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秋天的旅途第一季好诗推选】旅途中的摘抄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0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哇,一下子可以看到这么多诗,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8-22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0-8-22 11:40 编辑

文/【右】容
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32688-1-1.html
清晰的轮廓,表达轻盈,展现了生活旅程的丰满与良好的心态,诗歌有丰富的层次。喜欢的小清新自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2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0-8-22 11:51 编辑

玛雅文/左丝的杰作

捡到两根玉米。我的食物完全印第安化了
请叫我玛雅
白哎星有庞大的飞船基地
我是那儿的一个修理工。第四艘沉船
搁浅于复杂的山地。一单外派业务
让我没来得及跟米粒当面告别,我欠她一个么么哒
么么跟着我
我叫它小野猫
小骚货
像平常叫米粒那样叫它
它无动于衷
米粒会不不把头发烫卷,披在肩上
模仿一个风尘女子,俯身在一个过路司机
摇下的车窗前



一个电影样庞大的故事在一首诗里讲完,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能讲出诗一样的节奏是需要技巧的,能讲出诗的内涵是要积累的。不错的。喜欢。

点评

玛雅文修改了很多哦  发表于 2020-8-23 06: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2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0-8-22 11:55 编辑

文/【右】手持杯左不空

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32708-1-1.html

语言舒坦,有大象在行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2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0-8-22 12:03 编辑

朱丽叶的蓝月亮
文 /梦右

我在你没有出现的音响店门口
手心里接着,从屋檐掉落的雨滴

是否存在敲醒的那一刻
那一刻,世间所有的雨都停了
套在手指上的戒指,我们仿佛有
与时间共存亡的命运

简单有力的几笔,勾勒出一幅画,让人过目不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7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左冷蝉的蝉 于 2020-8-27 13:01 编辑

象形文字

文/左眼跳财

1.

你要幸福。

好了,从一个准中年人口中说出
这几个字已经够多了。

2.

风车吱呀吱呀地转着
像研磨夏天的齿轮。

吹口哨的人,屁股扭啊扭地
走在开满野花的田垄。

3.

她说:

巨人脚印填满了长叶草和清水
土著人将蚂蚁碾碎泡酒
假扮成族长的情敌将我们绑在木桩上。

你们愿受惩罚吗?
死亡是走进孤独的大门。

他们围着篝火跳舞,朗诵爱情诗:

丈夫说,你的身体是荒芜的
他们开始哭泣。

4.

我有强壮的身体挣开绳索
穿过挂满兽皮和头骨的禁地。

我的女人,却站在靠近月亮的山岗
长出棕色皮肤和微卷的头发。

5.

如果月亮也是假的,我将重返那盛宴
为你斟满酒杯,贴身教你幽灵舞步。

当我们醉了,一同
为木桩上死去的人写诗,用最古老的文字。


左冷蝉的蝉:简洁,跳荡,骚就骚在明处。骚瑞,我说的是“离骚”的骚,也是口语中“骚货”的骚。木桩上死去的是一个月亮,没有什么可以不是假的,也不可以有一点真的。既然可以有远古的月亮,为什么不能有现代的神话?这一首诗就是。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7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左冷蝉的蝉 于 2020-8-27 13:12 编辑

《锈水散章》

文/【右】偏旁

1、

叶重。果子轻。你从侧面进入
那里着火。我安放的宁静四处逃逸
浪高了。船搁浅了。
星星开始闪烁。在我的多次催促里
草岸不肯启程,酒已耗费了半生
“你转过身,不要逃避我的干旱”
天啊,我到底还没有做错什么
这别人的城与别人的河流
流着别人的余生,我想象的先生住在山里
衣襟发红,非血之红

2、

那时,我有少年。白衣少年。
也有小镇。慢悠悠燃烧的云朵和夏天。
这些我现在已不再有
“去山那边”
某人对我说
结果我去了山这边
叛逆使我快乐
从此与他失之交臂

3、

另一个他。
心里的狼虎是什么时候从小崽子变成年的?
答案模糊不清
我把脚伸在小溪当中
和他说着不找边际的话
恨不得把他吃了
又舍不得

4、


我以为很多东西都是事后才回想起来的
比如,我在明天的离别里
长成一棵没有性别的树
人们看见我就说起他

所以我是健忘的
所以我是萍水相逢里的一抹淡红

5、

我收藏的一些跳跃。自带光芒和暗影。
但是我不明白的是
我明明已经做了最坏的设想
为什么结局更甚

从山上下来,我换股脱胎
和镜子里的那朵浪花判若两人

只有时间与隔阂,使我们变得异常脆弱
像呆在老树的枯枝,不用风吹。自己垂迈

6、

后来。确定是后来。我在一个名字里寻找火
寻找进入燃烧的最佳方式

终归徒劳。我奔跑过的夜色单薄且轻佻
多么可笑的时间呀

就那么跌了一跤,站起来的时候
人已经在世界另一角

2020、08、25、

左冷蝉的蝉:语言、结构、技巧。就不说了。相信这是至少写了十年的人留下的字。有些认命中的不甘,相信很多人看了会有同感。锈水不是死水,就是铁元素太多,太浑浊,甚至会产生血水的错觉。但它不是血,所以,我们不必看得太分明,假装是个明白人。就这样微醺中荡漾不好吗?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27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单纯的爱情之诗》
文/小哥的右偏旁

你知道我懒于抒情。对爱情敬而远之,对桃花的盛开或落败执否定态度
人间过于荒凉。我更爱山川,深海。更爱残缺的碎片和魔幻镜子里虚拟的判词
我涉水渡过每一个清晨,朝露在草尖飞,犹如夜行之人,在内部享有自己的安宁
我羞耻说爱,那种灼烧后的灰烬让人绝望,进而成为雨季里的乱泥
所以我坚持在夜晚写诗。在独自行走的时间里与身体里的神交谈
祂的慈悲是我能掌控的唯一,我赋予祂的特权是:请宽恕这个谢绝爱情进入的女人
请取走她的圣水和瓦罐。请把她写下的荒谬的诗句打乱,并命黑夜让她重生
她有时是天才少女,有时是老妇人-----这取决她想象的叶片落坠时的走向或情绪的偏离
说来,她很乐意在意象的世界里放荡。那种天马行空的不羁和抛弃逻辑思维之后的重组
令她着迷,且让她看起来与众不同。
“神命令万物各具镜像。”命令皮肤黝黑的人在雪地里裸体,唱大风。命令躲在石头
内部的人在月亮缺失的夜晚出来跳舞。可神无法预测一个黑衣人的走向
像悖论挤垮律例,像勇敢的狄浦斯说出斯芬克斯的谜底。我只有以死亡谢罪
向一个爱上我的少年献上荒诞的肉身。
“我爱你”。“我愿意用余生去构建一座灵堂。”
“不,我不爱你。”
“我不能在生活的碎片里得到药丸。”
“我是自己的潘多拉魔盒,是皇后的魔镜。”---生活赐予我一株木棉
让我在随意涂鸦的线条里抽取丝绸的睡袍
我完满的戴罪之身,是多重意象混搭的一首黑暗之诗
是一个政治犯和一朵早春梨花之间无法调合的迷。等你长枪刺破,在风雨交加的晴天。


苏紫烟推荐:异质化突出而且很美。
慢走的云说:首先被惊了一下,然后看到一个坐在琴键上疯狂打字的人。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30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慢走的云 于 2020-9-1 16:22 编辑

左脑阔的左:两首


走到郑州,走出河南

别怕,猫咪。左脑阔跟你走
“走到郑州,走出河南”
这是我刚听到的一首歌。半瓶雪碧是一个海
在脑子里晃荡。走哇
人往高处走,就这么走了
傻不傻,矿七矿七,敌夺、敌夺
新买的运动鞋粘着泥巴
粘着蚂蚁,有的死了
有的还在板命。它们把脑袋扭到左边
左边是海,是空,是黑,没有日出
没关系,没关系的。猫咪,有你
哥就出来走几步
那年的出租车是黄色的,麦子是黄色的
喔,说错了。我到的时候麦子还没黄
青黄不接。想着一个一个的河南大馒头
我写了首诗
写给一个叫麦子的女孩
麦子比我的诗还饿,还黄。像个窝窝头
她是被拐卖的外地妹
19岁。我没打算带她走出郑州
她也离不开她的三个娃
猫咪,那次我不是去旅游的
我去看一位老乡,他得了艾滋
他走不出河南省。他写了一本书
他在中国的河南省,写了一本书
他在中国的河南省,乞讨、流浪,卖血
他在中国的河南省,不知还活着没有


河南省


三门峡、驻马店、商丘、信阳、平顶山、漯河
麦地起伏,麦粒饱满如充盈的情愫
“荡胸生层云”。
迎面走来一个河南省的青年
脸蛋红扑扑的,他说他即将前往北京城
站到天安门宣布
河南省的又一个丰年
我向他打听王虎寨,他摇头
“没有这个地方。”我向他打听桃林公社
他更加茫然。公社,多么久远的称谓
那么文楼村呢?同名的村子河南省有38个
“你是什么人?神马居心?”
他突然火了
我来河南省找一个人
他可能是个票贩子、车站拉客的,搞传销的
更有可能是个硬核村长、人贩子或上访者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北方口音
之乎者也,先是朗诵了一章论语
接着掏出红色语录本,拼命挥舞
我独自走过黄泛区,找一个人
我走过花园口,抵达郑州
1942年和1960年的饿死鬼堵住城门
像在彩排一个叫千手观音的节目
这里的红旗比哪儿的红旗都红
迎风飘扬、醒目,据说僻邪
红旗下的出租车,是一个一个黄色的蛋
一个一个的滚出车站
我要找的人没有出现,没人证明
我到过河南省



慢走的云:独立视角,以行走代替观察,身体力行之诗,非文字之工。是个人的,也是众生的。其中口语的运用,大俗大雅。非搞笑以博眼球,皆因荒唐人世,让人悲观得想笑起来。(借先生的楼读两首,先致歉,再感谢!读诗快乐!)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31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20-9-4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推荐大家真的可以再读一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5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就读了的。特别是黎洛的文字。其他几位马甲写作中,有关注到,的确有不俗之笔。
河南郑州啥的,这种浑沌交织还蛮有生活的底色和体悟,言外之意也具备痛感。

慢版组旅成功值得庆贺。
左丝同学只点评了部分作品,差评。。
问候苏苏快乐。。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5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一垚 发表于 2020-9-5 06:46
之前就读了的。特别是黎洛的文字。其他几位马甲写作中,有关注到,的确有不俗之笔。
河南郑州啥的,这种浑 ...

爱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7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你们相爱是一种愉悦,感觉生活充满阳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0-9-20 17: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