左脑阔跟你走
“走到郑州,走出河南”
这是我刚听到的一首歌。半瓶雪碧是一个海
在脑子里晃荡。走哇
人往高处走,就这么走了
傻不傻,矿七矿七,敌夺、敌夺
新买的运动鞋粘着泥巴
粘着蚂蚁,有的死了
有的还在板命。它们把脑袋扭到左边
左边是海,是空,是黑,没有日出
没关系,没关系的。猫咪,有你
哥就出来走几步
那年的出租车是黄色的,麦子是黄色的
喔,说错了。我到的时候麦子还没黄
青黄不接。想着一个一个的河南大馒头
我写了首诗
写给一个叫麦子的女孩
麦子比我的诗还饿,还黄。像个窝窝头
她是被拐卖的外地妹
19岁。我没打算带她走出郑州
她也离不开她的三个娃
猫咪,那次我不是去旅游的
我去看一位老乡,他得了艾滋
他走不出河南省。他写了一本书
他在中国的河南省,写了一本书
他在中国的河南省,乞讨、流浪,卖血
他在中国的河南省,不知还活着没有


河南省


三门峡、驻马店、商丘、信阳、平顶山、漯河
麦地起伏,麦粒饱满如充盈的情愫
“荡胸生层云”。
迎面走来一个河南省的青年
脸蛋红扑扑的,他说他即将前往北京城
站到天安门宣布
河南省的又一个丰年
我向他打听王虎寨,他摇头
“没有这个地方。”我向他打听桃林公社
他更加茫然。公社,多么久远的称谓
那么文楼村呢?同名的村子河南省有38个
“你是什么人?神马居心?”
他突然火了
我来河南省找一个人
他可能是个票贩子、车站拉客的,搞传销的
更有可能是个硬核村长、人贩子或上访者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北方口音
之乎者也,先是朗诵了一章论语
接着掏出红色语录本,拼命挥舞
我独自走过黄泛区,找一个人
我走过花园口,抵达郑州
1942年和1960年的饿死鬼堵住城门
像在彩排一个叫千手观音的节目
这里的红旗比哪儿的红旗都红
迎风飘扬、醒目,据说僻邪
红旗下的出租车,是一个一个黄色的蛋
一个一个的滚出车站
我要找的人没有出现,没人证明
我到过河南省



慢走的云:独立视角,以行走代替观察,身体力行之诗,非文字之工。是个人的,也是众生的。其中口语的运用,大俗大雅。非搞笑以博眼球,皆因荒唐人世,让人悲观得想笑起来。(借先生的楼读两首,先致歉,再感谢!读诗快乐!)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7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左冷蝉的蝉 于 2020-8-27 13:01 编辑

象形文字

文/左眼跳财

1.

你要幸福。

好了,从一个准中年人口中说出
这几个字已经够多了。

2.

风车吱呀吱呀地转着
像研磨夏天的齿轮。

吹口哨的人,屁股扭啊扭地
走在开满野花的田垄。

3.

她说:

巨人脚印填满了长叶草和清水
土著人将蚂蚁碾碎泡酒
假扮成族长的情敌将我们绑在木桩上。

你们愿受惩罚吗?
死亡是走进孤独的大门。

他们围着篝火跳舞,朗诵爱情诗:

丈夫说,你的身体是荒芜的
他们开始哭泣。

4.

我有强壮的身体挣开绳索
穿过挂满兽皮和头骨的禁地。

我的女人,却站在靠近月亮的山岗
长出棕色皮肤和微卷的头发。

5.

如果月亮也是假的,我将重返那盛宴
为你斟满酒杯,贴身教你幽灵舞步。

当我们醉了,一同
为木桩上死去的人写诗,用最古老的文字。


左冷蝉的蝉:简洁,跳荡,骚就骚在明处。骚瑞,我说的是“离骚”的骚,也是口语中“骚货”的骚。木桩上死去的是一个月亮,没有什么可以不是假的,也不可以有一点真的。既然可以有远古的月亮,为什么不能有现代的神话?这一首诗就是。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5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就读了的。特别是黎洛的文字。其他几位马甲写作中,有关注到,的确有不俗之笔。
河南郑州啥的,这种浑沌交织还蛮有生活的底色和体悟,言外之意也具备痛感。

慢版组旅成功值得庆贺。
左丝同学只点评了部分作品,差评。。
问候苏苏快乐。。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7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单纯的爱情之诗》
文/小哥的右偏旁

你知道我懒于抒情。对爱情敬而远之,对桃花的盛开或落败执否定态度
人间过于荒凉。我更爱山川,深海。更爱残缺的碎片和魔幻镜子里虚拟的判词
我涉水渡过每一个清晨,朝露在草尖飞,犹如夜行之人,在内部享有自己的安宁
我羞耻说爱,那种灼烧后的灰烬让人绝望,进而成为雨季里的乱泥
所以我坚持在夜晚写诗。在独自行走的时间里与身体里的神交谈
祂的慈悲是我能掌控的唯一,我赋予祂的特权是:请宽恕这个谢绝爱情进入的女人
请取走她的圣水和瓦罐。请把她写下的荒谬的诗句打乱,并命黑夜让她重生
她有时是天才少女,有时是老妇人-----这取决她想象的叶片落坠时的走向或情绪的偏离
说来,她很乐意在意象的世界里放荡。那种天马行空的不羁和抛弃逻辑思维之后的重组
令她着迷,且让她看起来与众不同。
“神命令万物各具镜像。”命令皮肤黝黑的人在雪地里裸体,唱大风。命令躲在石头
内部的人在月亮缺失的夜晚出来跳舞。可神无法预测一个黑衣人的走向
像悖论挤垮律例,像勇敢的狄浦斯说出斯芬克斯的谜底。我只有以死亡谢罪
向一个爱上我的少年献上荒诞的肉身。
“我爱你”。“我愿意用余生去构建一座灵堂。”
“不,我不爱你。”
“我不能在生活的碎片里得到药丸。”
“我是自己的潘多拉魔盒,是皇后的魔镜。”---生活赐予我一株木棉
让我在随意涂鸦的线条里抽取丝绸的睡袍
我完满的戴罪之身,是多重意象混搭的一首黑暗之诗
是一个政治犯和一朵早春梨花之间无法调合的迷。等你长枪刺破,在风雨交加的晴天。


苏紫烟推荐:异质化突出而且很美。
慢走的云说:首先被惊了一下,然后看到一个坐在琴键上疯狂打字的人。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7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左冷蝉的蝉 于 2020-8-27 13:12 编辑

《锈水散章》

文/【右】偏旁

1、

叶重。果子轻。你从侧面进入
那里着火。我安放的宁静四处逃逸
浪高了。船搁浅了。
星星开始闪烁。在我的多次催促里
草岸不肯启程,酒已耗费了半生
“你转过身,不要逃避我的干旱”
天啊,我到底还没有做错什么
这别人的城与别人的河流
流着别人的余生,我想象的先生住在山里
衣襟发红,非血之红

2、

那时,我有少年。白衣少年。
也有小镇。慢悠悠燃烧的云朵和夏天。
这些我现在已不再有
“去山那边”
某人对我说
结果我去了山这边
叛逆使我快乐
从此与他失之交臂

3、

另一个他。
心里的狼虎是什么时候从小崽子变成年的?
答案模糊不清
我把脚伸在小溪当中
和他说着不找边际的话
恨不得把他吃了
又舍不得

4、


我以为很多东西都是事后才回想起来的
比如,我在明天的离别里
长成一棵没有性别的树
人们看见我就说起他

所以我是健忘的
所以我是萍水相逢里的一抹淡红

5、

我收藏的一些跳跃。自带光芒和暗影。
但是我不明白的是
我明明已经做了最坏的设想
为什么结局更甚

从山上下来,我换股脱胎
和镜子里的那朵浪花判若两人

只有时间与隔阂,使我们变得异常脆弱
像呆在老树的枯枝,不用风吹。自己垂迈

6、

后来。确定是后来。我在一个名字里寻找火
寻找进入燃烧的最佳方式

终归徒劳。我奔跑过的夜色单薄且轻佻
多么可笑的时间呀

就那么跌了一跤,站起来的时候
人已经在世界另一角

2020、08、25、

左冷蝉的蝉:语言、结构、技巧。就不说了。相信这是至少写了十年的人留下的字。有些认命中的不甘,相信很多人看了会有同感。锈水不是死水,就是铁元素太多,太浑浊,甚至会产生血水的错觉。但它不是血,所以,我们不必看得太分明,假装是个明白人。就这样微醺中荡漾不好吗?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18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报先生,好诗推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摇曳不休的》
文:桑可.右

当我在纸上写下
夜晚的白房子,睡眠,以及遥远的藯藉


粗砺而无秩序
每一笔都是在风中摇曳


当年,我们从一片叶子上出发
在雨中倾泄一座迷茫的森林,在闪电中握住彼此的颤抖


那些葱郁
那些流动


多好。你说
时光将止于某种温暖之后,那片漆黑的夜


一只白色的鸟
会飞进你的眼睛

点评

自觉与低矮的尘世拉开距离。诗歌有时真的可以成为一针致幻剂。  发表于 2020-8-20 09:42
谢谢认可,花花。。  发表于 2020-8-18 17: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
文:左书右琴

后窗的后面
是旧院子。旧院子的后面,是后坡

早年的院子,与后坡
麻雀成群。到处是移动的乡亲及孩童
如今的旧院子
只剩下孤独的风
后坡上,住满沉睡的人

父亲与母亲,是嵌入后窗的旧物件
他们有时候会谈论
后坡的后面,还有块空地,适合最后安身

点评

从后窗到后坡,视线延伸,一镜到底的叙述方式,又让我们看到一个真正的人间故事,不,可以说是无数个。  发表于 2020-8-20 09:46
这首写的如此深情动人,学习了!  发表于 2020-8-18 17: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双城之夏》
文:小哥的右偏旁

是七月抵达的
它在高高的城墙上坐着。我虚构了光线
它看起来柔和

它的态度不太友好,一口道地的家乡话
我没法从中找出另一个人的思想
更别说情绪。

说到爱,它停顿了一下。仿佛一种形式被切换时
衔接处漏下的雨滴
有几点滴答声提醒我时间处于轮回

我想了想,完全忘记那天的征兆
一个寻常的时刻,甚至没有拥抱。接吻。当然之前也没有
隔着山水,它和我并不登对

可是人生毫无意义的东西太多。说起来,我们都在
浪费生命,或在浪费生命的路上

所以,当它跳下崖壁。开口说爱我
以诗意呈现的秉性和旧日子就多了些蓝调
以至于它乐意用一座城池交换

点评

有些解构的东西。但是看得出来,还是对传统美学有点恋恋不舍。  发表于 2020-8-19 12: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野
文:【右】浣语

1
云转身的地方,风在潜行
向晚的清凉网住虫鸣
同时缓缓接住几声,绿叶的叹息
金色圆盘上,麻雀一再搭弓回望
也有停留过。只弯了一下腰
便看到水边,你爱的女子
和着清波仄仄平平,一美
就美了三千年


2
稻田一路铺陈夕光
地平线在远处划出的寂静圆弧
像一座寺庙。撞出的钟声飞散开去
有一两只落在水杉树上
小黄嘴巴递过来的偈语,令我
迅速将一双握过气枪的手
藏到身后


3
落日会加深孤独,它圆得
如此决绝。一个流浪的人
将它摁进内心,旧事物如晚霞返照
失忆症得到短期治愈。他像另一枚落日
迫不及待地沉向自己的大海
故乡的月亮躺在水底
越来越苍白

点评

比较完整的叙写。语言运用自如。  发表于 2020-8-19 12: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的旅人》
文:左居秋暝


我有三次想要抱紧你

当秋雨簌簌的下落,莲子波动渔舟
当月光止于清泉,当你在黎明之前
长发茂盛,安静的坐着

我们在黄昏中眺望彼此
夕阳之光逐渐从大地上抽离

那只在空中回旋的翠鸟
似乎终于想到了遗失的语言,刚要开口

一些幸福的草籽

点评

还是从传统中来的,起笔狠利落。  发表于 2020-8-19 12:3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证券交易所
文:【左】拥右抱

马鬃在风中舞动。
气钉枪连发。

雨打向前额,
一滴一滴,
像是问卷调查。

有些弓弦缠绕成结。

洗车工从后备箱里
翻出车主的家谱和狐狸。

视网膜嚼食半根胡萝卜。

人们环绕石柱,
并没有手拉着手。
随时可以保持孤立。

点评

这个前半截有点意思  发表于 2020-8-19 12: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右西与海花花


--------每伸出一次左手,我的心房就潮湿一次

【  安然入睡  】

微苦在窗外伸展,我的手势不比乌云轻
撕不动往后的日历

夜晚足够放下两个人的位置
雨水洒作酒,舔舐天地间的黝黑

直等月亮抬起头,筑个梦
寄往彼此

给我陌生的生息,以你的笔力为路
照看我的一步一回首


【 乌云深处 】

人群退去,星空庞大
月色为香收起妆容

画八月流风的人把暗夜关在门外
怀念时常在,埋在屋顶下

我要在此刻独坐
借你的空杯,来记述满天星斗的迁徙

雨水从你的背影上滑落
当指间接近虚无,泛动的心装下我的长空

此后更深。此后站在流亡的溪水上
一遍又一遍,洗涤纷飞的碎片

点评

辛苦啦,报先生。抱一个~  发表于 2020-8-18 20:3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色微凉》
文:小哥的右偏旁


1–

先生。黄昏的雨有微小的翅膀,暗蓝色
叶子卷了些
南方小镇初秋,微凉是隐性的

我到野外散步
走过一座圆形屋顶的白房子
凤仙花顶着好看的脸,中年男人在路边抽烟
疲倦是不可避免的共性,沉默的飞鸟不再发出声响

日子很轻,人间没有大事
所见亦都平常。但是,先生
我们也不是尖锐之人,内心松软
走在不同的城市,喝水。吃饭
每一天,都何其相似
说到不同,无非是
今天你比昨天多爱我一点
明天又比今天多爱一点

2-

纸上有隐秘之河,先生
你读书。写诗。像规整少年
这每日必作的功课,和夜晚的慢跑
都是生命中美好的部分

此外。你亦信仰人性的美,信仰山之洁,水之浩
这些壮阔的事物在碰撞中与时间言和
以柔软的姿态放下介怀,才能进入永生

有谁可以一往无前的遗忘
你写的爱情依旧缠绵
它们使你身体干净,内心充盈
你固执于此,如同月亮固执于夜空

3-

说起来,岁月并没有给我们好脸色
提灯的人那么多,寻找似乎成为这个时代的结症
活着形同虚设,不开花的夜远大于开花的夜
你知道我其实是想说太多的人容易放弃
钟摆在水下敲,透过玻璃窗
我看见飞鸟挟裹着江南的烟雨回到梁下
它们筑巢。生育。并在灯火深处轻轻睡去

生活的小幸福也源于此
譬如你早晨起来,郊外田野鲜亮
白衬衫干燥,你匆忙给一块面包涂上奶油
有一滴恰好落在衣领上。它泅开,像一朵暗黄花瓣
但有什么关系,先生
我们没那么多时间拜访黑暗


4-

秋天来的真快,大自然总能更快捷地越过人间春事
空旷会代替浓稠,沉寂是命数

你像一组词,从文中掉出
为避免失掉整个章节,我把自己虚构成蝉声
羁押在你的回廊。先生,我爱着无用之物
叶片。皱褶。烟灰。草木。它们被反复演绎
直到成为书写的习惯,我爱破碎的旧物
爱白纸上隐藏的风暴。而先生
我不能说爱你

永恒是不存在的。雨落下来
空中的飞行何其短暂,我唯一信奉的神
坐在荒野。祂是雨雾环绕的乞力马扎罗之雪
融入一块方糖
被初秋的深夜缓慢喝下

点评

读来像篇劝诫书。好在主观情绪流动在自然物象与行为中。长篇幅能让人一直看下去。  发表于 2020-8-19 12: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来了


文:左苍狗


赤霞在天,剑归无极
刚刚收割一场细雨
兰若寺的钟声与之风马牛不相及
伫立在另一个故事的开局
她带着花海长调与吴侬软语
她的气息
像她的痣
不偏不倚,长在我心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秋风轻轻吹》
文:右手持杯左不空

一、

秋雨横过村庄
稻子熟了,红高粱颗粒饱满
它们把头颅埋进泥土
经过时,我把自己的影子埋进一口井
井水依旧干净清澈
远走他乡的人,把井水注入眸子
一低头,就捞起故乡的月亮

二、

云朵与飞鸟
是村庄素描里的翅膀
起落之间,一切都活过来
草木仰头微笑,蛙鸣激活着田野的静寂
炊烟在枝头荡起秋千
小南风吹过来,麦梗散发着饭香
仿佛此时,母亲正站在屋前
等我扛着异乡的灯火回家

三、

初秋薄凉,日子浸入溪水
坐在绿草如茵的山坡
听鸟雀谈论天气,丰收的喜悦,以及沉默的羊群
秋风轻轻吹,三两粒雁鸣掠过
我知道,风吹着吹着
雁就要南飞,秋就要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值得经营无数事

文:右右不窒息

等到雨季过去
我坐着南下的列车去看你
我的身边是一个小女孩
她不停地趴在车窗口往外面看
眼睛是那么明亮
收割后的稻田从镜子前面穿行
两条刷子似的马尾晃来晃去
后来,我们成了朋友
我想将她的故事也带过去给你
虽然我忘记问起她的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亦或其它
文:左右右


%1。

秋天越来越深
陷进去的人,拔出来就是一脚腐烂的叶子。一些敏感
的事物还在撕咬,纠缠
我信任的那个少年
刀成为命。软弱只是假象。总有一天
你会惊讶他的光芒


%2。

一朵花开着开着,就落了
一个人走着走着,就灭了。秋天的田野
窝藏太多的秘密。厌世者
把脚印当种子寄往天涯
拼酒,拼身高,拼年少的心。被半亩荷塘逼出美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8-18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虚境·火把》
文:【左】寻常放荡

竹马的幌子,青梅危坐
眉眼的桃花,阵仗孽海
梦里的人类
情痕、爱印、懵恋、锁心塔、桃花荼蘼
袖子里有糖,虚构痴傻索甜人
再故作淡薄
挂一把风月,薄衣艳状,某女子十里相送

醒时的惨淡
抵不住的遗忘寡欢,壮烈如碑
无以己代彼之人
什么宇宙洪荒,辰宿列张
裘马轻肥的主儿,马踏坟岗都是艳遇
揽软红腰肢。阴的笑
或鬼,或蜮,或九尾,毒性大发是美德

悲天不悯人呐
有一柄火把叫“各安生,各得业,锄犁有真章”
捡到的爱情适合相栖
无插刀的肋,没离间的背。枕边熨然
心房司冷暖,走私我的一无所长
肝胆索欢爱,陪我熬制凡人的小羞耻
七十年,无关金银

白云掩苍狗
薄凉厚爱尽时光
有饭自远方来,虽远必猪。架势足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9-29 09:0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