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楼主: 苏紫烟

【好诗推荐】贯穿全场的推荐贴,欢迎所有人推荐和简评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泥巴

《幸福的说辞》

院落向西
石阶顺滑而下,小枝藤蔓钩住竹篱的脖子
风暖,不停摇出小欢喜

靠在门框,适时,念一个人
多么美好

阳光经过时
她浅蓝色的格子围巾上,刚好
挂着一小片叶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静水蓝蝶


《雪来不来,你已经来》

1、

你唤卿卿,我就听到
江南的细雨,绵绵中抽出清愁
稻花香是去年的,七八个星子连接的夜空
稍微有点淡,我们曾经煮茶的空山
松子落地,我已在皓腕上拴紧诺言
这场相遇,冬天的雪不来
都不要走开

2、

你要的酒还在炉上温存
火势不大不小,不热不冷
我只用刚刚好的句子,去修辞度数
梅花开在南方,我的北方降落雪中情
你等或不等,我余下的时光都要老去
某行,某人,某个挥之不去的身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落雪为念

流行曲

1、
你有向远之心,将万物写成苍茫,我丢下三二心事,且随行
时间与流水打结,被人称为轮回,沙面上升起不朽之花,雾一样虚幻
略有时差的风,同样拂起我们的衣角
落在暗处,雪似乎悲怆,似乎安然,似若平素

2、
落雪也有不同去处,与远山相见甚欢
与疏梅相映成趣,忽而戚戚,忽而欣欣然
向前看,八千里悲喜,无风无月,无指引,亦无归处
向后,遮遮掩掩,真相如何?无需挂怀

3、
不记得发生什么,听着原野虫子的歌声,想起一个梦
醒来汗水尚温,开始对远方莫名地着迷
一些事,似乎经历过,似乎尚未发生
似乎只是听人提及,一些地方在耳旁,似乎去过

4、
不记得哪一年,被雪困在桥下,引燃干柴,不足以驱寒,不够烘干湿透的裤角

无奈时,雪的纷纷扬扬,依旧很美
包括它的无休无止

5、
最难,是抛舍回望那一刻,流水不在,花骨瘦成魂,故人也不复当初样子
我们开始依赖回环声音,中和絮状事物的轻浮
比如,芦花在月色中走失,雪在阳光下融化

6、
花依然在开,格守寂静的样子
应该说出的话,放下后,也没有生出波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B—牛郎



【潜在愿望】


在一条河的下游,不再拐弯抹角
蚌湖大桥清冷,恰好遮掩我的仓皇

往下漂,水域在大江处开阔
红日初升奇光万道,有说不出的欣喜和错愕

我也许要回返。溯溪不上,只想把鞋子湿了
早晨的青草地,都是与黎明奔跑的人

我也许只想来看一看,把某段心事搁置于异地
天气有些冷,河边有人种菜,长势凶猛

若此际有了孤独感,使命感,满足感,与正开的洋紫荆仿佛
只不许长吁短叹,扼腕捶胸,子在川上,时曰时不曰

总必有人还记得我,比如你。用月色勾兑的白酒,毕竟清淡
在滇西,我们要是愿意喝多壮胆,就过一次茶马古道

我最终会散落到河心。没入腰身的丰美水草,最后都是利器
岸边长亭连短亭,都不是为我送行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淡若春天


【沧海一声笑】

有人由表及里,在林中抛出万箭
有人将水袖甩出:去了,去了
一个豪情万丈的歌者,在水波之上,大笑,然后灰飞烟灭
从鼎沸至散尽,不过是万念中的一念
那日年少,
那日已是昨日
有人在岸,有人在船
有人举起右手,又徐徐落下
晴川沥沥,汉阳树断
中游突遇残阳,两山相对,眼看就要落下帷幕
一人对着即将关上的门大喊:我也来送送你!

【空】

一石落入水中,有人正在另一边兢兢业业地凿孔
一舟划破水面,有人正在纸上挥毫,浅浅地一说,再说

一笛升起,引得万众伏首
看不见面目的人上了船,将一把利刃扔入湖中

他要去的禁忌之地,刻有“闲人免进”的牌匾
其下一排小楷:放下!

云落半山,他腰间的不死金牌偶有光芒
一时山间似有金石之声,“空空,空空空空”

【先生】

“先生!”

只见那风云起,只见万山慢慢退出人间
溪流兀自千丝万缕,没来由的欢喜
鸟鸣从无到有,从向友类发出无数呼声,到变成一滴墨汁
这人世,走走停停,变幻着不同的骨相和相同的皮肉

竹下,一男抚琴,一女身缠百草
老者已出画面,只剩一袭白衫

“先生......”

老者指着林间:“那些未长成的,不知将来是杂草还是树木。
那些正年轻的,不知绿意过浓,遮住了花朵。
那些已老去的,剥离的部分,却只是末梢而已……
有的已生华发,有的仅留一半躯壳。
所指与能指,均是人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三哥


@《其实,与狐狸无关的爱》

用月色喂养一只狐狸
在落叶上记下电光犬牙的日子

除去这些丝滑的词,我还想到了你的肌肤
我又一次张开的喉咙

——这场白虎岭的冬天
仿佛神仙赐给我的酒,被我一滴不剩的干了

我的胸腹须汲取更多的氧气
爱上一只幻想的狐狸,须容纳她遥望远方时,她的家园,一片落叶上茂密的雨水

以及我们将要被大雪湮没
我对着倒扣下来的黑夜,说: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小骨


本帖最后由 【假】小骨 于 2018-11-30 12:24 编辑


厌食者的猜想

小骨,我开启了邂逅模式。顺便置顶一下
莲花的小坐骑。冬天落在身上,有一点忧伤
你爱的远方,正被白雪倾轧
树叶刚刚掉完,又开始掉孤寂。小骨,星星总是
在夜里等待坠落
你是水命,是流动中的曲折。你要的幸福不一定多
一定要精。潮湿的情绪,也
会引起动乱。缘份,只是一粒糊涂的药丸,
阴谋家。风吹一次,彼岸就死一回


月亮和灯塔,皆为虚设

小骨,每次和你聊天,我都假装诗人
每次,都败北。留下蝴蝶在过往中陈旧
旁白处和解。闲人的客栈
临近山脊。木质的梯子架在云弯。那么多人爬上去,那么多人摔下来
小骨,尘世淬毒。宜生恨
和柳叶刀。湖水也有鱼肠剑。都说思念是一种病
鱼找鱼,虾找虾。一条溪流恋野烟
月光一次又一次捶打。偷看一眼也会疼进骨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雨倾城

《以另一种方式抵达》

我再次选择了沉默
轻描淡写地走过晨昏。我怕一开口
羽毛上的天空,就会脱落
可供我挥霍的日子已经不多
我应该保持夜晚的平稳,它像另一个我
允许自己随心所欲,包括在火中取栗
一个提灯走过的人,曾照亮过我的窗子
但他看到的夜晚
并不完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呆呆


我不确认,我们是否熟悉


那凭空多出来的。不可能是乱石
不可能是惊涛

过于饱满的
月亮。不可能是落花压住春泥,流水将翅膀交给蜻蜓
更不可能是

落日下长风浩荡。徒步下山的好汉嘴里衔着
一根草茎。它只是云朵悄悄滋生的杂念

女孩用下巴,撞出来的尖叫
上一秒的世界。把一个好看,投到毛茸茸的天色里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楼兰女子



你如果舍得死,我就舍得埋你。
-----------

《画皮》
我问姥姥,脸皮和良心值多少银子
姥姥说,黄白之物
不比水土贵,况之脸皮良心
我又问好人好报可属实
姥姥说人吃五谷生百病
生情欲,生贪念,生害人之心
镜花水月之中,天道有轮回必然报应不爽的
我还试图多问几个问题,可是
我的姥姥已在一滴露水里打坐,唇红齿白
美人儿衣袂飘飘,她不再理会我
唯此夜已三更,霜风猎猎
兰若寺的月光,更冷冽些了


《画皮之:还叫悟空》
一阵风过来,很轻易就穿过我
吹落了几树枯叶
小轩窗,对镜贴花黄
今夜我就不出去了
前些儿得来的几幅书生骨架还在井水里浸泡着
猴哥儿,我在等你
以降妖之名来看看我吧
琵琶洞里,幔帐摇曳的粉色烛火
我身着霓裳头戴凤冠,有着你初爱那时的模样儿


《画皮之:太白酒桶》
官人,观你骨骼清奇日后必然流芳百世
我在想,要不要放你一条生路呢
我要不要在你跟前展现一番才艺
犹抱琵琶半遮面,长袖善舞
施点石成金术利诱之,还可以捻手一个变幻
变成你热爱的样儿,黛眉儿倦,酥胸半露
红酥手啊黄藤酒,我轻声细语哄你
我们饮酒,吟诗,纵欲
你为我写诗无数,将进酒为我,蜀道难也为我



《画皮之:李敢》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天上人间一样愁
多年前,你的一阙秋风辞让我落泪
多年后,我是你想不起的楼兰
在漫漫的西域蛮荒之地里
一捧黄沙葬我,小小的骨头
哥哥,想不起的女子姓氏
活时艰难,死时轻轻
再读一遍你的秋风辞如何,你可愿子时烧来
我姓曾,名建芬,小字竹儿


《画皮之:墨家》
在你怀里痛哭失声那夜,烈酒愁肠啊心肝灼灼
还能怎么去证明,我也是一个好女人
都说一女不伺二夫,你也知道的
我有无数儿女,姓氏各不相同
嘘,这是一个悲伤的秘密
只要你不出卖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月光下的广州街头,我可以为你歌唱为你舞蹈
风凉之夜,薄幸之人与一瓣落花相似
你可以牵着我冰凉的小手,也可以试图再进一步
做点别的


《画皮之:沉鱼》
约你远赴凯里是幌子,淡若春天的
何止凯里的千户苗寨
在有生之年,我只是想诓骗你一回
让你知道沉鱼于底,是因为风吹皱一池春水
叶落水面,蝼蚁掉落水里
断肠人身负沉重的爱恨,跳水寻归途是一种美德
这些小事儿,波澜不惊的
哥哥,爱我们的人离开我们
我们爱的人离开我们
人生一世草生一秋,糊涂做人恍惚度日才是对的


《画皮之:水边青艾》
菖蒲根苦,扁竹叶苦,桉树叶苦,刺儿藤苦,桑麻叶苦
坟前老树开白花,结苦果,丘陵老鹳草无人问询
禾稻之地,草木之心,多半都是味苦的
活久见。生老病死苦,求不得苦,爱别离苦
这一世怕是到头了,细数这么多
阳光贴在我的眉头上,我从倾覆的皮囊里慢慢坐起来
双手撑着大地,从没有什么时候比此时更让我亲近身下水土
水边青艾迎风摇曳,我有些儿晕
好哥哥,别哭了吧,你哭红颜唤不回。斜阳照墟落,三魂六魄不再归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呆呆


▍故人

江南有我的故人
江南无战事。我的故人,他养梅,临帖

寒露时节与蟋蟀斗琴
娶雪为妻。雪为他布下长阵,名曰:噬魂
哦。少年郎,你爱过的姑娘,每年都会返乡,在原上褪下衣衫

你觉得她们在飞
事实上是春天,在移动一面面镜子。
而异乡。当一盏盏火亮起,里面总有一个人被光线捆住

挣扎着寻找绳结
朋友。我要你顺流而下,只取扬州。忽略水中的每一枚明月
它们因思念而颤栗

因孤独让两岸生出别意
我要你。和爱的人坐在舷窗之中
默默相泣。
你执起昨日如杯酒倾入喉中:江水轻如片羽,一座座荒屋散落各省

听!十万支利箭破空而来
故人在江南
江南如危城
请菩萨去问候父母,请菩萨分我一杯夜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李不白


莉莉安,我的美人


1、
月影浮动,众草飘零,树木难免有落寞之秋
何况偏有清寒雨至,连绵不绝。几年来
我终日走在路上,空梦长安,莉莉安,我怕是寻不来长安道了

2、
花香如故,人如故,若不想忘,又怎么能够忘记
夜夜挑灯的人,被自我挑起的火焰灼伤
莉莉安,我终是做不成你的坏人了,对不对?但我也不是好人,对不对

3、
谁说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自知而不能自已
这多么令人泪目啊。此刻,失手的刺客,正在雪地上拔剑四顾
调以花毒的烈酒,正好适合予他,于茫茫四野一饮而尽

4、
你的眼睛明澈,盛水也盛火,莉莉安,我的美人
南风吹拂时,整条街道都是酥软的
我已经醉了很多年,你就叫醒我,我们一起同去夏天吧

5、
掩面之手,就取下来吧,或递予我
舒展开,你放出你的小兽,我也放出我的小兽
你的小兽掠了我的城池,那么我的小兽,你可不可以不要拦住它

6、
夜深的时候,莉莉安,我要你放下经卷,抹平月色
都说红笺小字最难写,水远山长,比之相盼鱼书,我更愿你翩然入梦
漫漫长夜,譬如为伊消瘦之事,为你,我再多一次又有何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从可青

《逻辑的退让》

争执之后,我们,安静了
周围的嘈杂一拥而拥地来——
淹没我们。我们还可以自由呼吸
可以交换礼物
彼此间没有敌人

我们像三个孩子
一起唱欢乐的歌
其中一人躲藏起来
我们便开始分头去找他。


——三个孩子,细思极恐,是怎么想到这么有趣的设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假】泰戈尔


《逻辑的退让》

你的身子,是我看着瘦下去的根茎
声线细小。而眼神单纯
我想漂洋过海去看你,为你贴花黄、抹胭脂
然后抱你。我的茶、酒、红豆、甚至
菜花蛇都可以抱你。你就在我
怀中爬藤,江山沦陷,边塞风急。我就是
你的世界和它的挑战者!翠,这样
我又愧对和风、细浪、池塘里的小游鱼
我有什么配得上你的嚎啕之心,和你偷欢
翠,我要对你说,我每天晚上都要翻身
寻找你的脸,碰到的却是洋溢的花瓣
发光的乌木,倒影里的绿巨人
然后,我就在第二夜的梦里,焚雪烧诗
以枯败句式、破碎唱词,哭出带血的黎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 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落雪为念


时光谣

1、
时光如水,恣意而不可逆流,挥霍是人间共有的隐痛
不必苛责,流浪者踏入异域,自然会熟悉当地花木、俚语
风雨不约而至,何处浊酒不醉人,飘零他乡,眼前月即故乡月

2、
心里的痕,淡而轻,隐于放纵之后
虫子履在瓦片上,歌声渐息,故乡还是原来样子
桐树叶落进井水,凉而不朽,雪花一年盛开一次,清白而寂

3、
懂得取舍,中年之后才知道疏离之美
善书者善于平衡留白和意趣
我们午夜的微凉中剪烛花,拣一些旧事,并续上一点温度

4、
黄土地上有昨日之花,水泥路面有我们奔波的印迹
还好,乡村与城市依然有一隅熟悉之处
风中未必藏有情话,云中未必有雨,想来,也并不妨碍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12-15 06:5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