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529|回复: 171

【小厨房记事簿】糖僧和阿黛/无许和小灰/盐立方和糖依/盐无碘和非我心/鱼想Rose/糖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0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糖】纸儿 于 2018-7-14 10:57 编辑

【合辑】

01有一种高楼叫糖僧和阿黛 (21楼)
02有一种缓行叫无许和小灰 (32楼)
03有一种灵犀叫盐立方和糖依(97楼)
04有一种私情叫盐无碘和非我心(111楼)


【单曲】

01鱼想Rose的摇摆摇摆(139楼)
02粒粒姑娘的精致小点心(140楼)



怕是来不及。如果诗舞再延长几天,我可能还会写到盐王爷和烧火棒的@你,小龙女的厨房,盐汽水的咕噜咕噜,糖棠的不算最终场,盐真轻的拼盘和彩釉沙发,或是再写写糖烟和小糖糖。所以,可能诗舞结束前,单曲就发两张了。写到哪儿算哪儿吧。








诗歌报会员出版资助计划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合辑】

本帖最后由 【糖】纸儿 于 2018-7-12 16:23 编辑

01 有一种高楼叫糖僧和阿黛

       七月,阿黛姑娘无意间的一句盖楼,一个叫作糖僧的呆和尚听见了,回应了,并真的搬起砖来。

       但其实最一开始,呆和尚只是留了一个坑,就去干活了。是因为阿黛姑娘向坑里投了一只糖包子,才慢慢长出了更多好吃的,譬如烛光晚餐,豆沙包,酸菜。(当然,阿黛姑娘不动笔,小和尚也会盖楼的)

       那时我觉得,这真是呆和尚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要知阿黛姑娘美丽又贤惠,平时需要照顾人间疾苦,哪有时间下凡来盖楼,一般人想邀约都难以排上号,你却约上了。想想能有这样的姑娘一起盖楼,写诗时的风景一定是极好的。

       那么这个呆和尚何许人也?又有怎样的厨艺?

       呆和尚姓糖名僧,是个勤劳的小和尚。他做的餐点,不是寺庙里的蔬菜杂粮,寡淡寂远,而是拥有人间情味,有雨后空山的清新,也有家常小菜的暖意。比如他写到:“告诉我,喝下怎样的固体雨水,或液体草药/才能抗住故乡不在我身上的过敏反应”,就有莴笋干炒肉里面,紫苏叶的味道。(我觉得紫苏叶的味道特别,从这句诗联想到紫苏叶,也是因为诗里的味道特别。)

       他一定是一个极爱码字与盖楼的和尚,就跟吃饭睡觉一样,空的时候来添块砖,加个瓦。他想盖一座摩天大楼,楼里有他对阿黛姑娘说的话,但更多流淌着的,是源于生活情感的,他自己内心的河流。

       而阿黛姑娘,像是手持仙草叶的女子。她的红裙子有她女儿家的柔情,字里行间的暖意和光亮,是她晴朗的内心。这是一个用心的女子,她会认真品尝糖僧烧好的餐点,并予以真诚回应,哪怕匆匆之时,也未曾怠慢。她还是一个热情善良的女子,对于来访的每一个人,每一句话,都悉心珍藏。还为大家做了一个拼盘,把印象写入诗歌,添入汤羹,暖胃又养心。

       “给你一粒扑尔敏,梦和花香就会渡过河
       我是萤火虫提着小灯笼
       照亮你的春风和秋雨,还有呓语中的小雪花
       独独略去雷声。仿佛雾,洇过来
       ——夏的丛林,精灵踩着黑暗过来,送你甜果子

       如果你想一直按着胸口,摸到疼和快乐
       我有开瑞坦,半杯白开水
       呆和尚,你要念一声:阿弥陀佛”

       她做过许多精致餐点,这一盘是我喜欢的。添加了药材,又有迷雾森林的甜果子,还有家常可见的白开水,在夏日里止渴,又在白天里做梦,虚虚实实之间,有着丰盈的诗意和美感。

       当然不仅仅是这一首,很多首我都喜欢。比如“啤酒,泛起欢快的、细腻洁白的泡沫”这几行,到并不是诗歌之本身,而是这首诗背后的善意,令我心生暖意。当呆和尚的文字里现出生活的疲倦,阿黛姑娘开出了自己诗歌药方,“必须不能让他颓废了”。

       我想,我们写诗,我们盖楼,就是结伴去欣赏旅途的风景,就是夏日的午后一起坐着喝喝茶,就是在忙碌的生活间隙,一起聊天和唠嗑。写的是我们自己,却有人倾听,有人回应。码字盖楼的美好意义就在于此:纵使我们是一座孤岛,但我们并未失去与世界的联系。




02 有一种缓行叫无许和小灰

       你们都是我喜欢的人,无许、小灰。

       我要先从小灰说起。小灰,你的名字让我想到《喜羊羊与灰太狼》,你是其中的小小灰,是一只小狼。我就把你当做,化作人形的一只狼。

       你有多美丽,你定不自知。你变幻成各种小仙,比如小狼、小猪、小狗,但可能不太愿意变作美艳的狐狸与其他。如果要找一盘食物比作你自己,我也觉得你会给自己挑一个奇形怪状的名字。连同头像,中性的也就罢了,怕是你会更愿意选择让人大跌眼镜的那一款。

       我想说的是,你有多特别,你就有多迷人。

       古灵精怪的行为背后,你有一颗无比细腻柔软的心。我喜欢读你的留言,因为她们不一样,她们有可爱的嘴型,也有深入文字内部的敏锐触角。我喜欢读诗歌,因为其间的气息,美得无可救药。

       “>、内心断绝

       那时候青旅含露
       不坚强,就会很孤独,内心断绝的人

       喜好去追赶落日,绿林里万兽温凉
       小小鱼就要跃上水面点波,啊哦啊哦,要快活死了呀。”

       这种感觉便是,无论是无聊、忧伤,还是深刻的生活之理,在你的诗句里全部染上了你独特的气息。跳跃灵动诗意又明亮,诗行的弧线总是优美的,并摆着挠人心的小尾巴。

       你是有灵性的。所以你也会写到、读到人的心里面去。这样的你,非常迷人。

       所以我说我非常喜欢你,还有你的字。所以我看你的眼神,就像看到了可爱的小动物一般,充满宠溺。但是你家无许向我抗议,说我必须不能超过他的喜欢,说我可以和他一起喜欢,但得少一些。

       小狐狸在种花的无碘家里说被狗粮喂饱了。那么爱往你们两人家里跑的我,才叫作满头的小糖果。连我在自己家门口走个路碰到你们两人,你们都是自带粉红泡泡。大大灯泡表示很嫉妒:盐无许,你们都已经这么甜了,让我多喜欢你家小灰一点儿你会少块肉吗!

       你们这样子,真的是……好吧,我想说的其实是,真的是非常好。

       遇故人,遇喜欢的字,遇美丽风景的感觉。舟车劳顿,写诗却可在缓行之中给人慰藉与晴朗。如果忙碌,那就暂放,只为你写,以及你也可以给别人写,都是一种默契与自由。

       无许的字,好得我应该为其挥舞荧光棒。但也有仓促之时。但即便如此,依旧无法阻碍写字之人的表达,读诗之人的接收。当他从失重、时间写到青柠时,晶莹美好得都有些不像他的气质。但又是他。

       我想说,无许,你也是迷人的。但我必须再加一句:不过,比小灰少迷人了一些些。(哈,说这句话时,我有种反击成功了的小喜悦)

       上次提到的豆浆,我不磨了。原因如我第一个帖子的标题。你的预感是正确的,但对了七分之一。后面的,我不解释。我只想告诉你,夏天无论是薄荷味道,还是浓度恰好的暖,我在七月遇见你和小灰,看到你们写字、说话,都感到非常非常的开心,和美好。

       一路缓行,写着、聊着,遇见老朋友与新朋友,所有的一切,都美丽如斯。





03 有一种灵犀叫盐立方和糖依

       盐立方在小厨房还未开始的时候,就开始凑脸来热身了。糖依姑娘是两天后才来的。但这些都不能够阻止他们两人,从人群中找到彼此。一首《二十一点前的味觉》,是他的,也是她的,亮相之诗。

       盐立方,这个用刘海遮住冷峻脸庞的男人,回复时用词节制,他的诗歌对于情感的描摹有敏锐的触角。因为不太串门,因为安静写字,因为与他没有太多交集,所以他显得神秘。

       而糖依姑娘,因为有更多一些的互动,所以感觉上比盐立方更暖一些。

       同样是很会写诗,拥有敏锐诗歌触觉的人,盐立方和糖依姑娘的气息是有相似和共通的地方的。他们两人一起写诗的时候,让我感觉到了一种灵犀。不说知音,但说有时候不分彼此,你说你的早晨,我说我的夜晚,但这场对话可以如此的和谐无拘束。

       第一局时两人相遇了。像是他乡遇故知,那天他俩说了好多的话。

       盐立方唤依依,《黄昏来时何须酒》。糖依姑娘谈起《没有信鸽的晚餐》。《晚餐没有方向》,糖依姑娘又说《我时常在风起时记起》。然后他们大约是从傍晚聊到了晚上,又从晚上聊到了天明。从食物聊到夏天的雨,又聊到了纯粹的果。

       与其说两人是在写诗,不如说两人在边走边聊天。从糖依姑娘的小标题《你会等我吗》《哦,今日早一点》,就可以让我们联想到日常生活中的场景,共处之时的简简单单,随随意意。但他们的诗歌意象又是丰富的。

       糖依姑娘的诗,就像一部剪辑简洁的电影,字里行间有具体的画面,淡淡的抒情语调,以及适度的留白。而盐立方更擅长嫁接各种意象来表达情感。因为两人都擅长用文字来调动情绪的张力和低回,所以如果走近他们的文字,你会感到扑面而来的气息,甚至很容易被其间的某几行句子拨动心弦。

       我想,能用这样的诗歌语调交流,相似又相异,相异又相依,一起聊聊天,之后各自去过各自的生活。这种自由,也算是一种珍贵的灵犀吧。





04 有一种私情叫盐无碘和非我心

       “私情”一词的出处,恰是在种花的无碘家。

       那天,无碘一个人在家里种花,闯进一只小灰狼。小灰狼觉得无碘家的花儿太甜了,表示想要认识一下。交流之际,又闯进一只小狐狸,小狐狸表示又不小心被喂了一口狗粮。三人扭打之后,小狐狸得出结论:“经鉴定,你俩是一伙的。有私情的样子。”盐无碘当即转向小狐狸,决定@她。于是,就有了由盐无碘和非我心领衔主演的轻喜冤家剧第一部:《私情》。(注:小灰狼=小灰  小狐狸=非我心)

       《私情》还未开场之时,一群吃瓜群众占领了沙发、板凳、地板,四环五环和六环。吃瓜群众带着看虐恋剧的好奇,纷纷向盐无碘投去同情的目光。表示非我心是个武林高手,是女侠,觉得盐无碘真的要小心为妙了,小灰狼更是大呼:“我再看了一遍,哎呀,打不死你呀,我家狐狸会虐死你的,你完蛋了,你完蛋啦!”

       闪亮亮华丽出场的非我心,回应了这一场《私情》:

       “措手不及的一场私情,就这样溅了一身
       热闹是用来看的,你却演的活色生香
       借十三姨的红衣红鞋
       红烛鸾镜合卺酒,大概是要有的
       山本素来不识,你也遮着面
       我应表现的羞怯,忐忑,扯你的手
       扯你宽大衣袍里健硕的肌肉扭一扭
       你忍着莫喊疼。我下手很轻”

       光芒四射的女侠,她的霸气一点儿也没有让吃瓜群众们失望。大家的腮帮子都笑痛了,纷纷鼓掌称赞和起哄。

       但是,剧情是会反转的。

       盐无碘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继续@非我心,把她当作一位温柔贤淑需要保护的女子对待,予以舒缓温柔的爱惜:

       “当我的眼里只剩下你,且把头抬一抬
       桃花开过山头去了,揉碎晚霞做了天的红妆
       我走慢一些,去握你细白小手
       只管卷书,调琴,写诗,去池畔
       看午后慵慵懒懒小柳芽
       其他的,放下,我来”

       初时非我心还想着最好隔三差五去山下抢些美女帅哥上来说说话,也许是盐无碘回应的文字太诗情画意和柔情,小狐狸都有点儿不太好意思自己像个女土匪,所以决定伪装成淑女:

       “云霞会飞,情丝会飞,
       面色羞娇,眸光流转
       忘却了俗世,忘却了流年
       忘却了偈语佛言
       此刻,拿起的,不舍放下,
       那就不要放下吧
       此刻,不得清净,只剩心动,
       那就心动着吧
       绾一个同心结,就索性死结,就永远不解吧
       许一个今生,再许一个来世。
       莫失莫忘,莫怕,莫逃。莫与她人交好。”

       至此,剧情反转了。惊得吃瓜群众手中的西瓜都掉到了地上了。盐无碘说,剧情照旧,小狐狸大侠只是换个法让他轻点痛。这样有思想觉悟的,又有礼貌的盐无碘,想来,女主角和吃瓜群众也是不太舍得让他太过受伤的。

       很有心的一个人,盐无碘,从他把自己和对方的诗歌全部整理到主贴就可以看出来。糖烟姑娘说他每天都写十几首诗歌,我觉得糖烟姑娘说得不对。不是十几首,可能都有几十首了吧。他和非我心一样,都是写诗像喝水说话一样的人。

       如果有人写给他,他都会礼貌地回复。糖棠姑娘是个严谨、认真,专一写诗的人,他们两人对上了,无碘就没有失约过。像一个磨笔的过程,一起练练字,切磋与交谈。无碘也时常热心地串门,当他看到我写下对诗歌与遇见的怀疑,他是第一个写诗来安慰我的。我想,这样的人,应该具有一颗朴实而良善的心吧。

       无碘和非我心的对话,也是起于一起练练字,但因为我们这些吃瓜群众的推波助澜,两人对诗的过程,更像是共同演绎了一部连续剧。时而是戏中人,沿着情境书写,时而又是他们自己,现实生活之所见,常常信手入诗来。

       《私情》这部连续剧可以持续更新,在于两位主角对待自己、诗歌,以及诗舞的态度,都是随心随情,和明亮的。

       诗舞只是诗舞,有游戏的成分在。另一方面,对待诗歌之本身的态度,又是认真的。哪怕戏谑之间,亦有真诚。有些人会在意诗舞结伴的专一,有些人会在意诗舞中诗句情感的浓度和烈度。盐无碘是一个执着写诗的人,诗歌就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于是他仿佛一直都在,一直都在写。非我心则有超过一般女子的洒脱和魄力,她形容自己厚脸皮,而在她的留言和诗歌里,我读到了她的无畏无惧,要写就写,想做女匪、女妖、女仙、淑女,都随她心意。

       我喜欢非我心的性格,她身上有我缺失的大气、勇敢和洒脱。我也喜欢她的文字。她仿佛出门偷个瓜喝口水都能够写入诗歌的样子,文白交叠,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很会写诗纵然令人羡慕,但难得可贵的是,写下的诗歌不仅快,而且能够入眼、入心。

       关于《私情》的第二部,《你是我心中花一朵》现已在第三局上映。中间还跌宕起伏着许多小故事,我就不展开了。如果你也是与我一样的吃瓜群众,我会推荐你去看看他们对写的诗。你一定会有惊喜的发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单曲】

本帖最后由 【糖】纸儿 于 2018-7-13 23:26 编辑

01 鱼想Rose的摇摆摇摆

       首先吸引我的是名字。想着这个人,竟能把鱼香肉丝这道小菜念得这么洋气优雅:鱼想Rose。

       鱼想Rose来得不多,说得不多,是一个喜欢自己一个人写诗的人。但他的诗歌质地是特别的:

       “《秘制配方》

       学着父亲一样,爱一个女人
       给他所有的地点和地图,村庄和城市,谷物和畜牲
       空气和水,山和河流。他们会在每一个日子里慢慢地变胖
       胖成阳光和月光,星光和雨光
       灯光和暗光,泪光和目光。直到它们再次瘦身成我唯一的母亲”

       (再读时先提一个小建议。第二行最后一个词语,如果改为“牲畜”,或许会更有爱意。)

       与其说是诗歌击中我心,不如说首先是他帖子的标题吸引了我。拼盘时是“先摆个poss,再慢慢摇摆”,下午茶时是“我不会送你玫瑰的,时间不过是用来建造咖啡店的,而非等你喝”。

       与众不同的标题,看起来还不错的诗歌,自顾自写诗而不回跟帖,这让我立刻想到一个人。(我原来也是想写写他的。)

       诗舞里还有一个人与你一样摇摆摇摆,若先不看诗,我觉得你俩可能是同一个人。今夜看了几贴,发现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语言体系,而细读你写下的字,我觉得自己认错人了,从你诗歌的语调和意象里,我读到了另一个名字。

       当然,这些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还真的喜欢你的摇摆摇摆,还有你的咖啡店。那么我写下的这一单曲,是给一个叫做“鱼想Rose”的马甲的。
      
       “那时,我聋儿的爱人,还听不见
       我回来时,月光踩碎冰雪的声音”——  《唱过菠萝蜜的人》

       什么叫做“聋儿的爱人”,我没有细究,只是非常连贯的从这里的第一个字读到了最后一个字,因为有语调和情感的流淌,便也忽略了自己可能未曾读懂的部分。

       在鱼想Rose的下午茶中,《百香果里识百香》这一首,读起来特别哀伤。各种场景的穿插,写实与诗境的融合,以及苍凉冷色调里,诗歌的结尾那朵盛开的花,强烈的对比加剧了这种哀伤。是生活的味道,是某一时刻情绪的散发。

       而《山楂树下》这一首,当他提及自己好像爱上的姑娘,我想到了虚与实。在诗舞的过程中,我们很容易写下情诗,但什么是情诗呢?如果一个人写下“好像我真的爱上了那个姑娘”,诗句里的“这个姑娘”有具体的可指吗?

      可以有。但多数时候我更愿意这样子去读诗:所有的文字皆如巫蛊,重要的并不是看到的,而是其背后所寄托的。

      内心与手指是有距离的,内心所指并不一定能够用文字完整的表达。读者与文本也是有距离的。读者与诗者之间,距离的叠加势必造成,我们并不一定能够进入诗歌内部,我们只能够抵达自己的想象所能到达的边界。

       这也让我想到生活中的对话,想到我们回答问题时,应去回答对方心中的(而不仅仅是字面上)的那一个问号。如果爱人问:“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她一定不是多么地执着地想听你的解释,而可能是在问:“亲爱的,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很想你?”

       回到《山楂树下》的那个姑娘,这个姑娘可能有具体的名姓,也可能是“所谓伊人,宛在水中央”,又或者只是借由“姑娘”表达对生活的某种观点。

       “《新火试茶》

       哦,亲爱的,我是你的新欢,我是你的旧爱
       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天上月亮
       我是你青黄不接时的山药或野菜,刺猬背上的开心果”

       在《街角的咖啡店》,鱼老板说:“我不会提前送你玫瑰的。时间不过是用来制造咖啡机/而非咖啡。”说不出来由的,总之我是喜欢这行句子,和这个帖子的标题的。

       我不太会写评。我不是一个美食家,能够对鱼想Rose的诗歌发表独到的见解,送出真诚的鲜花也送出友善的小刀子。同时作为不被送玫瑰的对象之一,让我心动的几行诗,未曾触动我的几首诗,其实我的心情对于鱼老板来说,也是无关紧要的。

       那么鱼想Rose,你的诗我都读了。摇摆摇摆时我给你捧场了,咖啡店装修时我也去加油了。今夜再次路过了你的诗歌,我在文章的结尾处最后再跟你打个招呼吧。你好鱼想Rose,我是糖纸儿。





02 粒粒姑娘的精致点心

       这是一个长得好看的姑娘,无论是人,还是小字。

       “《豆蔻年华》

       夜晚的风
       吹哪儿都像一滩泥
       把花吹成我的模样。吹出许多小妖精
       捉一枚来历不明的香
       养在唇边
       饮马人微醉
       光阴倒完左手,再倒右手”

       随便复制粘贴一首,就是美丽的。这样好看的姑娘,一定有自己的苦恼,为什么来一场诗舞却总被认出来。那么我说,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呀。

       你看看你的豆蔻年华,风是有灵性的,小妖精是自由生长的,香是来历不明的,饮马人微醉,光阴会倒完左手,再倒右手。你的小脑瓜子是怎么长的,这么遥远的意象都可以被你信手拈来,和谐共处在一首小诗里。

       你的所有诗歌,体态皆苗条,意象皆跳跃,有你独特的美感。我想你的诗歌一定有不少的读者,喜欢你。

       因为个人风格太过强烈,所以有时候你的假面难以遮住你的气质。熟悉你喜欢你的朋友,会很容易地认出你。这确实是一件烦恼的事,但也大可不必太在意。诗舞的意义只在于“写诗”或“对话”。就沿着你的内心,写你想写的字好了。

       尽管你收到了许多赞美,但你最常说的却是小字浅薄,写得不好,胡乱凑的等等。小姑娘,你这么谦虚,让我们不太会写的人,情何以堪。

       我说你会写,不仅仅在于诗歌质地。也在于,写。如果有人@你,你必是会回复的,而且很快。这不仅仅是一种礼尚往来的态度,也需要你能够写得出来。这一次未在途中结伴,最后一场你就给自己喜欢的、遇见的人写了。小花朵一样,开了许多。你的这些诗我都看了,更重要的是,在你的语言里,我读到了纯粹,以及友善和乖巧。

       语言会拥有惯性。有自己的诗歌风格自然是好事。你的精致小点心,美丽动人。偶尔的偶尔,我想你也可以尝试做做长面条,或是其他菜系。相信以你的厨艺,一定做不出黑暗料理。大可勇敢去尝试,你可能会通过诗歌,接触到更广阔的世界。

       当然,最后你可能还是会走回来,或是就保持现在的姿态。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粒粒姑娘,写字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妹妹很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缓步额,鹿纸儿,我和我家小灰缓缓而步行lo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我,有我,还有无许郁,我好激动,被人惦记的感觉太好了,么么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糖】小灰 发表于 2018-7-10 12:49
有我,有我,还有无许郁,我好激动,被人惦记的感觉太好了,么么哒

小灰,我先歇着去了,你也早点午安额,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鹿角姑娘,这是要挖坑把我和呆和尚都埋了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找到小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0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地板观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糖糖看起来也很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盐】无许 发表于 2018-7-10 12:48
缓步额,鹿纸儿,我和我家小灰缓缓而步行lol

嗯呐嗯呐,知道你和你家小灰好着呢,缓缓步行很愉快,鲜花掉了一路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糖】小灰 发表于 2018-7-10 12:49
有我,有我,还有无许郁,我好激动,被人惦记的感觉太好了,么么哒

必须惦记呀,谁叫你这么让人移不开眼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

GMT+8, 2018-7-22 14:3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