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楼主: 苏紫烟

【好诗推荐】贯穿全场的推荐贴,欢迎所有人推荐和简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7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你心换我颜 于 2018-11-27 11:17 编辑

文/【假】药
《他一点也不像鸽子》

下午五点
去天台看鸽子的一个青年人
像鸽子一样地飞了
他飞翔的影子,落在地面上
像一朵盛开的棉花

都说,鸽子识途
多远的地方,也能飞回来
要是飞到天的背面呢

已是寒冬了
路上稀稀落落的草籽和粮食
还有鬼天气

也许又贪玩
把自己藏进了星空。抑或云端
他飞得那么远,那么远
可家人们一直坐在空荡荡的门前

链接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09707-1-1.html

平实简洁的笔触勾勒出悲伤的情愫,同时也点睛出隐藏的社会压力和面对现实时心里世界的矛盾体。她用洁白的鸽子描绘出一个相反的社会问题讨论方向,鸽子就成了喻体。

点评

第三节是多余的。加重了叙述感,弱化了诗性。再就是指向性缺失减少了读者的思考,且无所依托。这是不能容忍的。至于其它 纯属感性的情绪由于脱离附着,只好飘落在虚空,似棉絮  发表于 2018-12-2 07:51
看上去还不错。避世场景和现实对撞产生了柔痛。但第一节前三个句子处理成了记叙文。这不好!很不好!第三节是最没必要存在的,加重了叙述成份,且显得非常刻意。减少其实可以把这节打散让相关元素流动在其它节里....  发表于 2018-12-2 07: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11-27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糖小邪 于 2018-11-27 12:04 编辑

文/【假】萧皮
《冬日主题》

寂静下来,洗去油彩
不借佛陀之名参拜
水回流到干净的瓶子里

瓶子外锯片的描述
飘出弹奏
锯末繁殖成伞
许多梅花鹿经过它们,还有
你褪去的皮囊

呐喊和回音挂在树梢上
倘若取回,就拨开荒草
一段久远的城墙将与你共鸣
薄雾中共凌乱

链接: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09758-1-1.html
硬朗的诗句。魔幻的帽子现实主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7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村姑翠儿

《墨痕》

如果选择存在的方式
我愿是 秋果旁
最不起眼的一根稻草,被你
困在秋天的画框里,不飘不动不落
不是主角,也没关系
当所有的果香  都在喧嚷
只有我 不声不响
等 看够了你,为她画眉,点亮胭脂
就轻轻熄了 这盏柔肠的小灯


《消失的十一月》

其实,我也只是一个过客
和你一样,和那些失眠的青灯,残卷
一样,学着放生自己
反正就像你,一个飞翔的眼神
尚有鸟雀归巢的温存
等不到熟透的果实,步摇风落了
木叶纷纷,指尖零落的香 又七里
只是纵身一跃,就到了冬天


《这么浅,那么深》

立冬以后,更多的白
停留在笔尖。那些无言之言
还在时间的折痕里
蛰伏得太久了,沉香,忽浅忽深
在层层掩蔽的落叶里,到处都是秋天
隐忍的齿痕


《风誓》

借着风势倾斜着,这样的姿势
距离昨天的你 最近
或者拧大音量,留住沥沥的雨声
我朝向你的样子,我行至的每一处陌生,都会撞上
似曾相识的身影。我走失了,果子还在
像稿纸上,这个下元节的圆满
所有的聚拢都被允许,所有的分别都被忽略

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09711-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7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楼兰女子

《美人在骨》
美人睡在秋风里
每逢下雨天膝关节疼痛
挑溪水的人忘了我
亲人有话,好好说
你们不想我
我在秋风患病死去
与后来者无关

《凉风有幸》
我有个女儿,叫雪儿
多么洁白无瑕
她距离我有十次三十八公里
她是我心头剜去的肉
陌生人,你看见了她
别伤害她
她听话,懂事,不添麻烦

《无涯》
假如,上苍是公平的
让雪儿回归洁白
让深爱的,坐落尘世百态
我知道,我不该祈求太多
在这样的日子
潮水不退,海赶人
我实在不愿放下,手中的针线
在华丽的布匹上
倒勾两只死鸳鸯

----------------------干净,直接,提升的够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7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美人在骨】
/文【假】李敢


每天银耳汤,给骨头喂毒。如花照例会在梦境里回来
巫术还给种蛊者。我们这些凡人,要抱紧灵魂睡

如果真的有人死去,亲人,绝不会是你


【无涯】


不小心碰了神龛上的黑坠子,不小心走夜路点月亮,不小心提起黑寡妇
看见母猪上树,我不惊慌

寒风起,脚冷。野鸡一只一只,落寞的寻找光亮
雪下在荒原,别前世迷茫一倍

我睡着了。想起死去多年的外祖母
冬季的大渡河涨水,我一点也不稀奇



【雪落肩上】


有人拍我的左肩
有人踩着我的脚印,一步比一步艰难

雪落的很轻,荒无人迹的地方,总能埋葬点什么

谁没有过去。把头钻进雪里埋一会
把半截人生放雪里埋一会

如果有人,也真希望有人,还来拍我的右肩


…………这些字读起来还是比较点亮眼球的,主要是作者情感比较活跃丰沛,字有所指,指向我思

难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7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18-11-27 20:59 编辑

文【假】画家
《你好,某某》

首先假想出自己
镜子选择朝向东窗的草坪
衣服是刚晒出去的
没有用洗衣机甩干
水温还能接受
风是一点点加大的
就像我正在煎蛋
摆盘弄的像电影开场
电影迟到了十分钟
有些剧情已经不明白了



《涉水的云》

整个下午
能吹动梧桐叶的风
两条越出水面的鱼
以及扔出几颗石子的我
推动了云和水
几乎错过的爱情
夜晚之前
我在超市买了把黑色的伞
下一个城市已不远



《距人间38公里》

人间路已落雪
想到我们曾住在折柳巷
买菜做饭
种花养猫
尽管两颗白菜的价格
只得一颗
一斤米总少二两
一柱香
绝烧不到半个时辰
但这些日子
总归是美好的



《湖畔》

今晚去湖边散步
人比路宽
你说凌晨再来
你脱光衣服扎进水里
使劲拍了一下月亮
快看
整个湖都是我们的
你也是我的
月亮你的



《雨花亭》

下雨天
你把画框摆向窗外
画了一个院子
一座亭子
你说它叫雨花亭
你把画揉成一团
丢进雨里
成了!
我问你
我也是你画的吗
你说我俩
都是神画的



《美人在骨》

美人生来高傲
傲为人
傲为世事有常
心怀慈悲
我们大可把自己想象成美人
即使只有一瞬间
也失去了大部分的丑



《只有猫在听我说话》

狗自顾自的晒太阳
猫看着我
我看着它
我们沉默的度过下午
晚上
直到狗饿醒
冲我叫唤两声
我才从今天的对话中出来


链接: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09833-1-1.html
不光皮相好看,骨子也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8 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小呆

《凉风有幸》

黔地无比陌生。只知道六千里的大河
穿过你的锁骨
只知道三月里的杨花,背负着一个诗人的幸运
而我是凉风
从秦地的沟壑流落江淮
大海之滨,逃亡的汴京之人皆以布裹头
陌上桑正叶儿青青
我是凉风,穿过所有的枝节,却无法抵达
你的欢笑,你的眼泪,你的风华正茂
只有白霜填满了风的间隙,过尽千帆
才是淡若梨花的春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8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公子

《雪落在肩上》

冬阳暖暖的午后
陪母亲在湿地公园散步。我们在空椅子上坐下来
剪辑某些久远的片段
包括我的童年,学生时代,和现在的工作与生活
比如,我清贫的读书时光,我的吐血病,我夭折的初恋
整个下午,我安静的听母亲唠叨。绝口不提
母亲的越来越重的病症和已经买好的墓地
我送母亲回家,母亲坚持要送我上车
恍惚间,立在风中的母亲,像是立在早年的村口
正在等我回家
当我再次回头,母亲头顶上的雪
悄悄的落在肩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8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梅超风 于 2018-11-28 14:37 编辑


《一只鸟的冥想》

一到清晨,我就开始在我之外流浪
看见白云像个行脚僧,踏上许多不确定的疆土
它喜欢河边青色的艾草,水里无声的鱼
秋天里的尘土,沙漠里辗转反侧的姑娘
春天来了,薄命的桃花突然有了安身立命的机会
炊烟在村庄上面一动不动,这不是一只鸟,可以体会。
还看见一条避居于世的小溪,是怎样奋不顾身,变成了喧闹的一部分
山峰如今矮于高楼,人们迷迷糊糊,在嫁接好的天桥下川流不息
他们把自己变成了流水,湍急或跳跃,均是符号和图示。
他们天生就有语言的障碍,总在暗示自己终将消失
可是没有人懂。他们于是消失,去往具体的山野
在那里,可以拥有身上的泥土,远处的烟霞,这些纹饰。
有一天,他们将看到大海,他们认为那不是水,是某种神秘的掩埋。
他们乘槎去往远方,最终却只带着自己。
我最喜欢那些低头的农人,每到时令
他们就拿出种子,撒向荒原
虽然,再不可能种出庄稼,只会长茅草和卷耳
但他们依然执着于这种仪式
仿佛他们生来就是一粒粟米,秋天,会有一万个孩子来到他们面前。
孩子们总是插上翅膀,离开生育他们的田野
飞向大海
海面寂寥,他们看不到真相。他们尚有时间,在不声不响中慢慢度过。
正在生长的植物,曾经密布这个星球
它们退无可退
但可以改变基因和秩序。把绿叶改成水泥,向壁虎学习变色的经验。
那时,我将寄人篱下,因为没有树,只有高大的钢筋,向天空张开双手
我是被更改的一个道具
他们把我固定在地图上,表示已经飞过千山万水
我的姿态优美,特别富于表现力。
临街铺面正售卖着声音,色相,香气,皮肤和触觉
人们很有修为,不管来自哪个朝代
都是一副法力无边的样子
而我,则是这个世上唯一的理想主义症患者。


沉稳的叙述与推进中透露着哲理的光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假】香


《距人间38公里》

不用离人间那么远
奔跑的风不用那么大,雪不用那么厚
羚羊头上的号角不用吹得那么响
那么惊惶

荒原的脚印里不再会有火药
不再会有黑洞洞的枪管

索南达杰把人间的信号一点点发出去
山花多像雷达
漫山遍野地开始接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小呆

《没有目的抵达》

太平之年,至少没有战乱之患
盛不盛世姑且不说,理想之人,你抵达的目的就是没有目的
山峦之巅,你嫁娶的云朵,你生育的云朵,你怀念的云朵
都是这人间呈现的最美图腾。
混迹,或隐于市
粗嗓门的歌声,唱响劳作之歌
艾草无力,庙堂高处,是你不胜其烦的号令
江湖远处,喧嚣迷离,处子以杜鹃啼血之形
匍匐于世。麋鹿自洁,桑葚之人
皆你我至交。浪迹四方的诗人,写出疼痛的短句,如一寸匕首
剖开桃花的内脏
弃之?藏之?你无有悲愤,惟一匹白马,四蹄生风
以绵薄之力,挣纹银
济衷肠。大河汤汤,浊浪不绝;千顷之林,病树之后尤有绿荫
北有尘土,侍奉长亲;东有池鱼,爱犊护苗
生而为花,有艳当艳,有芳自芬
南山自有去处,天地君亲,你我共尊
江河东逝,一抛枯骨随水而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假】李不白

1、@翠儿

《你好,翠儿》

用你的话说,我也只是一个过客
穿过城市的广场,不必等风停下来。其实秋果早就熟透了
但我还是看不够这人间的灯火,它们喧嚷
在某个低矮的拐角处,它们照亮白墙上歪斜的誓言
一定是野孩子们留下的,瞧,那些字,多么稚嫩


《凉风有幸》

我并没有沉默太长的时间,夜就更深了
点火,沏茶,给一棵树喂水,又或者是聚拢生活必需的佐料
夜晚之心,漂浮之词,当你这样轻声叹息
风就摇了摇树影,一些叶子在窗外飒飒地掉落


2、@一笑相逢

《涉水的云》

事实上,等手机充满了电,羊骨就炖透了
你是有多大的食欲啊,火炉里的火,惊险的游戏,密度适当的情绪
所有这些,并不会令人坠落。雪从上个世纪落下来
那些被雪埋没的时间,我们可以用来大碗喝酒,或假以斯文
推开木门,迎接涉水而来的人,他的肩膀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


《幸福的说辞》

扑掉肩上的雪,我们的身体忽然轻了很多,仿佛革命时期迎来了爱情
你一定会觉得我喝醉了。其实,有时候我是真的醉了


《距人间38公里》

青海的天很高,云朵飘过,像羊群一样
青海的青草肥嫩,羊群走过,像云朵一样


3、@从可青

《只有猫在听我说话》

在朝天门,我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
那些好看的妹儿,一边打麻将一边摆龙门阵,说等一下,碰倒
远处的渡轮呜呜地开走了。好几次我约你一起吃饭
但是每一次,你都支支吾吾的,说忙得很


《潜在愿望》

你的,爱哭的爱人,第一个在江边对你说出太阳和野花
多雾的山城啊,总是把秋色都抹在了唇上
嘉陵江的水位一直没有低下去,无论怎么看都有涨潮的可能


4、@短尾巴的猪

《刺猬的孤独》

雨下在回廊外面,如果被你听见就好了
即便此刻秋草是脆弱的,但我懂得它们身体里的火,一点就会燃
甚至,刺猬也不是抑郁症患者
可为什么它面对自己钟意的事物,总是无法靠近


《无涯》

如果褐色的果实沾上了露水,就格外沉重
他们在丛草深处抱一堆人间烟火,用木石修葺破败的田园
记得你那时明明是醉了的,这一醉何时是个头啊


5、@子青悠然

《一只鸟的冥想》

咖啡,香茶,烈酒亦或劲歌,都无法与风中等雨的梧桐媲美
我们的小镇不适宜安放在喧闹之处
青石板路边除了疯长的野草,还需要有散落的古陶,和黑瓦房上孤独的鸟


《没有目的的抵达》

秋天的苍阔,无非是风吹芦花时,令人无法回避的惆怅
大片大片的白,雪一样,无限地接近小镇
当我发现,我已经没有芳华了,只有一棵树不作声地站在我的背后


6、@苏紫烟

《雨花亭》

现在,离你不远千里来北方拽上我,非要我带你去穿越宋朝已经好几年了
那时你写了很多情诗,没有一首是给我的
我在纸上比划异邦的月亮,仿佛我就是月亮下孤独的王
有时我们谈论旅行,仿佛那样是励志的
什么意大利,什么多瑙河,什么多情的草籽和丢失的水份
它们,其实都比不上雨花亭上迎来送往的酒,你只要为我端一碗,我必定就醉了


《美人在骨》

四川的暴雨落在夏季,泛滥成灾,我多担心你
沉溺,或被水草缠身。那些倒地的植物,我们是扶不起来的
如果爱情来了,你就去爱吧
池子里蓄满的水,足够秋冬饮用,你可以像棕榈树
温暖,而盛满绿意,顶得住忽然而至的霜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三哥


发表于 2018-11-28 12:5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


@《美人骨》

裹着丝滑的绸缎
怀中的青光是天生的,在夜晚,被镜子中的鸟儿叼去

晚风说,它也是空无一物的人
——你可看得见我
这大面积的冬天,那些闪烁的星尘,便是超度后的亡魂

不如,我们一起飞吧
诗歌里,冬红山茶就要盛开


@《湖畔和恍惚》

我看见我掉在水中的影子
仍没有忘记

一片洁白的雪
在凛冽的风中,和我走散

曾小桥流水,曾把身世托付给我的诗行
它喊,三哥
那一年梅花开得很长

此间,仔细听
水中似乎有隐约的脚步声
柔软而清扬
我开始恍惚

仿佛已临近的夜
将要飘过一只白色的鸟
又一恍惚
已不知是多少年前


@《凝视》

拆解一颗冬日之心,它试着唤醒人间的灯火
也在沉思着自己

一些杀戮,渺茫。一些爱情,怜悯
将要开始坠下去的浮尘。我突然领略了逃亡的意义

石头回到了石头
白纸回到了白纸

多幽静。夕阳以一种假死的状态
迷惑我接下来的凝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假】雨倾城


《无目的抵达》

一场慢旅
我必须面对得到与失去。忽略恍惚之美
与痛恻心扉
而这之间,我应学会腾空行囊
取下肩上沉重的黄昏与暮色
在某个驿站,或者,小镇停下来
遇一个温暖的人
一起消磨慢下来的光阴
之后,转过身。各自
重新上路

《潮水》

当再次向我涌来
我并没有选择避让。因为我明白
它必先于我退去
我只是来临水听风的
而它,在抒写另外的章节
也许,与岸有关,与水草有关
与一尾鱼或沙子有关
而我与它,只是彼此的过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乌云背后的感情线》文
/三哥

漫过遥远的山峦
起伏处,喘息如雷

树林,石头,纷纷把自己的影子藏起来
深不见底的生存,也纷纷把我们赶进水中,我们吐着气泡

像是经历了一场惊吓
回到短暂平息的安乐窝,互致问候,拥抱

重新开始爱情
阵风中吹响积郁很久了的魔笛

却无法飞跑起来
光阴渐渐遗憾的退去

麻雀的羽毛倒挂在房檐
从一滴数到两滴,从两滴数到一场滂沱大雨

雨花亭》

雨珠子是断了线的
是谁在空中哭泣

一排沙白杨,仍是一副漫不经心
许多落叶尚未走出黑夜

露宿街头的,还有一座中国式凉亭
六只角,像是伸出的六只手

六只手也没有留住羽毛,话语,车水马龙
也推不走一个垂首的人

他偶尔扬起的脸
把雨水,竟然全部还给了天空



这两首很好。。。作者逻辑思维挺细密整洁,不可多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2-15 06:0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