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楼主: 苏紫烟

【好诗推荐】贯穿全场的推荐贴,欢迎所有人推荐和简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星星

缓慢飞行》

我不会提速,更不会离开
夜色是我挑明的,原野是我挑中的
空气里还有蜜糖的气味
我要继续我缓慢地飞行
我要闻到酩酊
别试图以“暂别”作为句号,将我推远
当我爱上一个名姓
便再没有可供理智支配的意识


写的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关键是这样的小诗能让人感动,百看不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发表于 2018-12-3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阿黛

清澈

指尖蘸雨,是伞下的小心情俏皮
没有理由在一个清新的早间苦大仇深
更何况还有鸟鸣不绝,高亢地
引申着,晨计的意义
让醒来的人更清醒
朝着下一秒的清澈,大步跨去


陡峭的山坡

冬日的衰败,让心纠结
草秃叶枯,毁了山坡的清颜
令原本陡峭的斜面看上去更加倾斜
幸有你在,递来掌心的暖和鼓励的眼神
阻止了我的逃跑。当我勇敢地登临坡顶
得到的,岂止是白云的眷顾



这两个神、韵、气都具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还叫悟空


◎陡峭的山坡

眼花了,视物模糊
且有重影
特别是酒后
但看远处的东西
还好
好像越远
越清晰
越远越真实
比如现在
院墙外面的
山脊上
有个女人
和两条狗
正缓缓移动
一片金色的云朵
引领着它们
它们这是
要去往哪里
离它们
不远的地儿
就是高高的断崖呐

◎清澈

从洗手间回来
发现酒杯
又满了
白亮的泡沫
浮在杯沿
正一个
接一个爆裂
谁倒的?
再喝就多了
二弟摆摆手
三弟没有反应
父亲笑了笑
我倒的
这么好的酒
你喝过几回?
喝吧!
喝完睡一觉
大不了明天回去



不要小瞧叙述在诗歌中的力量,妥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还叫悟空


◎陡峭的山坡

眼花了,视物模糊
且有重影
特别是酒后
但看远处的东西
还好
好像越远
越清晰
越远越真实
比如现在
院墙外面的
山脊上
有个女人
和两条狗
正缓缓移动
一片金色的云朵
引领着它们
它们这是
要去往哪里
离它们
不远的地儿
就是高高的断崖呐

◎清澈

从洗手间回来
发现酒杯
又满了
白亮的泡沫
浮在杯沿
正一个
接一个爆裂
谁倒的?
再喝就多了
二弟摆摆手
三弟没有反应
父亲笑了笑
我倒的
这么好的酒
你喝过几回?
喝吧!
喝完睡一觉
大不了明天回去



不要小瞧叙述在诗歌中的力量,妥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18-12-9 13:09 编辑

文/呆呆

《折射》

做一只燕子和一朵蔷薇幽什么区别?
你摘下蔷薇。那不过是一阵微风

你看见燕子。这带尾巴的云朵,会给你带来细雨;你遇见的妇女,编着蛇状辫子
孤单的房屋站在荒野
一个小孩。挂在风车手臂,对着落日哭泣

吹萨克斯的水手。把大海藏在口袋
植物们还在沉睡。我没有办法
唤醒它们


《预谋》

整个夏天,我都在铁轨旁散步
风和草紧紧贴在一起

城市每天都在改变航道
星空有时淡绿,有时暗紫。我给故乡的朋友写信:

徐妈妈用凤仙花汁给我们染指甲,角落里有一只雕花大床
黄昏是一眼深井。整个夏天
我们沿着铁轨散步,风和草无所事事,只是疯长


《多种偿还》

开始是鹦鹉酒吧。后来又去了星期一酒吧
接着是龙酒吧

1926酒吧。木酒吧。旅行者酒吧
在船上遇见老朱。这厮大手一挥:此山是我开,要喝就痛快
月色下

城市只见骸骨。想当年,子弟弄的小木楼,槐花一地。春雨无边
弹吉他的少年郎,比蝴蝶还像蝴蝶



《缓慢飞行》


闻到村庄的气味
木头浸在雨水中,桑树睡在月光里,石桥上的青苔
墙边的月季。小女孩辫子上的红绒绳

闻到妈妈的气味。太阳下燃烧的麦秸
灶台边冬日的黄昏。屋檐上拱起的星空

抱一抱我。榆树上的半个妈妈。我是你人间的女儿。我有半厘米海水的悲伤
但不能让你闻到,骗子妈妈。



好看的诗歌里都有一只比蝴蝶还蝴蝶的蝴蝶振翅飞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18-12-3 17:12 编辑

折射》

做一只燕子和一朵蔷薇有什么区别?
你摘下蔷薇。那不过是一阵微风

你看见燕子。这带尾巴的云朵,会给你带来细雨;你遇见的妇女,编着蛇状辫子
孤单的房屋站在荒野
一个小孩。挂在风车手臂,对着落日哭泣

吹萨克斯的水手。把大海藏在口袋
植物们还在沉睡。我没有办法
唤醒它们


《预谋》

整个夏天,我都在铁轨旁散步
风和草紧紧贴在一起

城市每天都在改变航道
星空有时淡绿,有时暗紫。我给故乡的朋友写信:

徐妈妈用凤仙花汁给我们染指甲,角落里有一只雕花大床
黄昏是一眼深井。整个夏天
我们沿着铁轨散步,风和草无所事事,只是疯长


《多种偿还》

开始是鹦鹉酒吧。后来又去了星期一酒吧
接着是龙酒吧

1926酒吧。木酒吧。旅行者酒吧
在船上遇见老朱。这厮大手一挥:此山是我开,要喝就痛快
月色下

城市只见骸骨。想当年,子弟弄的小木楼,槐花一地。春雨无边
弹吉他的少年郎,比蝴蝶还像蝴蝶



《缓慢飞行》


闻到村庄的气味
木头浸在雨水中,桑树睡在月光里,石桥上的青苔
墙边的月季。小女孩辫子上的红绒绳

闻到妈妈的气味。太阳下燃烧的麦秸
灶台边冬日的黄昏。屋檐上拱起的星空

抱一抱我。榆树上的半个妈妈。我是你人间的女儿。我有半厘米海水的悲伤
但不能让你闻到,骗子妈妈。



好看的诗歌里都有一只比蝴蝶还蝴蝶的蝴蝶振翅飞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唐三
《翠儿姐,你是我的百花蜜》

买蜂蜜的路上,天空瓦蓝蓝的、低低的
感觉多像是极澄清的海,倒悬在裕民桥两岸的堤坝上
太阳没入浅浅的海域,又穿过海水,照耀波光粼粼的沙河
照耀围在草地上编织渔网的妇女
照耀我以及脚下的沥青


天地间所有的光交错不紊的在风中摇曳着,不分彼此
仿佛我就是那瓦蓝蓝的一部分
还有云朵,在海上漂浮的云朵,可爱极了,舒展着我甜蜜的忧愁
啊,如果远方有我爱的人,如果你要来
一定要在这美轮美奂的夏天
一定要穿一身白裙子,像映入我眼帘的那只自由翱翔的白鸽子


比较传统的写法,再传统的写法,如果要写得有玉器叮当的声响,锻子般丝滑还是要反复淬炼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18-12-3 17:06
折射》

做一只燕子和一朵蔷薇有什么区别?

作者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呆呆



《纬度》

实在没办法想象
一个星球松开身上所有绳索时候

“它累了。”哲学家口中的累
是万物退让,重回深渊

“它累了。”诗人认为,水中的星空
更神秘,更有秩序。就像此刻,月亮下的湖水,树木,山峦

它们侧着耳朵。它们是完全的悲伤
和喜悦。它们建立秩序,也会亲手毁掉它


《裂锦》

此夜寂寥。
晚寺的钟声,一路追着松柏;月亮是月亮松开的念头。空山不空

流水束了腰身
是闲书里的表妹,花妖,鲤鱼精
微微。微微。忍不住了忍不住了。明明是蜻蜓

撞破了池塘
明明是几窗细雨,斜过来一枝海棠


《枕上书》

幽草之气。
那稀疏的苇草间,走来圆月。我等着好友,因这一室空寂

蟋蟀们被赶到了墙外
唱歌。唱歌呀。瘦瘦的女鬼,亦能吟出流萤的诗句

它羞怯
它有十恶不赦的美
它开不出莲花,只在薄绢中作恶。跪安吧

小绿。小绿。今夜不慢
清风压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叫悟空的诗——



◎清澈

窗台上堆满了法国梧桐的刺毛
隔着一层玻璃
它们对我没有丝毫影响
在这间房子里
待得越久
我就越喜欢玻璃
可以认识外面的事物
又能避免
跟它们直接联系
并且被玻璃过滤的阳光
总是让我
免于失语的谵妄
这个春天
还有什么是我
喜欢的?
当然是那棵法国梧桐了
此刻——
它正在傍晚的风中摇晃着铃铛

◎陡峭的山坡

在山下,她就伸开双臂
作飞翔的样子
中途停下来拍照
她又作飞翔的样子
到山顶了
她反到不飞了
我问她为什么?
她白我一眼
再飞
就该掉下去了
那时夕光正好
她坐在石凳上
胸脯一起一伏的
等我给她拧开一瓶矿泉水

◎那些话,已流落人间

十二点她发来信息,早上好!再无下文
不知道这信息
是从什么地方发出的
(宾馆的床上
餐桌前
某条马路上广告牌的阴影里)
如果在床上
她应该刚刚伸了个懒腰
又扭了一下脖子
如果在餐桌前
她应该刚喝完一口汤
用餐巾擦了一下嘴角
如果在马路上
她应该是打着一把遮阳伞
在等什么人
在夏天
在横滨街头
总能碰到这样的女孩子
在刺眼的阳光里
在墨镜后面,向你投来毫无意义的一瞥

◎不曾抗拒

他卸掉它的头,胳膊,腿   
装进箱子,跳上火车   
两千里之外   
它将再次登台   
出演罗密欧   
她卸掉它的头,胳膊,腿   
装进箱子,跳上火车   
两千里之外   
它将再次登台   
出演朱丽叶   
现在两人肩并肩坐着   
一个在剥桔子   
一个在吃桔子   
火车况且况且地飞奔   
茶几上的一堆   
桔子籽儿,止不住地颤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如来的诗——

@漩涡

人群之外,对弈或者独自登山并非摒弃尘世多元的分子。
一些鱼奔突在远阔的海域
另一些它们寄宿礁石的凹口,还有成双结对
嬉戏未知的水域
总还有别选,个体的寻觅握手
卑微的自我救赎
也或许,随时调换某种姿态。

起跳和洄游或者原地彳亍,听凭风
穿堂每条可能路径

红杉林下,望不见头的放牧与追逐。浮游和飞翔以及终止的坠落
直至泥土中的腐化
所有浑沌,清澈,都给予魂灵复活的机遇
散了的,依然并肩的,不止息的更新与替代。

水的动态无时无刻

而我所注目和眺望的,将是冲刷、螺旋升起、流逝、接替、喧哗之后死一般
的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5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假】阿木




怀旧之水


现在。我的朋友
我不再期待臆想之外的东西
譬如明天,已是千千万万人的明天
黑夜仍如磐石
我们站在一棵树下(它于我是树,于你是风声)
树有哀伤,喧哗不止
我不知怎样
来告诉你
我浑身上下,经络混乱,仅有一目可以贯穿河流
我听凭新旧事物的交替
那其中也包含了我
前一刻我心怀情爱
后一刻我就开始翻山越岭
高山之上的岩石
深水之中的岩石
它们从来
都不是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6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悄悄的来,学习各位大神的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亲们,继续推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7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死】


选择黄昏
一个跟身体一样的颜色
可以忽略笛子的内心,干枯,中空,音破而绝

无哀
像冬天的大地那么干净
不惹鸟雀的人也不沾尘埃
洒莲花瓣,一片,两片,三四片

祭文别写太冗长
不准零零碎碎的女子哭泣
有一段路需要安静,花开也无声

忘记王二寡妇,小黑狗,马草甸子
纳西河流到东又流到西
像一个人扭曲的灵魂,愿意至死无衣无从

多点树叶覆盖,这样会腐朽的自然
伪装成泥土的颜色
假装闭眼,与天空永远的形成对立

对世人说,我的死
是我愿意去死。是我要去另一个地方活着
是再生的脱壳
慷慨之,从容之,淡忘之

说着
说着
我以是死的了
请勿与死人说话


-------------------------我喜欢自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2-15 05:57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