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楼主: 苏紫烟

【好诗推荐】贯穿全场的推荐贴,欢迎所有人推荐和简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9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假】画家 : 《乌云背后的感情线》


我侧卧沙发看植物学史
去年网购的车厘子
只剩泡沫箱
你用来种冬瓜藤的土
是那天晚上凌晨借的
现在防盗网只留下
小片的干叶
你告诉我它才是
真正的冬瓜
在你从铅白和枯黄中
取出雪的形状之前
我开始留心外婆的苦瓜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11-29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假】话国历险 : 《没有目的的抵达》


在纸船上击鼓。
掌管钥匙的人,打开我的脚镣手铐。

在纸船上凿井,生火祈雨。
虹彩污染了白色,也污染了黑色。

返老还童的女婴,拆除我全身的牢。
贩运的贵金属,和沙石一样
从不生锈,从不漂浮。

点评

在纸船上……非常造!  发表于 2018-12-2 07:54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大咖 发表于 2018-11-29 14:09
【假】话国历险 : 《没有目的的抵达》

这个最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消失的十一月》

其实,我也只是一个过客
和你一样,和那些失眠的青灯,残卷
一样,学着放生自己
反正就像你,一个飞翔的眼神
尚有【鸟雀】归巢的温存
等不到熟透的果实,【步摇风了】
【木】叶纷纷,指尖零的香 又七里
只是纵身一跃,就到了冬天
赏,大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革命尚未成功啊。。。。。同志还需努力啊。。。加油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某某》---楼兰女子
文,落歌



到现在,我依然不能够认识你,你病着时。江南的银杏是一树树金黄了。
那么重庆呢,初雪掐断枯枝,千山都要酴醿

而你还是艳丽丽的,不说荒芜,不说逢场作戏之人
那么轻盈,那么孤勇的让人心碎



--------------虽然很直白,也耐不住我喜欢。给臭楼兰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9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形影不离 于 2018-11-29 20:37 编辑

《没有目的的抵达》

文/三哥


“走进白虎岭
我便是白虎岭的草木了
时间的风,把我吹掉了一块。剩下的,只是无休止的
奔赴,等待”

这开篇出乎预料

“等待是灰暗的
甚至,我自己也不敢去碰最脆弱的草绳
它连着心跳
连着岭上最深的荒夜”

立体,由内到外,都是情深不知处。看着心疼感动呢

“亲爱。我是不是还能回到那个雪花杀人的年代
双手合十
薄唇噏动
呼啦啦,一个风中的白影子掳走我”

怎么说呢。希望和渴望,过去和未来。这是要爱几生几世的感觉了。

谢谢三哥。必须推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0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糖小邪 于 2018-11-30 17:57 编辑

文/【假】林儿

《在一场雨水里生动》

将动荡的日子
埋进光阴的底部。从石头里取出物语
压低声部,我们朗读春水和岸
打开清脆的鸟鸣与马蹄
再用倾城月光,锁住这些年的留白
任凭风,掠走杂草丛生的荒地
那些未被提及的事物,在一场雨水里
生动



语言冷静的抵达过程,摩擦出悦耳的佩环声。
链接:【【第二场】《你是我戒不掉的孤独》(外一)@【假】公子 - 红颜诗国 - 《诗歌报》论坛 - Powered by Discuz!】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10127-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0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糖小邪 于 2018-11-30 18:12 编辑

文/【假】阿黛


雪落肩上

冬来,雪未来。回忆,来
纷纷扬扬,似雪,落肩,落心
只是,时过境迁,滋味苦涩
还需要抱怨什么呢?被篡改了初衷的流水
早已让孤单的小舟迷离了航道。青春的火焰,灭了
奔跑的梦境,散了。滑下的泪水,干了。
雪不来也好。我柔弱的肩膀并不适合扛起更多的寒意与责怪


从整首诗里,我看见了一个欲说还休的小女人,美的!
链接:【第二场】假画,雪落肩上了没 - 红颜诗国 - 《诗歌报》论坛 - Powered by Discuz!】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10152-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0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糖小邪 于 2018-11-30 18:20 编辑

文/【假】未成年
《你捡起我扔在地上的心》

1.
在窗外,门把手被擦亮,等待你的指纹
有力的,你并不确信我和冬天有着的区别
甚至,在我未兑现的名字里,进出
我应该将自己的勇气从行李箱里拿出
即使,二十四个节气中,除我以外的任何人
他们收到你的拥抱和情书

2.
我继续这样暗中跟踪你,或称不上暗恋的
夜晚,从你的窗口透出的光越来越亮
我经过了一棵香樟和几株平凡的思乡草
从而更向往你纸张上的浅的图案,屋顶
与升腾的烟,持久不变的,两者之间的夹角
是不是,可以唤你时,窝藏着小小的私心

3.
我一再变小,变得具体,在冬天的列车
向无名站停止三秒钟之后,我是你的妹妹
唯一的,最小和最丑的手臂张开
飞翔这个词在平庸的人群中,雨滴下来
你在不相信这是迎接你的湿漉漉
和我事先的预感重合为一条线,孤单的线

4.
我享受一棵在夏季里,长出茂盛枝条的树
冬天给于它淡漠的影子,投放城市坚固的楼群
我们在各自的窗口,大声说出的
仍旧是多年以来,月亮的贫穷到富有,再到
世界屋脊也只在书架上摆放。我朝你荒凉的土地驻扎
当你将爱情的火焰点燃,手掌回到日常处境


链接: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10137-1-1.html
这一组情诗写的冷静,但是去读它的人内心激烈,仿佛那就是曾经的自己。说是一组情诗,还不如说是我们生命的一种冷暖调集合的色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0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糖小邪 于 2018-11-30 18:35 编辑

文/【假】李花一树假雪

〈僵局〉

终不能模仿一棵树,整日行走,又停在原处
这些年,喝下的茅台都是假的
让我越喝越像一个假人。沿途的村庄都在凋零
又不断生出新芽。白粉墙就那样空白的白着
我假装遇着一个故人,又从他身旁错过




我一直认为能产生张力气势的抒情都是磅礴的。
链接: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10144-2-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0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糖小邪 于 2018-11-30 18:49 编辑

文/【假】秀才

《旅客》

做我诗中的旅客,做我光阴里的归人
琵琶声声,最后几曲,能催走了只是你的身
心间云韵,唇上火粒都还在这里
猎猎西风带不走海棠红,对酒的狂歌
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脆响
一并录进了今日档案,亲密的人
你我相隔不远,分手时我拥抱不送


这种看上去潇洒的要死的豁达,特别的触动心弦!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10139-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0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糖小邪 于 2018-11-30 19:10 编辑

文/一说桃花就开了
<七月流火>
开满池塘的荷花昏昏,浮萍昏昏
鱼虾昏昏,水草昏昏,钓客昏昏
我的爱人在远方,挥汗如雨
他太忙了。来不及
为这昏昏之境怅然
他是某个小型加工厂的厂长
他是货车司机
他是装卸货物的苦力人儿
他也可以是一个机械维修工
还可以是一个擅长横笛的伤心人
何种身份有什么区别
七月流火,他永远腾不出时间来
陪着我到这绿树掩映的池塘边
看这昏昏万物,是如何缓慢生长的

我喜欢这诗歌里的烟火味,诗歌来源生活,高于生活就是这个理,因为这是个懂得悟的人儿,诗里散发着菩提的花香。
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10167-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0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18-11-30 21:09 编辑

文/呆呆



平原上的好头颅》一组


▍榉。


在梦中几次见到它
这个人赭面

乱发。扯着头颅内狂奔的河流
韭菜花美丽又不可思议
有人打开院子

有人用布巾擦拭椅背;有人扯掉戏台上的旧灯笼
钨丝灯泡抖了几下
---这弧形的鸟笼嘶嘶怪响。整个晚上都在摇晃

我应该在另一本书里把它找到。看它顶着一座空山
徒步行走到远海上
看它。
褪尽了鱼鳞。就来迎娶我,春雨中的蕨菜美人


▍苕。


平原上的苕没有任何意义
它紧靠着棺木

它在漆黑的夜空,洗脚趾间的泥垢。它是我的丑妈妈,蹲在猪舍边喝菜粥
它。
是我前世贪吃的弟弟
因为太渴。啃三角漾里的淤泥,长出蚰蜒的头脚

平原上的苕
是跟我一起渡河的老妇人:黄昏时拎一袋金子
清晨时背一筐枯叶


▍荻。


收到战书那日
我在院中桃树下舂米

送信的牧童,嘴里咬着一枝芦笛。我的回信很短:此音入云,未必落桃。
此后园子里换了几茬蔬菜
秋后。终于打完稼禾,坐在门槛上突然忘了自己是谁

暮色中一女子急奔而至:大王,追兵已至
如何是好?
冷月下江水泛起寒光。悬崖上有荻,葛衣布履,虎目含泪;洼地里有荻

赤着双足。过早地白了须发


▍梨。


那日。正要去私塾上学,院外的梨醒了
纺架上挂着半幅白娟

老仙人牵了毛驴
走在池塘边。母亲又变成一枝月季,一瓣一瓣落着时辰。风太高了

抓着白云
和雨丝。等织完这一匹娟,春天打了三个喷嚏
等我起身离开。院外的梨树,还在燃烧。骑着老虎,也骑着大象



▍槭。


深夜里读到一个句子:给植物以性别
深夜里。

地球正在向月亮撞去
想起曾有一个男孩在槭树下,给我照相。想起来我也曾如流水在野

不懂得藏起自己
星空也在分娩
它的痛苦。这永恒的池塘,没有一声蛙鸣




▍椿。


躲在村口碉楼,点村子里烟囱的数量
扯着云朵垂下的长须

荡到河对岸
穿过一片油菜花田
芦苇边停着小船

荒凉的麻雀,一声一声叫着
浓雾中。有人应声而出;有人把流水折叠;伞用恐惧

撑开整个宇宙的恐惧



▍樱。


古有伊人。
结发如穗。古有别离,孤单如穗。春天正在变浅

一只灰雀突然从寂静中心
逃离

樱就露出了脚趾
“蒙君垂怜,到尘世暂做一份人家”

蒙君垂怜。试药人穿深衣,直裰
穿过园圃和拱桥
素色。

哦。这病入膏肓的耳垂


▍棠。


下午。树叶颜色变得更深。湖水成了容器
我们谈到了嫁娶

某种古老
的仪式。窗格上,灰尘
突然有了形体

那是几年前消失朋友的脸。接下来是一阵可怕的静默
这连接远方的引信
没有人愿意去点燃它:一枝海棠

站在旧院子里抽泣
这古老的灵魂。试着春衣,但依旧没法寻回皮囊


▍楝。


因为薄命
因为苦

因为有一对恋人在树下死去,灵魂变成了紫色。可是掏空树干
只能睡下一个人;因为我正值豆蔻
而它已是暮年

因为它不会告别。却把村庄拖入了深渊
因为它使毒。性子别扭。我没有见过制成乐器的楝树

也没有见过制成蜡烛的紫花



油菜花的样子真好看!无可复制的诗句,因为这跟长久的文化沉淀有关。他笔下的事物都是我们群熟知的,经他手之后,闪烁出智慧的光芒,赋予了强有力的生命曲线。
【【无所属】平原上的好头颅(一组) - 红颜诗国 - 《诗歌报》论坛 - Powered by Discuz!】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10184-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假】从可青



@《纪念》

我在想,它可能这样解决:
我来到了芦花繁多的地方
用这苍白无力的色泽,去面对这些年
我用此时的枯枝,缓动的河水
和大地上呈现的影子
继续爱着黄昏。我用迎面的风
用脊线清晰的山脉,用天上的云
来爱你
用大雁越过大雁的叫声遁去
爱着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2-15 05:3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